談談滷肉飯的英譯

October 4, 2012

多謝曾泰元教授這一篇很有趣味及教育性的文章。分析如何將「滷肉飯」譯為soy-stewed pork over rice(醬油燉豬肉蓋飯)。更提出建議,”試想,「炒麵」英文叫chow mein,「豆腐」的英文叫tofu,倘若我們大膽把「滷肉飯」翻成lu rou fan,有這麼可怕嗎?”
以本人的愚見,可以將兩者二合為一。
將「滷肉飯」翻成 lu rou fan (soy-stewed pork over rice)。
To me, the main purpose of translating the name of a dish must be to communicate what it is. If we go with “lu rou fan” alone, then for people/visitors unfamiliar with the original Taiwanese dish, they will have no idea of the most basic information (e.g. the dish’ ingredients). People will be forced to ask a server or skip the dish to avoid looking foolish.
In contrast, if we put both names then people who are keen to learn can learn the dish’s Taiwanese name over time and people will also get the basic info of the dish even if they have never come across 滷肉飯.
Few years ago, I downloaded a free online copy of《中文菜单英文译法》published by 北京市商务局 for the 2008年北京奥运会. It lists many examples (see below for a sample). Plus it was fun for me to read and learn a bit of the translation theory.
麻婆豆腐 Mapo Tofu (Sautéed Tofu in Hot and Spicy Sauce)
北京炸酱面 Noodles with Soy Bean Paste, Beijing Style
宫保鸡丁 Kung Pao Chicken
咕噜肉 Gulaorou (Sweet and Sour Pork) [Note: I personally prefer they break it out as “Gu lao rou”]
驴打滚儿 Lǘdagunr– Glutinous Rice Rolls Stuffed with Red Bean Paste [note: same coment]
艾窝窝 Aiwowo (Steamed Rice Cakes with Sweet Stuffing) [same comment]
四宝烤麸 Marinated Wheat Gluten with Peanuts and Black Fungus
乌龙吐珠 Sea Cucumber with Quail Eggs

I don’t like this one,
夫妻肺片 Couple’s Sliced Beef in Chili Sauce [Why not skip the “couple” all together?]

談談滷肉飯的英譯(曾泰元)
2012年10月04日 更多專欄文章
鬍鬚張因滷肉飯漲價引起社會上諸多非議。面對紛至沓來的批評聲浪,老闆選擇出面道歉,決定價格暫不調漲。此起滷肉飯事件,跟台灣的飲食文化有著密切關係。
近年來台北市力爭成為聯合國列名的美食之都,北市府商業處持續舉辦各式美食節和美食評選,其他縣市政府也紛紛舉辦類似活動。欲將台灣美食國際化,除要有豐厚的餐飲文化為底蘊外,把台灣各式的中式菜餚翻譯成英文,也是極重要工作。近2年來我有幸受邀成為台灣菜餚英譯的編審之一,深知這項工作吃力不討好,即使大家有了共識,將來能否受到使用者的青睞廣為流傳,誰也無法拍胸脯保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緣」的英譯

November 16, 2009

「緣」的英譯 – 2009年11月17日 (陶傑)

“中文的一個緣字,從佛教的輪迴( Karma)衍生過來,英文該怎樣譯?我請教這個新世代的中國通。「 Fate, Predestination, Destiny,通通加起來,拌和。」像炒菜一樣,古時的中文營養成份豐富,英譯以一敵眾,才真是博大精深。「但這只是宏觀的『宿命』。如果宿命是一塊棉花田,『緣份』只是一縷隨風飄逝的幼小的絮絲,這是中西文化之間味道總有點不對的地方。」我說。

「還要加上一個字: Serendipity──偶而交感的光亮。」毛大姐說。(“毛凱琳三十年前來到亞洲,從此在大陸定居,歸屬感在中國。”)

加一點點醬油,就貼近許多。「緣」是柔軟而精緻的牽扯,是一種細細的業力。 Serendipity,這個字也深得不得了,卻又有「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之巧。人的一生,沒有痛哭傷心過,領悟不了其中的蒼茫。我沒有說下去,談話就此結束了。”


「撒嬌」有沒有英譯 ?

September 13, 2009

「撒嬌」有沒有英譯 ?

———-

撒嬌

(劉紹銘(嶺南大學榮休教授))2009年09月13日

鄭樹森教授轉來陳蒼多先生〈撒嬌沒有中譯?〉一文,載八月八日台灣《聯合報》。陳先生說:「我看過劉紹銘先生一篇文章中的一段,大意是說『撒嬌』並無適當的英譯,因為美國女孩子只會撒野。」
從前我認定「撒嬌」沒有英譯,今天依然如是。《現代漢語詞典》把「撒嬌」解作「仗着受人寵愛故意作態」。這不正是「恃寵生驕」麼?失寵只好撒「野」。撒野是放肆、蠻不講理。撒嬌多從「嗲」字開始。因此撒嬌有先天的年齡與性別限制。大男人不「撒嬌」。女人到了劉姥姥的年紀,也少見嗲聲嗲氣。因此嗲得似模似樣的只有童音未失的小女生。

我在威斯康辛大學教書時有同事 Robert Joe Cutter,掌上明珠剛好到了說話嬌滴滴的年紀,愛撒嬌,但更會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撒野。一天我在同事家作客,飯後坐在客廳聊天,嬌嬌女跑進來,爬到父親坐的長沙發上,摟着老爸的脖子,吻着他的耳朵說:”Daddy, can I have more ice cream please?””Ask mom.””Mom won’t let me””Well then, no more ice cream””Daddy, please, please, pretty please!”
Daddy再無招架之力,跑到廚房去替女兒求情,乖女終償所願。我一直沒有放棄為「撒嬌」一詞找英譯的意念,眼前既有現成的「語境」,機不可失,乃問 Cutter剛才女兒在他面前的所作所為,中文叫「撒嬌」,英文該怎麼說?他想了好久好久,毫無把握的說:「會不會是 wheedle?」
我們到他書房翻字典。照字面的解釋, wheedle是: to persuade someone to do something or to give you something by saying nice things。依此說法, saying nice things該是「甜言蜜語」,或等而下之,「花言巧語」。 The little girl wheedled her father into getting her more ice cream,小女孩用甜言蜜語使她父親為她多拿了一些冰淇淋。

Wheedle不可取,因為在《 The Oxford Thesaurus》中這個字隱隱然有”con”(詐騙)的意味。 Cutter女兒向父親「撒嬌」,不單用 please pretty please這種「甜言」,還有摟脖子親耳朵那套「身體語言」。父女之間,「撒嬌」是不含詐騙成份的。 Wheedle的字義負面太多。「獻媚」也是其中一種手段。我在辭典上找不到「詐嬌」一條,但這句廣東方言倒最接近 wheedle的意境。「撒嬌」不應是小女孩專利,小情人情到濃時要男朋友陪她去拜望未來丈母娘,說不定要 pretty please一番他才勉為其難。歡場女子要恩客送 Gucci,過了撒嬌年齡,只好「詐嬌」以博歡心。
陳蒼多先生的文章還引述一位李佳穎小姐的短文〈填充題〉,說她為了向友人討教「撒嬌」的英譯,只好自己敘述舉例,加上出手表演,友人聽說和「睹狀」後,「給了我一個詞 coy……但她認為 coy有『害羞』、『裝有禮』、『忸怩』作態等涵義,是有點兒撒嬌的味道,但又似乎不止如此。」
看來「撒嬌」英譯只好繼續懸空。童元方教授在〈丹青難寫是精神〉一文說,在翻譯上最難處理的是文學語言,因此類文字「常是歧義橫生,常是言在意外,常是觸類旁通,常是指桑罵槐,常是烘雲托月,常是臨水照花。」
說來說去,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文字確有可譯與不可譯的,中譯英如是,英譯中亦如是。閔德福(John Minford)譯金庸《鹿鼎記》時,為怎樣翻譯各好漢口中的「江湖」、「江湖上」的口頭禪害得茶飯不思。中醫口中的「虛火上升」,也是碰不得的翻譯大忌。杏花、春雨、江南。「江南」一義也不是 River South兩字解決得了的。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的《漢英詞典》把「撒嬌」譯為: act like a spoiled child; act spoiled。可惜慣壞了的孩子撒起野來沒有幾個是可愛的。(代郵:〈黑山白水的女兒〉上周刊出後,接姚錦珊女士來電郵,說友人告訴她「黑山白水」一語,東北人素稱「白水黑山」,因有「長白山」和「黑龍江」之故也。我本以為山黑水白天經地義,看了辭典的說明才知「生女直地,有混同江,長白山。混同江亦號黑龍江,所謂白山黑水是也」。見《金史.世紀》。謝謝姚小姐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