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加油 – 蔡瀾

March 30, 2011

For the record. 蔡瀾 writes about Japan.

流芳 – 蔡瀾專欄

2011年03月30日

一向寫很多關於日本見聞的我,在大地震和海嘯過後,並未做出任何反應。在《蘋果日報》的專欄也不提及,友人們都問起,在微博上還有網友說是不是我不關心?
不關心是假的,只是對這場災難感到悲痛,又做不了任何事,無助與無奈,說不出話來。但也沉不了氣,非寫一些不可。
我在日本唸書,後來又留下工作,一共住了八年,返港後多次為了合作電影前往。十多年前,我開辦了旅行團,去的也大多數日本。有眾多的友人、同事、餐廳老闆和溫泉旅館的女大將,這些人,無事嗎?
看到了新聞,即刻逐位打電話慰問,多數說只是虛驚一場,但那些東北部的,毫無音訊。
第一個地方想起仙台,我在那裡拍成龍的《霹靂火》,住了好幾個月認識的人多,之後又常去泡溫泉:岩手、宮城、福島茨城等縣到過好幾趟,鄰近的新潟、山形及群馬近來更是多次前往,對那邊的地形非常熟悉。
記得有一年,還專程去氣仙沼,因為有些團友說想去試那邊的魚翅。看電視,房屋一面被洪水沖走,還燃燒起來,像火山噴出的岩漿,着實是人間地獄。
日前的新聞片中,氣仙沼夷為平地,盡是瓦礫、爛車和淤泥。我不喜歡魚翅,在那裡並不認識人,否則一定遭難。

我們這些住慣日本的,地震似吃蛋糕,對它若無其事。最大的也遇過,一次在九州,晚上響聲大作,房間不斷搖晃,大家都從旅館跑到曠地去,我還飲酒作樂,大叫聽天由命吧。
後來看到神戶的地震才覺得害怕,那不是左右搖的,而是高樓被震得斷層,一座七層的大廈,變成了五層,中間的居民,全被壓扁。
即刻死,也算幸福。這回來的,不止是地震和海嘯,而是折磨着活人的核爆危險。天天看電視新聞,每日惡化,名副其實地不知道那顆原子彈什麼時候爆發。
恐慌嗎?當然恐慌,就算日本人每年做過那麼多次的預防練習,家中儲滿了多少防災用品,對這場九級地震,一點用處也沒有。得益的,是國民的鎮定,是不得不鎮定的鎮定,把心中恐懼,完全壓了下來。
第一個傳到的新聞畫面,是東京的幾千人,全部由大廈跑到對面的廣場避難,數小時後,安定下來,大家才開始解散,這時,記錄片拍到的,是地下沒有留下一點點的垃圾。

每個角落都有的便利店外,見有長龍排着隊等買必需品,沒有亂插隊,沒有恐慌搶購,沒有抬高價錢來賣,這家的貨品售盡,也不發牢騷,繼續到別家去排。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