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紀錄片的故事 (鄧婉媚 RIP)

March 21, 2016

May Joani 鄧婉媚 rest in peace. Here are some newsnewsnews, and news plus an insightful 2015 two part RTHK radio interview series in Cantonese in Joani’s own words.

2015-07-05 尋找紀錄片的故事(上)(嘉賓: 鄧婉媚)

2015-07-12 尋找紀錄片的故事(下)(嘉賓: 鄧婉媚)

Listening to Joani’s interview reminds aspiring and practicing documentarians how good documentaries are made and the importance of making good documentaries.


RTHK品味人生 – 張婉婷 莊文強 蕭定一

May 23, 2012

RTHK 張婉婷莊文強蕭定一


三個小神仙 再現 RTHK – 2台30年Radio Magic

November 7, 2011

Yesterday (Nov 7, 2011) I had a great time listening to 三個小神仙 (鄭丹瑞、何嘉麗及林姍姍) on 2台30年Radio Magic on RTHK Radio 2

Update: Today (Nov 8, 2011) Albert Au (區瑞強) was on and he was fun and insightful to listen to!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鄭丹瑞

September 15, 2011

For the record. I LOVE 《三個小神仙》 and I can’t remember it only lasted for one year!

豪語錄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鄭丹瑞 – 2011年09月15日

鄭丹瑞,是五十後,他那紅極一時的電台節目《三個小神仙》,是「嘈喧巴閉、喪笑電台節目」的始祖,那年,記者才一歲。記者,是掹車邊的八十後,聽「軟硬天師」、聽「森美小儀」,三個不同年代的節目,卻說着同一「語言」;
鄭丹瑞說不想自己 out,皆因要與女兒同一步伐,「我不想落後於我兩個女,想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重出江湖,與林珊珊將《小神仙》搬上紅館,「我要說的並不特別,但是與來看我的人一起經歷,是每一個人成長的經歷。」
其實無論說什麼語言、有過什麼經歷,你、我、他,都是活在同一天空下。
沒有 DJ
《三個小神仙》,一個三十年前的電台節目;一個逢星期日一小時的節目;一個只維持了一年的節目,有幾紅有幾爆?那時記者牙還未出齊,鄭丹瑞卻說得興奮,「節目其中一個 item叫《慈善唱家班》,以唱卡拉 OK形式,聽眾在這個禮拜有做善事,寫信讓我們知道,我們便會唱歌給他聽,不出三個星期,便有唱片公司找林珊珊、何嘉麗出唱片,這是一個創舉。節目一出街,已經全城瘋狂,你完全 feel到,來信是瘋狂的一疊一疊掟入來。」
節目爆紅原因,在於當時整個電台的大氣候均以音樂為主,夾歌為首位,總之夾歌叻,就是一個好 DJ,而《三》是以搞笑、 talk show為主,可說是「嘻嘻哈哈」電台節目的始祖,「鄭丹瑞夾歌是最差的,因為我沒有音樂感、節奏感,要在個個夾歌夾到曉飛的一班阿哥阿姐當中殺出一條血路,可以怎樣做呢?人夾我唔夾,我強項是文字,於是將一些事情以有趣、搞笑形式表達出來,在當時的氣氛下,《三》是與眾不同!」當年電台的大氣候與現今的剛好相反,大家以說話、搞笑為主,對時下電台節目質素?他不願置評,他解釋工作繁忙,沒時間聽,二來很多時候都不在香港,對哪一個 DJ有印象?他說現在已經沒有 DJ,「 DJ是要播歌, Disc Jockey唱片騎師嘛,現在工種不同、年代不同,今時今日興說話、幽默的說話,專業點來說應該是節目主持,並非 DJ。」但他又抵不住頸,自謔「老人家」,「我是老一輩,還是以音樂行先,我會在自己車上做 DJ,自己夾歌,有時還會說英文:『 Welcome listen to Lawrence Cheng’s radio』播自己喜歡的歌,自製一個小電台。」
其實五年前,他已構思想做《小神仙》,因為三十年來,不斷有人跟他說:「我是聽《三》大;問幾時開騷?個個都做,為什麼他們不做?」等問題,但當時何嘉麗已是一間大機構的高層,於是計劃告吹,後來一次在街上撞到一家四口,男的已四十多歲,當時寫信到他節目點唱給當時的女朋友,現在已經是他老婆,還有一對子女,「當下我覺得,『咦?原來我做了這些功德無量的事!』在我來說只是播一首歌,但原來已經是別人下半生的幸福。好想知道當時打過電話、寫過信來的人,現在怎樣?我希望他們來跟我一起 share這三十年來的事情。二○○四年,我全面退出廣播界,我覺得是時候為自己的廣播事業畫上一個好美麗的句號。」今年年初,林珊珊找他說有投資者有興趣,事件才得以促成。

我會在自己車上做 DJ,自己夾歌。
放大圖片

鄭丹瑞視俞琤(左)為偶像,很多人說俞琤難頂,但鄭丹瑞認為先要問自己是否一個懶惰的人?一個唔用腦的人?

我是仆街仔
鄭丹瑞中學讀名校聖保羅男校,大學是浸會傳理系畢業,自覺在電台很紅很巴閉,同時在麗的電視台一帆風順,他在編劇中,是最早、最年輕一個升為編審,以致他一朝得志語無倫次,「那段時間的我真的很乞人憎!很囂!說話不留情面,最喜歡當眾落人家面,『挑!你啲嘢咁屎㗎!食屎好過啦你!』那時我真是個仆街仔!又譬如度完橋,我會話:『我度完了!你仲未完?我收工啦喎!你仲未走得呀?哈哈。』」電視台後,又有導演找他寫電影劇本,少年得志的他把握 show off的機會,「新浪潮找我寫劇本啊,我怎會不告訴別人聽呢?最後我寫的《籠裏雞》仆街喎,今次仲唔死?大家便說:『誰想寫仆街劇本就找鄭丹瑞吧!』那段日子真的很 hurt!」後來一位已離職麗的、鄭丹瑞視他為好兄弟的同事跟他說他如何乞人憎、如何討厭他,終於令他有所覺悟,慢慢地將這種所謂的鋒芒、所謂的驕傲收起。少年得志的他,說得上是青年才俊,「青年才俊並非自說自話,哈哈,我唔謙我唔謙,那時我不覺得自己是,只是覺得自己很叻、幾醒目吧!其實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仔!」

放大圖片

八十年代紅極一時的電台節目《三個小神仙》主持,(左起)鄭丹瑞、林珊珊、何嘉麗。

放大圖片

年輕時的鄭丹瑞鋒芒太露,
現在商台掛的一副對聯「話到口邊留半句、理從是處讓三分。」是他的座右銘。

一個好爸爸
鄭丹瑞說教女也如是,不要鋒芒太露,現在什麼也是以分別二十歲及十九歲的女兒鄭瑤、鄭?為大前提,最怕與她們失去溝通,「不要讓女兒覺得『老豆你真係老啦, out啦!』可能我很想與兩個女兒有很緊密關係的接觸,我不想她們覺得我唔識、唔明,所以我要跟她們一起呼吸的話,就要很努力去吸取年輕人的養分。」

努力跟上時代及女兒步伐的同時,他亦努力學習如何做個好父親,鄭丹瑞很重視家庭,每日都會回家食飯,目的是想與女兒親近點。但在女兒還年幼時,他的躁底男人角色戰勝了溫柔父親角色,經常將工作不滿的情緒帶回家中,嚇怕女兒,「我是創作人,腦袋整天在思考,女兒走過來 Daddy乜乜乜、物物物的時候,我就會大喝一聲,或者『你們不要再吵!』一呼喝完我已經後悔,每次都有說對不起。最記得一次我扮惡嚇她們,但我突然間見到她們眼中露出一種惶恐,我好後悔,開始檢討自己,還好,在她們中學成長時,我已開始認識到自己的情緒。」

現在女兒很多事情都會跟他分享,無論是去秘魯又或是以色列考古,回港後都會逐一跟他暢談點滴,最近大女鄭瑤要寫一篇人物專訪,她寫了《我的爸爸》,令鄭丹瑞印象深刻,「嘩!我真係喊到跌了落地!當中有褒有貶,寫了一些她兒時跟我相處的回憶,很多我都已經忘記,其中是『為什麼爸爸會這麼惡?那次他為什麼發一個我完全不明白的脾氣?而我當時只得五歲,我不明白當時為什麼你會向一個五歲的小朋友發這個脾氣。』看完後她問我為什麼不生氣,我說生氣什麼?她文筆非常之精彩,用了一個好正的角度去寫一個人物,你的父親是一個很立體的父親,我從來沒有想過她用這個角度看我,她啟發了我。這是一個很好的關係,你夠膽寫!我夠膽認!完全沒有 hard feeling。」

我好後悔,開始檢討自己。
放大圖片

不想老來成為女兒鄭瑤(左)及鄭峯(右)負擔,除了溝通,他認為現在最重要是鍛鍊好身體。
放大圖片

鄭丹瑞說:「能夠在 903或 881生存,都是最優秀,每日開咪前他們都會提早近兩個小時到公司,做很多準備功夫。這是家教,是俞琤教落。」
鄭丹瑞說:「俞琤袋了很多很多珍貴的寶藏落我袋。」
我不知道這個是否俞琤教落,但見到他袋中帶來了十多副眼鏡來拍攝、襯衫,準備十足,的確很窩心。
家教,的確很重要。


品味人生 – 李怡

February 15, 2011

For the record.

品味人生和細味人生 – (李怡) – 2011年02月14日

不久前接受港台電視節目《品味人生》的訪談 (with video),播出後有曾被我婉拒過的電視主持人問我為什麼會接受訪問,我說不知道,許多事做或不做往往只是憑直覺,可能是因為看了去年同一節目的影響,也可能是我想看看電視上自己老去了的樣子,或在年輕主持人眼中我是否有一個「品味人生」。
主持盧敏儀沒有刁難我,似乎太客氣。講到一些理念,都是我多年文章中常說的;只是講到感性話題,我仍要強忍傷痛,卻把美麗的主持人惹出眼淚了。
你怎麼解釋品味?是盧敏儀提出而我從未想過的問題。品味,英文是 taste,應該是從味覺衍生的。 Bad taste,有粗鄙之意, good taste就有高尚、富鑑賞力之意。品味常跟人的富裕生活有關,紅酒,高爾夫球,看電視的 Discovery頻道,穿用名牌,衣着不凡,居處雅致,所謂雅皮生活也許被認為是有品味。但對我來說,品味與人的個性、愛好與人生追求有關。愛閱讀,愛親近大自然,愛看電影,都是品味;甚至愛去多人的地方看不同人的聚集,聽他們的世俗談話,從中得到樂趣,也是一種品味。
品味,只是生活方式,從不同的生活方式中品味不出人生。人生更需要的是處世,待人,生活節奏,理想與現實的權衡,在交叉路口的選擇,這時需要的不是品味,而是智慧。智慧不是知識,智慧不是 IQ,甚至也不是 EQ,是從對於人生的細味中得來的頓悟。它有時只是一句話,一個短短的故事,細細咀嚼,往往咀嚼出可能很受用的人生智慧。
《細味人生 100篇》,是我新出的一本書的書名,是從我近十年八年的文章中整理出的一百篇與人生智慧有關的小品文集。不是作智慧的說教,只是個人對人生的點滴細味。

人生最需要的是智慧 – (李怡) – 2011年02月15日

以下是我在《細味人生 100篇》自序中寫的文字,略作刪節。
許多人很聰明,但會突然做一件蠢事,而且是用他的全部聰明去證明他的愚蠢。因此,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明。
許多人讀很多書,知識廣博,談起問題來頭頭是道,但處理生活小事、人際關係,有時會手忙腳亂,往往不知所措。
許多人非常精明,很會賺錢,但卻忽然被一個沒有什麼見識的人施一小計就騙去大筆錢財。
許多人一世英名,無端做一件不必要的事而使英名盡付流水。
這樣的事,我一生見太多了。聰明,不等於有自知之明;有知識,不等於懂得生活;精明的人,往往也因過於精明而做出蠢事。許多人都會說,失敗是成功之母,但很少人能真正做到讓自己的失敗變身為成功。相反,我們常見到的是:成功是失敗之母──不知多少人因成功而忘乎所以,終導致失敗。
對於人生,知識、聰明、智商、甚至時運,當然都重要,但人生最需要的不是這些,而是智慧。
什麼是智慧?智慧是對人生的細味。它有時候只是一句話,或一段經歷,一個人的小小表現,一個小故事,但裏面往往蘊含着長篇累牘的書本中找不到的智慧,能細味的人就能從中得到一生受用不盡的頓悟。這些年我在許多書本或網絡上,常讀到這一類的故事、話語,引起我長久思索,我陸續把感受寫在這十年八年發表的短文中。本書摘出一百個有關的篇章,雖然都是別人的故事和話語,卻融入我個人的體驗,並已成為我思維與人生的一部分。
在這一百篇短文中,若你能找到一兩個故事或一兩句讓你頓有所悟的話,那麼你未來的人生也許會不一樣。


RTHK新一輯的品味人生: 李怡, 黎智英, 鄧小宇, 岑建勳

February 2, 2011

早幾天一口氣看完六集盧敏儀(Money Lo)主持RTHK新一輯的品味人生。很喜歡。被訪問者包括:李怡, 黎智英, 鄧小宇, 岑建勳, 等等

Here is an intro from 品味人生,

“承襲中國傳統儒家之道,男兒自古就是持家之主、奠國之士。男兒雙肩不單摃着生活擔子,還有社會承襲下來的意識型態。人生一路走來,男士們步履為營地走過腳下數十寒暑的起伏,百般滋味的歷練悄然為他們成就出一種生命的特質、蘊釀出獨特的男人魅力。這些魅力或然是令人對男士們產生興趣的誘因,但更重要的是誘發我們對盛載這股魅力的那一個人生的探求。續上輯【品味人生】充分展現出各界傑出女性的韻味和人生體會後,新一輯【品味人生】將承前要領,改以男性為主角,由女性來擔當主持人,繼續帶領觀眾認識社會上不同範疇,有着不同特質、魅味的男士;透過一個更知性的角度去細味每位傑出男士的百味人生。
受訪嘉賓: 陳日君、黎智英、岑建勳、鄧小宇、施永青、李怡、張家輝、清洪、譚詠麟
主持人: 盧敏儀(Money Lo)” More info here.


香港中文大學 – 陳志輝教授主講「如何推動變革-向成功的 CEO 借鏡」

January 31, 2011

Very lively chat, highly recommended. A very insightful talk/video presentation.

香港中文大學四十五周年校慶博文公開講座系列 – 陳志輝教授主講「如何推動變革-向成功的 CEO 借鏡」(here is a direct video link)

By the way, there is a total of eight lectures in the series (博文公開講座系列). Check them out to see if you enjoy lectures in other subject ar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