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memory of 林燕妮

June 5, 2018

In memory of 林燕妮 (Eunice Lam). News “林燕妮因肺癌病逝享年75歲” & news (with video). Following are some random old articles by Eunice. Great articles. Wonderful taste. Interesting & insightful person. RIP.

  • 珍惜眼前人 – 林燕妮 (20140327)
    • “如今至親俱故,真的只餘下我和兒子了。他一直跟外婆住,外婆在農曆年前騎鶴歸西了,沒理由整層樓他一個人住那麼孤單,那便搬回去跟他住,固然擔心歷史重演。朋友來了一句:「你要珍惜眼前人了。」,有如醍醐灌頂,我不珍惜兒子珍惜誰呢?我的至親是他,他的至親是我,還鬧什麼?”
  • 我 的 妹 妹 – 林燕妮 (20090423)
    • “她 唸 香 港 瑪 莉 諾 英 文 書 院 , 我 唸 大 坑 道 真 光 中 學 。 也 許 是 學 校 作 風 不 同 的 緣 故 , 她 比 較 注 重 物 質 , 我 則 比 較 空 靈 , 她 回 家 跟 我 說 : 「 姐 姐 , 我 的 同 學 說 她 家 裡 有 九 台 電 視 機 。 」 我 說 : 「 神 經 病 , 連 廁 所 也 安 裝 電 視 機 嗎 ? 別 聽 她 的 。 」 她 越 長 越 漂 亮 , 十 三 歲 時 在 香 港 鄉 村 俱 樂 部 認 識 了 她 的 第 一 個 男 朋 友 。 她 的 命 是 這 樣 的 , 男 朋 友 全 部 十 分 富 有 , 我 的 似 乎 沒 有 一 個 是 出 自 富 家 的 , 還 有 些 是 貧 苦 的 。 我 們 姊 妹 兩 的 性 格 完 全 相 反 , 她 是 個 小 惡 霸 , 什 麼 都 要 霸 , 她 的 同 班 知 心 同 學 告 訴 我 , 她 是 全 班 最 惡 的 。 在 家 裡 她 也 想 惡 , 但 是 有 我 在 , 她 可 惡 不 成 了 , 她 若 態 度 惡 劣 扯 起 了 我 那 把 火 , 我 便 「 兜 巴 升 」 , I have to put her in her place , 不 可 無 上 無 下 。 她 自 然 大 哭 啦 。”
  • 妹 妹 地 老 天 慌 – 林燕妮 (20090514)
    • “妹 妹 記 得 人 家 什 麼 杯 子 放 在 哪 個 櫃 子 裡 , 花 瓶 放 在 哪 兒 , 餐 巾 刀 叉 放 在 哪 兒 , 我 可 是 拿 了 出 來 便 馬 上 忘 掉 是 從 哪 兒 拿 出 來 的 。 妹 妹 在 中 學 時 , 常 上 她 的 小 男 友 家 , 替 auntie 樣 樣 放 得 好 好 的 , 像 個 小 媳 婦 兒 。 我 呀 , 見 男 朋 友 的 家 長 還 可 以 , 家 務 呀 , 我 只 認 得 煮 熟 了 的 食 物 , 未 煮 時 是 什 麼 模 樣 兒 倒 不 知 道 。”
  • 最溫馨的日本遊 – 林燕妮 
    • “林偉那時已經工作了一段時間,過了好些年,他發覺在港當攝影師賺不了錢,便跑去學沖曬。如今他在香港和東京都有很大的沖曬公司,生意很好。他說:「我喜歡賺錢,幸好當年學了沖曬,不然不會有今天。我可以花錢而仍然有點錢賸下來多麼好。」我絕對同意。 他跟他的日本伴侶小林由貴子兩人親自來接我和同行女友 Jacqueline機而不是派人來,真沒話說。我們是三林,林燕妮、林偉和小林由貴子。由貴子比我還要高大,是個很爽朗的日本女子,跟她在一起很自在,我們用斷續的廣東話和英語交流。 他倆一塊兒十年了,他們的相識可算是一段傳奇。林偉在東京片哈利,左拐右拐的,但前面老有另一輛哈利片得比他更勁,老是阻着他片。他氣不過來,死命都要把那個不曉得是阿叔還是阿伯追到尾。終於那輛哈利停下來了,車手把頭盔拿走,頭一搖,整把長髮披下來。林偉一看,原來是個女的,還胸前豐滿,哪兒還肯放過追女機會。那時他不會說日語,只會說「 Su-mi-ma-sen」( excuse me)。異國姻緣便從此開始。 他先帶我們到他的萬多呎沖曬公司看,他們沖曬招牌、廣告等大型照片。在有智能機拍照不用沖曬的今天,他在港日做這種沖曬公司實有先見。”
  • 我的前夫你…… – 林燕妮 (20131107)
    • “那時你已快要唸大空物理學博士了,我主修遺傳學,很多數、理、化問題我弄不通,即使我們在不同的學校,不同的地方,你每每三言兩語在電話中便給我解答得比老師還清楚。連遺傳學問題你都懂得教我。你追求女孩子是天天的,不需要跟我同校都電話不斷的。每逢假期不是你飛來找我便是叫我飛去你那兒。你從來不查問我在本校有沒有男朋友,從第一天起你便當我是你的。老實說,我有很多其他男朋友,不過沒告訴你。但在我一生的戀愛之中,跟你的那一段是最美麗無瑕,最快樂的。”
  • 劉培基的名人朋友 – 林燕妮 (20130919)
    • “劉培基自傳中所寫的都是名藝人,如張國榮、陳百強、白雪仙、楊紫瓊、尤敏等等。他對朋友很好,我想心理上他需要有愛惜他的名人做朋友,他才有安全感。對他不好的名人他就翻臉當便飯了,他不是個為錢低頭的人。 做他的朋友,要習慣他的敏感和隨時發脾氣。他的朋友之中,沒有誰是沒讓他罵過的,除了我之外。不過最近也中招了,他惱道:「我不喜歡你寫高文安!」高文安是我們幾十年的共同朋友,不曉得寫高文安竟然會讓他大罵一頓。高文安沒說過他什麼。總之這個人,罵你時別當真,說話刺你時也別傷感,他氣不倒我的,他反而氣倒自己。我只是聽了就算。朋友,應記念他對我好的時候。 陳百強是我最要好的音樂朋友,以他平日的情緒不穩定,竟然在我情感上受到極大打擊和威脅時,早上六時起來陪我吃早餐,晚上表演完畢還整夜不睡,既唱歌又演戲和說故事的逗我開心到天亮。那是他性格高貴之處,他的經理人陳家瑛至今仍說:「 Danny仔是高貴的。」劉培基對他的評語也一樣。”
Advertisements

Some fond memories re 金庸社評

November 27, 2012

I just read “金庸社評” and quite enjoyed it. I even left the following comment.

Thanks for sharing these. I used to read and quite like the 明報社評 too. If I remember right, they used to translate the editorials into English and print them a few days later. I found reading the Chinese and English editorials side-by-side as a good learning experience.


獨立記者陳曉蕾的人物訪問

September 30, 2012

對一個愛讀傳記、自傳、人物專訪及找人訪問做專訪的我來說,最近迷上了多篇陳曉蕾的人物訪問。以下就讓我介紹幾篇我特別喜歡的給大家讀一讀。

* “周榕榕 人生是自己的

“[周榕榕] 選擇新聞系,媽媽沒有反對,能夠進到大學已經好好;工作才一年便辭職,媽媽也沒說什麼,女兒一向都喜歡旅行;可是旅行回來,還不上班,一年兩年過去,媽媽終於忍不住。

那一天,母女對峙。”

* “葉劉淑儀 母女如兄弟

“「我媽媽很重視健康,好守規矩,那些好難食的穀物早餐,呢,好似樹枝那種,我見到都想嘔!但她日日吃,並且定時吃飯、吃好多生果蔬菜、做運動。媽媽常說:『健康一點,可以陪多你幾年。』我爸爸是六十幾歲時死的,媽媽現在六十二歲了,所以立法會大樓有細菌,真的好可怕。」榮欣坦言,不能想像沒有了媽媽。 “

* “楊崢 雲吞原來可以買現成?

“[楊崢]要訪問擁有米芝蓮餐廳的名廚,很難;要名廚親自示範菜式,更難,並且要求又快又容易——怎樣的名廚才會答應?楊崢已經不計成本,飛了十多個城市,仍然不斷吃閉門羹。

「放飛機」最利害的一位,是一位美國的名廚,本來透過另一位名廚約好了,但去到紐約他的餐廳,公關說他正好出書,去了全國辦簽名會。楊崢跟著公關指示飛去加州,沒能見面,唯有自己開車去名廚在纳帕谷的另一間餐廳。”

* “周國豐 童年惡夢

“「家裡都是媽媽做飯,我和爸爸都喜歡吃肉,媽媽便拼命煮一大堆,像是要把我們養到肥肥白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誠品書展屬反智 ?

September 13, 2012

For the record. The problem is not that I disagree with the author. The problem is that I think much of the author’s analysis is weak.

投資一周:誠品書展屬反智 by 周顯

銅鑼灣的興利中心重建成為希慎廣場,其中的商店中,最沒有商業價值的,就是誠品書店,但卻偏偏是傳媒報道重心、城中熱話。如果把誠品書店的進駐視為「宣傳費」,這就得看這筆錢是否花得物有所值了。
我一向認為,希慎(014)的利氏家族,是中國人收租佬當中,品味最高的一個。但一般而言,品味和投資能力成反比,品味越高,投資能力越低。希慎的商場都是我很喜歡的,但是我並不認為,它在經營商場的賺錢能力,能夠高過新地(016)。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誠品是地產生意 ?

September 13, 2012

Don’t know how much I trust or agree with the author but I am including this article for the record.

蔡東豪專欄:誠品是地產生意

誠品以香港為踏腳石,進軍內地才是終極目標。

全城談誠品,有人把誠品當動詞用:你誠品咗未?周末夜晚去誠品,須排隊派籌,保安阿叔笑問:香港人幾時咁鍾意睇書?又係我出場的時間,由我說出在各位心裏,但沒信心大聲說出的一句話:香港誠品現象是泡沫。

書店變文化品牌 終扭虧
先清楚定義,香港誠品現象是指由誠品帶動本地閱讀風氣,提升文化氣息。我的看法是,香港人不會因誠品而改變閱讀風氣,本地文化氣息和修養在一輪喧嘩後,回歸以前,即是香港人不看書和香港無甚文化氣息和修養。更差的是,誠品旋風產生「一節淡三墟」效應,一輪大龍鳳過後,令香港人精神上感到閱讀疲累,到時發現閱讀風氣低處未算低。
很多人想知道,香港出版書的銷量,讓我告訴各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撒野 陳曉蕾

September 12, 2012

For the record.

非常人語
撒野 陳曉蕾
2012年07月26日

陳曉蕾不是一個討喜的人物。
在她網址上赤裸裸寫着:「請我來演講邀請時請註明酬金——要我開口,一定比你更難堪。」
沒有掩飾,以至於有些傷人。
可是誰說當記者要人見人愛呢?
為了一篇全港叉燒飯位置圖她可以跟編輯鬧翻,編輯把稿子扔到地上去,她我行我素;因為大力反對無綫主播轉行當公關,她被行內人群起攻擊,她面不改容言行照舊;做了四年獨立記者,採訪撰寫的是傳統大報會擱在副刊 E16版的廚餘剩飯、垃圾處理,和城市邊緣的農耕生活。
「其實是遇佛殺佛而已,如果你覺得報館阻礙了你,你就不要報館!」
去年她八萬字的採訪報導《剩食》一書出版,先後獲得台灣二○一一年「開卷好書獎」和第五屆「香港書獎」,個多月前她的新書《有米》推出市場,如今已經再版。她的話於是變得有力:
「如果你的理想是採訪,我不覺得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你。」
傍晚,新界郊野的黃昏走得急且兇猛,剛剛還有餘暉,說幾句話再一轉頭,已滿眼是墨墨的夜色。這時候遠處山腳下亮起了三兩盞燈,其中一盞,屬於陳曉蕾的小鐵皮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張虹 投票! – by 陳曉蕾

September 11, 2012

Very interesting read. For the record.

我的媽媽……
張虹 投票! – by 陳曉蕾
2012年09月07日

張虹曾經非常認真地,記錄立法會選舉。
那些喧鬧雜亂的選舉論壇,她和義工們把現場發言逐個字寫下來,由拉票到謝票,拍攝的片段超過二百小時。她看盡選舉的荒謬:「原來歪理是說不完的,像范徐麗泰自認比對手好的理由是:『你們的選舉刊物有沒有用環保紙!我就有用啦!』」
放大圖片

張虹(右)和母親的合照。當時她還在加拿大辦電影節,化妝穿短裙。

那是 2004年的選舉。張虹過了四十歲才開始拍攝紀錄片, 2002年辭去工作,全身投入,拍出連連得獎的《平安米》、《中學》,《搬屋》。那幾年,香港所有大型事件都會看到張虹的攝錄機: WTO會議、七一遊行、選舉……搏命拍了大量片段,卻沒資源完成後期製作──《選舉》在 2004年拍下、 2008年才勉強剪輯出 90分鐘的版本公映,直至今年終於剪輯成比較滿意的 130分鐘長片,以 DVD發行。
一部紀錄片折騰如此,背後的導演更飽受折磨。猶記得第一次訪問張虹,她剛開始有作品,衣著素淨骨子,短貼頭髮顯然由髮型師設計,不過三年,突然頭髮斑白鬆散如失修草地,眉頭緊皺,臉青青。
這看在張媽媽眼裏,格外心疼:媽媽做製衣廠,又是上海人好面子,最喜歡把三個女兒裝扮得漂漂亮亮,張虹年紀最小又最愛美,媽媽一看到雜誌有甚麼新款童裝,就會做給張虹穿。試過一次,她穿著粉紅色紗裙招搖地走過自家公屋走廊,忽然鄰家一盆冷水淋下來!那家的小孩,從沒新衣穿。
張虹唸書時也不用擔心,大學畢業教書、當上公務員,張媽媽以為,接着當然是結婚生子。
沒有。

張虹儲夠了錢就飛到加拿大修讀電影,還辦了六年「中國國際電影節」,把《黃土地》、《紅高粱》等中國新電影帶到北美, 1997年回港,兜兜轉轉 2002年才辭去銀行的財經繙譯工作,當紀錄片導演。「我也沒想過會走上這條路,一直以為和別人一樣,循規蹈矩結婚生子,誰知到了三十歲,不是這樣,四十歲仍然不是。我也很意外。」張虹沒有大聲疾呼多麼愛當導演,總是開玩笑帶過:「我八卦啫。」但走上了,就沒離開,縱使儲蓄很快用光,很長的時間都是借債度日。
女兒都年過四十歲,七十多歲張媽媽似乎也不好反對,反而以行動支持,眼見女兒身體變差,天天中午都買菜去女兒的辦公室做飯,一年兩年,直到媽媽的腿愈來愈不靈光。

張虹看醫生、嚴格地戒口吃藥、早睡早起,用了幾年時間健康才終於好轉,這次接受訪問的張虹,穿著鮮黃的鬆身民族上衣、棕色闊寬布褲,臉色不錯。
「我和媽媽一起練太極,連媽媽的腿也好多了。」張虹住在長洲,居然每星期一和三都去媽媽在將軍澳的家,帶她學太極,晚上特意留宿,第二天早上再跟媽媽練習。一星期四天見媽媽,能抽出時間?「媽媽病了,我更沒時間!」張虹想也不用想便回答。
她一步步完成《選舉》,經過時間歷練,觀察更透徹。「八年了,選舉根本的氣候沒變,內容也就不變,連對白都大同小異,只是說話的人可能不同了。」她說:「硬要比較,是選舉論壇更野蠻了,人們愈來愈大聲,不是問問題,而是罵人。」
這樣亂哄哄,還去投票?「我反而更想去投票:希望能阻止一些人進入議會。做得好的議員誠然不多,可是大方向:民主,避免香港變大陸,都是對的,相反一些人可會令香港沉下去!」

陳曉蕾
獨立記者,著作包括:《剩食》、《有米》、《香港正菜》等。
從一棵菜看土地,從一粒米寫生活,總是好奇:怎樣的人,吃着怎樣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