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劉翔是在舉國體制之下演一場戲嗎?- 李怡

August 8,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劉翔是在舉國體制之下演一場戲嗎?- 李怡

劉翔摔倒退出奧運,中央電視台報道時解說員泣不成聲,主播如喪考妣。他其後的單腳跳和吻別最後一個欄的動作,給一些運動員和觀眾帶來一點感動,但卻被大陸網民開罵:「一切就像劇本設計好一樣。…劉翔,我不怨你,但討厭這個導演!」「這是在愚弄全國全世界人的智商!這不是意外摔倒!劉翔,你不該答應他們參加這種演出!」甚至《人民日報》也說「令人不解」。官方新華網發展論壇民調顯示,對劉翔出賽再次發生意外「感到疑惑」者高達60%,鳳凰網有57%的人認為,劉翔跌跤「有表演痕迹,讓人疑惑」。
比賽摔倒是常事,香港觀眾大都不會懷疑是「做戲」,何以內地網民甚而官媒都感懷疑呢?因為他們太了解大陸的體制了。
大陸的體育體制,就是倫奧開始以來在內地網站備受謾罵嘲諷的「舉國體制」,也就是以舉國之力去培養尖子運動員,目標是奪取金牌,並以此來提升全國的民族優越感和愛國心。培養一個有潛質的運動員花費多少呢?日前新華社報道了這次奧運中的游泳金牌得主孫楊的說法,他說他攀上泳壇頂峯,受惠於中國游泳隊「走出去」策略,在澳洲接受名教練丹尼斯薪酬100萬人民幣的最先進訓練,孫楊本人、教練員、隨行工作人員和陪練員,每人海外一個月開支要30萬人民幣。孫楊前後四次海外受訓,前三次每次都要70日,粗略計算他一人海外訓練的投入就要200萬人民幣以上,整個團隊兩年海外訓練開支超過1,000萬人民幣。這只是孫楊一人的訓練代價,舉國體制去拱獎牌,花費要多少?要犧牲多少發展普通人民體育活動的經費才能造就表面風光的「金牌大國」?
據博訊新聞網報道,一位中國田徑隊的長跑運動教練告訴記者,劉翔自從2008年奧運會時因腳傷就已經不適合大型比賽了,但劉翔是中國運動隊中最神秘的一位,其他運動員的傷勢都請諸多醫生會診,唯獨劉翔的傷勢像是國家機密。這位教練雖然沒有親自接觸劉翔,但他與劉翔的幾位教練、醫生都多次接觸,他自己感覺,這些人都在刻意隱瞞一些事實。
既然早已不適合比賽,為甚麼還要練習、還要作賽呢?原因就是劉翔並非一個人在戰鬥,自從他在雅典奧運揚了國威,國家就不斷利用他作為祖國騰飛的標誌。他跑不跑直接影響祖國騰飛的形象。為此,他的操作團隊異常巨大,開支驚人,廣告收入動不動就是上億,能堅持一天,就是上百萬人民幣,因此早就不適合比賽的劉翔,一直被包裝起來,有些內幕也被隱藏了起來。劉翔自己幾乎享受了國家高級領導幹部的待遇,他花費的國家體育經費是任何三個國家級田徑運動員的總和。
劉翔的教練和醫生早就知道劉翔的傷勢不適合這次倫敦奧運了,但一位接近劉翔團隊的人士透露,國家不會讓劉翔這個國家「偶像」如此灰溜溜退場,會在最後關頭以「頑強拼搏」來歌頌他,送他光榮退場。內地百度貼吧某神人在比賽前一天已預測結果:「比賽中傷病復發,單腿跳過終點,在場所有人感動,在最熱烈的掌聲中被扶出賽場。」

這場鬧劇的導演是中共宣傳部門,劉翔團隊,加上劉翔本人。可惜還是騙不過眾網民火眼金睛。
李慧詩在貧血症陰影及曾經左手骨折下,頑強奪一面銅牌,她和全香港人都感到高興;中國舉重選手吳景彪拿了一面銀牌,因奪不到金,就哭着說「我有愧於祖國」。香港男乒團力克日本隊進入準決賽,雖輸給南韓,隊員唐鵬說,我們力戰而敗,沒有輸掉奧運精神,也沒有輸掉香港精神;中國羽毛球女雙為晉級走線而打假波,被取消資格,但打假波難道是她們自己的決定、而不是受命於舉國體制的領導者嗎?我們希望香港有李慧詩、唐鵬,而不希望未來的運動員是吳景彪和身不由己的劉翔。
在舉國體制之下,受傷的劉翔不能不參加倫奧,不能不跑,也不能不演一場戲。當《北京日報》讚揚「舉國體制是好體制」時,《中國青年報》評論員曹林就稱,當大家一致說那是一坨屎時,必會有人站出來說,屎裏也有營養,屎也是好東西。為了表達對上的效忠,當着上峯的面把那坨屎吃下去。
要在公民社會的香港推行國民教育,就是要我們吃那坨屎。


蘋論:從公民社會向國民社會蛻變 – 李怡

August 3,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從公民社會向國民社會蛻變 – 李怡

把公民教育改為國民教育,是社會核心價值的根本改變。公民教育締造一個公民社會,而國民教育將會催生一個國民社會。

公民教育的教材與教學目的,是讓學生了解一個公民所具有的權利和義務,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了解在憲法和法律保護下一個公民的自由以及自由的法律局限(不能以侵犯他人的自由來取得個人自由),從而培養守法守紀的行為和服務利他的胸懷,使他成為具有民主、尊重、守法和負責的公民素養的人。在民主的國家,公民教育強調民主與開放,尊重多元價值,維護憲政體制,透過反思和行動增進公民的素質。
公民教育締造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公民社會是指圍繞共同的利益、目的和價值上的非強制性的集體行為。它不屬於政府的一部份,也不屬於私營企業的一部份。它是處於「公」與「私」之間的一個領域。公民社會通常包括那些為了社會的特定需要,為了公眾的利益而行動的組織,諸如慈善團體、非政府組織( NGO)、社區組織、專業協會、工會等等。
現代文明社會的大屋不能只靠上蓋的政府和下層的百姓支撐,而需要公民社會許多不同組織形成的各個支柱。公民社會使個性得以存在和發展,是自由的體現。
國民教育強調國家,教育的目的是「愛國」,國家和群體的利益高於一切,對國家(實際上指政權)忠誠、事事以國民、以種族身份自傲,個人利益必須服從國家利益。在國民教育基礎上產生的不是公民社會而是國民社會,沒有真正代表不同利益集團的組織,沒有民間慈善團體,沒有非政府組織( NGO),沒有真正的專業協會和工會,一切個人權益由政府或企業包辦。
中共建政後建立的是國民社會的國家。中國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
二十多年前,在制訂《基本法》的時候,當年的起草委員廖瑤珠(也就是梁振英說帶他進中共大門的人)撰文說:憲法「這一條反映以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為上……我們習慣的想法是,國家、社會、集體在行使權力時必須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損害個人自由和權利,而且有些基本個人權利,根本就從來沒有由人民交出來,付託給國家、社會或集體處理。」經過她和其他人的努力,更由於《中英聯合聲明》的規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寫明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在香港繼續有效,並定明:「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此種限制不得與本條第一款規定牴觸。」
因此,香港《基本法》是以保障個人自由和權益、以建立公民社會為基礎的小憲法,與中國的國家利益至上的憲法精神恰相反。

公民教育締造的公民社會也講國民身份的認同,也講愛國。九一一後布殊總統的演講就講愛國,他強調美國憲法對美國人民的自由和權利的保護,愛國是愛這個保護人民的憲法。
羅拔列福導演的影片《驚殺大陰謀》(《 The Conspirator》),講林肯被刺殺後抓到一名開設旅舍的寡婦,懷疑是同謀者,當時正是南北戰爭結束不久,社會主流聲音認為應從重從快把所有兇嫌和同謀者判死刑。一位年輕的律師愛肯,堅持為這個同謀者辯護,執着於必須要有一個公正的審判,不能因全國輿情或為了穩定社會的政治需要而把一個證據不足、可能無辜的人處死。有人對愛肯說,如果不迅速判死,無法遏制南方的暴力,國家都無法存在,還講甚麼法律。愛肯的回答是,如果沒有了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這國家的存在有何意義。
美國的司法公正和公民社會的建立,就是這樣由對人民法律權利的堅持,一路走過來的。我們看到的國民社會是另一套邏輯:「殺二十萬人維持二十年穩定」。
在奧運會,以國民社會為基礎的國家,獲獎牌的運動員,多會感謝國家和領導的栽培。四年前,美國選手費斯獲8面金牌,他沒有感謝國家,倒是美國總統布殊代表國家感謝費斯給國家帶來榮譽。每逢天災或人為悲劇,中國對死難人數都隱瞞或虛報,美國總統則逐個讀出死難者的名字。這都是國民社會與公民社會的截然分野。
香港本已是一個公民社會了,現在要推行國民教育把香港推向一個國民社會。這真的不僅是教育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是否要蛻變成與大陸、與北韓、與納粹德國同一類型的國民社會的問題。香港每一個市民,都不應該認為事不關己而自我麻醉了。


追求卓越和甘於平凡 – 李怡 – 20120617

June 22, 2012

For the record.

追求卓越和甘於平凡 – 李怡 – 20120617

台灣女作家劉繼榮一篇文章,這次大陸高考被浙江選為作文試題。要考生寫讀後感。
文章講作者剛上中學的女兒,成績中等,每逢朋友聚會,別人都在自誇家中孩子成績優秀,才藝非凡,他們只能扮深沉。報上看到一則九歲上大學的報導,爸爸問女兒:「你怎麼就不是個神童呢?」女兒說:「因為我爸爸不是神父呀。」媽媽笑出聲來。有一次,親友相聚,大人要孩子說他們將來要做什麼,紛說做鋼琴家、明星、科學家,問到他們的女兒,她說:「我的第一志願是當幼稚園老師。」第二志願,她說:「我想做媽媽,穿着圍裙做晚餐,給孩子講故事。」親友愕然,面面相覷。
有一次,一群同事帶着孩子郊遊。他們的女兒照料食物,像小管家。其中兩個孩子在爭一塊糯米餅,各不相讓,大人也勸不來。結果女兒用擲硬幣方式,輕易解決了。
一天媽媽接到學校老師電話,說這次考試有一道附加題,要同學寫最欣賞哪一個同學,結果全班都寫上他們女兒的名字(除了她自己),理由很多:熱心助人、守信用、好相處,樂觀幽默。老師說:「你這個女兒,成績普通,但做人很優秀。」
媽媽對女兒說:「你快要成為英雄了。」女兒說:「老師說過:當英雄路過的時候,總要有人坐在路邊鼓掌……,我不想當英雄,想做路邊鼓掌的人。」
有的人追求卓越,有的人甘於平凡。追求卓越的人,很可能要踩着別人肩膀上位,有時必須口是心非。至於他們甘於平凡又好心的女兒呢?將來一定會成為賢淑的妻子,溫柔的母親,熱心的同事,和善的鄰居。有一個滿足的人生。


蘋論: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 李怡

June 15,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 李怡 – 20120616

李旺陽事件,在警方說只有五千人上街的情況下,居然能使中聯辦和建制派紛紛轉軚,最妙的是候任特首梁振英,15次不回應事件,但在中聯辦李剛開腔後也鸚鵡學舌了。他還大言不慚地說他的感受同香港市民一樣。香港市民在知道這事的第一天就表示悲憤,梁振英卻於事件曝光十天後,才重複中央的調調,他的感受有哪一點與市民一樣?現在中共和他們在香港的跟屁蟲都說要求調查事件,若真有誠意,首先應要求當局把李旺陽的妹妹、妹夫放出來。現屍體已火化,卻說要請專家驗屍,這不是廢話嗎?若不是面對市民7.1上街使胡錦濤難堪的情勢,中聯辦豈會帶領着一眾跟屁蟲轉軚?
不過,梁振英與市民的感受雖不同,但某些意見卻有雷同之處。其中較有人認同的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論。這見解最先是由江澤民提出來的。許多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士,在六四平反和李旺陽事件中,都有類似看法。本報「論壇」版昨天就有一篇文章,認為哀悼義人應適可而止,今天港人介入大陸事務,他日中共也可用同樣理據介入香港事務,無端賠上香港的高度自治。數天前,「論壇」另一作者提出對六四的另類思考,認為面對中國,應抱持局外人心態,中共道不道歉,民主改不改革,是中國人的事,「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也不要犯河水,即使民主井水亦然」。
這種看法,也許是受學者陳雲的「香港城邦論」的影響。在李旺陽事件中,陳雲不同意示威群眾逼梁振英代香港人出頭。理由是:香港人正式以中國公民的憂患與共的身份去追查,即承認了自己是中國公民;小圈子選出來的梁振英,由此正式取得香港人民的道德授權;香港干預中國內政,換來中國有口實干預香港,等於開門揖盜;香港人尊重法治,因而不該干預中國法制。
這是正常人假設中國是一個正常國家、中共是正常體制的憂慮。但中共不是。首先,從回歸以來中共不顧《基本法》規定對香港的粗暴干預(不照《基本法》程序釋法,種票,種人,不勝枚舉),就知道河水犯不犯井水,決不取決於井水有沒有犯河水。河水要犯就犯,不需口實,因為它不是一個依從法規(《基本法》)的政權。其次,若真正依照《基本法》規定,只有《基本法》22條規定中央和各地方不能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卻沒有規定香港人不能干預大陸事務。相反,港區人大政協,正是為港人參與管理內地事務而設的,鄧小平說過香港人可以罵共產黨,香港人為大陸事而示威,也是集體「罵共產黨」的一種方式。因此,根據《基本法》,河水不能犯井水,但沒有規定井水不能犯河水,尤其所謂犯也只是意見表達而已。
香港人尊重法治。在一國兩制之下,要維持香港的法治傳統,必須時刻表現出我們尊重法治這種價值觀。因此,也必須對不顧法律規定而無法無天的專政行為表達我們的意向。在李旺陽事件中,我們不是不尊重中國的法制,而是要求中國當權者尊重他們自定的法制(比如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如果香港能成為一個真正排除中共獨裁政權干預的獨立城邦,當然很好。但事實是不可能。既無法擺脫魔掌,就需要無時無刻地向「一國」向「另一制」表達我們對自由法治人權民主這些價值觀的堅持,也為了向大陸所有支持這種普世價值觀也支持香港這一制的人士表達我們的心向。

「建設民主中國」這口號,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無疑陳義過高,不是香港人努力就可以達致的。但對六四,對李旺陽事件,我們發出抗議之聲,卻是為了向中共表達我們要維護怎樣的價值觀,我們譴責一味諂媚專制政權而不顧香港傳統價值觀和市民意向的掌權者和建制派,也是為了維護我們的根本利益。
這是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哀悼義人要窮究到底,無須適可而止。我們也不會中緩兵計,7.1正是向中國領導人表達我們意向的重要時刻。


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李怡

May 28, 2012

For the record.

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李怡

一個美國人在海邊村莊漫步,看到一艘漁船上有幾條大黃鰭鮪魚,他問漁夫花多久時間捕到這些魚,漁夫說,只一會兒工夫。美國人問,為什麼不在海上待久些,捕更多魚呢?漁夫說,夠生活了。美國人說:我是哈佛企管碩士,你應該花更多時間捕魚,接着買一艘大一點的船,再買幾艘船,最後擁有捕魚船隊。你不用賣魚給中間商,可直接賣給加工廠,接下來可擁有自己的罐頭廠。然後你可以到大城市擴張事業。漁夫問:那要花多少時間呀?美國人:大約15到20年。然後如果時機好,你可以把公司股票上市,做個有錢人。
漁夫問:成為有錢人之後呢?美國人說:那你可以退休了,搬到一個小漁村,睡得很晚,釣釣魚,跟孩子們玩,每晚到鎮上酒吧喝酒,跟朋友玩玩吉他。漁夫說,這不就是我現在過的生活嗎?
有一個銀行高級職員,幾年前金融海嘯,被銀行要求放無薪假,他震驚又沮喪,他雖有積蓄,不愁生活,卻不肯接受這殘酷的事實。終日嘆氣。他的一個朋友對他說:你以前不是經常抱怨工作忙,沒有時間運動養生,陪伴家人,說想早點退休嗎?現在你的退休夢想可以實現了。他聽了,立即調整心態,把失業日子過成退休生活,快樂地做運動,陪家人,還去跟名廚學做甜點。後來他開了自己的甜點小鋪,生意好得不得了,收入比在銀行時多。他回看過去,原本可能使他一蹶不振的失業,居然成為人生躍進夢想顛峰的跳板。
人生的失意得意在心態。過自己想過的日子,而不是別人或世俗認為你該過的日子。這當然不易,但心態性格會帶來好運。


蘋論:慎密部署幕後指揮的閹割立會大行動 – 李怡

May 18,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慎密部署幕後指揮的閹割立會大行動 – 李怡 – 20120519

昨天各電視台播放了17日凌晨曾鈺成叫停拉布前的有關片段,清楚聽到他對立會秘書吳文華說「返嚟就郁啦」,接着吳兩次叫傳遞員交紙條給黃宜弘。曾回應他忘記說的是甚麼。黃和吳回應紙條寫的是總計開會時數,但其後黃提出終止辯論時是照着紙條讀的。
即使沒有這些片段,從選人:黃宜弘這中共信得過又不是民建聯工聯會這些人多口雜的組織中人;選時間:凌晨4時許,除參加拉布的和湊人數的建制派議員外,其他都已離去,記者收工,報紙也過了截稿時間,加上曾鈺成胸有成竹的回應,種種迹象顯示,這次事件決不是一個「忍無可忍」、另一個臨時回應的行動,而是處心積慮、經慎密計算安排,肯定有幕後指揮的一次閹割立法會的行動,目的是使立法會淪為習近平所囑咐的「三權合作」中為行政機關當橡皮圖章的舉手機器。
說有多少項議案被延誤,說拉布使立法會不能正常運作,都不是理由。因為只要政府願意把這個有損市民基本政治權利的法案押後,其他法案就不會被拖延,立法會也就能正常運作。對政府來說,這法案沒有急迫性。為甚麼不能押後?為甚麼建制派議員要否決中止待續的議案?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政府和建制派聽了阿爺的命令:不能讓拉布得逞,也就是不能讓拉布成為少數派議員制衡政府惡法的有效手段。
立法會《議事規則》第38條列明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沒有限制議員發言次數,而且提出動議的議員,更應有權就每一個動議發言。曾鈺成不可能不知道這規則。那麼,他為甚麼要硬作此不符規則的決定?
每日一謊言的梁振英,他的最新謊言是說他組織新班子的人選,都沒有政治考慮。即使硬拗用陳冉、用袁國強、用許曉暉都沒有政治考慮吧,那麼主要官員最後都要中央任命,莫非中共中央也沒有政治考慮?梁振英又怎麼可能不在揀人時想到中央的政治考慮呢?
本周二,梁振英拜訪中聯辦,密談兩小時,他說是談 CEPA的緊密經貿關係。在緊密組班時刻,又未從原政府負責官員那裏接手,怎麼會是去談 CEPA呢?而之前之後,他念念不忘的是甚麼?就是立法會拉布,一時說會影響他的建居屋公屋計劃,一時說會癱瘓政府,一時說「任何嘢去到立法會,我哋控制唔到幾時拉布、幾時唔拉布、幾時審議」。他如此着緊的拉布,去中聯辦不是談這事,而是去談他幾乎已不大提的 CEPA,是不是怪事?
有理由相信,這兩小時是為兩天後的事寫下劇本,包括派錢搞反拉布的假示威,安排誰去提終止辯論,包括誰去找曾鈺成配合,包括甚麼時間發難,恐怕也包括叫梁振英出言不點名批曾鈺成姑息拉布議員,而梁振英曾向曾鈺成表示過手上有他的黑材料,這些都會是中聯辦幕後打這場仗的籌謀。

三國盡歸司馬懿。中共的三權合一,則是盡歸中共中央。習近平要求香港「三權合作」,也是三權盡歸中央。現在梁振英當特首,行政已歸中央了。立法會本已佔多數,可恨出了個拉布戰,使少數制衡多數的機率大增,所以一定要把這拉布戰殺掉,才能使立法也歸中央。再下來是委任一個政協背景的律政司,加上未來兩年終院兩位常任法官屆退休年齡,梁振英有權任命新人。司法歸中央看來也在中共日程表上了。
甚麼是港人治港?它體現在《基本法》26條中:香港人「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儘管這個政治權利沒有完全實現,但這個《基本法》定下的權利若削弱了,或被扭曲了,港人治港就不存在了,它會變色成京人治港,甚而擺明中共治港。因此這次的拉布戰實在是一場護法(《基本法》)運動。中共當局,香港建制派,泛民諸派,所有香港市民,你們有想過自己在護法運動中當甚麼角色嗎?


梁振英一味靠嚇 – 李怡

May 13, 2012

For the record.

絲絲世語:梁振英一味靠嚇 – 李怡 2012-05-14

立法會拉布拉出了真勇士,拉出了見義勇為的主流泛民鄭家富,拉出了立會主席曾鈺成堅守議事規則的本色,也拉出了建制派、保皇黨、特區政府眾官員的醜態。不過,最嘆為觀止的,卻是接連兩天恐嚇市民的梁振英,他說拉布影響他的政府架構改組方案,使公屋居屋計劃延誤上馬。他又鼓動市民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對付支持拉布議員,「三個月後會令佢哋落選」。他不僅是要影響選民投票取向,更重要的是恐嚇想要支持拉布的議員,要他們當心九月落選。
梁振英嚇不倒市民,陳方安生指出,「目前嘅架構有大把人手,你話建屋幾多,一樣可以做到」。他也嚇不倒打算支持拉布的議員,因為市民已逐漸明白拉布的意義,民意顯示曾鈺成聲望最高。他的恐嚇只是進一步暴露他自己的真面目:唯中共之命是從、力挺犧牲市民政治權利的惡法過關。


中共的正常與非正常 – 李怡

May 3, 2012

For the record 李怡’s article. See also Guardian (May 3), “Chen Guangcheng: ‘I want to leave China as soon as possible’ – video

絲絲世語:中共的正常與非正常 – 李怡 – 2012年05月04日

中國官員向美國口頭保證陳光誠離開美使館會安全,承諾「允許陳光誠過正常的生活」,允許陳光誠同家人團聚,允許他在一個大學城開始新的生活,還允許美國官員去探望他。美方未必相信中方承諾,但有了這承諾就有了放掉這燙手山芋的下台階。陳光誠離開美使館,沒有病也去了醫院,中美高層的戰略和經濟對話於是開幕也。
陳光誠的妻子兒女在中共手裏形同人質,中共公安虐待他妻子,威脅要殺死她,逼她勸陳光誠離開美使館。陳光誠不可能相信中共的承諾,但為了妻兒的安全和團聚,他不能不離開使館。
中國外交部譴責「美國駐華使館以非正常的方式將中國公民陳光誠帶入使館」。實際上是中國「以非正常的方式將陳光誠逼離美使館」。中共「正常」與「非正常」的邏輯都與全球正常人相反。


蘋論:獨立輿論從來就不識時務不畏群情 – 李怡

April 27, 2012

For the record. I often quite respect Mr. 李怡’s analysis. But I want to ask, what if 陳冉 already had met the 7 years of HK residency requirement and is a HK citizen? Would we have no solid ground to challenge her? People may not like her ties but when is a HKer a “true” HKer?

蘋論:獨立輿論從來就不識時務不畏群情 – 李怡 – 2012年04月28日

香港多數人知道我們的核心價值是自由法治,也知道應有選舉治港者的政治權利,在有機會表達意願時許多人願意走出來,比如 03年為 23條上街,上月 23、 24日在明知不會有實質結果的情況下仍有 22萬人參加民間選特首。然而,也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當自己不想看到的現實降臨並似乎不可改變時,就會認命,接受既成事實。此外,如同無綫劇集《天與地》所說:「香港人最擅長係乜?係善忘!」當然,還有幾乎世界上大多數地區的人民一樣,就是重視近利,而對影響我們基本權利的自由法治,就好像陽光空氣似的,不覺其存在,也就不擔心會失去。
這就是梁振英近來民望上升的原因。 1,這已是不可改變的現實,我們沒有能力反對,不接受又能夠怎樣? 2,既要接受現實,就要對一切曾經難以忍受的事態失憶,種票、種人、西九門、防暴門、中聯辦助選門、種出一個疑似共產黨人的特首,一連串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情事,都要從記憶中抹掉,這樣才能自欺欺人地把日子過下去。 3,梁振英一句雙非嬰零配額和沒有居港權,立即使民望飆升,多數人只覺他的話符合近利,而不去深究是否會犧牲香港自由法治的核心價值。
梁振英民望上升還因為他善於辭令和有說謊不眨眼的本事。筆者不斷戳破他幾乎每日一謊言,但政界和其他傳媒卻大都不以為意。最近他聘用非本港永久居民的陳冉當候任特首辦要職,理由是陳小姐認識他的政綱,這理由聽來真是十分可笑,怎麼可能有人相信這是真話呢?但政界傳媒竟無人質疑。陳冉的背景除了是前共青團員之外,她還是香港華菁會的秘書長。華菁會是去年由一群內地成長、在香港發展事業的青年人創辦的組織,聲稱以「心繫祖國,服務香港」為宗旨,要「代表香港的一種新興的力量」,「為香港發展和國家未來集賢聚能」,它的榮譽贊助人是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和梁振英,榮譽顧問是中聯辦青年工作部部長韓淑霞,副主席包括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的女兒陳晴。這個擺明要「為香港集賢聚能」的內地來港青年移民組織,被任為秘書長的陳冉怎麼可能沒有中共背後主導的背景?梁振英把陳冉聘進候任特首辦,豈止於兩個多月的任期?這是不顧香港公務員聘用制度的規定,陸續把一批大陸的「新興力量」引進香港管治班子以及公務員系統的開始。
在梁振英如此肆意妄為的同時,就爆出現任特首外訪住總統套房之事。於是輿論與政界的焦點就集中在貪曾身上,而輕輕放下對陳冉個人及家庭背景深入查探,更少人理會華菁會將在香港政治中扮演甚麼角色。究竟貪曾的總統套房對我們未來的權利影響大呢,還是陳冉的事情影響大?再看唐英年的感情缺失、僭建,曾蔭權的受款待,這些事情與香港市民的關係大呢,還是種票、種人、防暴門、中聯辦介入選舉對我們的影響大?那些無關宏旨的個人操守,竟成為主導香港過去幾個月局勢的關鍵。如果說這些事的陸續出台都是有幕後人在設計,那麼香港市民是不是中了計?

有人指「蘋論」作者持續批評梁振英,是「過時」。有人說《蘋果日報》提出要同梁振英「砌到底」是先設立場。所謂「過時」,莫非就是指「不識時務」吧。獨立輿論從來就是「不識時務」的,從來就應該是質疑權貴的公器。前輩報人張季鸞的「不黨、不賣、不私、不盲」應是新聞工作者的信條。其中不盲,就是因為民眾往往被政客所騙,為眼前利益所蒙,因此,獨立輿論除了不畏權勢之外,更要不畏群情,忠於自己所相信的核心價值。


中大校長沈祖堯 – 香港不會沒有將來

March 30, 2012

I first watched a video of Sung Jao Yiu Joseph 中大校長沈祖堯 in a CUHK 45th Anniversary Public Lecture Series” and found him very insightful. Today, I admire him for a totally different reason. For the record.

絲絲世語:香港不會沒有將來 – 李怡 – 2012年03月30日

正當西環統領、黨人治港的「七百萬人的悲哀」(BBC評語)籠罩香港之際,中大校長沈祖堯公開為被判囚的學生陳倩瑩發聲,讓心緒鬱卒的香港人精神一振。
沈校長不是僅僅基於愛護學生,他在公開信中提到,陳倩瑩衝擊替補機制公眾論壇的行動是「出於對香港的關心,以及對民主人權的追求,而非為個人私利」。他表示「明白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時,可能採取較激烈行動」,他在「有需要時會以個人名義,為她的訴訟提供經濟援助」。
沈校長的公開信,鼓勵了年輕一代參與社會運動的熱情。「非為個人私利」更對照了在會展投票那些「為私利」的群醜。三二三各投票站不乏年輕的臉。後天我們也會看到許多年輕人走上街頭抗議中聯辦以高度介入取代香港的高度自治。年輕人是香港的未來。有這樣的年輕人,有這樣的校長,香港不會沒有將來。


女人的真誠 – (李怡)

March 15, 2012

For the record.

女人的真誠 – (李怡) – 2012年03月13日

我從來認為,就整體男人與整體女人作比較,女人絕對比男人真誠,比男人聰明和能幹。為什麼在所有行業都是男人佔優?因為大部分女人要兼顧生兒育女照顧家務,是社會造成的不平等。
唐太郭妤淺接受電台訪問,真是一鳴驚人。訪問者李慧玲說她的表現超水準。「她外表柔弱,聲音溫婉,但對答清晰,思路明確,絕對予人好感。」而最讓李慧玲意外的一刻,是當有聽眾來電,對唐太過於包容唐英年不以為然,她竟然反客為主,問這位聽眾:「柯太,你結婚了幾多年?開心嗎……」這種以溫柔關懷、從容淡定化解質疑的回答,絕不像一個初次踏入直播室與聽眾對話的人所能達到的水準,更何況是一個家庭主婦。
我雖沒有直接收聽,但看報導說她談起僭建時說:「每個屋企係避風塘,畀佢返嚟休息。點知避風塘變咗戰場,我好難過,非常後悔。有時坐喺度諗,點解自己咁貪心呢?」貪心,聽到了嗎?曾蔭權的貪心絕對比唐太大得多,他有承認自己貪嗎?梁振英涉及的醜聞,若真有利益輸送,更是大貪了,但他有可能承認自己貪嗎?唐英年貪色,他會說自己貪嗎?
唐太說,「點解自己咁貪心呢?」使人感到她是真心誠意地反躬自責。
唐太上電台打動不少人。網上許多人說她更適合做特首。做完訪問當天,沈旭暉教授在 facebook做「最新特首選舉」調查,截至晚上 7點,支持唐太當特首的有七成,得 650票,唐唐只有 31票,梁振英也只有 62票,何俊仁得 30票,白票有 158。
有人說,唐太上電台反顯得唐英年無能,對唐的選情無幫助。我不同意。我覺得唐太的誠意會給唐唐加分。


311的覺醒 – (李怡)

March 11, 2012

For the record.

311的覺醒 – (李怡) – 2012年03月12日

日本 311地震一週年,我覺得最有意義的是日本對依賴核電的覺醒。上週旅日台灣作家劉黎兒訪港,在港台節目中說,這一年來,日本已決定放棄核電了。日本人普遍認為,地震海嘯導致洩漏核幅射,不僅是天災,而且是人禍,因為出事的福島反應堆已老化,早已超過使用期了。
作家村上春樹當即呼籲日本人民放棄核能發電。為什麼是人民?因為在民主體制下,正是人民縱容政府和電力公司廣泛使用核能的。他說,日本發電量約有三成靠核能,核電廠數量是世界第三多,似乎已經走上使用核電的不歸路。但一年下來,據劉黎兒說,日本不僅不再興建核電廠,而且已有的核電也不再延長使用期。因此,原有 54個反應堆,現在只剩下 2個在運作,到下個月,就沒有反應堆運作了。日本駐港總領事坦誠告訴香港人,夏天去日本旅遊,可能會遇到因缺電而冷氣不足的情形。
日本人有反省和吸取教訓的能力。去年地震後第三天,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批評本國人說:「日本人的自體意識過於偏重自我。凡事都以私欲為主。通過這次海嘯要一次洗清這些執着。我覺得或許是所謂的天譴。」他的天譴論指向所有日本人,在舉國同情受災者的時刻,石原說出這樣的話,當然激怒公眾,受災者和罹難家屬更感二度傷痛,但日本人靜下來細想,石原講的未嘗無道理。於是在其後的選舉中,石原也獲得連任。
我在 08年四川地震時也發表過「天譴論」,我沒有說是對人民「天譴」,只說是對帝皇和執政者失德的警告,就引來包括梁振英在內的混罵。因此,中國的豆腐渣工程照建,核電也照建。


他的臉早已變了

March 4, 2012

For the record.

他的臉早已變了 – (李怡) – 2012年03月05日

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會上說得較有誠意的一句話是:「要建立公眾對一個人的政治信任,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但也可以在一天內公眾失去對你的信任……無論你們是否仍信任我,但千萬不要對香港制度失去信心。」
然而,他是香港的最高領導人,如要公眾不對香港制度失信心的話,只有他誠意認錯和鞠躬下台。但他顯然沒有也不打算這麼做。所以他的誠意要打個折扣,使人懷疑他不是為制度悲,而是為自己悲。
失敗很少能成為成功之母,相反,成功會成為失敗之母。許多人在成功後都會飄飄然,忘了出身,忘了過去,忘了年輕掙扎時的理想和真誠。魯迅詩:「一闊臉就變」,實在是對社會人性的精準觀察。
台灣因電影《海角七號》一炮而紅的導演魏德勝說:希望自己成名後不要忘了自己原來的這張臉。這是及早對自己提出警誡。在 NBA突然爆紅的林書豪說,他希望十年後的自己還能夠維持原來的樣子。他還對媒體說:「如果我變了,請記得一定要告訴我。」在充滿名利色誘惑的 NBA圈子裏,能否把持得住,沒有墮落,仍然熱愛籃球,跟從心中的呼喚去打球,就人性來說不容易。林書豪通過媒體要公眾監督他。
曾蔭權說錯了,公眾不是一天內失去對他信任的。實際上七年前他吹着口哨接任特首時,他已經開始變臉了。這七年來,他的臉天天在變,與富商巨賈來往越來越肆無忌憚。如魏德勝所說,忘了自己原來那張臉。香港公眾也看到他的臉越來越缺少真誠,越來越皮笑肉不笑。「一天」爆貪腐,其實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


台灣的人文風景

January 16, 2012

For the record.

台灣的人文風景(李怡)2012年01月17日

香港電視有廣告,警戒人們不要借手機給陌生人,以防被騙。在大陸,不須警戒,自然極少人會借手機給別人。但在台灣,向陌生人借手機非不尋常,一般不會被拒絕。
好久沒到台灣了。這次來,發現人民都很和善、禮貌、從容。是否因為我看多了大陸人與人間的無情,或經歷太多香港人之間的冷漠呢?不得而知。
上週五在台北坐捷運(地鐵)去參加造勢晚會。車上擠滿人,但有兩個空位子沒人坐。我走過去看,原來是留給長者、孕婦、殘障人士和抱小孩婦女的。香港的巴士有這樣的座位,但人擠時還是會有人坐上去的。但台灣就讓它空着。
台灣的公共汽車上除了有廣告,有的還會貼上些詩句,不一定是什麼詩人寫的,有些只是學生的童真之作,但能帶給人愉悅和尋思。是一種文化的陶冶。
台灣的捷運站並非舉目皆是廣告,有些捷運站的寬闊通道設有藝文廊,展列畫作,都是台灣本地新畫家的作品。我在「忠孝復興藝文廊」看到很有水準的畫作。有人駐足觀看。我在想,即使香港地鐵有這樣的畫廊,會有人看嗎?
台灣幾年前就推行要人民購買專用垃圾袋,同時政府又發專用的廚餘筒,開始時還可以把各種瓶子交到附近的便利店回購,並讓市民把垃圾分類以減少使用垃圾袋,現在台灣的垃圾量已大大減少。環保概念深入人心。
環保意識,實際上培養出人們關懷社會、關懷他人的良好意識。台灣為什麼近年給人如此和善親切的感覺,大概是從環保、文化這些日常生活中慢慢形成的人文風景。立法院雖有些肢體衝突,但台灣確是真正的而不是強迫的和諧社會。


Apple Daily editorial – This city is dying

December 30, 2011

Interesting article even I can’t agree with every point in this article.

蘋論–告別 2011: This city is dying – (李怡) – 2011年12月31日

今天是 2011年的除夕,回顧過去一年,我們不能不警覺地看到:中國大陸從社會、政治、文化、法治、自由、民主等各個層面對香港的侵蝕,已使煮蛙的溫水變熱水,香港的傳統價值將要被煮熟煮死。”This city is dying”這句年底電視劇的話,是對這一年最精準的概括。
2011年第一個在香港出生的嬰兒,竟然是父母都是內地人的嬰兒。它預告着這一年香港的災難,是內地孕婦蜂擁來港的產子潮,它衝擊香港的醫療體系,使本地孕婦產子難,私家醫院逼爆與瘋狂漲價,公立醫院醫生流失,是否免試引進外地醫生成為社會爭拗的話題。
踏進兔年的第一樁大新聞,是內地旅遊惡客打了香港導遊卻誣稱被打,並因此獲旅行社息事寧人的巨額賠償。這件事延續了阿珍罵內地客事件,顯示內地自由行遊客對香港公平公正公道的商業價值的踐踏破壞。內地富起來的大款,佔大陸人口比例雖極少,但絕對值卻是香港無法承受的極大。炒樓炒水貨炒高級商品,使稍旺地區非經營以內地客為對象的商戶,都付不起昂貴租金。酒店房價上升數倍,聖誕假期一個小賓館的房價都要 3,000港元,除了不知錢怎麼得來的大款和可以亂報公賬的人士,其他國家和地區來的正常旅客恐怕都要漸漸裹足了。香港正從國際城市變身為內地大款在此消費炒賣的城市。
2011年香港網絡瘋傳一首叫《蝗蟲天下》的歌曲,把內地客比作蝗蟲。這首歌在短短兩個月內,點擊量達三十多萬。然而,香港絕大部份的媒體對這首歌都沒有報道,相反倒是內地的《南方周末》有大篇報道與評論,並對香港人的不滿表示理解,說內地暴發戶的壞習氣不僅來香港搶奪資源,還不可避免地帶來各種不良影響。「在他們(香港人)看來,內地人……成了讓人心生恐懼的『蝗蟲』。」
儘管香港傳媒的自我審查越趨嚴重,但香港主政者為了「向北望」卻一再壓制香港的言論自由。禿鷹部隊大舉拘捕示威者,李克強訪港將記者隔離至李克強看不見也無法聽到任何提問的地區,便衣警在麗港城阻擋記者鏡頭。
香港法院獨立並嚴格遵從基本法判案,是市民可以安心碇泊的法律磐石。這個法治基礎,從早兩年習近平提出要求香港要「三權合作」,到今年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官司被曾特首斥為「濫用司法程序」,香港終審法院首次向人大提請就剛果欠債案釋法,外傭居權官司更是由政府、建制派議員不斷煽動社會情緒要人大釋法,香港法院將被黨意主導的人大凌駕,香港法治在政客鼓動、市民短視之下面臨衰蔽。司法一旦淪為行政機關的工具,市民的法律保障也就喪失了。
香港蹣跚前行的民主,在區議會大規模的種票事件中,使人頓悟:將來無論是特首普選或立法會普選,都會在中共政治詐騙的掌握中,也使我們看到,民主黨去年的妥協,若不是自有盤算,就是愚不可及。
廉署對擺明衝擊廉潔選舉的種票事件,以只打蒼蠅不打老虎的方式,輕輕放過有名有姓的幕後黑手,使香港一貫自豪的廉潔,也陷落了。
香港人並不傻,我們只是無奈。年底前港大民調顯示,只有 16.6%的港人願自稱「中國人」,比率是 12年來的新低。中聯辦宣傳部長郝鐵川批評港大民調,指民調設計將「中國人」和「香港人」對立「不科學」及「不合邏輯」。

調查國民身份認同不是調查國民身份,而是調查「認同感」。香港人出遊,是持中國護照還是香港特區護照?香港人在外國人面前,會說自己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是的,我們都是「香港中國人」,「中國人」之前必加「香港」二字。我們期待中國大陸香港化,那時我們說「我是中國人」時,就不須加「香港」二字了。但我們今天看到的趨勢是香港中國化,所以更多人也緊緊抱住「香港人」這標誌。追求自由與人權是人性,任何國民教育的詭詐和宣傳,效果都會適得其反。


酷酷嫂另類輔選

December 14, 2011

For the record.

酷酷嫂另類輔選 – (李怡) – 2011年12月14日

被稱為「酷酷嫂」的台灣第一夫人周美青,一週前開始了為馬英九連任輔選的活動。不過,她進行的是另類輔選。
她沒有配合馬辦。她不說是輔選,沒有穿馬英九的選戰背心,甚至沒有通知媒體。馬辦說,周美青在嘉義、雲林、台南的活動純屬個人行程,是配合兒童福利文教基金會規畫的活動,不是輔選行程。周美青去參訪漁村產業,在漁村小餐廳用餐,去台南兩所偏遠的小學給小朋友講故事。當地的國民黨立委候選人不知情,無法乘機造勢。媒體聞風而來,她沒有回答輔選的問題,只是再三向記者們道謝,雙手合十作揖,向民眾問好。而且在正式開始講故事的時候就請記者們離去。
她穿牛仔褲、休閒鞋,到城隍廟參拜,到果菜市場,與民眾近距離接觸,全程無地方首長、黨部或地方人士陪同,作風低調。當然,她會與民眾握手,也願意與人合照。她是在輔選嗎?輔選是這樣子的嗎?輔選會不通知媒體嗎?然而,在選情緊繃的時候,她這種活動怎麼會不受關注?她的低調怎麼會不被傳開?因此,酷酷嫂是馬英九競選連任的超級助選員,她用了最隨和最不驚人卻又是最有效的方式。
周美青平易近人、生活樸素人所共知,但她的智慧卻不露痕跡。 2002年,馬英九競選連任台北市長,他的對手是民進黨的李應元。民調顯示,馬英九支持度遙遙領先。選後有消息說,正在馬英九志得意滿的時候,周美青對他說,你要看到李應元的長處,要真正尊重他,如果你只是口頭上尊重他,但心裏看不起他,那麼你的眼神會出賣你,露出你的不屑。
這真是最智慧的選舉語言。


畢加索故事有後續

December 3, 2011

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對李先生澆一盆冷水。我也想相信蓋內克的善良,但我對事件不太清楚,只是我找不到捐給法國文物部門的新聞報導。當然,找不到不等於沒有發生,只是我沒有找到証據支持罷了。

畢加索故事有後續 – (李怡) – 2011年11月28日

上週寫畢加索和安裝工的故事,有讀者來信說網上這事有人信有人不信,有人說是小偷(蓋內克)遇到大賊(畢加索後人)。加拿大友人 Kempton來信,附一篇今年 6月英國 Daily Mail的新聞,說蓋內克被畢加索兒子克勞德.畢加索( Claude Picasso)告上法庭,說他擁有的 271幅畫是偷來的。蓋內克也不是捐出這些畫,而是克勞德在提出起訴後,為避免作品流失,在司法裁決這批作品的歸屬權以前, 2010年 10月法國負責打擊走私文物的機構先行接管了這批作品。
我在網上繼續找尋有關新聞,事緣於去年 8月,蓋內克去信克勞德,說手上有大批畢加索作品,想請克勞德鑑定是真跡。蓋內克說,這些畫是他在幫畢加索住宅裝防盜設備時,畢加索和他妻子 Jacqueline送給他的。自從他擁有這些畫作, 40年來從未在家裏展示過,現在之所以要求鑑定,是想在他去世之前把這件事說明白,免得日後給他的兩個孩子帶來麻煩。
克勞德認定這些畫是真的。但他對蓋內克的解釋起疑:父親把每幅作品看成生命的一部分,不可能送出這麼多。於是他控告蓋內克偷竊。
有關新聞對我寫的人性美好故事,無疑澆一盆冷水。但我還是比較相信蓋內克的善良:若他想以畢加索的畫牟利,何以把畫收藏 40年而沒有拿出一張來賣,以改善自己生活?至於克勞德,在畢加索死後由於沒有留下遺囑,遺產數目驚人且繼承人關係複雜,所以掀起的財產爭奪戰空前混亂和慘烈,律師、估價人和公證人幾乎成了軍隊對決。大家耗時八年,才達成一致。而所有親戚朋友關係都毀了。
蓋內克官司未了。給故事加這個尾巴,使人唏噓:美好人性畢竟難容於醜惡的人類社會。

純良品性帶來災難 – (李怡) – 2011年11月29日

(續昨)畢加索兒子克勞德為證明蓋內克所言不實,他找了他已逝哥哥保羅的子女,他們自爭產官司後就翻臉不來往,現在面對巨大財富,幾個人摒棄前嫌,重新走到了一起。他們絞盡腦汁回憶 1970年至 1973年的事情,但沒有獲得一丁點線索。隨後他們找到當時和蓋內克一起參加安裝設備的一個叫洛瑞的工人。洛瑞說:「那段時間,我們非常意外,雖然畢加索有妻子和情人,還有多個孩子,可真正願意和他相處的卻沒有,他看起來是那麼的孤獨,或許我們讓畢加索稀釋了鬱悶,他拿出一兩幅畫給蓋內克作回報,也是有可能的。」
但蓋內克獲贈的是 271幅。他解釋說,畢加索開始時送他一兩幅。有一次,兩人談到了一個檀木箱子,畢加索看到蓋內克喜歡就贈送給了他,回家後,蓋內克發現裏面有大量的畫作,他提出歸還這些作品,畢加索說,既然送出去就不應該收回。畢加索的後人爭奪遺產的官司提醒了老年蓋內克,他不想兩個孩子將來為這筆財產反目,所以他聯繫了克勞德。
洛瑞證實了晚年畢加索的孤獨;克勞德和他的侄兒侄女找不到那時的回憶,說明他們當年全沒顧到老人的寂寞。我在有關報導中看到這些藏畫的幾張圖片,大都像是草稿,畢加索放在一個檀木箱中並不經意地送出這些草稿大有可能。蓋內克臨老才處理這些畫是不想後人為這筆財產反目也合乎他的品性。但想不到惹來官司,若打輸了還要坐牢。設想倘若克勞德拿到這些作品,家族間恐怕又會掀起另一場爭產糾紛。
在只顧爭財爭權爭情慾的人類社會,純樸美好的品性反而引起懷疑,帶來災難。嗚呼。


畢加索和安裝工 – 網上讀到的”軼事”或”謊言”?

November 25, 2011

看到以下兩篇”畢加索和安裝工”文章之後,覺得非常感人,文中提到,

“2010年 12月,一個石破天驚的新聞:年逾古稀的安裝工蓋內克將畢加索贈送給他的 271幅畫,全部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價值一億多歐元。”

我便去找相關的英文新聞來讀。最新的一段是 2011年六月 UK Daily Mail 的“Couple who had 271 unseen Picasso paintings worth millions stashed in garage are charged with handling stolen goods”,但內裏不但沒有捐給法國文物部門這個報導,反而報導他兩老夫婦被告偷竊。我絕對希望李怡先生網上讀的畢加索晚年軼事是真事。但照我所查證,這”軼事”(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可以是一個網上美麗的”謊言”。

畢加索和安裝工 – (李怡) – 2011年11月21日

網上讀到一段畢加索的晚年軼事,讓我感慨不已,也似乎從這故事才看懂了畢加索的畫。
畢加索說過:「我的每一幅畫,都裝有我的血,這就是我畫的含義。」
畢加索在世時,他的畫就賣得很貴。他身邊總有許多人渴望從他那裏得到一兩張畫,那怕是他隨手塗鴉,也夠自己一輩子吃喝不愁了。
晚年的畢加索非常孤獨,儘管他身邊不乏親戚朋友,但他很清楚,那些人都是衝着他的畫來的。為了那些畫,親人們爭吵不斷,甚至大打出手。畢加索很苦惱,他身邊一個能說說話聊聊天的人也沒有。儘管他很有錢,但是買不到親情和友情。
為保護畫作,年逾 90的畢加索請來一個安裝工,給自己門窗安裝防盜網。就這樣,安裝工蓋內克出現在畢加索的生活中。蓋內克憨厚,坦率,沒有文化,看不懂畢加索的畫,在他眼裏那些畫一文不值。畢加索常常將眼瞪得大大看蓋內克,蓋內克給了他豁然開朗的美好。蓋內克雖不懂畫,但他喜歡跟畢加索聊天,覺得老人很慈祥,就像自己的祖父。
陽光從窗外照進來,畢加索看着眼前的蓋內克,就像一尊雕塑,有一種令他暈眩的美。他情不自禁拿起畫筆,給蓋內克畫了一幅肖像。他把畫遞給蓋內克說:朋友,把它收藏好,或許將來你會用得着。蓋內克接過畫,沒看懂,他說:這畫我不想要,要不,你把廚房那把大扳手給我吧,我覺得那扳手對我更有用。畢加索不可思議地說「朋友,這幅畫不知能換回多少你要的扳手。」蓋內克將信將疑地收起畫,可心裏還想着那扳手。
蓋內克的到來,一掃畢加索淤積心中的苦悶,他找到傾訴對象。在蓋內克面前,他丟掉了自己的面紗,像孩子一樣跟蓋內克天南地北地交談,高興時還手舞足蹈。(明天續)

誰最懂得畢加索?- (李怡) – 2011年11月22日

(續昨)為了跟蓋內克聊天,畢加索一再將工期推遲,與蓋內克說說笑笑是他最大快樂。其間,畢加索又送了許多畫給蓋內克,包括他自己珍愛的作品。他說:「雖然你不懂畫,但你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最應該得到這些畫的人,拿去吧,希望有一天它們能改變你的生活。」
防盜網工程蓋內克竟幹了近兩年。和蓋內克一起,畢加索變得精神奕奕。他又創作出許多作品,是他創作另一高峰期。工程終於完了,蓋內克告別畢加索又到處打工去了。 1973年 4月 8日, 93歲的畢加索逝世。他的畫價創出天價。蓋內克日子過得艱難,他得知畢加索去世,非常悲痛。他回家翻出舊皮箱,把畢加索那些畫拿出來清點,發現共有 271張。蓋內克驚呆了,他知道只要拿出任何一張畫,就可以徹底改變他的生活。看着這些畫,畢加索的音容笑貌浮現,「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這句話一遍遍響起。他的眼睛濕潤了。他將畫又仔細地放回皮箱。他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這些畫,包括自己家人,他像往常一樣外出幹活。
2010年 12月,一個石破天驚的新聞:年逾古稀的安裝工蓋內克將畢加索贈送給他的 271幅畫,全部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價值一億多歐元。有人感到困惑不解,老人擁有這麼多畢加索的畫,為什麼自己不改善一下生活,要全部捐出來?
蓋內克在回答記者時說:畢加索對我說,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朋友我就不能佔有,只能保管。捐出來就是為了讓它們得到更好的保管。在天堂的畢加索一定為他能有這樣的朋友感到無比驕傲。自以為懂得畢加索的畫的許多人,其實只是懂得畢加索的畫價。說自己不懂的蓋內克,其實最懂得那些如畢加索所說「都裝有我的血」的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