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称当局令他拆除网络镜头

April 6, 2012

WeiWeiCam - bedroom pix

BBC, “艾未未称当局令他拆除网络镜头

RT @bengmugenr “摄像头果然下线了。难为@aiww了,整天和一帮神经病打交道。他们装摄像头看你可以,你装摄像头帮他们看你却不可以。呵呵,荒唐至极。RT@Scswga: RT @langzichn RT @thisisrui: 艾未未称当局令他拆除网络镜头”

Advertisements

Best Defence Against the 50 Cent Army if you support @aiww 帮艾未未时,如何应付五毛党

February 8, 2012

What is 50 Cent Army (五毛党)? According to Wikipedia50 Cent Army/Party is a term for (emphasis added with minor edit),

Internet commentators (网络评论员) hired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both local and central) or the Communist Party to post comments favorable towards party policies in an attempt to shape and sway public opinion on various Internet message boards.

How did I get myself tangled with the 50 Cent Army (五毛党)? Well, I’ve written about Ai Weiwei (艾未未 @aiww) once in a while since I think he is a great Chinese artist/political activist. Recently, when I tweeted something about Weiwei that got retweeted by @aiww, I would get Twitter mentioned by one of the 50 Cent Army (in this case Twitter user 20uI30a)!

OK, the best defence against the 50 Cent Army (五毛党) is to ignore them. Yes, ignore them! Don’t waste your energy, just ignore them!

In my case, so far I’ve taken one step further to confirm the offending Twitter accounts actually have the telltale signs of 50 Cent Army and I then will block the user and report them for spam. Of course, my act of blocking and reporting the accounts for spam is a complete waste of time! Why? Because these type spam Twitter accounts are disposable accounts! They are automatically created. Once these accounts did their job of wasting your time/energy to read and reply, etc the posters had already moved on to a brand new spam account. The spammers are “smart” and fully expected these accounts to be suspended. So after posting a few tweets (127), they will stop using an account and move on.

So save yourself the time, just ignore the 50 Cent Army. I’ve wasted my time to write this post so that you don’t have to waste your time. :)

P.S. Part of me is sad for people in the 50 Cent Army but then thinking they get 50 cents per post, it makes me laugh at the topsy turvy world of China.


這是對抗強權的人民幣

November 12, 2011

“這是對抗強權的人民幣” New meaning for Renminbi (People’s money), “People’s money battles with oppressors.”

Two more days to lend money to Ai Weiwei, so far $7,571,713 yuan from 26,723 micro creditors have been raised to protest Chinese government’s attempt to censor artists and internet users.

From Ai Weiwei’s Google+ Account.

艾未未 – 9:13 AM (edited) – Public
截止11日中午12时,共收到26723笔借款,总金额7571713元。其中:

支付宝 19322笔 2477717元
建行卡 4559笔 2704123元
paypal 792 笔 290522元
现金 335笔 1385257元
邮局汇款1715笔 714094元

距借款截止日还有2天。”


艾未未出獄後首次訪談 – 初衷不改 信念未衰

August 3, 2011

For the record, Ai WeiWei‘s first interview via Apple Daily.

蘋果側寫:艾未未出獄後首次訪談 – 初衷不改 信念未衰 – 2011年08月02日

我對我父親的最深印象,是他入過獄。在裏面的時候我常想起他,覺得自己比他艱難。他進國民黨的監獄時只有二十幾歲,而我進這個黨的獄時已是五十多歲了。我擔心出來的時候我兒子已經不認識我了。
把你關在裏面的時候,你會覺得天迅速黑下來了,每一刻都不一樣,沒那麼樂觀。關進去才知道。就像一個人的環境突然沒有氧氣了,說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
你幾次問我有恐懼嗎我都承認我有,沒有人面對這些時不恐懼。只有你們這一代年輕人才對這種恐懼是陌生的,我和我的上一代從來沒有消除過。我曾形容我是走在一個黑洞裏,一個人上了路,就回不了頭。我告訴你我的軟肋是甚麼,是感情。在感情上我向來都是一個脆弱的人。 —艾未未

被失蹤後 被問甚麼是藝術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被失蹤」 43日 獲准與妻會面 15分鐘 艾未未聞母近況泛淚光

May 16, 2011

For the record.

被失蹤」 43日 獲准與妻會面 15分鐘 – 艾未未聞母近況泛淚光 – 2011年05月17日

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被失蹤」第 43日,於前晚首次獲准與家人會面。其妻路青被帶到一處神秘地方,在公安監視下與夫會面 15分鐘,但禁談案情。艾未未聽妻子談及母親及家人,眼眶含淚,難以自抑。有關人士指,當局安排這次會面,只想對外證實艾未未沒受虐待,對案件進展無實質意義。

當局安排見面很突然。」艾未未工作室前志願者劉艷萍對本報透露,前日傍晚,北京市公安國保(國內保衞)警員突告知艾未未妻子路青,表示可帶她去見艾未未,但會見時只能談及健康情況。路青當即表示同意,登車前往探夫。

沒戴手銬 仍留鬍子
劉艷萍指,路青在車內,兩旁均有警員緊貼,汽車兜兜轉轉停下,加上天黑,她無法判定地點,但看似公安辦案的地方,艾未未在內等着。這是艾「被失蹤」的第 43日首次在親人面前出現。路青認為那是個臨時安排的會面地;艾未未身穿一件白色衣服,沒戴手銬,仍是大鬍子,看來健康。
「他們隔着一張桌子,談了大約 15分鐘。」劉艷萍指路青因受壓力,探夫回來後暫與外界斷絕聯絡。夫妻會面時,有兩名公安監視記錄,「艾未未神情凝重,是路青前所未見的。他告訴她,沒被毆打和辱罵,吃飯和睡覺都正常,有人為他量血壓,一天七次,他可運動,他需治病的藥也有」。
艾未未的姊姊高閣引路青稱,當時路青一直盯着丈夫,看他的表情:「說到家裏情況時,他蠻激動的,老問媽媽身體怎麼樣,路青告訴他媽媽很好,孩子(艾未未非婚生的兒子)也好,我們都在一起。路青說,他(未未)聽到,眼裏有淚水。」
當局為證沒施刑虐打
據透露,當路青對艾未未說「你做的一切都是透明的」時,即被旁邊公安喝止。「他們的會面很快結束,分別時兩人沒有擁抱,連手都沒拉一下。」劉艷萍認為,當局是為減輕國際壓力安排這次見面,只想對外證明沒虐待艾未未,「但這個案子到底是何種狀態,還不清楚,他們太無法無天了」。
40多天來為弟弟耗盡心力的高閣對本報指,無論如何,見面意味事件進了一步,最重要是確認未未沒有受虐待。「這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是要他們盡快立案,用法律程序去解決問題,這樣律師才好介入」。持美國護照的她擔心,她的簽證七月到期,屆時中國政府會否再給她續簽,令她憂慮。
上月 3日艾未未在首都機場出境時,被邊檢人員帶走失蹤,其家人迄今未收到任何手續或說法,事件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響,美國等西方國家公開要求中國放人,本港和國際社會連番發起聲援行動。輿論認為,艾未未被扣查與他過去多年積極介入內地民間維權事件有關。
本報記者/美聯社/路透社”

艾母聞子未受虐稍釋懷 – 2011年05月17日

“「聽說他在裏邊沒有受虐待,我這心總算放下一點來。」艾未未母親高瑛昨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回應。她的語氣顯然比以往安然。過去 40多天,這位母親為兒子傷心得一夜白頭,心臟病數度復發,眼睛也哭腫了。
「兒媳婦(路青)回來告訴我,見到未未了,知道他沒受酷刑虐待,我這心總算稍微安慰。」艾媽媽表示:「聽說他很關心我,老問我的情況,因為他知道,他被抓我會受到打擊;他在裏邊最擔心的是我這個老母親。」

「法治國家應有法治樣子」
艾未未被扣查後,當局一直不跟家人接觸,年近八旬、曾是中共同路人且迄今還享受中共高幹待遇的艾媽媽幾近絕望。她挺身對外公開自己家電話,又頻對外發聲,呼籲「還我兒子」,將當局置於尷尬境地,被譽為「偉大的母親」。
「看起來他們對他(未未)還比較好,他也不是想像那麼狼狽。」被問到擔不擔心艾未未被打,她說:「那不會,他還有話語權,(被打的話)出來會說的。」她要求當局盡快給一個說法,「都說中國是法治國家,就應有個法治的樣子」。
當局因壓力而讓艾未未露臉,但多名因同案失蹤人士迄今仍無下落,包括艾未未工作室的義工文濤、會計胡明芬、設計師劉正剛,以及艾未未表弟兼司機張勁松等;有分析人士指,艾未未案件性質,尚待時日決定。”


Ai Weiwei documentary filmmaker appears on The Colbert Report TONIGHT

May 16, 2011

Alison Klayman, documentary filmmaker of “Ai Weiwei: Never Sorryappears on The Colbert Report TONIGHT (May 16th, 2011)! Watch it.

THR has a good report of Alison’s appearance, “Ai Weiwei Documentary Maker to Appear on ‘The Colbert Report’“.


世上最大的良知監獄 – 李柱銘

April 13, 2011

For the record.

世上最大的良知監獄 – (李柱銘) – 2011年04月14日

國家的優秀人才,一個又一個被拘禁了!如果國際社會與我們都不挺身而出,除了令他們的犧牲白費,還會縱容專權變本加厲。
及至行文之時,在本月三日被當局帶走的著名藝術家及維權人士艾未未,仍然是下落不明。其家屬當然憂心如焚,但其母卻仍支持兒子:「他做的是正確的,沒有理由、沒有道理去改變,也不必要去改變。」另外,她還說:「我站出來,要為我兒子說話,為我兒子伸張正義。」有這樣堅毅的媽媽,難怪艾未未會如此義無反顧地參與維權工作,為弱勢發聲。
艾未未被拘留一事,廣受外界關注,國際社會紛紛作出聲援,然而,北京立場強硬,還以「中國是法治國家,依法辦事」為擋箭牌,指責國際社會無權干預。

一個法治國家的公民會無故被帶走,兼且音訊全無嗎?根據內地法規,當局應在拘留他二十四小時內,把拘留的原因和羈押的處所,通知其家屬。如真的依法辦事,為何有關當局未有這樣做呢?何況,至今艾未未的所謂「罪狀」,都只是抹黑,而沒有任何真憑實據。先是由新華社發布,懷疑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其後,才由外交部正式證實,日前,新華社又引用未經證實的網上消息,指控艾未未涉及逃稅、抄襲和侵吞藝術界資金,如此東拉西扯的拼湊,明顯中共又再施展一貫的「莫須有」伎倆:先拉人,然後才插贓嫁禍。這般有法不依的辦案手法,只會遭文明國家恥笑,虧北京還以法治國家自居。
近期,因中東與北非的民主浪潮,刺痛中共脆弱的獨裁神經,不僅加強各方面的監控,還大舉拘禁,甚至起訴多名維權人士,務求壓抑全國所有不滿聲音,即使地下教會的戶外崇拜活動,亦由於有網上消息稱是聲援艾未未,而遭到驅散,並有逾百名教徒被公安帶走。

然而,縱使如此高度警戒,但仍有內地同胞為了國家的未來,不畏強權打壓,站出來為正義發聲,不惜犧牲。我們看着國家將一個又一個的優秀人才拘禁,但眾多的貪官污吏與枉法的高幹子弟,卻能逍遙法外、腦滿腸肥,如果我們對維權人士所受的逼迫,噤若寒蟬,而國際社會又置身事外的話,目前他們所作的犧牲就會全然白費,而最終國家只會成為舉世最大的良知監獄。
隨着國家財力日益雄厚,國際地位的迅速提升,國際社會對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力度,顯然已不如以往般嚴厲。而我國的氣焰亦今非昔比,不單強硬反駁別國的批評,還會作出反擊,如為了回應美國國務院在本月八日,發表的《二○一○年度人權報告》,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指責,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便在兩天後,發表《二○一○年美國的人權紀錄》,抨擊美國其身不正,卻以「人權教師爺」自居。
縱然如此,國際社會亦萬萬不能退縮,更要加倍關注、批評北京的人權狀況,積極向其施壓,否則,艾未未就會跟劉曉波一樣,以強加的罪名被起訴,進而遭不公平的審訊、坐寃獄。至於身在香港的我們,既為國家的一分子,亦享有難能可貴的言論自由,所以絕不可怠慢,一定要站出來捍 衞維權人士的權益,除非大家願意香港也淪為良知監獄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