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memory of 林燕妮

June 5, 2018

In memory of 林燕妮 (Eunice Lam). News “林燕妮因肺癌病逝享年75歲” & news (with video). Following are some random old articles by Eunice. Great articles. Wonderful taste. Interesting & insightful person. RIP.

  • 珍惜眼前人 – 林燕妮 (20140327)
    • “如今至親俱故,真的只餘下我和兒子了。他一直跟外婆住,外婆在農曆年前騎鶴歸西了,沒理由整層樓他一個人住那麼孤單,那便搬回去跟他住,固然擔心歷史重演。朋友來了一句:「你要珍惜眼前人了。」,有如醍醐灌頂,我不珍惜兒子珍惜誰呢?我的至親是他,他的至親是我,還鬧什麼?”
  • 我 的 妹 妹 – 林燕妮 (20090423)
    • “她 唸 香 港 瑪 莉 諾 英 文 書 院 , 我 唸 大 坑 道 真 光 中 學 。 也 許 是 學 校 作 風 不 同 的 緣 故 , 她 比 較 注 重 物 質 , 我 則 比 較 空 靈 , 她 回 家 跟 我 說 : 「 姐 姐 , 我 的 同 學 說 她 家 裡 有 九 台 電 視 機 。 」 我 說 : 「 神 經 病 , 連 廁 所 也 安 裝 電 視 機 嗎 ? 別 聽 她 的 。 」 她 越 長 越 漂 亮 , 十 三 歲 時 在 香 港 鄉 村 俱 樂 部 認 識 了 她 的 第 一 個 男 朋 友 。 她 的 命 是 這 樣 的 , 男 朋 友 全 部 十 分 富 有 , 我 的 似 乎 沒 有 一 個 是 出 自 富 家 的 , 還 有 些 是 貧 苦 的 。 我 們 姊 妹 兩 的 性 格 完 全 相 反 , 她 是 個 小 惡 霸 , 什 麼 都 要 霸 , 她 的 同 班 知 心 同 學 告 訴 我 , 她 是 全 班 最 惡 的 。 在 家 裡 她 也 想 惡 , 但 是 有 我 在 , 她 可 惡 不 成 了 , 她 若 態 度 惡 劣 扯 起 了 我 那 把 火 , 我 便 「 兜 巴 升 」 , I have to put her in her place , 不 可 無 上 無 下 。 她 自 然 大 哭 啦 。”
  • 妹 妹 地 老 天 慌 – 林燕妮 (20090514)
    • “妹 妹 記 得 人 家 什 麼 杯 子 放 在 哪 個 櫃 子 裡 , 花 瓶 放 在 哪 兒 , 餐 巾 刀 叉 放 在 哪 兒 , 我 可 是 拿 了 出 來 便 馬 上 忘 掉 是 從 哪 兒 拿 出 來 的 。 妹 妹 在 中 學 時 , 常 上 她 的 小 男 友 家 , 替 auntie 樣 樣 放 得 好 好 的 , 像 個 小 媳 婦 兒 。 我 呀 , 見 男 朋 友 的 家 長 還 可 以 , 家 務 呀 , 我 只 認 得 煮 熟 了 的 食 物 , 未 煮 時 是 什 麼 模 樣 兒 倒 不 知 道 。”
  • 最溫馨的日本遊 – 林燕妮 
    • “林偉那時已經工作了一段時間,過了好些年,他發覺在港當攝影師賺不了錢,便跑去學沖曬。如今他在香港和東京都有很大的沖曬公司,生意很好。他說:「我喜歡賺錢,幸好當年學了沖曬,不然不會有今天。我可以花錢而仍然有點錢賸下來多麼好。」我絕對同意。 他跟他的日本伴侶小林由貴子兩人親自來接我和同行女友 Jacqueline機而不是派人來,真沒話說。我們是三林,林燕妮、林偉和小林由貴子。由貴子比我還要高大,是個很爽朗的日本女子,跟她在一起很自在,我們用斷續的廣東話和英語交流。 他倆一塊兒十年了,他們的相識可算是一段傳奇。林偉在東京片哈利,左拐右拐的,但前面老有另一輛哈利片得比他更勁,老是阻着他片。他氣不過來,死命都要把那個不曉得是阿叔還是阿伯追到尾。終於那輛哈利停下來了,車手把頭盔拿走,頭一搖,整把長髮披下來。林偉一看,原來是個女的,還胸前豐滿,哪兒還肯放過追女機會。那時他不會說日語,只會說「 Su-mi-ma-sen」( excuse me)。異國姻緣便從此開始。 他先帶我們到他的萬多呎沖曬公司看,他們沖曬招牌、廣告等大型照片。在有智能機拍照不用沖曬的今天,他在港日做這種沖曬公司實有先見。”
  • 我的前夫你…… – 林燕妮 (20131107)
    • “那時你已快要唸大空物理學博士了,我主修遺傳學,很多數、理、化問題我弄不通,即使我們在不同的學校,不同的地方,你每每三言兩語在電話中便給我解答得比老師還清楚。連遺傳學問題你都懂得教我。你追求女孩子是天天的,不需要跟我同校都電話不斷的。每逢假期不是你飛來找我便是叫我飛去你那兒。你從來不查問我在本校有沒有男朋友,從第一天起你便當我是你的。老實說,我有很多其他男朋友,不過沒告訴你。但在我一生的戀愛之中,跟你的那一段是最美麗無瑕,最快樂的。”
  • 劉培基的名人朋友 – 林燕妮 (20130919)
    • “劉培基自傳中所寫的都是名藝人,如張國榮、陳百強、白雪仙、楊紫瓊、尤敏等等。他對朋友很好,我想心理上他需要有愛惜他的名人做朋友,他才有安全感。對他不好的名人他就翻臉當便飯了,他不是個為錢低頭的人。 做他的朋友,要習慣他的敏感和隨時發脾氣。他的朋友之中,沒有誰是沒讓他罵過的,除了我之外。不過最近也中招了,他惱道:「我不喜歡你寫高文安!」高文安是我們幾十年的共同朋友,不曉得寫高文安竟然會讓他大罵一頓。高文安沒說過他什麼。總之這個人,罵你時別當真,說話刺你時也別傷感,他氣不倒我的,他反而氣倒自己。我只是聽了就算。朋友,應記念他對我好的時候。 陳百強是我最要好的音樂朋友,以他平日的情緒不穩定,竟然在我情感上受到極大打擊和威脅時,早上六時起來陪我吃早餐,晚上表演完畢還整夜不睡,既唱歌又演戲和說故事的逗我開心到天亮。那是他性格高貴之處,他的經理人陳家瑛至今仍說:「 Danny仔是高貴的。」劉培基對他的評語也一樣。”

Some fond memories re 金庸社評

November 27, 2012

I just read “金庸社評” and quite enjoyed it. I even left the following comment.

Thanks for sharing these. I used to read and quite like the 明報社評 too. If I remember right, they used to translate the editorials into English and print them a few days later. I found reading the Chinese and English editorials side-by-side as a good learning experience.


獨立記者陳曉蕾的人物訪問

September 30, 2012

對一個愛讀傳記、自傳、人物專訪及找人訪問做專訪的我來說,最近迷上了多篇陳曉蕾的人物訪問。以下就讓我介紹幾篇我特別喜歡的給大家讀一讀。

* “周榕榕 人生是自己的

“[周榕榕] 選擇新聞系,媽媽沒有反對,能夠進到大學已經好好;工作才一年便辭職,媽媽也沒說什麼,女兒一向都喜歡旅行;可是旅行回來,還不上班,一年兩年過去,媽媽終於忍不住。

那一天,母女對峙。”

* “葉劉淑儀 母女如兄弟

“「我媽媽很重視健康,好守規矩,那些好難食的穀物早餐,呢,好似樹枝那種,我見到都想嘔!但她日日吃,並且定時吃飯、吃好多生果蔬菜、做運動。媽媽常說:『健康一點,可以陪多你幾年。』我爸爸是六十幾歲時死的,媽媽現在六十二歲了,所以立法會大樓有細菌,真的好可怕。」榮欣坦言,不能想像沒有了媽媽。 “

* “楊崢 雲吞原來可以買現成?

“[楊崢]要訪問擁有米芝蓮餐廳的名廚,很難;要名廚親自示範菜式,更難,並且要求又快又容易——怎樣的名廚才會答應?楊崢已經不計成本,飛了十多個城市,仍然不斷吃閉門羹。

「放飛機」最利害的一位,是一位美國的名廚,本來透過另一位名廚約好了,但去到紐約他的餐廳,公關說他正好出書,去了全國辦簽名會。楊崢跟著公關指示飛去加州,沒能見面,唯有自己開車去名廚在纳帕谷的另一間餐廳。”

* “周國豐 童年惡夢

“「家裡都是媽媽做飯,我和爸爸都喜歡吃肉,媽媽便拼命煮一大堆,像是要把我們養到肥肥白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誠品書展屬反智 ?

September 13, 2012

For the record. The problem is not that I disagree with the author. The problem is that I think much of the author’s analysis is weak.

投資一周:誠品書展屬反智 by 周顯

銅鑼灣的興利中心重建成為希慎廣場,其中的商店中,最沒有商業價值的,就是誠品書店,但卻偏偏是傳媒報道重心、城中熱話。如果把誠品書店的進駐視為「宣傳費」,這就得看這筆錢是否花得物有所值了。
我一向認為,希慎(014)的利氏家族,是中國人收租佬當中,品味最高的一個。但一般而言,品味和投資能力成反比,品味越高,投資能力越低。希慎的商場都是我很喜歡的,但是我並不認為,它在經營商場的賺錢能力,能夠高過新地(016)。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誠品是地產生意 ?

September 13, 2012

Don’t know how much I trust or agree with the author but I am including this article for the record.

蔡東豪專欄:誠品是地產生意

誠品以香港為踏腳石,進軍內地才是終極目標。

全城談誠品,有人把誠品當動詞用:你誠品咗未?周末夜晚去誠品,須排隊派籌,保安阿叔笑問:香港人幾時咁鍾意睇書?又係我出場的時間,由我說出在各位心裏,但沒信心大聲說出的一句話:香港誠品現象是泡沫。

書店變文化品牌 終扭虧
先清楚定義,香港誠品現象是指由誠品帶動本地閱讀風氣,提升文化氣息。我的看法是,香港人不會因誠品而改變閱讀風氣,本地文化氣息和修養在一輪喧嘩後,回歸以前,即是香港人不看書和香港無甚文化氣息和修養。更差的是,誠品旋風產生「一節淡三墟」效應,一輪大龍鳳過後,令香港人精神上感到閱讀疲累,到時發現閱讀風氣低處未算低。
很多人想知道,香港出版書的銷量,讓我告訴各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撒野 陳曉蕾

September 12, 2012

For the record.

非常人語
撒野 陳曉蕾
2012年07月26日

陳曉蕾不是一個討喜的人物。
在她網址上赤裸裸寫着:「請我來演講邀請時請註明酬金——要我開口,一定比你更難堪。」
沒有掩飾,以至於有些傷人。
可是誰說當記者要人見人愛呢?
為了一篇全港叉燒飯位置圖她可以跟編輯鬧翻,編輯把稿子扔到地上去,她我行我素;因為大力反對無綫主播轉行當公關,她被行內人群起攻擊,她面不改容言行照舊;做了四年獨立記者,採訪撰寫的是傳統大報會擱在副刊 E16版的廚餘剩飯、垃圾處理,和城市邊緣的農耕生活。
「其實是遇佛殺佛而已,如果你覺得報館阻礙了你,你就不要報館!」
去年她八萬字的採訪報導《剩食》一書出版,先後獲得台灣二○一一年「開卷好書獎」和第五屆「香港書獎」,個多月前她的新書《有米》推出市場,如今已經再版。她的話於是變得有力:
「如果你的理想是採訪,我不覺得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你。」
傍晚,新界郊野的黃昏走得急且兇猛,剛剛還有餘暉,說幾句話再一轉頭,已滿眼是墨墨的夜色。這時候遠處山腳下亮起了三兩盞燈,其中一盞,屬於陳曉蕾的小鐵皮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張虹 投票! – by 陳曉蕾

September 11, 2012

Very interesting read. For the record.

我的媽媽……
張虹 投票! – by 陳曉蕾
2012年09月07日

張虹曾經非常認真地,記錄立法會選舉。
那些喧鬧雜亂的選舉論壇,她和義工們把現場發言逐個字寫下來,由拉票到謝票,拍攝的片段超過二百小時。她看盡選舉的荒謬:「原來歪理是說不完的,像范徐麗泰自認比對手好的理由是:『你們的選舉刊物有沒有用環保紙!我就有用啦!』」
放大圖片

張虹(右)和母親的合照。當時她還在加拿大辦電影節,化妝穿短裙。

那是 2004年的選舉。張虹過了四十歲才開始拍攝紀錄片, 2002年辭去工作,全身投入,拍出連連得獎的《平安米》、《中學》,《搬屋》。那幾年,香港所有大型事件都會看到張虹的攝錄機: WTO會議、七一遊行、選舉……搏命拍了大量片段,卻沒資源完成後期製作──《選舉》在 2004年拍下、 2008年才勉強剪輯出 90分鐘的版本公映,直至今年終於剪輯成比較滿意的 130分鐘長片,以 DVD發行。
一部紀錄片折騰如此,背後的導演更飽受折磨。猶記得第一次訪問張虹,她剛開始有作品,衣著素淨骨子,短貼頭髮顯然由髮型師設計,不過三年,突然頭髮斑白鬆散如失修草地,眉頭緊皺,臉青青。
這看在張媽媽眼裏,格外心疼:媽媽做製衣廠,又是上海人好面子,最喜歡把三個女兒裝扮得漂漂亮亮,張虹年紀最小又最愛美,媽媽一看到雜誌有甚麼新款童裝,就會做給張虹穿。試過一次,她穿著粉紅色紗裙招搖地走過自家公屋走廊,忽然鄰家一盆冷水淋下來!那家的小孩,從沒新衣穿。
張虹唸書時也不用擔心,大學畢業教書、當上公務員,張媽媽以為,接着當然是結婚生子。
沒有。

張虹儲夠了錢就飛到加拿大修讀電影,還辦了六年「中國國際電影節」,把《黃土地》、《紅高粱》等中國新電影帶到北美, 1997年回港,兜兜轉轉 2002年才辭去銀行的財經繙譯工作,當紀錄片導演。「我也沒想過會走上這條路,一直以為和別人一樣,循規蹈矩結婚生子,誰知到了三十歲,不是這樣,四十歲仍然不是。我也很意外。」張虹沒有大聲疾呼多麼愛當導演,總是開玩笑帶過:「我八卦啫。」但走上了,就沒離開,縱使儲蓄很快用光,很長的時間都是借債度日。
女兒都年過四十歲,七十多歲張媽媽似乎也不好反對,反而以行動支持,眼見女兒身體變差,天天中午都買菜去女兒的辦公室做飯,一年兩年,直到媽媽的腿愈來愈不靈光。

張虹看醫生、嚴格地戒口吃藥、早睡早起,用了幾年時間健康才終於好轉,這次接受訪問的張虹,穿著鮮黃的鬆身民族上衣、棕色闊寬布褲,臉色不錯。
「我和媽媽一起練太極,連媽媽的腿也好多了。」張虹住在長洲,居然每星期一和三都去媽媽在將軍澳的家,帶她學太極,晚上特意留宿,第二天早上再跟媽媽練習。一星期四天見媽媽,能抽出時間?「媽媽病了,我更沒時間!」張虹想也不用想便回答。
她一步步完成《選舉》,經過時間歷練,觀察更透徹。「八年了,選舉根本的氣候沒變,內容也就不變,連對白都大同小異,只是說話的人可能不同了。」她說:「硬要比較,是選舉論壇更野蠻了,人們愈來愈大聲,不是問問題,而是罵人。」
這樣亂哄哄,還去投票?「我反而更想去投票:希望能阻止一些人進入議會。做得好的議員誠然不多,可是大方向:民主,避免香港變大陸,都是對的,相反一些人可會令香港沉下去!」

陳曉蕾
獨立記者,著作包括:《剩食》、《有米》、《香港正菜》等。
從一棵菜看土地,從一粒米寫生活,總是好奇:怎樣的人,吃着怎樣的食物?


誠品太子女 輕柔後的計算

August 8, 2012

For the record.

商務對談 誠品太子女 輕柔後的計算 2012年08月09日

香港人喜愛的台灣誠品書店,將於本週五在銅鑼灣希慎廣場開業;這間全港首創廿四小時營業的書店,背後掌舵人是今年三十三歲的吳旻潔。年紀輕輕,她已全權打理台灣四十間誠品分店、年營業額達一百一十億台幣(約二十九億港元)。
誠品攻港,商務印書館即時翻新擴充迎戰,三聯書局亦提供內地書兩本八折的優惠。他們要面對的吳旻潔,留着「小丸子」頭,說話如台灣名模林志玲一樣有娃娃音;不過輕柔背後,藏着的是管理誠品的精密商業計算。
很久以前,我們就有來港開店的打算,但租金太昂貴了,這次能在希慎廣場開店,是他們主動敲門的。租金多少?為什麼你們香港人那麼愛談錢唷!這是商業秘密。因為租約比一般長(市場估計八至九年),我們才肯投資幾千萬的裝潢成本。打減價戰?人家減價,我們的策略就是不理會。不計成本打減價戰,對大家都沒好處,我相信大家還要付租金吧!
很多人說香港是個以地產和金融為核心的地方,但我們做過研究,香港客佔台灣誠品一成生意。香港分店會有八成半面積賣書,多是台灣出版的文史哲類,而且開業首個月的星期四至六都會二十四小時營業。其實誠品有三成的生意額,都在晚上十時至凌晨二時;全天候營業只是令大家安心隨時有書看吧!
我不怕有人在誠品睡覺,看書的確容易睡着,哈哈,到時會看情況調整策略。經營書店是很困難,賣一卡車書,也比不上賣一個 LV包包,但吳先生(其父吳清友,誠品創辦人)下令香港分店要一年內獲利。唔,起碼要做到不虧本吧!

放大圖片

香港門市的裝修設計保留台灣風格,設有座位供客人坐下休息。吳旻潔說不會打擾睡着的客人,亦不擔心內地遊客借宿。

放大圖片

香港誠品門市坐落於希慎廣場八至十樓,共三層,佔地四萬呎,其中八成五面積為書店,其餘地方是餐飲、精品專櫃及畫廊等。

不會罵員工
放大圖片

台灣誠品一向是港人的朝聖熱點,書店內有寬敞舒適的空間讓客人坐下來打書釘。其中台北敦化南店更以廿四小時營業聞名,香港店亦會在八月十一日至九月十六日期間,逢週四至週六試行通宵營業。(台灣《蘋果日報》圖片)

我在八年前加入誠品,幫父親打理生意時,只有二十五歲,很年輕,當時的頭髮,可以用黑溜溜來形容啊!但在誠品工作這八年間,壓力很大,長了很多白髮!所以我不會留長髮,因為紮馬尾時,會讓人看到很多白頭髮反出來。為此現在這髮型已維持了好幾年,我也喜歡洗完不用吹乾呀!(你說話一向輕柔?)對,我家教很嚴,養成我不會罵人的個性。你叫我去罵,我也做不到啊;但這不代表我沒有要求,我仍然有很嚴格的標準。
工作的時候,我不會叫董事長(吳清友)做父親。因為當我叫他「父親」時,背後會包含了女兒對父親的期許,處理事情的態度就不一樣。正如我習慣叫誠品的員工做「同仁」,而不是「我的員工」,他們是和我一起努力的團隊喔!今次聘請的二百名香港同仁,大都去過台灣誠品,培訓期間每週要看一本書並輪流分享心得,也要定期考試,一班中有一位同仁不合格,全班都要重考,員工也要完全遵照員工手冊內的守則。我希望香港同仁的工作與生活是不分離的!

上市進攻大陸
你也發現嗎?在台灣誠品,你低頭看書多久,也不會有人打擾你,很悠閒舒服,恍如誠品是沒有服務員的,但只要你抬頭想付錢或幫忙,就會發現四周都有服務台,有人可即時為你解決一切需要;誠品的核心價值,就是這種「與人為善」。
這樣的誠品,創立了二十二年,一開便蝕足十五年。幸好一班股東,如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台灣第三大手機代工商,其他股東還有 Acer宏基創辦人施振榮夫婦、前台灣總統陳水扁國策顧問殷琪等),願意長期投資,才能走過瀕臨倒閉的邊緣。為了轉虧為盈(按:二○○五年首次錄得一千三百萬港元盈餘,去年賺八千一百萬港元),○五年我們關掉虧損的書店,將經營重心側重商場和餐飲,在大型商場內規劃書店和百貨餐飲業務,後者已佔誠品盈利七成。今年年底我們就在台灣上市,二○一四年進攻大陸在蘇州開店(按:○五年誠品嘗試擺脫綠營台獨色彩,○六年信義旗艦店開業已由馬英九剪綵)。這次先進軍香港,就不容虧這麼久了!


蘋論:劉翔是在舉國體制之下演一場戲嗎?- 李怡

August 8,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劉翔是在舉國體制之下演一場戲嗎?- 李怡

劉翔摔倒退出奧運,中央電視台報道時解說員泣不成聲,主播如喪考妣。他其後的單腳跳和吻別最後一個欄的動作,給一些運動員和觀眾帶來一點感動,但卻被大陸網民開罵:「一切就像劇本設計好一樣。…劉翔,我不怨你,但討厭這個導演!」「這是在愚弄全國全世界人的智商!這不是意外摔倒!劉翔,你不該答應他們參加這種演出!」甚至《人民日報》也說「令人不解」。官方新華網發展論壇民調顯示,對劉翔出賽再次發生意外「感到疑惑」者高達60%,鳳凰網有57%的人認為,劉翔跌跤「有表演痕迹,讓人疑惑」。
比賽摔倒是常事,香港觀眾大都不會懷疑是「做戲」,何以內地網民甚而官媒都感懷疑呢?因為他們太了解大陸的體制了。
大陸的體育體制,就是倫奧開始以來在內地網站備受謾罵嘲諷的「舉國體制」,也就是以舉國之力去培養尖子運動員,目標是奪取金牌,並以此來提升全國的民族優越感和愛國心。培養一個有潛質的運動員花費多少呢?日前新華社報道了這次奧運中的游泳金牌得主孫楊的說法,他說他攀上泳壇頂峯,受惠於中國游泳隊「走出去」策略,在澳洲接受名教練丹尼斯薪酬100萬人民幣的最先進訓練,孫楊本人、教練員、隨行工作人員和陪練員,每人海外一個月開支要30萬人民幣。孫楊前後四次海外受訓,前三次每次都要70日,粗略計算他一人海外訓練的投入就要200萬人民幣以上,整個團隊兩年海外訓練開支超過1,000萬人民幣。這只是孫楊一人的訓練代價,舉國體制去拱獎牌,花費要多少?要犧牲多少發展普通人民體育活動的經費才能造就表面風光的「金牌大國」?
據博訊新聞網報道,一位中國田徑隊的長跑運動教練告訴記者,劉翔自從2008年奧運會時因腳傷就已經不適合大型比賽了,但劉翔是中國運動隊中最神秘的一位,其他運動員的傷勢都請諸多醫生會診,唯獨劉翔的傷勢像是國家機密。這位教練雖然沒有親自接觸劉翔,但他與劉翔的幾位教練、醫生都多次接觸,他自己感覺,這些人都在刻意隱瞞一些事實。
既然早已不適合比賽,為甚麼還要練習、還要作賽呢?原因就是劉翔並非一個人在戰鬥,自從他在雅典奧運揚了國威,國家就不斷利用他作為祖國騰飛的標誌。他跑不跑直接影響祖國騰飛的形象。為此,他的操作團隊異常巨大,開支驚人,廣告收入動不動就是上億,能堅持一天,就是上百萬人民幣,因此早就不適合比賽的劉翔,一直被包裝起來,有些內幕也被隱藏了起來。劉翔自己幾乎享受了國家高級領導幹部的待遇,他花費的國家體育經費是任何三個國家級田徑運動員的總和。
劉翔的教練和醫生早就知道劉翔的傷勢不適合這次倫敦奧運了,但一位接近劉翔團隊的人士透露,國家不會讓劉翔這個國家「偶像」如此灰溜溜退場,會在最後關頭以「頑強拼搏」來歌頌他,送他光榮退場。內地百度貼吧某神人在比賽前一天已預測結果:「比賽中傷病復發,單腿跳過終點,在場所有人感動,在最熱烈的掌聲中被扶出賽場。」

這場鬧劇的導演是中共宣傳部門,劉翔團隊,加上劉翔本人。可惜還是騙不過眾網民火眼金睛。
李慧詩在貧血症陰影及曾經左手骨折下,頑強奪一面銅牌,她和全香港人都感到高興;中國舉重選手吳景彪拿了一面銀牌,因奪不到金,就哭着說「我有愧於祖國」。香港男乒團力克日本隊進入準決賽,雖輸給南韓,隊員唐鵬說,我們力戰而敗,沒有輸掉奧運精神,也沒有輸掉香港精神;中國羽毛球女雙為晉級走線而打假波,被取消資格,但打假波難道是她們自己的決定、而不是受命於舉國體制的領導者嗎?我們希望香港有李慧詩、唐鵬,而不希望未來的運動員是吳景彪和身不由己的劉翔。
在舉國體制之下,受傷的劉翔不能不參加倫奧,不能不跑,也不能不演一場戲。當《北京日報》讚揚「舉國體制是好體制」時,《中國青年報》評論員曹林就稱,當大家一致說那是一坨屎時,必會有人站出來說,屎裏也有營養,屎也是好東西。為了表達對上的效忠,當着上峯的面把那坨屎吃下去。
要在公民社會的香港推行國民教育,就是要我們吃那坨屎。


不要留下遺憾

August 7, 2012

For the record.

老總手記:不要留下遺憾 – 2012年08月06日

家人手術住院,這幾天我很多時間在醫院度過,看見許多人在遭受病痛折磨時,有多無助,人生無常到應該時時告誡自己,明天也許不會來臨,該做的事情,就勇敢去做,不要留下遺憾。
這套說法十分陳腔濫調,簡直是最廉價的勵志短句,然而,世上有些東西之所以能有資格成為八股,或許就是因為,它們是世世代代太多人共同的經驗。

畏懼出錯反易退卻
人生歷程中,職場工作時,經常要面對各種抉擇,而且不但抉擇出錯的機率不低,錯誤抉擇造成的傷害,又往往比做對抉擇的影響還大,於是,最後主導我們抉擇的力量,也許是恐懼,而非理智,結局往往是退卻,而非前進。
人生如果困在這樣的局面,未來(也許明天,也許就是下一分鐘)離開人世的那一剎那,想必會有太多「當年為什麼不……」的遺憾,那樣人生真的就太遺憾了。

怕後悔就勇敢去做
凡事若有疑惑,先想想,如果不做,離開人世前會不會遺憾?如果可能會,何不就勇敢去做吧。
總編輯 馬維敏


蘋論:從公民社會向國民社會蛻變 – 李怡

August 3,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從公民社會向國民社會蛻變 – 李怡

把公民教育改為國民教育,是社會核心價值的根本改變。公民教育締造一個公民社會,而國民教育將會催生一個國民社會。

公民教育的教材與教學目的,是讓學生了解一個公民所具有的權利和義務,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了解在憲法和法律保護下一個公民的自由以及自由的法律局限(不能以侵犯他人的自由來取得個人自由),從而培養守法守紀的行為和服務利他的胸懷,使他成為具有民主、尊重、守法和負責的公民素養的人。在民主的國家,公民教育強調民主與開放,尊重多元價值,維護憲政體制,透過反思和行動增進公民的素質。
公民教育締造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公民社會是指圍繞共同的利益、目的和價值上的非強制性的集體行為。它不屬於政府的一部份,也不屬於私營企業的一部份。它是處於「公」與「私」之間的一個領域。公民社會通常包括那些為了社會的特定需要,為了公眾的利益而行動的組織,諸如慈善團體、非政府組織( NGO)、社區組織、專業協會、工會等等。
現代文明社會的大屋不能只靠上蓋的政府和下層的百姓支撐,而需要公民社會許多不同組織形成的各個支柱。公民社會使個性得以存在和發展,是自由的體現。
國民教育強調國家,教育的目的是「愛國」,國家和群體的利益高於一切,對國家(實際上指政權)忠誠、事事以國民、以種族身份自傲,個人利益必須服從國家利益。在國民教育基礎上產生的不是公民社會而是國民社會,沒有真正代表不同利益集團的組織,沒有民間慈善團體,沒有非政府組織( NGO),沒有真正的專業協會和工會,一切個人權益由政府或企業包辦。
中共建政後建立的是國民社會的國家。中國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
二十多年前,在制訂《基本法》的時候,當年的起草委員廖瑤珠(也就是梁振英說帶他進中共大門的人)撰文說:憲法「這一條反映以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為上……我們習慣的想法是,國家、社會、集體在行使權力時必須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損害個人自由和權利,而且有些基本個人權利,根本就從來沒有由人民交出來,付託給國家、社會或集體處理。」經過她和其他人的努力,更由於《中英聯合聲明》的規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寫明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在香港繼續有效,並定明:「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此種限制不得與本條第一款規定牴觸。」
因此,香港《基本法》是以保障個人自由和權益、以建立公民社會為基礎的小憲法,與中國的國家利益至上的憲法精神恰相反。

公民教育締造的公民社會也講國民身份的認同,也講愛國。九一一後布殊總統的演講就講愛國,他強調美國憲法對美國人民的自由和權利的保護,愛國是愛這個保護人民的憲法。
羅拔列福導演的影片《驚殺大陰謀》(《 The Conspirator》),講林肯被刺殺後抓到一名開設旅舍的寡婦,懷疑是同謀者,當時正是南北戰爭結束不久,社會主流聲音認為應從重從快把所有兇嫌和同謀者判死刑。一位年輕的律師愛肯,堅持為這個同謀者辯護,執着於必須要有一個公正的審判,不能因全國輿情或為了穩定社會的政治需要而把一個證據不足、可能無辜的人處死。有人對愛肯說,如果不迅速判死,無法遏制南方的暴力,國家都無法存在,還講甚麼法律。愛肯的回答是,如果沒有了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這國家的存在有何意義。
美國的司法公正和公民社會的建立,就是這樣由對人民法律權利的堅持,一路走過來的。我們看到的國民社會是另一套邏輯:「殺二十萬人維持二十年穩定」。
在奧運會,以國民社會為基礎的國家,獲獎牌的運動員,多會感謝國家和領導的栽培。四年前,美國選手費斯獲8面金牌,他沒有感謝國家,倒是美國總統布殊代表國家感謝費斯給國家帶來榮譽。每逢天災或人為悲劇,中國對死難人數都隱瞞或虛報,美國總統則逐個讀出死難者的名字。這都是國民社會與公民社會的截然分野。
香港本已是一個公民社會了,現在要推行國民教育把香港推向一個國民社會。這真的不僅是教育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是否要蛻變成與大陸、與北韓、與納粹德國同一類型的國民社會的問題。香港每一個市民,都不應該認為事不關己而自我麻醉了。


不設劃位 – 80元首入場爭位坐? – 蘋果日報

July 27, 2012

誤導的新聞是很難寫的,但“蘋果日報”誤導讀者的技術高超。一篇原本有內容有內涵的英國《衞報》(Guardian)文章一經“蘋果日報”的魔術手,輕變重,低轉高,左至右,東倒西,誤導到讀者看得高高興興,何樂而不為?當然,要得知全面,能分辨是非,能分輕重,能分高低,還是看英文原文才安心放心,安全可靠。
Guardian Title: Olympic opening: it’s security, not diplomacy, on world leaders’ coaches – Kings, queens and world leaders will have to take the first seat available as Britain imposes the ethos of a school outing
Source: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jul/26/diplomatic-niceties-world-leaders
[…] with the idea that the designated leaders follow the lollipops […] into the stadium. The idea is to avoid an unseemly rush for seats with presidents clambering over queens and crown princes.

不設劃位 – 80元首入場爭位坐

今次倫奧開幕禮會有6萬人入場觀看,當中包括80名國家元首親身見證這場體壇盛事,但基於保安理由,這批領導人一律要坐官方提供的巴士到場館,而場館座位更是先到先得,隨時出現爭位坐的尷尬情況。
英國外交部日前表示,倫奧開幕禮會有破紀錄120名外國領袖出席,但截至前日(周四)落實赴會的只有約80人,人數跟上屆京奧開幕式相若,當中包括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 Recep Tayyip Erdogan)、法國總理艾羅( Jean-Marc Ayrault)、巴西總統羅塞夫( Dilma Rousseff)及瑞典皇室成員等。
開幕禮前各國領袖會各自乘車到白金漢宮,出席英女皇所設的宴會,但基於保安理由和奧運傳統,宴會後他們不能分開離去,要在白金漢宮外集合,一起坐官方提供的巴士前往開幕禮會場,有專人會記錄誰人在車上,「以確保沒人留在白金漢宮廁所」,而保鑣會乘坐其他巴士尾隨。
但主辦當局並沒在會場劃定座位,採取先到先得方式,這班貴賓入場時可能要鬥快爭靚位,甚至出現不咬弦的領袖坐在一起的尷尬場面。開幕禮結束後,各領袖會坐巴士到一個秘密地點,轉乘豪華房車回酒店。
英國《衞報》


鐵醫手記:結局篇 and more

July 24, 2012

For the record.

I left a few comments as a result of reading the article 鐵醫手記:結局篇 – 盧寵茂 – 20120722 (posted below). The main ones were made on July 21 and 24.

Here is my July 21 comment:
Dr. Lo, I hope your strong message in this final column will get the appropriate senior editors at Apple Daily to investigate and report to us readers of what happened with the supportive comment in your last column “鐵醫手記:七一後記”. Readers deserve to find out what had happened.

Now, I am not a fan of Apple Daily as I have written many posts over the years with tags — Apple Daily 痛心疾首 (you can Google them). At the same time, I doubt that Apple editors had gone so low to “審查貼文內容”?! Could the supportive messages been simply flagged and removed as spam by other troll users who couldn’t bear to see good arguments supporting your article “七一後記”? It seems possible to me.

Logically, why should Apple editors care about the comments? The more people argue, the more people will read the columns and the more papers/ads they sell. The Apple Daily reporters and editors can and do fail at many things (and I’ve written about many of them) but if I were a betting man, I am betting my dollar that they didn’t do it here. I personally don’t think the editors are at fault here.

Apple editors, you own us an explanation here.

My July 24 comment:
I am disappointed with Apple editors that they have not provided a full reply here. Instead, he/she decided to respond indirectly via an anonymous writer’s column. Again, the minimum courtesy is NOT shown to a former columnist (Dr. Lo) and the readers. Disappointing.
For the record, “沙膽虹手記:鐵醫 後會有期”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723/16538559

鐵醫手記:結局篇 – 盧寵茂 – 20120722

不經不覺間,原來手記剛好面世一年了。鐵醫從一開始已強調,手記所言,情是真情,事是真事。不寫風花雪月,不記吃喝玩樂,只因不懂;能寫能記的,總不離家庭、工作、醫學,偶或及於對香港、國家以至世界的所見所聞、所感所想。鐵醫有幸,透過手記得到不少來自朋友、同事、以至病人及家屬的支持與讚賞。某星期日與妻子到石澳吃早餐, Lulu茶餐廳的老闆娘竟認出鐵醫,原來她也是手記「粉絲」,對手記大表支持。
上期手記〈七一後記〉,記述鐵醫作為一個中國人在巴黎媒體看到香港七一遊行出現年輕人披上英國香港旗的感想,並提到七一的真正歷史意義應該是結束英國殖民統治,結束民族屈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據報”、”有消息指” 槍手不忿買不到首映戲票

July 20, 2012

I am very disappointed in reading Apple Daily headline “不忿買不到首映戲票美《蝙蝠俠》狂迷血洗戲院 12死50傷” because it shows again how irresponsible and reckless Apple Daily reporters and editors in their reporting. The more responsible newspapers, like Guardian, did not attribute a reason when we simply don’t know what is the case NOW, at this moment. “Colorado theater shooting suspect James Holmes was doctoral student – Suspect in mass shooting left his graduate programme at 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last month, but no motive is yet known

Of course, in the minds of Apple Daily editors (and reporters), they simply can’t give up a great chance to cartoonify news and make things more “interesting”. The heck with reporting the truth in news.

P.S. Good reporting is possible. Here is an example. A good collection of LIVE updates/reports from Guardian, “Aurora shooting: 12 dead as gunman opens fire at movie theater: live updates

Update: I am not 100% sure but according to this latest Guardian article “Colorado theater shooting: a deadly attack delivered with brutal precision

“Four of the Century 16 theaters were simultaneously showing the film, and all were sold out.

He bought a ticket for theater nine. But a few minutes after The Dark Knight Rises began rolling, he was seen leaving the auditorium.

A US law official interviewed by the Associated Press said that Holmes then propped open the back door of the cinema and went out to his car, where he readied himself for the hurricane of violence he was about to unleash.”

Assuming theater nine was showing The Dark Knight Rises, then we now know Apple Daily mis-reported the gunman “不忿買不到首映戲票” by rushing to report unreliable sources.


只讓我想着你 (林燕妮)

July 18, 2012

 

For the record. Beautifully written.

踏上成功路 – 只讓我想着你 (林燕妮) 2012年07月12日

無論是否在一起,舊時人總會讓我想着的。軀體只有一個,但回憶的海是足以溺死很多人的。請珍惜他們曾在你身邊走過,忘掉那些海底沉屍,只要愛便夠了。
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時,看見一條街,叫做 Eunice Street,恰巧 Eunice就是我的名字,我開心得不得了,挽住路牌的柱子拍了一幀照片,私家飛機易坐,私家街道卻千遍難尋啊。
不知道那個 Eunice是誰,至使人家記着她。如果我有很多錢,我想買九條街,用過去的男朋友的名字命名。
只是約會過很多的不算數,愛過的就要為他而買街。
別笑我妄想,愛情本身就是一種妄想,跟日常思維不同的。
讓我數一下姓氏,順年份,不分愛得誰多誰少,都花那麼大的工夫愛過了,何苦不記?
張、溫、大李、小李、米高、徐、黃、戴、萬。
張是我的初戀情人,少年的他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爸爸媽媽看見他便眼痛,逼着我寫分手信給他。
他說:「我看了七次,我不相信。」
那封信紙是上下角都印有一朵玫瑰花的,我自己也留了一份,我得記住自己扯了什麼謊。
分手後,他的老朋友在很多年後代他算賬:「別說那時你太小,不懂得愛是什麼,你懂得的。現在你進入 ball場時,他的一雙眼睛從來沒離開過你。」

溫本來應該是我的初戀情人,我很仰慕他,文武雙全,書唸得好,同時是運動場上的健將。可惜他想得太多,錯過了時刻。我們都不知道大家同在美國讀書,忽地有一日,有人寄了一封信來,有我跟他和他的同學一起在新界騎單車的照片。他寫道:「分一半給你,但分得很痛。」
他已有家,重逢太晚。

大李是我兒子的爸爸,小李是我忘不了的人。他知道他哥哥是我的男朋友,他哥哥卻不知道他也是我的男朋友。他很愛慕哥哥,自己卻不知如何是好。那是一段苦戀。

米高是美國人,什麼也呵護着我,他是碩士生,他懂得很多,教了我很多哲學,我們可以聊天聊得他忘了自己是美國人,我是東方人,水乳交融,他疼我疼得我叫他去死也成。我在他家躲在床褥底下,回來時他找不着我,大叫「 Where’s the little monster from the orient?」分手時,他那雙很藍的眼睛泛着淚說道:「 You have wasted me!」

米高一眼便看出我愛上了徐,我第一次見到他便有愛的感覺。學校化妝舞會時,我過橋到三藩市那間化妝舞會用品專門店,替他買了灰白的長鬍子,因為他要扮老頭子。當我把一綹又一綹鬍子黏在他臉上時,他的臉孔我看得很清楚,不笑時他很嚴肅,一笑起來時便開心得像個小孩子似的,兩個極端。
愛一個人時你必須感到很舒服,我和他便是那樣。

黃不用我說了,一起十四年的眾坊的說法比我自己曉得的更多。我真的對他沒什麼記憶,也許永遠沒有,聽朋友們道來,我羨妒他們把過去說得那麼好,那些事情全憑老友們提起。他的當頭一棒把什麼記憶都打走了,「 Get out of my office!」我只記得最後的一句。

戴是我的大學同學,早已相識,但沒一起玩。一天他從美國打電話來說:「我搬了家。」我問道:「全家?」他說:「不,只是我,我和太太要離婚……為什麼我要告訴你這些?」事後他變成了我的男朋友,第一天他說道:「我喜歡你,但我不愛你。」我只是哈哈大笑。他奇怪地道:「我以為你聽了會踢我出門,怎知你卻在笑。」結果我們拍了四年拖,他說要跟我結婚,但是後來就像他那名句般結束。

萬是個熱情、激情、傾情的男子,我們在一起很快樂,但我比他年長很多,亦無法跟他成立家庭。我們不是分手,而是不見面了。像戰場上一樣,別讓他們全死掉,留下他建築他的家庭吧。

====

20190721 update: The Bruce Lee quote “Be Water My Friend” has become so popular in this dark times of Hong Kong (also with LOVE). Here is Bruce saying the words himself with context. (15m37s)

“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 If you put water into a cup, it becomes the cup. You put water into a bottle and it becomes the bottle. You put it in a teapot it becomes the teapot. Now, water can flow or it can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


Comments re: Apple Daily article about 浸會大學 投資學會基金

July 6, 2012

After reading AppleSimon’s article “利字當頭:給炒股學生的一點建議“, it got me interested enough to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see posted below). Simon’s discussions re 「集體負責」, Other’s People Money, and Principle-Agent problem are worth thinking about. What Simon and the original article did not talk about was some of the potential “structural problem” with the HKBU investment club‘s design/setup.

– “每股最少持有一個月” Questions: How often do they buy and sell the stocks inside the portfolio? Since they are “learning”, how do they resist the urge to actively do something to show that they are learning?

– “除設有主席、副主席外,另設四名分析員。” Questions: These positions, I presume, are picked/volunteered/elected? And are they changed yearly? Presumably, the chair person is the most senior student in the group? Again, the most fundamental issue I have with this is that many investments may take long time to mature and the lessons “learned” here may create a very short-term mindset, unfortunately, mirroring the many Hong Kong “investors”/gamblers. Again, I am not saying these students day-trade, but then an effective time horizon of “months” and, I am guessing, “around 12 months” is not a great idea.

– “避免學生養成炒賣習慣” Comment: Really? I guess it is all a matter of degree. To me, flipping stocks in the frequency that I suspect (but have no prove) is already “炒賣習慣”!

– “老師會充當顧問,確保每個落盤都緊守投資原則,而非短線投機。” Comment: Again, I am very curious how frequent the stocks are bought and sold in the portfolio? Here is a simple question: How many stocks in the portfolio have been there continuously for more than one, two, or three years? Any one investment that qualify?

– “六年賺22%,年均回報4%” Comment: Finally, and may be the least important of all in terms of learning. Even with the financial crisis, I thought there would be more investments that return more than an average of 4% per year? What is HK government bond’s return during those time periods?

For the record.

打本買賣 – 浸大「實錢」基金 學生做 Fund佬 (Apple Daily 2012 July 05)

不是每位大學生也有父母打本炒股,但浸會大學於06年成立了真金白銀的投資學會基金,同學仔可以一嘗 Fund佬的滋味。不過,基金表現由同學們集體負責,亦要先問老師意見,所以特別手緊。

集體問責 限買藍籌
浸大投資學會於06年獲社會人士捐出90萬元成立基金,予投資學會成員實彈炒股。基金現資產總值約110萬元,六年賺22%,年均回報4%。基金雖由學生主理,但因集體「問責」,作風審慎,只限買藍籌,每股最少持有一個月,除設有主席、副主席外,另設四名分析員。
其中一名分析員、就讀浸大財務學系一年級的李獻章稱,受歐債困擾,4月份基金已將銀行、內銀股套現,換馬至公用股。
負責監督基金運作的財務及決策學系系主任鄧裕南指出,成立學會旨在予學生機會,運用課堂知識,經分析後再作投資決定,避免學生養成炒賣習慣。雖然有多個機構舉辦投資模擬比賽,但由於未有「真金白銀」,學生炒賣心態濃厚。相反,投資學會以真錢投資,集體負責,老師會充當顧問,確保每個落盤都緊守投資原則,而非短線投機。


蘋論: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 李怡

June 15,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 李怡 – 20120616

李旺陽事件,在警方說只有五千人上街的情況下,居然能使中聯辦和建制派紛紛轉軚,最妙的是候任特首梁振英,15次不回應事件,但在中聯辦李剛開腔後也鸚鵡學舌了。他還大言不慚地說他的感受同香港市民一樣。香港市民在知道這事的第一天就表示悲憤,梁振英卻於事件曝光十天後,才重複中央的調調,他的感受有哪一點與市民一樣?現在中共和他們在香港的跟屁蟲都說要求調查事件,若真有誠意,首先應要求當局把李旺陽的妹妹、妹夫放出來。現屍體已火化,卻說要請專家驗屍,這不是廢話嗎?若不是面對市民7.1上街使胡錦濤難堪的情勢,中聯辦豈會帶領着一眾跟屁蟲轉軚?
不過,梁振英與市民的感受雖不同,但某些意見卻有雷同之處。其中較有人認同的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論。這見解最先是由江澤民提出來的。許多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士,在六四平反和李旺陽事件中,都有類似看法。本報「論壇」版昨天就有一篇文章,認為哀悼義人應適可而止,今天港人介入大陸事務,他日中共也可用同樣理據介入香港事務,無端賠上香港的高度自治。數天前,「論壇」另一作者提出對六四的另類思考,認為面對中國,應抱持局外人心態,中共道不道歉,民主改不改革,是中國人的事,「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也不要犯河水,即使民主井水亦然」。
這種看法,也許是受學者陳雲的「香港城邦論」的影響。在李旺陽事件中,陳雲不同意示威群眾逼梁振英代香港人出頭。理由是:香港人正式以中國公民的憂患與共的身份去追查,即承認了自己是中國公民;小圈子選出來的梁振英,由此正式取得香港人民的道德授權;香港干預中國內政,換來中國有口實干預香港,等於開門揖盜;香港人尊重法治,因而不該干預中國法制。
這是正常人假設中國是一個正常國家、中共是正常體制的憂慮。但中共不是。首先,從回歸以來中共不顧《基本法》規定對香港的粗暴干預(不照《基本法》程序釋法,種票,種人,不勝枚舉),就知道河水犯不犯井水,決不取決於井水有沒有犯河水。河水要犯就犯,不需口實,因為它不是一個依從法規(《基本法》)的政權。其次,若真正依照《基本法》規定,只有《基本法》22條規定中央和各地方不能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卻沒有規定香港人不能干預大陸事務。相反,港區人大政協,正是為港人參與管理內地事務而設的,鄧小平說過香港人可以罵共產黨,香港人為大陸事而示威,也是集體「罵共產黨」的一種方式。因此,根據《基本法》,河水不能犯井水,但沒有規定井水不能犯河水,尤其所謂犯也只是意見表達而已。
香港人尊重法治。在一國兩制之下,要維持香港的法治傳統,必須時刻表現出我們尊重法治這種價值觀。因此,也必須對不顧法律規定而無法無天的專政行為表達我們的意向。在李旺陽事件中,我們不是不尊重中國的法制,而是要求中國當權者尊重他們自定的法制(比如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如果香港能成為一個真正排除中共獨裁政權干預的獨立城邦,當然很好。但事實是不可能。既無法擺脫魔掌,就需要無時無刻地向「一國」向「另一制」表達我們對自由法治人權民主這些價值觀的堅持,也為了向大陸所有支持這種普世價值觀也支持香港這一制的人士表達我們的心向。

「建設民主中國」這口號,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無疑陳義過高,不是香港人努力就可以達致的。但對六四,對李旺陽事件,我們發出抗議之聲,卻是為了向中共表達我們要維護怎樣的價值觀,我們譴責一味諂媚專制政權而不顧香港傳統價值觀和市民意向的掌權者和建制派,也是為了維護我們的根本利益。
這是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哀悼義人要窮究到底,無須適可而止。我們也不會中緩兵計,7.1正是向中國領導人表達我們意向的重要時刻。


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李怡

May 28, 2012

For the record.

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李怡

一個美國人在海邊村莊漫步,看到一艘漁船上有幾條大黃鰭鮪魚,他問漁夫花多久時間捕到這些魚,漁夫說,只一會兒工夫。美國人問,為什麼不在海上待久些,捕更多魚呢?漁夫說,夠生活了。美國人說:我是哈佛企管碩士,你應該花更多時間捕魚,接着買一艘大一點的船,再買幾艘船,最後擁有捕魚船隊。你不用賣魚給中間商,可直接賣給加工廠,接下來可擁有自己的罐頭廠。然後你可以到大城市擴張事業。漁夫問:那要花多少時間呀?美國人:大約15到20年。然後如果時機好,你可以把公司股票上市,做個有錢人。
漁夫問:成為有錢人之後呢?美國人說:那你可以退休了,搬到一個小漁村,睡得很晚,釣釣魚,跟孩子們玩,每晚到鎮上酒吧喝酒,跟朋友玩玩吉他。漁夫說,這不就是我現在過的生活嗎?
有一個銀行高級職員,幾年前金融海嘯,被銀行要求放無薪假,他震驚又沮喪,他雖有積蓄,不愁生活,卻不肯接受這殘酷的事實。終日嘆氣。他的一個朋友對他說:你以前不是經常抱怨工作忙,沒有時間運動養生,陪伴家人,說想早點退休嗎?現在你的退休夢想可以實現了。他聽了,立即調整心態,把失業日子過成退休生活,快樂地做運動,陪家人,還去跟名廚學做甜點。後來他開了自己的甜點小鋪,生意好得不得了,收入比在銀行時多。他回看過去,原本可能使他一蹶不振的失業,居然成為人生躍進夢想顛峰的跳板。
人生的失意得意在心態。過自己想過的日子,而不是別人或世俗認為你該過的日子。這當然不易,但心態性格會帶來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