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故事有後續

December 3, 2011

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對李先生澆一盆冷水。我也想相信蓋內克的善良,但我對事件不太清楚,只是我找不到捐給法國文物部門的新聞報導。當然,找不到不等於沒有發生,只是我沒有找到証據支持罷了。

畢加索故事有後續 – (李怡) – 2011年11月28日

上週寫畢加索和安裝工的故事,有讀者來信說網上這事有人信有人不信,有人說是小偷(蓋內克)遇到大賊(畢加索後人)。加拿大友人 Kempton來信,附一篇今年 6月英國 Daily Mail的新聞,說蓋內克被畢加索兒子克勞德.畢加索( Claude Picasso)告上法庭,說他擁有的 271幅畫是偷來的。蓋內克也不是捐出這些畫,而是克勞德在提出起訴後,為避免作品流失,在司法裁決這批作品的歸屬權以前, 2010年 10月法國負責打擊走私文物的機構先行接管了這批作品。
我在網上繼續找尋有關新聞,事緣於去年 8月,蓋內克去信克勞德,說手上有大批畢加索作品,想請克勞德鑑定是真跡。蓋內克說,這些畫是他在幫畢加索住宅裝防盜設備時,畢加索和他妻子 Jacqueline送給他的。自從他擁有這些畫作, 40年來從未在家裏展示過,現在之所以要求鑑定,是想在他去世之前把這件事說明白,免得日後給他的兩個孩子帶來麻煩。
克勞德認定這些畫是真的。但他對蓋內克的解釋起疑:父親把每幅作品看成生命的一部分,不可能送出這麼多。於是他控告蓋內克偷竊。
有關新聞對我寫的人性美好故事,無疑澆一盆冷水。但我還是比較相信蓋內克的善良:若他想以畢加索的畫牟利,何以把畫收藏 40年而沒有拿出一張來賣,以改善自己生活?至於克勞德,在畢加索死後由於沒有留下遺囑,遺產數目驚人且繼承人關係複雜,所以掀起的財產爭奪戰空前混亂和慘烈,律師、估價人和公證人幾乎成了軍隊對決。大家耗時八年,才達成一致。而所有親戚朋友關係都毀了。
蓋內克官司未了。給故事加這個尾巴,使人唏噓:美好人性畢竟難容於醜惡的人類社會。

純良品性帶來災難 – (李怡) – 2011年11月29日

(續昨)畢加索兒子克勞德為證明蓋內克所言不實,他找了他已逝哥哥保羅的子女,他們自爭產官司後就翻臉不來往,現在面對巨大財富,幾個人摒棄前嫌,重新走到了一起。他們絞盡腦汁回憶 1970年至 1973年的事情,但沒有獲得一丁點線索。隨後他們找到當時和蓋內克一起參加安裝設備的一個叫洛瑞的工人。洛瑞說:「那段時間,我們非常意外,雖然畢加索有妻子和情人,還有多個孩子,可真正願意和他相處的卻沒有,他看起來是那麼的孤獨,或許我們讓畢加索稀釋了鬱悶,他拿出一兩幅畫給蓋內克作回報,也是有可能的。」
但蓋內克獲贈的是 271幅。他解釋說,畢加索開始時送他一兩幅。有一次,兩人談到了一個檀木箱子,畢加索看到蓋內克喜歡就贈送給了他,回家後,蓋內克發現裏面有大量的畫作,他提出歸還這些作品,畢加索說,既然送出去就不應該收回。畢加索的後人爭奪遺產的官司提醒了老年蓋內克,他不想兩個孩子將來為這筆財產反目,所以他聯繫了克勞德。
洛瑞證實了晚年畢加索的孤獨;克勞德和他的侄兒侄女找不到那時的回憶,說明他們當年全沒顧到老人的寂寞。我在有關報導中看到這些藏畫的幾張圖片,大都像是草稿,畢加索放在一個檀木箱中並不經意地送出這些草稿大有可能。蓋內克臨老才處理這些畫是不想後人為這筆財產反目也合乎他的品性。但想不到惹來官司,若打輸了還要坐牢。設想倘若克勞德拿到這些作品,家族間恐怕又會掀起另一場爭產糾紛。
在只顧爭財爭權爭情慾的人類社會,純樸美好的品性反而引起懷疑,帶來災難。嗚呼。

Advertisements

畢加索和安裝工 – 網上讀到的”軼事”或”謊言”?

November 25, 2011

看到以下兩篇”畢加索和安裝工”文章之後,覺得非常感人,文中提到,

“2010年 12月,一個石破天驚的新聞:年逾古稀的安裝工蓋內克將畢加索贈送給他的 271幅畫,全部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價值一億多歐元。”

我便去找相關的英文新聞來讀。最新的一段是 2011年六月 UK Daily Mail 的“Couple who had 271 unseen Picasso paintings worth millions stashed in garage are charged with handling stolen goods”,但內裏不但沒有捐給法國文物部門這個報導,反而報導他兩老夫婦被告偷竊。我絕對希望李怡先生網上讀的畢加索晚年軼事是真事。但照我所查證,這”軼事”(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可以是一個網上美麗的”謊言”。

畢加索和安裝工 – (李怡) – 2011年11月21日

網上讀到一段畢加索的晚年軼事,讓我感慨不已,也似乎從這故事才看懂了畢加索的畫。
畢加索說過:「我的每一幅畫,都裝有我的血,這就是我畫的含義。」
畢加索在世時,他的畫就賣得很貴。他身邊總有許多人渴望從他那裏得到一兩張畫,那怕是他隨手塗鴉,也夠自己一輩子吃喝不愁了。
晚年的畢加索非常孤獨,儘管他身邊不乏親戚朋友,但他很清楚,那些人都是衝着他的畫來的。為了那些畫,親人們爭吵不斷,甚至大打出手。畢加索很苦惱,他身邊一個能說說話聊聊天的人也沒有。儘管他很有錢,但是買不到親情和友情。
為保護畫作,年逾 90的畢加索請來一個安裝工,給自己門窗安裝防盜網。就這樣,安裝工蓋內克出現在畢加索的生活中。蓋內克憨厚,坦率,沒有文化,看不懂畢加索的畫,在他眼裏那些畫一文不值。畢加索常常將眼瞪得大大看蓋內克,蓋內克給了他豁然開朗的美好。蓋內克雖不懂畫,但他喜歡跟畢加索聊天,覺得老人很慈祥,就像自己的祖父。
陽光從窗外照進來,畢加索看着眼前的蓋內克,就像一尊雕塑,有一種令他暈眩的美。他情不自禁拿起畫筆,給蓋內克畫了一幅肖像。他把畫遞給蓋內克說:朋友,把它收藏好,或許將來你會用得着。蓋內克接過畫,沒看懂,他說:這畫我不想要,要不,你把廚房那把大扳手給我吧,我覺得那扳手對我更有用。畢加索不可思議地說「朋友,這幅畫不知能換回多少你要的扳手。」蓋內克將信將疑地收起畫,可心裏還想着那扳手。
蓋內克的到來,一掃畢加索淤積心中的苦悶,他找到傾訴對象。在蓋內克面前,他丟掉了自己的面紗,像孩子一樣跟蓋內克天南地北地交談,高興時還手舞足蹈。(明天續)

誰最懂得畢加索?- (李怡) – 2011年11月22日

(續昨)為了跟蓋內克聊天,畢加索一再將工期推遲,與蓋內克說說笑笑是他最大快樂。其間,畢加索又送了許多畫給蓋內克,包括他自己珍愛的作品。他說:「雖然你不懂畫,但你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最應該得到這些畫的人,拿去吧,希望有一天它們能改變你的生活。」
防盜網工程蓋內克竟幹了近兩年。和蓋內克一起,畢加索變得精神奕奕。他又創作出許多作品,是他創作另一高峰期。工程終於完了,蓋內克告別畢加索又到處打工去了。 1973年 4月 8日, 93歲的畢加索逝世。他的畫價創出天價。蓋內克日子過得艱難,他得知畢加索去世,非常悲痛。他回家翻出舊皮箱,把畢加索那些畫拿出來清點,發現共有 271張。蓋內克驚呆了,他知道只要拿出任何一張畫,就可以徹底改變他的生活。看着這些畫,畢加索的音容笑貌浮現,「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這句話一遍遍響起。他的眼睛濕潤了。他將畫又仔細地放回皮箱。他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這些畫,包括自己家人,他像往常一樣外出幹活。
2010年 12月,一個石破天驚的新聞:年逾古稀的安裝工蓋內克將畢加索贈送給他的 271幅畫,全部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價值一億多歐元。有人感到困惑不解,老人擁有這麼多畢加索的畫,為什麼自己不改善一下生活,要全部捐出來?
蓋內克在回答記者時說:畢加索對我說,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朋友我就不能佔有,只能保管。捐出來就是為了讓它們得到更好的保管。在天堂的畢加索一定為他能有這樣的朋友感到無比驕傲。自以為懂得畢加索的畫的許多人,其實只是懂得畢加索的畫價。說自己不懂的蓋內克,其實最懂得那些如畢加索所說「都裝有我的血」的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