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心田 與 林錦堂 講一講 – 中國反日形勢

October 4, 2012

陳心田 與 林錦堂 講一講 – 中國反日形勢

Advertisements

蘋論:毛澤東的中國和胡錦濤的中國 – (李怡)

January 21, 2011

For the record.

蘋論:毛澤東的中國和胡錦濤的中國 – (李怡) – 2011年01月22日

胡錦濤訪美回答美國記者關於中國人權的問題,大陸學者紛紛贊揚,說胡即場回答提問,反映中國崛起的同時,更注重提升自我形象和國際公關。但是據博訊新聞網報道,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事前曾與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協商,要求提問的媒體要事先提出問題稿,希拉莉為了不想令客人尷尬,也予以照辦。為此,被公認做國際新聞最出色的《紐約時報》就放棄了出席記者會。而美聯社記者提的人權問題,其實不算尖銳,他只是問胡錦濤:「你怎樣解釋中國的(人權)紀錄」?實際上是給胡一個向美國公眾辯解的機會。這條問題顯然是經過處理的。如果讓美國記者自由發問,他們當會直接問具體問題,比如關於囚禁劉曉波、軟禁劉霞、阻止所有可能出席諾獎頒獎禮的人士出國等,胡就不易回答了。
即使是這樣預先提供的抽象問題,胡的簡單回答也要看貓紙,這說明他真是非常缺乏自信。而他這樣大路的回答,內地的媒體尚要全部不予報道,連 CNN的播映也將這一段封殺。
與 30年前相比,中國不是崛起了嗎?中國已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是美國最大債主,政經影響力擴展全球,但何以中國領袖訪美時所表現的自信,反不如前呢? 79年鄧小平訪美, 84年趙紫陽訪美, 99年朱鎔基訪美,他們的坦率、機智、隨問隨答的態度,胡錦濤真是「無得比」。是胡為人木訥、拘謹嗎?縱有個人因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國社會這 30年發生了本質性的變化。中國的經濟力遠超過 30年前,國力與伴隨而來的在國際社會的政經影響力也今非昔比,然而,說到中國國內的情況,社會矛盾和問題之多,也今非昔比了。過去中國領導人對自己的制度尚有自信,今天的領導人儘管口頭上說中國的社會制度優越,實際上他們心裏所想的恐非如此,他們除了自誇國家有錢之外,很難面對中國老百姓受盡壓迫的質疑。
大陸著名作家、小說《活着》的創作者余華,寫了一本書,題為《十個詞彙裏的中國》。這本書去年 10月出了法文版,今年 1月在台灣出中文版,在大陸可能是禁書。作者用十個詞彙,去寫中國的現狀,從現狀去追尋產生今天這種結果的令人不安的原因。在《領袖》這一章裏,有一段他這樣寫:「環境的破壞,道德的淪喪,貧富差距拉大,腐敗現象叢生,使今天中國的社會矛盾愈來愈激化。幾百上千,甚至上萬的群眾衝擊政府機關,砸汽車燒房子這樣的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
「很多人開始懷念過去的毛澤東時代,我想他們中間的大多數可能只是懷念而已,並非真正想回到那個時代。對於這些人來說,毛澤東時代雖然生活貧窮而且壓抑人性,可是沒有普遍的和殘酷的生存競爭,只有空洞的階級鬥爭,當時的中國其實沒有階級的存在,所以這樣的鬥爭僅僅停留在口號裏。那個時代人們節衣縮食平等相處,只要小心翼翼,誰都可以平安度過一生。

「今天的中國完全不一樣了,激烈的競爭和巨大的壓力讓很多中國人的生存像戰爭一樣。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裏,弱肉強食、巧取豪奪和坑蒙拐騙自然流行起來,於是安分守己者常常被淘汰,膽大妄為者常常會成功。價值觀的改變和財富的重新分配造成了社會分化,社會分化帶來了社會衝突,今天的中國已經真正出現了階級和階級鬥爭。」
簡單說來,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是社會上沒有階級,而毛硬要搞階級鬥爭來爭奪權力,把社會搞得秩序大亂而人人自危的中國;改革開放 30年後的中國,是不講階級鬥爭只講和諧,然而事實上社會上出現階級和階級鬥爭的中國。
胡訪美時,內地春運開始了。今年春運的客流量,官方估計達 28.5億人次,平均每人坐火車、汽車 4次吧,那麼今年全國有 7.1億人回家過年。這些農民工回家過年的擁擠現象,反映了中國經濟崛起的代價和蘊含的社會悲痛的現實。
余華在他的新書「前言」中,用孟子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來形容中國的過去與現在:憂患往往可以使人生存,安逸享樂卻反而使人敗亡。


中國農曆新年大遷徙 – China’s Annual New Year Migration – CBC radio program “The Current”

January 19, 2011

From CBC radio program “The Current” about China’s Annual Migration. Highly recommended. The following are program info from CBC. See here, here, here, and my interview with Lixin for more info about Lixin Fan’s “Last Train Home” (some have video clips).

Last Train Home will be released on DVD on February 22nd, 2011.

“China’s Annual Migration
We are two weeks away from the Chinese New Year and the largest annual human migration on the planet. Nearly 150 million Chinese have migrated to cities in search of work. And the trip home for the holidays isn’t going to be easy.

PART THREE

China’s Annual Migration – Lixin Fan

We started this segment with the sound of the world’s largest annual human migration. It happens around Chinese New Year. Tens of millions of people who migrated to China’s cities in search of work leave those cities and go back home to their families in the countryside. There are at least 150 million rural migrant workers in China. And as you can hear, a lot of them pass through the Guangzhou train station in southern China.

In two weeks, that annual migration will begin again. Amidst the sea of humanity, it’s easy for individual stories to get lost. Lixin Fan is a Chinese-Canadian documentary film-maker who follows one family caught up in the move from the countryside to the city and back again in Last Train Home. The film has just been nominated for the 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prize. Lixin Fan was in New York City.

Last Train Home will be released on DVD on February 22nd.

While many Chinese migrate from the countryside to the cities, many others stay behind. We hear the story of one woman who lives in a small village called Hazelnut Valley or Da Jen Yu. It’s about an hour from of Beijing. She’s 58. All of her children have left home. Her son lives in Beijing and makes a living as a driver working for foreigners.”


蘋論: 2010年十大中國新聞反映的趨勢 – 李怡

December 28, 2010

For the record. “今年中學生選出的十大中國新聞中,「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內地人權問題成爭議」得票最多,佔 78.1%,居第一位。佔第 5位的是「促查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譚作人判囚 5年」,第 7位是「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原告成被告罪成被囚」。十大新聞中,人權問題居其三。”

蘋論: 2010年十大中國新聞反映的趨勢 – 李怡 – 2010年12月29日

時近歲末,媒體紛作 2010年大事回顧,也發表不同機構對今年十大新聞的選舉。其中小童群益會所作第四屆「中學生眼中的中國年度大事選舉 2010」值得談談。畢竟,特區政府對中學生投下最多資源進行「國民教育」,並組織了許多到大陸參訪學習團,他們應是最容易被洗腦的一群。更何況,中學生全都沒有見識過中國過去政治運動的殘酷和百姓缺食少穿的煎熬。
選舉有 45間中學 21,000多名中一至中七學生參與。前三年,同一個選舉主要是天災新聞打入十大,從未有政治新聞上榜。今年中學生選出的十大中國新聞中,「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內地人權問題成爭議」得票最多,佔 78.1%,居第一位。佔第 5位的是「促查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譚作人判囚 5年」,第 7位是「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原告成被告罪成被囚」。十大新聞中,人權問題居其三。
比較一下中共官方中國評論通訊社選出的 2010中國十大新聞,上述三個震動香港以至國際的大新聞全都不見蹤影,中評社選出首位的大新聞是:「政府重拳調控房價、物價,遏制漲勢」,並表示在調控之下,「房價、物價走勢漸趨穩定」了。這一新聞和近日傳媒反映的內地老百姓的切身感受,相距何止霄壤!中評社選出第 2大新聞是五中全會,第 6位是廣州亞運,第 7位是京滬高鐵通車,第 10位是嫦娥二號奔月。這些中共官方的十大新聞,在香港中學生的十大中都見不到。
中共官方與香港中學生選出十大中,重叠的有四條:玉樹地震、上海世博、釣魚台風波和富士康 13連跳。另一香港中學生關注入十大的是甘肅泥石流千三同胞慘被活埋。這一條在中評社的十大中也告隱形。
香港中學生選出的中國十大新聞事實上很能反映這一年來所暴露出來的中國發展趨勢和所面臨的問題。
上海世博受到舉世矚目,有 7,300萬人入場參觀,顯露和象徵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強勢。中國的經濟總量已超越日本,佔居世界第二。中國內部消費的極速增長也使各國產品不得不對準中國市場。 2010年中國對外投資達 400多億美元,增長速度高達 70%。
這一極速發展是用甚麼換來的呢?付出的代價是十大新聞反映的另一趨勢:百姓的人權不彰和生態的破壞。豆腐渣校舍、泥石流、富士康 13連跳、劉曉波,在 2010年成為大新聞,正反映了中國經濟發展的病態:人民的權利被犧牲,政治貪腐嚴重惡化,自然環境被蹂躪而釀成大災害。

中國的經濟發展,軍力膨脹,而人民處於無權地位,不能不使周邊國家對這個沒有民意約束的強權的冒起產生疑懼。釣魚台風波是象徵,此外,南海領土爭議,美國把戰略重點從中東移轉到遠東,以至近日美日韓大舉軍演,反映了 2010年與中國有關新聞的又一趨勢。正如前天中國社科院發表的 2011年《國際形勢黃皮書》所示,出於對中國的擔憂,由美國主導的軍事佈局,已在中國周邊形成「 C」形包圍圈,旨在制衡中國。
中學生今年參加「中國年度大事」選舉的投票人數,較往年增加了幾倍。顯示出由於中國對香港影響越來越大,使香港人更關心中國大陸的人權和發展了。
昨天港大民調發表的最新數字,與三個月前相比,市民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程度大幅上升 10個百分點至三成以上,而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程度,也從菲律賓人質事件後的高位回落至四成半水平,結果是市民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信任淨值同步下跌 15個百分點。較早前( 12月 16日)發表的港大民調,自認是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的市民佔 63.1%,自認是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的市民佔 35%。與 1997年回歸時比較,認同是中國人的比例下降。
中國經濟極速發展了,中港聯繫頻密了,新聞媒體紛紛自律了,特區政府越來越放棄自主只顧仰賴北京鼻息了,每天電視新聞都播國歌了,自由行的大陸客給香港經濟實惠了,更重要的,是作為中國人的身份已是無法改變的現實,為甚麼自認是中國人的香港市民反而比例少了呢?為甚麼不斷被灌輸「國民教育」的中學生卻更多關心大陸的人權呢?
一,事實教育畢竟勝於注入式教育;二,中國掌權者真要檢討了;三,特區政府如要遵從民意趨向的話,也不能只看着北大人的臉色自說自話了。


蘋論 – 願諾貝爾和平獎推動中國民主轉型

October 8, 2010

For the record.

蘋論:願諾貝爾和平獎推動中國民主轉型 – (李怡) – 2010年10月09日

第一時間在電視上看到諾貝爾和平獎宣佈頒給劉曉波的消息。劉曉波太太劉霞在接受訪問時興奮卻平靜。筆者反而忍不住鼻酸了。
劉霞說謝謝諾獎評委,謝謝哈維爾、達賴喇嘛及許多海內外人士的支持,但其實她更應感謝中共當局,倘若中共不是給劉曉波判 11年重刑,倘若中共沒有對挪威諾獎評委施壓,劉曉波未必可以獲獎。
劉曉波參與起草的《零八憲章》為每一個中國人爭取憲法賦予的人權。劉曉波獲獎,等同於每一個中國人獲獎。
筆者真誠希望,中共當局對劉的獲和平獎,採取大國寬容的態度,趁機會釋放劉曉波,並推動符合憲法與兩個人權公約的改革,而不要與諾獎所揭示的普世價值對着幹。
曾長期擔任倫敦《金融時報》駐蘇聯記者的 David Satter年前寫了一篇講蘇聯解體經驗的文章,文章提到,許多西方人都認為蘇聯異見人士不重要,因為他們數量微小,勢單力薄,缺乏政治力量以至民眾的支持,只代表他們自己。 Satter認為這看法是錯的,因為這些人雖然數量少,但他們代表了普世道德,只要他們留在蘇聯境內,即使在監牢中,他們就是這個國家生命的一部份,他們的榜樣會影響許多不敢自己來捍衞普世價值的人。當那個政權開始削弱時,人數不多的異見人士在廚房裏討論的話題,就成為百萬大眾的主導觀點。其結果是,蘇聯的崩潰便不可停止了。
Satter又說,在俄國,許多蘇聯解體後上台的改革者都認為只要搞好經濟就行了,其他事情自然應刃而解,但事實上經濟發展並不能代表社會價值,人們需要一個價值系統來指導和約束其社會行為。由於道德方面的改變被忽略,前蘇聯的共產主義道德規範遂被猖獗的犯罪所代替。他認為,引致蘇聯解體的普世道德價值,應成為建設新社會的基礎,而使民主轉型得以完成。
中國今天正是面臨 Satter所說的兩種狀況。異見人士在內地獲支持的人數雖不多,但受惠於互聯網,使他們代表的普世價值,獲得較多網民支持,他們的人權觀念,必可成為廣大民眾的主導觀點。另一方面,中國儘管仍維持着一黨專政的政治局面,但市場經濟發展已把原有的社會主義道德冲垮了,全國的唯一信仰就是金錢,此外就沒有別的信仰了。經濟不代表社會價值,沒有道德和價值系統來約束行為的社會,無數的商業行為都以損人利己為目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等同政治特權市場經濟,各地當政者以過度暴力損害民眾利益的方式求經濟發展,社會的不公正成為普遍現象。在這種情況下,受壓迫者的群體事件越來越多,民眾報復心理造成社會的動亂和暴力事件頻頻發生。中國確實處在社會危機中。
在這樣的時刻,劉曉波和 303位發起人起草的《零八憲章》,根據現行中國憲法,根據中國已經簽署的兩個國際人權公約,提出了中國政府有義務和責任履行本國憲法、法律和國際公約,兌現它對人民和國際社會的承諾。

這可以說是最溫和、最合法的改革主張了。溫和到引起流亡海外的部份異見人士的抗拒,他們指摘《零八憲章》沒有提出結束一黨專政,指摘劉曉波不該承認中國憲法有「尊重和保障人權」元素,並認為「人權是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然而,正因為《零八憲章》的溫和、非暴力,以及提倡在現有體制內改革,使中國既得利益者無法找到任何理由予以反對,更得到眾多中共老黨員、老幹部支持,對既得利益的當權者造成更大壓力,當權者於是蠻幹,把從來不涉任何暴力的劉曉波,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 11年。
今年初內地流傳一個政治笑話,胡錦濤會見清查《零八憲章》源頭的專案組,胡問:「聯邦共和國出自何處?」專案組:「中國共產黨第二次代表大會公報,原文提法:建立一個自由的聯邦共和國。多了個自由。」胡問:「軍隊國家化呢?」專案組:「出自周恩來選集。原文是:必須實現軍隊國家化。多了個必須實現。」胡問:「那麼讚美西方民主制度出自何處?」專案組:「(當年中共機關報)新華日報社論。原文提法是:美國代表了民主社會。多了個美國代表。」胡問:「解除黨禁呢?」專案組:「這是毛澤東反對國民黨時提出的口號,原文提法多了個:打倒一黨專政!」胡問:「那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呢?」專案組:「這些憲法裏全有!」
劉曉波在《零八憲章》提出的理念,是中共建政前所提的民主理念;劉曉波的主張,不外是要中共切實履行憲法和所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劉曉波所要推動的,是使中共從越來越極權、越來越野蠻的統治中,和平轉型到中共建政前所提的民主體制中去,與普世價值接軌。劉曉波代表每一個無權無勢的中國人的心聲。諾貝爾和平獎不僅是頒給劉曉波,而且是頒給每一個關心中國命運的中國人。


美總統訪華 – 奧巴馬促中國 尊重普世價值

November 16, 2009

美總統訪華 奧巴馬促中國 尊重普世價值“,複製和粘貼在這裡記錄在案,(watch video here)

【美總統訪華】「表達自由、宗教自由、接觸資訊和參與政治的自由,是普世權利。無論在中國、美國或任何國家,所有人都應擁有這些權利。」美國總統奧巴馬( Barack Obama),昨日在訪華行程首站,在上海科技館與 500多名中國青年直接交流,強調自由是普世價值,促北京當局賦予人民各樣自由,「不應限制互聯網的使用」。他說出了許多內地人不敢說的心聲,可是交流會沒有全國電視直播,奧巴馬向神州大地發出的自由呼聲,被牢牢地箝制着。

奧巴馬前日飛抵上海,昨晨跟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上海市長韓正會晤,到下午 1時左右,在科技館講台上,先發表演講,[***(***] 再跟 500多名上海青年直接對話一小時[***)***],他臨場向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請教了一句上海話「儂好」(你好),向青年們打招呼,博得一陣歡呼掌聲。他在四夜三天訪華行程中,就以這一場演說、這一場對話,表達出對中國要有自由的訴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中國博客2009年會

November 15, 2009

RConversation: Chinese BloggerCon 2009: Micro Power from the mouth of a c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