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蘋果日報記者彭嘉賢、羅日昇 以 “癡情護士毒招箍煲” 勇奪 “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大獎

August 31, 2011

恭喜蘋果日報記者彭嘉賢、羅日昇 以 “癡情護士毒招箍煲” 一文勇奪今日由加燦嚴格挑選的 “蘋果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大獎。”案件編號: HCA1466/11″等同免死金牌,點玩都得。想必彭羅二人年輕時,早已夢想可以報導”癡情護士毒招箍煲“等法庭新聞,將新聞電影攪笑化。將一位受害人,放真人相,加動畫新聞,令受害人更加受傷害,而取得更多讀者。用心良苦,恭喜恭喜!

當然,上得山多終於會捉到老虎。有一日,新聞中的主角配角小不免會受不了社會上幾十萬人的眼光及壓力,到時死一二三個很正常。蘋果日報記者便可以獨家訪問自己人,完成完全的”蘋果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精神。賣報紙,加人工大過天,死幾個主角配角,微不足道也。到時蘋果日報記者編輯合共花十元百塊,燒些金銀元寶給死者,便可以再繼續安安心心”蘋果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精神。做個沒有道德良知的蘋果記者真好。

另見 “我的名字叫鄺嘉豪、陳詠妍 – ‪蘋果延伸‬ “‪你死你事‬”、”仗義欺寧弱小”‪精神

癡情護士毒招箍煲 – 2011年08月31日

【本報訊】癡情護士為與拍拖四個月的工程師男友箍煲,四年來不斷使出毒招及惡作劇向男友死纏爛打,又不惜兩度買樓搬入對方居住的同一幢居屋,爭取見面機會。之後她疑因愛成恨,寫傳單唱衰對方「生愛滋、性無能」。工程師日前終忍無可忍入稟高法院申請禁制令,要求禁止護士滋擾及發佈誹謗字句,並就被迫轉工及搬屋的索償。案件將於本周五聆訊。
記者:彭嘉賢、羅日昇

(video) 癡情護士毒招箍煲

恐怖女護情癡 唱前度無能生愛滋

現年 29歲的原告劉達偉,事發時曾任職工程師及營業代表,被告葉麗娟則為公立醫院護士。護士註冊局資料顯示,有三名與被告英文名相同的註冊及登記護士,分別於 82、 92年及 98年註冊或登記。記者昨到訪被告住所,單位內曾傳出聲音,但拍門後突然變得靜默一片。原告的住所則無人應門,而鐵閘上則裝有閉路電視。

兩度搬入同座大廈單位

原告的外祖母在其黃大仙住所表示,不知道孫兒拍拖,也不認識其女友,近日孫兒亦未有上門探望她。她又指單位鐵閘數月前曾遭人淋黑油,未知行兇者是誰。

原告的入稟狀指,他與被告 07年在石硤尾學日語時認識,旋即拍拖,但被告很「黐身」及經常埋怨原告很少時間陪她。
同年 7月底,原告提出分手,被告自始不斷滋擾他。由於被告拍拖時已經擅自在原告的電郵戶口中,取得其僱主及同事的電郵地址,故她在分手後不斷濫發電郵給原告及其同事。同年 12月,被告陪原告到台灣出差時,開啟原告電腦內的 MSN紀錄,偷取原告朋友的聯絡資料。

被告又使出跟蹤手段,包括 08年 9月趁原告與同事往遠足時,失驚無神現身,並警告在場的女同事不要與原告拍拖。之後被告聲稱是透過私家偵探調查到原告的遠足行程。 08年底原告悄悄與家人到上海旅行,被告竟透過原告的朋友知悉其行程,更預訂機票與原告乘坐同一班機返港。

之後被告出言恐嚇,聲稱原告若不與她復合便會殺死他然後自殺,又於 09年 5月在寓所企圖自殺,驚動警方到場。警方發現單位內有多張電話卡,曾被用作向原告、其公司及朋友打出匿名滋擾電話。

此外,被告為爭取見面機會, 09年 10月買入將軍澳欣明苑一個低層單位,與原告住在同一座,今年初再買入及搬到同一座另一個底層單位。

原告親人多次遭淋紅油

記者在現場所見,三個樓層均使用同一部升降機。而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被告 09年 11月以 160萬元購入單位,今年 4月以 230萬元售出,賬面獲利 70萬元。她再於今年 5月以 285萬元購入同座另一個單位。

被告搬近原告後,擅自利用原告的個人資料,租用屋苑停車場,結果累原告被管理處致電追收租金,他亦被迫取消電話號碼。
被告又使出惡作劇,以原告公司名義,在網上刊登招聘廣告,令原告的公司接獲不少電話查詢,造成滋擾。

至去年 2月,被告要求與原告到日本一趟,並答應之後不會再死纏爛打。豈料她食言,並再次登入原告的電郵戶口,盜取其回鄉卡號碼、履歷表及在日本公幹時所用的電話號碼,然後用這些資料在多個網上討論區貼上尋人啟事。被告又趁原告去年中至今年初在日本公幹時,盜用他的身份證號碼要求銀行取消提款卡,令原告非常不便,又誣告原告偷錢及偷手機,令原告公幹回港時在機場遭警方拘捕。

被告曾恐嚇原告若離開香港,她不會保證其父母的安全。而往後的幾個月,原告及其外祖母的住所鐵閘,合共三次被人淋紅油及黑油,原告母親更無辜在九龍灣街頭遭人用紅油潑向背部,以致原告要報警。

今年 4月被告寫傳單唱衰原告「生愛滋、患精神病、性無能」,放入原告鄰居信箱內,然後在上水旭埔苑附近貼大字報,詆毀原告性侵犯未成年少女去解決其變態性衝動,又指原告父親喜歡偷女人內褲後手淫及在公眾地方露械,及原告母親毆打小孩。
原告指被告滋擾到其公司,令他於 08年被迫辭掉月薪 1.6萬元的工程師工作,去年任職營業代表時又遭解僱。

而且原告與家人為避開被告,有個半月時間搬到深圳居住,用了 8,400元人民幣租屋,原告亦曾花了 1萬元租住旺角的套房五個月。

案件編號: HCA1466/11

女護士箍煲毒招

•兩度買樓搬入原告居住的同一幢樓
•跟蹤原告與同事遠足
•派私家偵探調查行蹤
•得悉原告與家人到上海旅行,飛往當地與原告乘同機返港
•盜用原告個人資料租停車場
•借用原告公司名義,在網上刊登招聘廣告
•在網上討論區貼文尋人,指原告失蹤
•報警誣告原告偷她錢及手機
•向原告鄰居派傳單,唱衰他有愛滋、精神病及性無能
•街邊貼大字報詆毀原告及其父母
資料來源:入稟狀

Advertisements

港鐵,你好意思嘅?- 畢明

April 23, 2011

For the record.

港鐵,你好意思嘅?- (畢明) – 2011年04月24日

心情複雜。搖頭嘆息。荒謬低能。不知所謂。港鐵和 OMD光天化日似黑社會威脅傳媒「醒定啲呀!」的警告/恐嚇信,簡直難以置信,口中跑出:黐線!癲咗呀!白紙黑字指引傳媒的 sales要和編採部溝通!以為出信才夠官方下馬威,否則大家不知驚吧。無知+財大氣粗沖昏頭腦=港鐵羞家大龍鳳。
忍不住在 blog上疾書「竟然咁大間國際媒體公司 OMD,夠膽死白紙黑字,公然將行內不成文的營商手段擺上枱,勁!從來,媒體有任何暴露廣告商的不是,或客戶對服侍不周不滿,經濟制裁呢家嘢慣性掛在口邊,也當然有不少二話不說付諸實行者,真係抽你(廣告)唔好問點解!使乜出信啫!強權、極權,從來不必講文明道理,正如有啲政府拉人唔使講證據。但今次真係開埠以嚟首見的奇景,企業塔利班可以同悍匪一樣大模斯樣,老笠傳媒的新聞自由,一封警告信,同張子強走入銀行寫着『打劫』的紙仔何異,竟然叫人家攞晒啲編採自主出嚟!又似綁票,以鉅額廣告費作人質:嗱!再寫我啲衰嘢我就撕票,啪咗你筆廣告費吖嗱!」
大財團以廣告利益向新聞界施壓, understood地干預新聞自由,當然是有,全球都有,你昨天才出生的嗎?這叫「商業決定」,問題是 understood幾時猖獗到如此光脫脫!
醜聞,註定羅生門變逃生門高層卸 agency孭,但有幾點是肯定的:
1.客戶永遠是對的,廣告公司永遠負責錯的,如果客戶錯了,請 refer to句首。
2.無情白事,廣告公司不會主動積極做嘢,尤其是 media。
3.說恐嚇信是「標準」處理, objection!業界有標準「兇」人函件嗎,我做了十多年廣告共四間 4As,恕我孤陋寡聞聞所未聞駭人聽聞。
4.新聞自由當然要尊重,但廣告人和客戶也有管理好品牌的責任,爭取更好的版位,正常;抽稿,不一定是干預或施壓,有時是因時制宜,當塵上甚囂一些不利爭議、風波、謠言、意外,廣告不再如期登出抽起,是應該的。譬如遇上 911、劫機對峙,航空公司抽稿是干預還是危機處理?
5.做好業務和服務,才是最好的品牌管理,那就不會時有負面報導,不會有邊出廣告邊出事的尷尬。
6.大概是 Media Independence惹的禍,以往客戶有頭暈身㷫,多由客戶服務和創作部動腦應對,現在媒介部獨立,一切祇知用錢作武器。

7.這個鑊,客戶和廣告公司誰是誰非有沒死貓,二者都責無旁貸。誰提出的屎橋都好,雙方都應有專業和常識去拒絕,雙方都沒照顧好品牌。
但廣告人還有沒有尊嚴和專業操守去對客戶 say no?已經為錢出賣盡創作空間,新聞自由卻不是可以出賣的。
離譜還有那封信的大堆礙眼英文文法錯誤,錯得與事件同樣低層次及過份,最基本的 concept都有病,真是 excuse me。港鐵,辛苦經營的企業形象一舖清袋,你好意思嘅?


我的名字叫鄺嘉豪、陳詠妍 – ‪蘋果延伸‬ “‪你死你事‬”、”仗義欺寧弱小”‪精神

April 10, 2011

我曾經考慮用以下兩個題目其中之一,但最後選擇了”我的名字叫鄺嘉豪、陳詠妍”。

“‪蘋果日報法庭‬記者,英勇拍攝口交男女生法庭外逃跑情況,捍衛凌駕於三權之上的‪蘋果公審‬/羞恥‪權‬‬。延伸‪蘋果‬ “‪你死你事‬”、”仗義欺寧弱小”‪精神‬”

“蘋果‪法庭‬編輯/記者 捍衛”‪你死你事‬”精神 公審口交男女生”

讀及看完4月9日蘋果法庭”男女生照口交“新聞及互動片段(見下)之後,心中悲痛。早前我在““自殺獲救”娛樂化: 新聞自由=你死你事?”一文中我問,

“蘋果日報/蘋動新聞的記者和編輯們:能夠令新聞中人直接/間接受到傷害的私人資訊,可以不須保護地完全披露嗎?”新聞自由”真的是令你做事不須小心思考的”免責金牌”嗎?”新聞自由”真的等同”你死你事”嗎?新聞道德真的是可有可無嗎?”

報告法庭新聞本應非常重要,但一件簡單法院案件有須要窮追當事人嗎?真的有須要仗勢(報館的鏡頭)欺寧弱小,拍攝案中男女在法庭外逃跑,避開鏡頭的情況嗎?有須要將案件動畫化,加上抵死對白及攪笑音樂,將一件控方同意撤銷控罪,改以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裁判官頒令兩人自簽 1,000元,守行為 12個月的案件,放大萬倍嗎?有考慮到法庭已經給了他們法制下應得的懲罰嗎?‪我想知道,蘋果從‬何時開始得到‪凌駕於三權‬(行政,立法,司法)‪之上的蘋果公審/羞恥權?‬

蘋果真的有須要令當事人受到長期什至永久的傷害嗎?人年輕犯的錯,真的要令他們永成笑柄嗎?香港新聞從業現在是否只須要向上司及銷售數字付責,而完全不須考慮自己應有的新聞道德標準嗎?

更令我傷痛的是網民以”報紙出名”為理由,強調叫討論區管理員”勿ban”。可見傳媒對網民的影響力。

P.S. 與‪蘋果日報相比,明報專訊(見下)的報導,因為沒有的互動片段,則比較溫和。另見東方報導

繁忙時間 港鐵銅鑼灣站梯間 警巡過 男女生照口交 – 2011年04月09日
瀏覽人次:101,600 Facebook Twitter 轉寄朋友

【本報訊】人流如鯽的港鐵銅鑼灣站,一對年輕男女學生,公然於傍晚時分在樓梯間卿卿我我。有巡警覺得可疑曾上前查問,惟二人待巡警走後,留在原位,就地口交。巡警透過廣角鏡窺探,發現二人淫行,現身拘捕時,男生露出勃起的陽具。涉案學生本被控有違公德罪開審,昨在東區裁判法院獲准簽保守行為,不留案底。 記者:楊家樂

事發今年 2月 6日年初四晚上 6時半, 19歲女學生陳詠妍及 22歲男學生鄺嘉豪,處身港鐵銅鑼灣站內連接月台及車站大堂的 B4號樓梯。當時陳女坐在地上,上半身倚靠在男方的小腿位置。一名隸屬鐵路警區的警員巡經該處,見狀上前查問兩人是否不適,他們否認。
巡警懷疑他們有違法勾當,遂假裝離去,步向上層樓梯轉角位,透過牆上廣角鏡繼續監視。只見兩人維持相同姿勢 4至 5分鐘,巡警遂靠近觀察,赫然發現陳女將頭埋在男方兩條大腿之間,頭部上下左右移動。
巡警見狀,走到兩人背後,叫陳女站起,陳女照做,此時巡警看見鄺的褲子拉鏈全開,勃起的陽具展現眼前。巡警立即拘捕兩人,警誡下,陳女承認犯案出於一時衝動,鄺則指陳女自願替他口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自以為是笑人容易 – 中港澳盲搶鹽

March 18, 2011

First of all, I treasure freedom of press and won’t change a word in Apple Daily’s report “中港澳盲搶鹽” even I wouldn’t write it this way.

It is so easy to laugh at and be critical of the people that are in a panic in China, HK, and Macau. Sure people’s worry may not be scientifically based, but since when did we lose our ability to empathize and sympathize? And replace by absolute smugness and self-righteous, enough to turn it into a half-joke? Freedom of press comes with a price. Headlines like “中港澳盲搶鹽” is a price that I still gladly pay.

For the record.

中港澳盲搶鹽 – 2011年03月18日

【本報訊】因為我們都是中國人!正當日本人在大地震中默默承受苦難之際,中、港、澳三地的中國人,卻因一個「食鹽將被日本核爆輻射雨污染」的謠言而出現「盲搶鹽」(盲目搶購食鹽)亂象。在香港,超市賣鹽貨架一個早上被掃得空空如也,雜貨店外數百人排隊買鹽,價錢每小時以倍數加價;在內地,鹽價暴升十倍,買不到鹽的市民來港搶購;在澳門,過百人搶鹽搶到打架;在台灣,為確保食鹽供應不缺,鹽公司即日停止外銷鹽品。
事件經美國 CNN及外國通訊社等廣泛報道成為國際新聞,其中美國《華爾街日報》更以「擔心輻射,中國人搶購……食鹽?」( Fearing Radiation, Chinese Rush to Buy… Table Salt?)為題,報道中、港兩地「搶鹽慌」。
「日本地震,香港淪陷」
據稱,令中國人搶購食鹽的謠言來自兩方面,一是指海水被日本輻射雨污染,日後輸港食鹽勢必受影響;二是食鹽內含有碘,食後可以抵抗輻射。謠言先在內地傳開,前日內地不少城市已率先出現「盲搶鹽」,有內地人因為買不到食鹽,致電香港親友代買,亦有人親自南下香港掃貨,於是謠言便如東江水般湧到香港。有主婦收到消息後,昨晨飲早茶時耳語相傳,加上有人從電視新聞中亦得悉內地食鹽被搶購一空,謠言便一傳十,十傳百下迅速在港「遍地開花」。
在北角一間雜貨店,早上 8時開門營業即有數十名師奶、阿叔湧進來搶購食鹽,不消半小時便將所有存貨掃清。屯門新墟三間相連的雜貨舖,昨日更出現三條縱橫交錯的 200多人搶鹽長龍,有店員說:「真係做到停唔到手。」天水圍和荃灣更有不良商人每小時將鹽價抬高一倍,由每斤 2元加至 20元。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成智接獲消息,指新界北區有多間超巿的食鹽及雞粉均被搶購一空,部份更被神秘人用貨車迅速運往內地,懷疑北上炒賣,結果令港人慌上加慌。除了搶購食鹽外,連豉油和白米都成了搶購對象,有人形容是「日本地震,香港淪陷」。
全城市民恐慌性搶鹽,連累食肆入貨亦有困難。檀島咖啡餅店負責人楊先生表示,該店每周訂購 10斤鹽,昨日致電訂鹽時,有供應商指沒有貨,有供應商表示有貨,但未能即時提供價格。香港餐飲聯會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估計未來鹽的價格會上升,但供應量應沒問題。有供應商則指數天後會有新一批的鹽供應,相信不會加價。
內地方面,連續兩天的「盲搶鹽」,全國各地大小城市,所有超市食鹽瞬間被搶光,民眾轉而囤積醬油、紫菜和海帶等含碘食物,連鹹魚也被搶購。部份城市要出動警員維持秩序。全國恐慌下,商家大發「鹽荒財」,一包平時賣 1.3元人民幣的食鹽漲至 30元。
澳門方面,新馬路一間店舖昨日一早便有過百人大排長龍搶購食鹽,情況一度大亂,有人打尖演成打架,要警員到場控制人群。
台灣方面,除食鹽外,其他「含碘」食品如海帶等同樣搶手,新營市有民眾一買就是三斤。台鹽公司昨宣佈即日起停止所有含碘鹽品外銷,並要求鹽場全力生產,價格絕不調升。

周一嶽:港人應有常識
港府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對於港人「盲搶鹽」有點氣憤的說:「香港市民應該有自己嘅常識,自己嘅分析力,知道呢啲輻射點樣影響我哋身體,我諗我哋大部份市民,甚至小學生、中學生都有呢方面常識。」
周一嶽又說:「全世界有四分三係水嚟,鹽供應量唔會受影響,任何輻射落到海都會漸漸稀釋。」周又指香港距離福島近 3,000公里,受直接影響方面微乎其微,不應杞人憂天。


蘋論:市民不要得些甜頭便收聲 – (李怡)

March 4, 2011

For the record.

蘋論:市民不要得些甜頭便收聲 – (李怡) – 2011年03月05日

財政司司長大幅修改預算案,把原先定下壓抑通脹的理念也推翻,這幾天市民的反應大致上分兩方面,其一是視之為意外之財,打算用在旅遊、購物等花費上,其二是將這「多餘的錢」捐給社福機構,幫助真正需要這些錢的人,響應和呼籲捐款者越來越多。
這兩個反應說明兩種現實,一是這樣的派錢方式並沒有幫到真正需要的人,沒有縮窄貧富差距,既沒有「利民」──隧道仍舊塞,公立醫療仍舊擁擠,沒有給市民帶來任何便利;也沒有「紓困」──買不起樓的仍然買不起,租金仍舊加,物價仍舊漲,全民退休保障和 15年免費教育也沒有着落。因此,確實只是派粒糖。
由捐款帶出來的另一現實,是說明市民先前對預算案如此群情洶湧,並不是出於私利,也就是說並非為了自己得不到利益而反對預算案,而是覺得預算案反映出政府沒有心為市民解困,沒有從較長遠的角度去解決香港樓價、通脹、醫療、教育、交通等等問題,沒有設法縮窄貧富差距。總的來說,就是沒有為香港經濟籌謀。財爺被問到他是否知道一碟粟米斑塊飯多少錢,他的回答是他最近沒有吃粟米斑塊飯。如果是對市民有心、負責的官員,他在坦承不知道一碟飯多少錢的同時,應表示對物價上漲是既知情也關懷的。
市民早前對預算案的憤怒,主要不是自己沒有收到錢,而是覺得這個政府既無能更無心。俗語說有錢好辦事。現在政府不是沒有錢,而是有六千億財政儲備。這龐大的財產不是要來派的,而是要來善用的。怎麼用呢?有人提出回購東西兩條隧道,這樣一來可使過海巴士經營成本下降,市民交通費減少,二來可解決塞車情況,市民節省了時間,而時間就等於金錢,三來少了塞車可改善空氣污染,公共健康提升。
也有經濟學者提出負入息稅,這就是個人或家庭入息沒有達到免稅額的,由政府給予負入息稅津貼,這樣可直接幫助貧窮人士。也有經濟學者提出廢除薪俸稅(去年薪俸稅收入不到 500億元,只是財政儲備的十二分之一)。廢薪俸稅可吸引人才來香港工作,也可以壓抑政府把總開支不斷猛增(去年總開支增 24%)。早幾年有人提出對發展創新科技的企業作稅務政策的補助。所有這些,都與香港經濟的長遠發展有關,是真正利民措施。當然提出來與真正做起來是兩回事,但市民的確沒有看到政府作這些方面的考慮。
注資強積金固然荒謬,直接派錢也派出問題。來港不足七年而沒有永久居民資格的市民固然沒有得到,而已經移民加國的 30萬仍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人士,卻紛紛向駐加香港經貿辦事處詢問「是否有錢派」。顯然派錢這政策是在議會過半數建制派議員的壓力下倉促出台的,是未經大腦的產物。
大幅修改預算案帶來的更大問題,是破壞了預算案需在提出前廣徵民意、而提出後基本上不能修改的制度。在壓力下大幅修改,等於把預算案當成諮詢文件。人們不禁要問,以後預算案提出,是否都可以討價還價?提出前是否要先給擁多數票的建制派議員過目並得到他們同意?傳統制度是否就這樣被一鋪玩完?

財爺宣佈改注資為大派錢後,有親政府人士稱讚他有從善如流的勇氣,也有建制派議員說作為香港人有了自豪感。如果從一個錯誤轉變為另一錯誤,而對利民紓困仍然無心的話,我們真不知這叫甚麼勇氣。至於香港人的自豪,那麼自豪應不是迫財爺派了錢,而是港人用捐錢行動表現出市民遠比當官的關心社會貧困者,更重要的是今天「論壇」版一篇文章所講的:「收錢不等於收貨,如果收錢便收聲,那豈不等同承認這是一筆『掩口費』?」
你認同大改之後預算案的派錢是真正利民紓困的措施嗎?你會與建制派一樣「凝聚」掩口費這種「共識」嗎?若你不願被買起,你就要發聲了。


見工 200次

February 22, 2011

I didn’t feel right/good when I read the original news articles. I read the following three articles and agree they do contain elements of truth/insight in them.

For the record.

失敗乃失敗之祖宗 – (高慧然) – 2011年02月19日

一個人,見了 200份工,而被拒絕接納 200次,基本上可以斷定是那個人的錯,而不是社會的錯。正如一個人在世上活了幾十年,如果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也可以相信是這個人的錯,而不是他一生遇人不淑。
如果說人生像一面鏡子,你對它笑它也對你笑,你對它哭它也對你哭的話,一個見工時與見工者不作眼神接觸的人,人生這面鏡子回他一張冷酷的、漠然的、毫無表情的、「你死你的事與我無關」的臉,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失敗乃成功之母」不是必然的,對某些人來說,失敗是失敗的祖母、太祖母,甚至祖宗。失敗成為成功之母的先決條件是,失敗者必須從失敗中找尋原因。一個人,失敗了 200次,而始終把責任歸咎於社會,不肯從自己身上找出病徵,對症下藥,那麼,失敗的教訓永遠不可能轉化成成功的契機。
那個中大碩士綜援生把人際關係不好、溝通技巧欠缺歸咎於學校沒教。真奇怪,除非他求學的那麼多年是一個人坐在密室中,對着一大堆書,否則,站在講台上的是人,坐在他身邊一起受教的,同樣也是人,難道書本上沒有社交這一課,就拒絕跟活生生的人發生關係、建立關係嗎?一個人,生活在一個充滿人的社會中,而責怪課堂沒有教他如何與人打交道,已經不是高分低能的問題了,是對自己的人生缺乏承擔。這種人,即使見成了一份工,遇到每一個問題,也無法獨立面對和解決,最終仍會被炒。性格決定命運,信焉! ”

是抱怨還是感恩 – (李怡) – 2011年02月22日

有高學歷,見工 200次都失敗,於是滿口抱怨社會。我在網絡上看到另一個見工被拒的真實故事,因採取不同態度,於是有不一樣的結果。
美國的史蒂文斯,是一個程式員,在軟體公司做了 8年。有一天公司突然倒閉。而他的第 3個兒子剛剛出生,急需工作。一個月後,他在報上看到一家軟體公司招聘程式員,他前去應聘。公司通知他一個星期後參加筆試。憑着堅實的專業知識,筆試中,他輕鬆過關,兩天後面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孫明揚出席華叔追思會及蘋果日報的報導

January 29, 2011

本星期日,我會參加卡加利市民為華叔司徒華先生舉行的追思會。這幾天我都想念着華叔對民主的爭取,及他到卡加利的數次會面情形及說話。

其實我對孫明揚先生沒有多大好感。但今天在蘋果日報看到孫明揚先生出席華叔的追思會後,我便對孫先生多了一小點敬意,因為孫先生是唯一一位相信是以個人名義參加追思會的港府官員,十分難得。

蘋果日報不應在寫司局長今全隱形的同時,用上“鬼祟”出席追思會的無禮貌字眼來形容孫先生。有份參與“鬼祟”這篇文章的蘋果日報記者/篇輯們水準、人格及修養之底,真的令人心疼!

****

孫明揚鬼祟出席追思會 – 2011年01月29日

【本報訊】剛接受小腸氣手術的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昨晚持手杖,出席司徒華的第二場追思會,鬼祟進場企圖避開記者提問;當他離去時遭記者圍訪,仍堅持全程封口,未有回應為何特首不出席華叔今午的安息禮拜,以及不批准王丹來港的原因,最後更持手杖一拐拐走上一百米路上車,離開現場。

全程封嘴狼狽上車
追思會昨晚 7時開始,分三場舉行,只開放給特定團體及人士,首場安排華叔的至親好友、學生等;第二場安排給教育界人士;第三場是安排給泛民和支聯會成員。教育局孫明揚及部份教育局官員昨晚 8時到場,孫明揚所乘汽車直抵尖沙嘴金馬倫道 31號浸信會門口,他一下車便直竄入教堂,避開一眾記者提問。
約 9時許,孫明揚步出教堂,由於他的座駕停泊在門外約一百米的馬路,需步行上車,其間遭記者圍訪,提問他為何特首曾蔭權今午不出席安息禮拜,以及不批准王丹來港致祭華叔。
孫明揚在義工幫忙開路下離開,但全程封嘴及強顏歡笑。由於現場場面混亂,孫明揚撐着手杖一拐一拐前行,約花了七分鐘才能上車離開,情況狼狽。

縮沙再縮沙 司局長今全隱形 – 2011年01月29日

【本報訊】香港政府繼突然「縮沙」,反口不派官員出席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的安息禮拜,昨日更企圖進一步矮化司徒華喪禮,今天只派出六名副局長及常秘級數官員,出席司徒華公祭儀式,所有司局長均缺席,治喪委員會召集人朱耀明及多名政界人士批評,政府為了政治原因,剝奪了官員悼念司徒華的自由,令人感到十分悲哀。

轟剝奪官員悼念自由
港府昨公佈政府官員出席今日下午司徒華團體公祭的名單,除了特首曾蔭權外,還有六名官員,包括特首辦主任譚志源、特首私人秘書麥靖宇、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楊立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黃靜文、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梁卓偉等人,名單中完全沒有司長、局長級官員,明顯大大低於以往政府官員出席政商界名人喪禮的規格。
治喪委員會召集人朱耀明表示,政府本周初稱,會派 10位官員出席安息禮拜,所以送了 10張邀請卡給他們,但不久便收到消息,稱所有官員不會出席安息禮拜,只會有六名官員出席公祭,他認為若官員因安息禮拜的「六長四短」鐘聲是寓意平反六四,而不能出席悼念司徒華,那是「莫須有」的政治理由,令人感到非常可惜,「因為政治化而割斷一個人對一個前輩嘅悼念,我覺得係非常可惜」。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昨天出席華叔的追思會時認為,港府因為政治原因,令官員失去個人選擇自由,不能自行決定是否參加司徒華悼念活動,令人感到十分悲哀,出席同一場合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對港府高官不參與今天的安息禮拜兼拒絕王丹來港祭華叔感到失望,強調華叔為香港作出的貢獻有目共睹,「為咗送佢最後一程,政府應該有所表示」。
支聯會代理主席李卓人也說,官員因為政治原因,「連自己心入面想悼念華叔嘅自由都冇埋,呢樣係令人覺得好沉痛,連人性基本自由都俾政治剝奪埋」。出席追思會的資深傳媒人程翔相信,北京在特區政府處理王丹入境問題時施壓,預料與北京的六四包袱有關。特首辦發言人則表示,昨天及今天兩日的司徒華悼念活動,政府都有官員出席,已是合適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