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正常與非正常 – 李怡

May 3, 2012

For the record 李怡’s article. See also Guardian (May 3), “Chen Guangcheng: ‘I want to leave China as soon as possible’ – video

絲絲世語:中共的正常與非正常 – 李怡 – 2012年05月04日

中國官員向美國口頭保證陳光誠離開美使館會安全,承諾「允許陳光誠過正常的生活」,允許陳光誠同家人團聚,允許他在一個大學城開始新的生活,還允許美國官員去探望他。美方未必相信中方承諾,但有了這承諾就有了放掉這燙手山芋的下台階。陳光誠離開美使館,沒有病也去了醫院,中美高層的戰略和經濟對話於是開幕也。
陳光誠的妻子兒女在中共手裏形同人質,中共公安虐待他妻子,威脅要殺死她,逼她勸陳光誠離開美使館。陳光誠不可能相信中共的承諾,但為了妻兒的安全和團聚,他不能不離開使館。
中國外交部譴責「美國駐華使館以非正常的方式將中國公民陳光誠帶入使館」。實際上是中國「以非正常的方式將陳光誠逼離美使館」。中共「正常」與「非正常」的邏輯都與全球正常人相反。

Advertisements

蘋論:獨立輿論從來就不識時務不畏群情 – 李怡

April 27, 2012

For the record. I often quite respect Mr. 李怡’s analysis. But I want to ask, what if 陳冉 already had met the 7 years of HK residency requirement and is a HK citizen? Would we have no solid ground to challenge her? People may not like her ties but when is a HKer a “true” HKer?

蘋論:獨立輿論從來就不識時務不畏群情 – 李怡 – 2012年04月28日

香港多數人知道我們的核心價值是自由法治,也知道應有選舉治港者的政治權利,在有機會表達意願時許多人願意走出來,比如 03年為 23條上街,上月 23、 24日在明知不會有實質結果的情況下仍有 22萬人參加民間選特首。然而,也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當自己不想看到的現實降臨並似乎不可改變時,就會認命,接受既成事實。此外,如同無綫劇集《天與地》所說:「香港人最擅長係乜?係善忘!」當然,還有幾乎世界上大多數地區的人民一樣,就是重視近利,而對影響我們基本權利的自由法治,就好像陽光空氣似的,不覺其存在,也就不擔心會失去。
這就是梁振英近來民望上升的原因。 1,這已是不可改變的現實,我們沒有能力反對,不接受又能夠怎樣? 2,既要接受現實,就要對一切曾經難以忍受的事態失憶,種票、種人、西九門、防暴門、中聯辦助選門、種出一個疑似共產黨人的特首,一連串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情事,都要從記憶中抹掉,這樣才能自欺欺人地把日子過下去。 3,梁振英一句雙非嬰零配額和沒有居港權,立即使民望飆升,多數人只覺他的話符合近利,而不去深究是否會犧牲香港自由法治的核心價值。
梁振英民望上升還因為他善於辭令和有說謊不眨眼的本事。筆者不斷戳破他幾乎每日一謊言,但政界和其他傳媒卻大都不以為意。最近他聘用非本港永久居民的陳冉當候任特首辦要職,理由是陳小姐認識他的政綱,這理由聽來真是十分可笑,怎麼可能有人相信這是真話呢?但政界傳媒竟無人質疑。陳冉的背景除了是前共青團員之外,她還是香港華菁會的秘書長。華菁會是去年由一群內地成長、在香港發展事業的青年人創辦的組織,聲稱以「心繫祖國,服務香港」為宗旨,要「代表香港的一種新興的力量」,「為香港發展和國家未來集賢聚能」,它的榮譽贊助人是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和梁振英,榮譽顧問是中聯辦青年工作部部長韓淑霞,副主席包括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的女兒陳晴。這個擺明要「為香港集賢聚能」的內地來港青年移民組織,被任為秘書長的陳冉怎麼可能沒有中共背後主導的背景?梁振英把陳冉聘進候任特首辦,豈止於兩個多月的任期?這是不顧香港公務員聘用制度的規定,陸續把一批大陸的「新興力量」引進香港管治班子以及公務員系統的開始。
在梁振英如此肆意妄為的同時,就爆出現任特首外訪住總統套房之事。於是輿論與政界的焦點就集中在貪曾身上,而輕輕放下對陳冉個人及家庭背景深入查探,更少人理會華菁會將在香港政治中扮演甚麼角色。究竟貪曾的總統套房對我們未來的權利影響大呢,還是陳冉的事情影響大?再看唐英年的感情缺失、僭建,曾蔭權的受款待,這些事情與香港市民的關係大呢,還是種票、種人、防暴門、中聯辦介入選舉對我們的影響大?那些無關宏旨的個人操守,竟成為主導香港過去幾個月局勢的關鍵。如果說這些事的陸續出台都是有幕後人在設計,那麼香港市民是不是中了計?

有人指「蘋論」作者持續批評梁振英,是「過時」。有人說《蘋果日報》提出要同梁振英「砌到底」是先設立場。所謂「過時」,莫非就是指「不識時務」吧。獨立輿論從來就是「不識時務」的,從來就應該是質疑權貴的公器。前輩報人張季鸞的「不黨、不賣、不私、不盲」應是新聞工作者的信條。其中不盲,就是因為民眾往往被政客所騙,為眼前利益所蒙,因此,獨立輿論除了不畏權勢之外,更要不畏群情,忠於自己所相信的核心價值。


中大校長沈祖堯 – 香港不會沒有將來

March 30, 2012

I first watched a video of Sung Jao Yiu Joseph 中大校長沈祖堯 in a CUHK 45th Anniversary Public Lecture Series” and found him very insightful. Today, I admire him for a totally different reason. For the record.

絲絲世語:香港不會沒有將來 – 李怡 – 2012年03月30日

正當西環統領、黨人治港的「七百萬人的悲哀」(BBC評語)籠罩香港之際,中大校長沈祖堯公開為被判囚的學生陳倩瑩發聲,讓心緒鬱卒的香港人精神一振。
沈校長不是僅僅基於愛護學生,他在公開信中提到,陳倩瑩衝擊替補機制公眾論壇的行動是「出於對香港的關心,以及對民主人權的追求,而非為個人私利」。他表示「明白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時,可能採取較激烈行動」,他在「有需要時會以個人名義,為她的訴訟提供經濟援助」。
沈校長的公開信,鼓勵了年輕一代參與社會運動的熱情。「非為個人私利」更對照了在會展投票那些「為私利」的群醜。三二三各投票站不乏年輕的臉。後天我們也會看到許多年輕人走上街頭抗議中聯辦以高度介入取代香港的高度自治。年輕人是香港的未來。有這樣的年輕人,有這樣的校長,香港不會沒有將來。


女人的真誠 – (李怡)

March 15, 2012

For the record.

女人的真誠 – (李怡) – 2012年03月13日

我從來認為,就整體男人與整體女人作比較,女人絕對比男人真誠,比男人聰明和能幹。為什麼在所有行業都是男人佔優?因為大部分女人要兼顧生兒育女照顧家務,是社會造成的不平等。
唐太郭妤淺接受電台訪問,真是一鳴驚人。訪問者李慧玲說她的表現超水準。「她外表柔弱,聲音溫婉,但對答清晰,思路明確,絕對予人好感。」而最讓李慧玲意外的一刻,是當有聽眾來電,對唐太過於包容唐英年不以為然,她竟然反客為主,問這位聽眾:「柯太,你結婚了幾多年?開心嗎……」這種以溫柔關懷、從容淡定化解質疑的回答,絕不像一個初次踏入直播室與聽眾對話的人所能達到的水準,更何況是一個家庭主婦。
我雖沒有直接收聽,但看報導說她談起僭建時說:「每個屋企係避風塘,畀佢返嚟休息。點知避風塘變咗戰場,我好難過,非常後悔。有時坐喺度諗,點解自己咁貪心呢?」貪心,聽到了嗎?曾蔭權的貪心絕對比唐太大得多,他有承認自己貪嗎?梁振英涉及的醜聞,若真有利益輸送,更是大貪了,但他有可能承認自己貪嗎?唐英年貪色,他會說自己貪嗎?
唐太說,「點解自己咁貪心呢?」使人感到她是真心誠意地反躬自責。
唐太上電台打動不少人。網上許多人說她更適合做特首。做完訪問當天,沈旭暉教授在 facebook做「最新特首選舉」調查,截至晚上 7點,支持唐太當特首的有七成,得 650票,唐唐只有 31票,梁振英也只有 62票,何俊仁得 30票,白票有 158。
有人說,唐太上電台反顯得唐英年無能,對唐的選情無幫助。我不同意。我覺得唐太的誠意會給唐唐加分。


311的覺醒 – (李怡)

March 11, 2012

For the record.

311的覺醒 – (李怡) – 2012年03月12日

日本 311地震一週年,我覺得最有意義的是日本對依賴核電的覺醒。上週旅日台灣作家劉黎兒訪港,在港台節目中說,這一年來,日本已決定放棄核電了。日本人普遍認為,地震海嘯導致洩漏核幅射,不僅是天災,而且是人禍,因為出事的福島反應堆已老化,早已超過使用期了。
作家村上春樹當即呼籲日本人民放棄核能發電。為什麼是人民?因為在民主體制下,正是人民縱容政府和電力公司廣泛使用核能的。他說,日本發電量約有三成靠核能,核電廠數量是世界第三多,似乎已經走上使用核電的不歸路。但一年下來,據劉黎兒說,日本不僅不再興建核電廠,而且已有的核電也不再延長使用期。因此,原有 54個反應堆,現在只剩下 2個在運作,到下個月,就沒有反應堆運作了。日本駐港總領事坦誠告訴香港人,夏天去日本旅遊,可能會遇到因缺電而冷氣不足的情形。
日本人有反省和吸取教訓的能力。去年地震後第三天,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批評本國人說:「日本人的自體意識過於偏重自我。凡事都以私欲為主。通過這次海嘯要一次洗清這些執着。我覺得或許是所謂的天譴。」他的天譴論指向所有日本人,在舉國同情受災者的時刻,石原說出這樣的話,當然激怒公眾,受災者和罹難家屬更感二度傷痛,但日本人靜下來細想,石原講的未嘗無道理。於是在其後的選舉中,石原也獲得連任。
我在 08年四川地震時也發表過「天譴論」,我沒有說是對人民「天譴」,只說是對帝皇和執政者失德的警告,就引來包括梁振英在內的混罵。因此,中國的豆腐渣工程照建,核電也照建。


他的臉早已變了

March 4, 2012

For the record.

他的臉早已變了 – (李怡) – 2012年03月05日

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會上說得較有誠意的一句話是:「要建立公眾對一個人的政治信任,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但也可以在一天內公眾失去對你的信任……無論你們是否仍信任我,但千萬不要對香港制度失去信心。」
然而,他是香港的最高領導人,如要公眾不對香港制度失信心的話,只有他誠意認錯和鞠躬下台。但他顯然沒有也不打算這麼做。所以他的誠意要打個折扣,使人懷疑他不是為制度悲,而是為自己悲。
失敗很少能成為成功之母,相反,成功會成為失敗之母。許多人在成功後都會飄飄然,忘了出身,忘了過去,忘了年輕掙扎時的理想和真誠。魯迅詩:「一闊臉就變」,實在是對社會人性的精準觀察。
台灣因電影《海角七號》一炮而紅的導演魏德勝說:希望自己成名後不要忘了自己原來的這張臉。這是及早對自己提出警誡。在 NBA突然爆紅的林書豪說,他希望十年後的自己還能夠維持原來的樣子。他還對媒體說:「如果我變了,請記得一定要告訴我。」在充滿名利色誘惑的 NBA圈子裏,能否把持得住,沒有墮落,仍然熱愛籃球,跟從心中的呼喚去打球,就人性來說不容易。林書豪通過媒體要公眾監督他。
曾蔭權說錯了,公眾不是一天內失去對他信任的。實際上七年前他吹着口哨接任特首時,他已經開始變臉了。這七年來,他的臉天天在變,與富商巨賈來往越來越肆無忌憚。如魏德勝所說,忘了自己原來那張臉。香港公眾也看到他的臉越來越缺少真誠,越來越皮笑肉不笑。「一天」爆貪腐,其實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


台灣的人文風景

January 16, 2012

For the record.

台灣的人文風景(李怡)2012年01月17日

香港電視有廣告,警戒人們不要借手機給陌生人,以防被騙。在大陸,不須警戒,自然極少人會借手機給別人。但在台灣,向陌生人借手機非不尋常,一般不會被拒絕。
好久沒到台灣了。這次來,發現人民都很和善、禮貌、從容。是否因為我看多了大陸人與人間的無情,或經歷太多香港人之間的冷漠呢?不得而知。
上週五在台北坐捷運(地鐵)去參加造勢晚會。車上擠滿人,但有兩個空位子沒人坐。我走過去看,原來是留給長者、孕婦、殘障人士和抱小孩婦女的。香港的巴士有這樣的座位,但人擠時還是會有人坐上去的。但台灣就讓它空着。
台灣的公共汽車上除了有廣告,有的還會貼上些詩句,不一定是什麼詩人寫的,有些只是學生的童真之作,但能帶給人愉悅和尋思。是一種文化的陶冶。
台灣的捷運站並非舉目皆是廣告,有些捷運站的寬闊通道設有藝文廊,展列畫作,都是台灣本地新畫家的作品。我在「忠孝復興藝文廊」看到很有水準的畫作。有人駐足觀看。我在想,即使香港地鐵有這樣的畫廊,會有人看嗎?
台灣幾年前就推行要人民購買專用垃圾袋,同時政府又發專用的廚餘筒,開始時還可以把各種瓶子交到附近的便利店回購,並讓市民把垃圾分類以減少使用垃圾袋,現在台灣的垃圾量已大大減少。環保概念深入人心。
環保意識,實際上培養出人們關懷社會、關懷他人的良好意識。台灣為什麼近年給人如此和善親切的感覺,大概是從環保、文化這些日常生活中慢慢形成的人文風景。立法院雖有些肢體衝突,但台灣確是真正的而不是強迫的和諧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