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HK品味人生 – 張婉婷 莊文強 蕭定一

May 23, 2012

RTHK 張婉婷莊文強蕭定一

Advertisements

品味人生 – 李怡

February 15, 2011

For the record.

品味人生和細味人生 – (李怡) – 2011年02月14日

不久前接受港台電視節目《品味人生》的訪談 (with video),播出後有曾被我婉拒過的電視主持人問我為什麼會接受訪問,我說不知道,許多事做或不做往往只是憑直覺,可能是因為看了去年同一節目的影響,也可能是我想看看電視上自己老去了的樣子,或在年輕主持人眼中我是否有一個「品味人生」。
主持盧敏儀沒有刁難我,似乎太客氣。講到一些理念,都是我多年文章中常說的;只是講到感性話題,我仍要強忍傷痛,卻把美麗的主持人惹出眼淚了。
你怎麼解釋品味?是盧敏儀提出而我從未想過的問題。品味,英文是 taste,應該是從味覺衍生的。 Bad taste,有粗鄙之意, good taste就有高尚、富鑑賞力之意。品味常跟人的富裕生活有關,紅酒,高爾夫球,看電視的 Discovery頻道,穿用名牌,衣着不凡,居處雅致,所謂雅皮生活也許被認為是有品味。但對我來說,品味與人的個性、愛好與人生追求有關。愛閱讀,愛親近大自然,愛看電影,都是品味;甚至愛去多人的地方看不同人的聚集,聽他們的世俗談話,從中得到樂趣,也是一種品味。
品味,只是生活方式,從不同的生活方式中品味不出人生。人生更需要的是處世,待人,生活節奏,理想與現實的權衡,在交叉路口的選擇,這時需要的不是品味,而是智慧。智慧不是知識,智慧不是 IQ,甚至也不是 EQ,是從對於人生的細味中得來的頓悟。它有時只是一句話,一個短短的故事,細細咀嚼,往往咀嚼出可能很受用的人生智慧。
《細味人生 100篇》,是我新出的一本書的書名,是從我近十年八年的文章中整理出的一百篇與人生智慧有關的小品文集。不是作智慧的說教,只是個人對人生的點滴細味。

人生最需要的是智慧 – (李怡) – 2011年02月15日

以下是我在《細味人生 100篇》自序中寫的文字,略作刪節。
許多人很聰明,但會突然做一件蠢事,而且是用他的全部聰明去證明他的愚蠢。因此,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明。
許多人讀很多書,知識廣博,談起問題來頭頭是道,但處理生活小事、人際關係,有時會手忙腳亂,往往不知所措。
許多人非常精明,很會賺錢,但卻忽然被一個沒有什麼見識的人施一小計就騙去大筆錢財。
許多人一世英名,無端做一件不必要的事而使英名盡付流水。
這樣的事,我一生見太多了。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明;有知識,不等於懂得生活;精明的人,往往也因過於精明而做出蠢事。許多人都會說,失敗是成功之母,但很少人能真正做到讓自己的失敗變身為成功。相反,我們常見到的是:成功是失敗之母──不知多少人因成功而忘乎所以,終導致失敗。
對於人生,知識、聰明、智商、甚至時運,當然都重要,但人生最需要的不是這些,而是智慧。
什麼是智慧?智慧是對人生的細味。它有時候只是一句話,或一段經歷,一個人的小小表現,一個小故事,但裏面往往蘊含着長篇累牘的書本中找不到的智慧,能細味的人就能從中得到一生受用不盡的頓悟。這些年我在許多書本或網絡上,常讀到這一類的故事、話語,引起我長久思索,我陸續把感受寫在這十年八年發表的短文中。本書摘出一百個有關的篇章,雖然都是別人的故事和話語,卻融入我個人的體驗,並已成為我思維與人生的一部分。
在這一百篇短文中,若你能找到一兩個故事或一兩句讓你頓有所悟的話,那麼你未來的人生也許會不一樣。


RTHK新一輯的品味人生: 李怡, 黎智英, 鄧小宇, 岑建勳

February 2, 2011

早幾天一口氣看完六集盧敏儀(Money Lo)主持RTHK新一輯的品味人生。很喜歡。被訪問者包括:李怡, 黎智英, 鄧小宇, 岑建勳, 等等

Here is an intro from 品味人生,

“承襲中國傳統儒家之道,男兒自古就是持家之主、奠國之士。男兒雙肩不單摃着生活擔子,還有社會承襲下來的意識型態。人生一路走來,男士們步履為營地走過腳下數十寒暑的起伏,百般滋味的歷練悄然為他們成就出一種生命的特質、蘊釀出獨特的男人魅力。這些魅力或然是令人對男士們產生興趣的誘因,但更重要的是誘發我們對盛載這股魅力的那一個人生的探求。續上輯【品味人生】充分展現出各界傑出女性的韻味和人生體會後,新一輯【品味人生】將承前要領,改以男性為主角,由女性來擔當主持人,繼續帶領觀眾認識社會上不同範疇,有着不同特質、魅味的男士;透過一個更知性的角度去細味每位傑出男士的百味人生。
受訪嘉賓: 陳日君、黎智英、岑建勳、鄧小宇、施永青、李怡、張家輝、清洪、譚詠麟
主持人: 盧敏儀(Money Lo)” More info here.


林燕妮的盛宴 – RTHK 品味人生「緣是世外人」

March 19, 2010

RTHK – 品味人生 – 林燕妮「緣是世外人」 (to be posted after Mar 20th, 2010, Sat night)

香江盛產才女,文采風流,爭妍鬥麗。佼佼者林燕妮(Eunice Lam),常像站在前端,領導潮流,又彷彿位於所有人的身後,看透前面各人走向,代他們說出他們無法表達的心底話。她代表着過去香港的所有美好,更像一朵生於絕崖的鮮花,儘管歷盡雨打風吹,吐艷如昔;看似有點高不可攀,其實是要遙遙迎望才更能欣賞她的美麗。

*******

林燕妮的盛宴 – 嚴浩 – 2010年03月20日

我和林小姐從前是 TVB的同事,但因為不在同一個部門,所以沒有機會來往。 TVB之後,不知過了多少年,有一天,一班本來認識,但平時很少碰到的朋友忽然聚在一起,去澳門玩了一趟,然後又不知過了多少年,而在這些年中,這幾個朋友再沒有聚會過。一直到現在,我和其中的一位再次因緣而聚,這其中的一位就是林燕妮。講起往事,已經人面桃花,當年其他的人,還有黃霑、施南生、徐克、狄龍、林青霞。這個聚會,是不可能再重複了。這成了我與林燕妮的一個共同回憶。

「要知座上客,都是再來人」,再來人的意思,是上輩子已經認識,這輩子又重新相認;座上客者,宴席上的客人也。人說,生命好比一場盛宴。盛宴上的客人,都是你以前的故友,難得重逢,一定要好言好酒相敬,盛宴過去,即使再見,也是下一世了。林燕妮的盛宴非常多彩,她曾經是出色的廣告人,她自己與弟弟、前夫、戀人都是社會名人,她前夫的弟弟更是李小龍。她的小說、散文都有不少粉絲,她曾經一擲百萬去買一件皮草,也曾去過韓國的深山禪修,她在大學主修科學,她的專業卻是藝術與傳媒,她有藝術家纖細柔軟的心,但在近年,卻要接受親人在短時期中一個接一個去世的殘酷。去她的盛宴上做她的客人,聽她把一路上的風光細細道來,說到感人處,也很難不陪她鼻酸。
(註:林燕妮訪問今晚翡翠台七點半播出。)

————

June 30th, 2014 update: The above RTHK links are dead. Fortunately, some people posted the video on Youtube.


陳寶珠 – 品味人生

February 13, 2010

陳寶珠 – 品味人生 (RTHK 2010/02/13) with full video

由粵語片的玉面少俠和歌舞玉女,到今天動輒百場舞台劇票房不墜的超級母親,陳寶珠的演藝人生路走來不盡平坦。然而,一路上,她都有一群忠心不二的死硬粉絲追隨左右,從他們的眼神裡,可知他們看到的是永遠的女神。如果,欲望對象發聲時總令人不知所措,那麼,人們大抵該有勇氣去揭開語言的帷帳,畢竟,得到寶珠毋須屠龍。


張敏儀(前廣播處處長) @ RTHK 品味人生

February 8, 2010

2010-02-06 第三集 張敏儀 「這個旅人不寂寞」 (full program video).

One of the most insightful lady. Now, even 張敏儀 has retired for so many years, she is just so eloquent.

For the record “行山路上的張敏儀 – 2010年02月05日(嚴浩)

訪問張敏儀之前,我們想先碰碰面,敏儀告訴港台監製陳曼儀:「那個嚴浩,聽說喜歡行山,就約他去石澳海邊,從沙灘走去半山亭!」

那一天不算最冷,但初冬的石澳海邊,絕對不算風和日麗。石澳的半山亭沒有幾個人去過,沿着海邊一條小路拾級而上,途中敏儀向我們介紹:「這個房子是個大美人的」,大美人是老上海時代巨星,如今在安享子孫福。

小路旁的另一所別墅是一個大家族的祖業,姓楊,老人家吩咐過,祖業無論如何不可以變賣或者拆建。山路旁是一堵石壁懸崖,懸崖外面便是無盡太平洋,「很像地中海的景色」,敏儀說。山路中間有一個政府花了不少錢做的燒烤點,「希望有一天,把一位好廚師請過來,在這裏為朋友們燒乳豬!」身旁圍着好朋友,面對太平洋的浩瀚,身後繞着青山綠水,吃燒豬,喝酒,講香港的典故,分享人生走過的路,讀過的書,欣賞過的電影,交過的朋友,旅遊過的國家,幹過的糗事,經歷過的榮譽,分享令自己哭過、笑過、感動過、憤怒過……種種的經驗與經歷,這是何等境界!

行山路上的張敏儀,充份展示了她真性情的一面。這是一位愛讀書,愛旅行,愛電影,愛音樂,愛朋友的秀麗女子,在她任政府高職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卻是一位老練能幹的巾幗鬚眉,對同事有情有義,從不推卸責任。誠如亦舒這樣形容,她是位「永遠的張敏儀」。

For the record “出貓成功的張敏儀 – 2010年02月06日(嚴浩)

在鏡頭面前講自己的感情生活,不是人人都喜歡,這是可以理解的。在準備好訪問張敏儀的系列問題中,其中一條是「戀愛對你重要嗎?」到了訪問開始後,我開始猶疑,不知道應不應該問,因為她不像是個願意談感情問題的人。她很喜歡世界旅行,但總是一個人,一個人去旅行寂寞嗎?我試探地問,如果她說「有點寂寞」,那麼我便可以順下去問感情的問題,誰知道她敏銳的觸覺已經在十里外嗅到我的動機。她馬上回答:「每到一個地方都有朋友。」如果沒有呢?「如果沒有也看過有關那地方的書或者電影,到了那地方後腦中全被那些書中的內容佔滿了」,她說。好厲害,滴水不入。

訪問結束,導演剛一叫「 OK」,想不到她突然哈哈笑,兩手一拍,兩腳踢起啪哋一碰,大聲自己問:「戀愛對你重要嗎?」十足一個出貓成功的女學生。大家都愣住了,是不是她願意講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監製阿曼開始怪我:「應該在訪問中問嘛!」敏儀聞言擺擺手,笑說:「如果問我,我會答:我不在鏡頭前回答這種問題。」

大方,直接,不忸忸怩怩裝模作樣,這叫做得體。幾個星期後我訪問楊瀾,楊小姐的潛台詞也是不希望講她的感情生活,可是卻把氣氛搞得生硬緊張,不過這是後話了。

我很喜歡與張小姐談話。有內涵,有文化,自然流露而不做作。

(註:今晚翡翠台七點半播出。 watch it online here)

P.S. Thanks to 張敏儀, I discovered this piece by Chris Patten “The city will not sleep – A decade on, Hong Kong isn’t yet truly democratic. But its people will make Beijing release the brakes“, here is an excerpt

Several years ago, Samuel Finer, a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politics at Oxford, wrote a three-volume history of government. He set out to describe every form that has ever been. There was one short chapter on societies that were liberal but not democratic. The only example he could think of was Hong Kong.

When I left Hong Kong 10 years ago, we were in the throes of introducing democracy. We were late in doing so. But what we set out to do was to give the citizens what they had been promised in the agreement on the city’s handover to China, known as the Joint Declaration. It was also a development specifically allowed for in the Basic Law, Beijing’s constitution for Hong Kong.

Alas, this has not happened. Democratic development has been blocked by Beijing. It has also intervened twice in the judicial process in Hong Kong.

P.P.S. OK, this is just me, a grumpy old man writing.

The younger generation of “writers” or “media types” in HK seem to lack the kind of depth 張敏儀 has shown even in this short program. I guess I am calling some of the new HK “writers” or “media types” sha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