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thless Stocks from China

March 22, 2011

An older (Jan 2011) but interesting article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Worthless Stocks from China – When a retiree in Texas discovered that some Chinese companies listed in the U.S. are frauds, he unleashed an army of short-sellers“.


「事業線」的爭議

March 8, 2011

I don’t often disagree with 李怡 but I just can’t agree with his reasoning in the following article. One of the problem is that we have to respect how the “affected females”/”victims” feel. In the old days, some African Americans might not feel “too offended” to be called by the “N-word” but there were some that felt that the “N-word” was inappropriate and offensive. Society changed and people become more civilized. And you don’t see the “N-word” being thrown around to describe African-American. I wish I have time to write more but at least I feel better to have said something.

三八談事業線 – (李怡) – 2011年03月08日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上週台灣發生了有關「事業線」的爭議,婦權團體批評社會流行的「事業線」的說法,是物化女性,開婦運的倒車,把女人的乳溝與女性的事業、能力相聯繫,「難道沒有乳溝就沒有事業?」還有道德達人認為「事業線」說法是對女性的侮辱,甚至是對男性的侮辱。
言重了。「事業線」不過是一種戲謔的說法,這說法其實很具創意。一個人的成功與否,當然不能只靠外表,但外表具某種作用尤其是入門的作用,則是不爭的事實。女性吸引男性甚或同性的,除了外貌還有身材。有外貌身材的,與其他條件相同的競爭者相比,會佔便宜,因此把乳溝稱之為「事業線」,也是道出了現實,而且比之直接稱「乳溝」還文雅含蓄,更帶幽默感。何況最先講「事業線」的,源自香港演藝界,演藝界最需要靠外貌身材吸睛。即使其他行業,「事業線」也具一定作用,除非你不承認這是有性別的社會。
「事業線」的說法,不但不是開婦權運動的倒車,實際上反而是對婦女地位的認定。在女人三從四德的社會,女性除了家庭就沒有自己的事業,沒有事業又何需「事業線」?說物化女性,那麼現在社會也常講哪個男人「靚仔」,哪個有六條腹肌,這算不算是把男性物化?說「事業線」是把女性物化的婦權分子,首先就是自己把女性地位看低了。
新時代的婦權運動,不是要爭取男女同工同酬,不是要讓女人跟男人一樣,而是要讓女人做回女人,要使女人生兒育女、家務廚房的工作,得到應有報酬以及同樣尊重,讓女人可以盡量展現嫵媚性感。當然若有同性戀傾向的也不妨收起「事業線」作男人婆打扮。


“自殺獲救”娛樂化: 新聞自由=你死你事? (致 蘋果日報 re: Fb讚女正被插 癡情男死畀你睇)

February 24, 2011

為情自殺的新聞令人讀時傷心。自殺幸而獲救的新聞,令人希望當中男/女,在死過返生之後,可以慢慢忘記不快樂的事,會珍惜生命。

讀完蘋果日報”facebook示愛遭圍攻 男子燒炭獲救“一文(見下)及看完蘋動”Fb讚女正被插 癡情男死畀你睇“動畫新聞片之後,我又一次對蘋果日報/蘋動新聞的記者和編輯感到失望及難過。現簡略地說明。

* 因為文中已經指名道姓,就不應再寫出街號及大廈名稱了(欠的只是層數及單位)。

* 如果說上一點是”小錯”,”Fb讚女正被插 癡情男死畀你睇“這一動畫新聞片便是大錯特錯。有些人可以接受將任何新聞,包括”自殺獲救”的新聞,好像B級電影一樣處理,加上靚女相、新聞片、動畫、及”攪笑配音”,製作成為娛樂性豐富的”新聞”。對不起,我的人性不容許我從別人的”自殺獲救”中享樂。

* 新聞自由是一個法治社會的根基。但新聞自由亦絕不等同你死你事。

* 因為蘋果日報在報導中已經提供了足夠資料,新聞中男女的個人相片及資料已經在”香港高登討論區”中的”娛樂台”有各種討論,而”人肉搜索”亦已被開動。

* 蘋果日報/蘋動新聞的記者和編輯們:能夠令新聞中人直接/間接受到傷害的私人資訊,可以不須保護地完全披露嗎?”新聞自由”真的是令你做事不須小心思考的”免死金牌”嗎?”新聞自由”真的等同”你死你事”嗎?新聞道德真的是可有可無嗎?

P.S. I love this Arthur Miller quote, ”A good newspaper, I suppose, is a nation talking to itself.” I am going to try to rip off it. “An indifferent newspaper, I suppose, is a nation spreading superbugs to itself.

Video: Fb讚女正被插 癡情男死畀你睇 (subscription required (except in Hong Kong?)) [update: Someone uploaded it onto YouTube.]

facebook示愛遭圍攻 男子燒炭獲救 – 2011年02月24日

【本報訊】一名透過 facebook社交網站,向心儀少女示愛的男子,疑不堪遭網友嘲諷圍攻,指他變態。因此深感屈辱,前晚上載一張炭包相片,在網上宣佈燒炭自殺。直至昨晨,他的契媽看到「自殺宣言」,嚇得連忙報警,但又說錯地址,令警員及消防員撲空。大批友人網上發動尋找事主地址,警員終在兩小時後將他救出,送院搶救後情況穩定。

被指變態 留言自述屈辱
事先張揚燒炭自殺癡情男姓蔡( 32歲),叫阿 Roy,任職電單車速遞員,亦是電單車發燒友,住北角春秧街 63號宜安大廈。警員在屋內撿獲遺書,暫列企圖自殺案處理。
據蔡在 facebook上的自殺宣言,他自稱正追求一名叫 Abby少女,並曾在少女每張的相片留言「正」字稱讚女方貌美,豈料遭少女的朋友圍攻指他行為變態,他深感屈辱,強調只想「吓」對方,並非變態,事件令情緒受困擾,友人及其 52歲姓莫契媽都留言相勸。
前晚深夜,事主在 facebook留言已買一包炭自殺,並附載炭包相片。至昨晨 10時許,友人及契媽看到其 facebook自殺宣言,有人留言「前面是絕路,希望在轉彎」鼓勵,其契媽並致電事主但無人聽,立即報警。

契媽報警 心急說錯地址
可是契媽心急說錯事主住春秧街 73號,警方登樓發現上址無人自殺,便找契媽核對住址,惟其契媽亦不清楚,其間友人亦自發找事主地址。至下午約 1時,親友終查悉事主住在宜安大廈,警員趕至,果然發現事主昏迷床上,立即送院搶救。”


富士康悲劇 Foxconn deaths

May 28, 2010

Suicide-hit Foxconn factory to increase wages [BBC]

From Al Jazeera

蘋論:富士康悲劇為中國經濟模式敲起喪鐘 – (李怡)
2010年05月28日

富士康連跳不絕,受到普遍關注。有人說富士康受到了魔咒,有人說是「維特效應」( Werther Effect,指德國文豪歌德發表了小說《少年維特之煩惱》後,掀起社會的自殺模仿風氣),有人歸咎於富士康軍隊式的工廠管理。富士康總裁、台灣首富郭台銘連續兩次到深圳,就員工墮樓事件鞠躬道歉。但他道歉甚麼呢?他既否認富士康是血汗工廠,又否認跳樓者是工作壓力大,還說富士康深圳廠有 45萬人,「 11個人自殺,這自殺率還是低的」,他更表示 9個跳樓者是因感情問題,「父母都不能干涉,公司如何干涉?」照他的說法,他沒有甚麼需要道歉的,道歉只是公關手腕而已。

根據世衞組織的數據,全球每年每 10萬人約有 16人自殺,富士康的自殺率確實不高。其次,在民工荒的背景下,富士康每天招工現場應聘者仍絡繹不絕,說明富士康相比鄰近工廠,仍有其吸引力,它的基本工資與社保福利,相對其他企業,還是具競爭力的。
富士康的悲劇,並非富士康所獨有,而是中國依靠外資,以廉價勞力、加工出口發展經濟的模式,所造成社會問題的悲劇縮影。在這些加工工廠中,工人的操作標準化,不斷重複同一個動作,乾淨利落而嚴密的管理,使人想起差利.卓別靈於 1936年拍的電影《摩登時代》。但那部電影反映的是一百年前資本主義工業狀況。當時工人是重複勞動的「機器人」。這以後,資本主義發生了變化,工人組織起來成為強大的、有與資方議價能力甚至參政能力的勢力,工人從機器人變成「社會人」。工人福利、就業等保障,與社會其他階層無分別。然而近三十年,《摩登時代》卻在中國大陸野蠻重生。工人沒有自己的工會組織,無議價能力,無職業與福利保障。中國的經濟發展,建立在把勞動者物化為機器的基礎上。外資包括港資、台資則紛紛在大陸發展這種無人性的物化工廠。

世界其他地區自殺的高發人群都是 65歲以上的老人,他們身體越來越差,孤獨無助,容易產生不想再活的念頭。富士康跳樓的都是年輕人,他們大都是從全國各地農村來打工的。作為「一孩政策」下的獨生子女,他們背着獨力養育父母的沉重責任,在珠三角打工又舉目無親,遠離了家,也遠離了愛,在單調的工作中感到孤獨和看不到有任何改善的前景。正如叔本華所說,對生存的恐懼大於對死亡的恐懼時,就選擇了自殺。

悲劇發生在台資廠,恐怕也跟中共的對台政策有關。為了爭取台商,中共對台資實施過多的優惠政策,並放鬆對台資的監管,此其一;中共連年對台灣國際空間的打壓,加上在沿海部署針對台島的導彈,使台灣人普遍對大陸人反感。這兩個因素,造成台資及台灣來的各層管理人員,目的只求設廠賺錢,壓榨工人不擇手段,並動輒對工人打罵,不把大陸人當人。台灣人在台灣本土設廠並不如此。因而這是中共政策造成的。

另一因素是,汪洋主政廣東三年,一直說要讓企業從傳統型轉型為高新科技型,對富士康這個超級高科技企業自然青睞有加,不惜以種種政策配合。於是富士康也就成為工人全無自己生活空間的「加班帝國」了。

這不僅是富士康的悲劇,也不僅是台資企業的悲劇,而是社會的悲劇,經濟發展模式的悲劇,更是中國由政治、政策統帥一切,而不是由法律去釐定經濟發展規劃的悲劇,是一黨專政之下,社會沒有多元文化也缺乏宗教關懷,人民尤其是年輕人無力感而產生的悲劇。

富士康事件未完,本田罷工又起。中國這種奴隸型工廠的經濟發展模式,敲起喪鐘了。

攞命工廠(盧峯)2010年05月28日

「血汗工廠」已夠可怕的了,誰知還有「攞命工廠」!

為蘋果電腦等名牌大企業生產手機及其他潮物的富士康,近幾個月像染上「疫症」或受了詛咒那樣,工人一個接一個跳樓自殺,幾個月間死了十人,負責管廠的人真不知夜裏怎樣睡得了覺,甚至大老闆郭台銘也說這兩個月來都提心吊膽,生怕夜半或早晨來個報噩耗的電話。

工人在連串跳樓事件後抱怨公司管理有問題,工作壓力太大。他們每天只能像機械人那樣十小時或十多小時重複同樣的簡單工作。工人的抱怨當然有理由,可這樣的壓力、沉悶、重複、機械式工作及生活不是富士康獨有的,而是工業化及現代化的必然結果。從當年穿膠花、製衣、做玩具包裝,到現在生產手提電話、電腦,工廠生產的東西好像 hi-teah了,好像多姿多采了,實際上前線工人的工作方式沒有多少改變,他們依然是龐大生產線上的一枚小螺絲,每天千次、萬次重複焊接、檢查、組裝的工序,每星期六天像機械人般上班吃飯睡覺再上班,每年三百五十多天都得獃在比監獄稍好一點的廠區,只有過年的幾天能回鄉見見家人、親友。

對這些來自內陸鄉鎮、農村地區的民工來說,鄉間生活雖然較清苦,卻悠閒自在得多,沒有那許多規條與指標,沒有規定甚麼時候關燈上牀睡覺。可當他們懷抱希望走到大城市,走進名牌工廠後,得到的瑣碎無聊的工作,嚴苛的規例與指標,集中營般的刻板生活,連喘口氣、躲個懶的機會也沒有。

久而久之,原來的憧憬煙消雲散,剩下的是無意義及重複的生活,還有無盡的思鄉念頭,夜半睡不好醒來,發覺自己身陷高牆內,毫無出路。那份失望與絕望實在不容易熬啊!


當我們無法改變世界

March 14, 2010

Part of this article reminded me of this quote I love. “The reasonable man adapts himself to the world; the unreasonable man persists in trying to adapt the world to himself. Therefore, all progress depends on the unreasonable man.” – George Bernard Shaw

For the record.

當我們無法改變世界(高慧然)2010年03月12日

幾個星期前,讀過一篇嘉芙蓮碧格露的訪問稿,這個外貌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有着男人一樣的高度,甚至比尋常男人更高大一些,身姿挺拔,體格健壯。許多矛盾的特質在她身上匯集,卻又得到美妙的和諧:精緻的五官、高大的身材、性感的金髮、強勁的臂彎、柔美的笑靨、硬朗的個性……外表如此女性化的她,卻一直在幾乎被男性壟斷的電影圈工作,而且鍾情陽剛十足的題材。我猜,她一直是漠視自己性別的。

但別人卻不肯漠視她的性別,我們知道,她工作的地方是男性天下,女性導演、女性編劇在荷里活的比例少得可憐,女導演要得到信任,取得資金比男導演困難得多。對此,嘉芙蓮碧格露淡然道,「既然我不能改變現實,又不能放棄拍電影,就只好不理它,無視這種現狀。」

置身強權世界,同為電影人,不同的人給出不同的答案,有人扭曲電影中主角的性格,借銀幕人物的口說,「當我們不能改變世界,就要改變自己的內心。」曲線諂媚。畢竟,改變自己比改變世界容易,從俗比堅持舒服。嘉芙蓮碧格露的做法是不在改變與否這件事情上糾纏,無視客觀環境的困難,專心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

一個奧斯卡金像獎女導演的誕生,當然不會改變電影界根深柢固的男強女弱現象。但是,當每一個人堅持自我,而不是急於改變自己從俗諂媚的話,世界終將被一點一點改變。受啟發的,應該不止電影圈。


蘋論:虎年.虎喻.夢想.祝願

February 16, 2010

For the record “蘋論:虎年.虎喻.夢想.祝願“,
2010年02月17日 (李怡)

春節《蘋論》休息數天,今日虎年重開,祝賀讀者們龍精虎猛,生龍活虎;也應節談點「虎」的話題。
首先,引一段出獄不久的杭州民運人士朱虞夫在網頁發表的《虎年說虎》:
「當局虎視眈眈/官員虎飽鯨吞/街頭虎狼成群/百姓虎口餘生/員警狐假虎威/生計與虎謀皮/政改虎頭蛇尾/穩定虎皮交椅/民運虎虎生氣/壯士虎山獨行/敢闖虎穴龍潭/君是打虎英雄。」
這些「虎」喻,都頗能切合中國內地的現實,其中「政改」、「穩定」恐怕也切合香港現實。
其二,講一個《禮記》的故事。孔子過泰山側,見一婦人在墓前哀哭,叫子路上前去探問,婦人說,她的家翁、丈夫都死於虎患,現兒子又死了。孔子問:那你為甚麼不離開這地方呢?婦人說:這裏沒有苛政。孔子對他的學生說:苛政猛於虎也。
「苛政猛於虎」的原因是,猛虎吃人,固然是一種災害,但人死於瞬間,沒有太大痛苦。但苛政卻是把人不斷地折磨。所以「無苛政」的地方,即使有虎患,百姓也不離去。
春節前中國法院大開「折磨戒」,以言入罪的劉曉波、黃琦上訴遭駁回,作家譚作人與異見青年薛明凱被判刑,大陸社會真的是「苛政猛於虎」了。
其三,朱虞夫虎喻中,「當局虎視眈眈」,不僅操控媒體,監視互聯網,而且專權監控也侵入到人民私隱的手機短訊中了。虎視眈眈,也不足以形容矣。
「官員虎飽鯨吞」,貪腐之廣泛與嚴重,已名聞中外。街頭虎狼成群,員警狐假虎威,對百姓如狼似虎,香港電視只捕捉到公安武警對待香港記者的粗暴,他們對內地老百姓之欺凌,更是多有報道,只不過沒有被電視拍到而已。虎飽鯨吞和如狼似虎,使筆者想到國民黨在大陸統治的後期,一個鎮上的百姓在大年夜偷偷貼在公安分局門前的對聯,聯不算工整,但諷意與恨意兼備:
「公安怎樣公?豬公狗公烏龜公,公心何在?公理何存?每事假公圖利祿。
「分局什麼局?酒局肉局洋煙局,局內者歡,局外者苦,何時結局得安寧?」
今日的情況與過去比,恐猶有過之。
其四,筆者在內地的網易論壇,看到一張圖:一個古裝打扮的俠士,右手舉一把刀,下錄他說的兩句話:「有些委屈如果一輩子背在身上,那我寧願去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說法,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署名:「楊一刀」。
「楊一刀」就是指楊佳,他在 08年憑一把西瓜刀進入上海閘北公安分局手刃六員警及刺傷四員警。雖判死刑卻被內地許多人奉為「打虎英雄」。圖中俠士的頭像,就是楊佳。「給一個說法」現已成了內地許多人的口語。
除了楊佳,還有手刃淫官的鄧玉嬌。這些違法的勇士,竟成了社會上許多人的偶像,說明管治者與百姓的矛盾趨尖銳。朱虞夫虎喻的最後三句,即指這種現象。
其五,大陸政改牛步不前,香港政改先說「玩鋪勁」而終於虎頭蛇尾,既得利益者穩坐虎皮交椅,已使年輕一代忍無可忍。香港 80後在去年崛起有如猛虎出山,大陸的 80後相信也俟機待發,且看在虎年他們會不會在社會運動中擔當更重要角色。

虎年,中國人要力抗「猛於虎」的「苛政」,媒體要揭露官員的虎飽鯨吞,縱然是與虎謀皮也要力爭政改和在香港實現真普選。虎年須謹記的,是要爭取實現人類歷史最珍貴的體制──「對掌權者的馴服,實現把他們關在籠子裏的夢想」──這是美國前總統布殊的諍言。因為,不關在籠子裏的苛政,就會猛於虎了。補選公投正是為此,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是我們的虎年夢想與祝願。


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should win Oscar Documentary Short (My tears and The Tears of Sichuan Province flowed like a river)

February 16, 2010

Oscar Documentary Short: 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The Tears of Sichuan Province

Oscar Documentary Short: 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The Tears of Sichuan Province

Oscar Documentary Short : 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The Tears of Sichuan Province

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The Tears of Sichuan Province was nominated for Oscar Documentary Short and should win, if nothing other than allowing humanity a chance to bare witness of the pain the Sichuan parents suffered and still suffer in this unnatural disaster. The suffering is ongoing because all levels of Chinese governments have refused to conduct proper investigations and punish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business people who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deaths of many children, often due to the collapse of their shoddily constructed schools“.

Here is part of a LA Times review (emphasis added),

As all over Sichuan Province, schools filled with students collapsed while other buildings remained standing, grief-stricken parents demanded help from the government, help that never came. First emergency teams were routed away from smaller towns and villages where parents could hear children crying for help from beneath the debris. A fortunate few were able to actually dig their children out, others eventually found the corpses of their children (and were told to bury them themselves) but many were left with only the heaps of brick and dust to serve as a mass grave.

In life, there are horrific events that happened and it was too late or we are too remote to have anything influence, but if we are to progress as a human race, we have to at least bare witness to what had happened. To me, what I saw in the documentary counted as one of those moment.

To me, it is well-made and insightful documentaries like 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that give me the energy and inspiration to tell stories that are interesting/important to me.

By the way, someone has posted the program up. And I hope HBO will not take it down.

P.S. For people who think China has rule of law and their court cases can be adjudicated fairly, I want to remind them their protection under the law is as thin as how their cases are viewed by the “powerful” and if their cases are remotely related to any sensitive topics (including corrupt acts by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business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