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劉翔是在舉國體制之下演一場戲嗎?- 李怡

August 8,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劉翔是在舉國體制之下演一場戲嗎?- 李怡

劉翔摔倒退出奧運,中央電視台報道時解說員泣不成聲,主播如喪考妣。他其後的單腳跳和吻別最後一個欄的動作,給一些運動員和觀眾帶來一點感動,但卻被大陸網民開罵:「一切就像劇本設計好一樣。…劉翔,我不怨你,但討厭這個導演!」「這是在愚弄全國全世界人的智商!這不是意外摔倒!劉翔,你不該答應他們參加這種演出!」甚至《人民日報》也說「令人不解」。官方新華網發展論壇民調顯示,對劉翔出賽再次發生意外「感到疑惑」者高達60%,鳳凰網有57%的人認為,劉翔跌跤「有表演痕迹,讓人疑惑」。
比賽摔倒是常事,香港觀眾大都不會懷疑是「做戲」,何以內地網民甚而官媒都感懷疑呢?因為他們太了解大陸的體制了。
大陸的體育體制,就是倫奧開始以來在內地網站備受謾罵嘲諷的「舉國體制」,也就是以舉國之力去培養尖子運動員,目標是奪取金牌,並以此來提升全國的民族優越感和愛國心。培養一個有潛質的運動員花費多少呢?日前新華社報道了這次奧運中的游泳金牌得主孫楊的說法,他說他攀上泳壇頂峯,受惠於中國游泳隊「走出去」策略,在澳洲接受名教練丹尼斯薪酬100萬人民幣的最先進訓練,孫楊本人、教練員、隨行工作人員和陪練員,每人海外一個月開支要30萬人民幣。孫楊前後四次海外受訓,前三次每次都要70日,粗略計算他一人海外訓練的投入就要200萬人民幣以上,整個團隊兩年海外訓練開支超過1,000萬人民幣。這只是孫楊一人的訓練代價,舉國體制去拱獎牌,花費要多少?要犧牲多少發展普通人民體育活動的經費才能造就表面風光的「金牌大國」?
據博訊新聞網報道,一位中國田徑隊的長跑運動教練告訴記者,劉翔自從2008年奧運會時因腳傷就已經不適合大型比賽了,但劉翔是中國運動隊中最神秘的一位,其他運動員的傷勢都請諸多醫生會診,唯獨劉翔的傷勢像是國家機密。這位教練雖然沒有親自接觸劉翔,但他與劉翔的幾位教練、醫生都多次接觸,他自己感覺,這些人都在刻意隱瞞一些事實。
既然早已不適合比賽,為甚麼還要練習、還要作賽呢?原因就是劉翔並非一個人在戰鬥,自從他在雅典奧運揚了國威,國家就不斷利用他作為祖國騰飛的標誌。他跑不跑直接影響祖國騰飛的形象。為此,他的操作團隊異常巨大,開支驚人,廣告收入動不動就是上億,能堅持一天,就是上百萬人民幣,因此早就不適合比賽的劉翔,一直被包裝起來,有些內幕也被隱藏了起來。劉翔自己幾乎享受了國家高級領導幹部的待遇,他花費的國家體育經費是任何三個國家級田徑運動員的總和。
劉翔的教練和醫生早就知道劉翔的傷勢不適合這次倫敦奧運了,但一位接近劉翔團隊的人士透露,國家不會讓劉翔這個國家「偶像」如此灰溜溜退場,會在最後關頭以「頑強拼搏」來歌頌他,送他光榮退場。內地百度貼吧某神人在比賽前一天已預測結果:「比賽中傷病復發,單腿跳過終點,在場所有人感動,在最熱烈的掌聲中被扶出賽場。」

這場鬧劇的導演是中共宣傳部門,劉翔團隊,加上劉翔本人。可惜還是騙不過眾網民火眼金睛。
李慧詩在貧血症陰影及曾經左手骨折下,頑強奪一面銅牌,她和全香港人都感到高興;中國舉重選手吳景彪拿了一面銀牌,因奪不到金,就哭着說「我有愧於祖國」。香港男乒團力克日本隊進入準決賽,雖輸給南韓,隊員唐鵬說,我們力戰而敗,沒有輸掉奧運精神,也沒有輸掉香港精神;中國羽毛球女雙為晉級走線而打假波,被取消資格,但打假波難道是她們自己的決定、而不是受命於舉國體制的領導者嗎?我們希望香港有李慧詩、唐鵬,而不希望未來的運動員是吳景彪和身不由己的劉翔。
在舉國體制之下,受傷的劉翔不能不參加倫奧,不能不跑,也不能不演一場戲。當《北京日報》讚揚「舉國體制是好體制」時,《中國青年報》評論員曹林就稱,當大家一致說那是一坨屎時,必會有人站出來說,屎裏也有營養,屎也是好東西。為了表達對上的效忠,當着上峯的面把那坨屎吃下去。
要在公民社會的香港推行國民教育,就是要我們吃那坨屎。


蘋論:從公民社會向國民社會蛻變 – 李怡

August 3,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從公民社會向國民社會蛻變 – 李怡

把公民教育改為國民教育,是社會核心價值的根本改變。公民教育締造一個公民社會,而國民教育將會催生一個國民社會。

公民教育的教材與教學目的,是讓學生了解一個公民所具有的權利和義務,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了解在憲法和法律保護下一個公民的自由以及自由的法律局限(不能以侵犯他人的自由來取得個人自由),從而培養守法守紀的行為和服務利他的胸懷,使他成為具有民主、尊重、守法和負責的公民素養的人。在民主的國家,公民教育強調民主與開放,尊重多元價值,維護憲政體制,透過反思和行動增進公民的素質。
公民教育締造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公民社會是指圍繞共同的利益、目的和價值上的非強制性的集體行為。它不屬於政府的一部份,也不屬於私營企業的一部份。它是處於「公」與「私」之間的一個領域。公民社會通常包括那些為了社會的特定需要,為了公眾的利益而行動的組織,諸如慈善團體、非政府組織( NGO)、社區組織、專業協會、工會等等。
現代文明社會的大屋不能只靠上蓋的政府和下層的百姓支撐,而需要公民社會許多不同組織形成的各個支柱。公民社會使個性得以存在和發展,是自由的體現。
國民教育強調國家,教育的目的是「愛國」,國家和群體的利益高於一切,對國家(實際上指政權)忠誠、事事以國民、以種族身份自傲,個人利益必須服從國家利益。在國民教育基礎上產生的不是公民社會而是國民社會,沒有真正代表不同利益集團的組織,沒有民間慈善團體,沒有非政府組織( NGO),沒有真正的專業協會和工會,一切個人權益由政府或企業包辦。
中共建政後建立的是國民社會的國家。中國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
二十多年前,在制訂《基本法》的時候,當年的起草委員廖瑤珠(也就是梁振英說帶他進中共大門的人)撰文說:憲法「這一條反映以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為上……我們習慣的想法是,國家、社會、集體在行使權力時必須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損害個人自由和權利,而且有些基本個人權利,根本就從來沒有由人民交出來,付託給國家、社會或集體處理。」經過她和其他人的努力,更由於《中英聯合聲明》的規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寫明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在香港繼續有效,並定明:「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此種限制不得與本條第一款規定牴觸。」
因此,香港《基本法》是以保障個人自由和權益、以建立公民社會為基礎的小憲法,與中國的國家利益至上的憲法精神恰相反。

公民教育締造的公民社會也講國民身份的認同,也講愛國。九一一後布殊總統的演講就講愛國,他強調美國憲法對美國人民的自由和權利的保護,愛國是愛這個保護人民的憲法。
羅拔列福導演的影片《驚殺大陰謀》(《 The Conspirator》),講林肯被刺殺後抓到一名開設旅舍的寡婦,懷疑是同謀者,當時正是南北戰爭結束不久,社會主流聲音認為應從重從快把所有兇嫌和同謀者判死刑。一位年輕的律師愛肯,堅持為這個同謀者辯護,執着於必須要有一個公正的審判,不能因全國輿情或為了穩定社會的政治需要而把一個證據不足、可能無辜的人處死。有人對愛肯說,如果不迅速判死,無法遏制南方的暴力,國家都無法存在,還講甚麼法律。愛肯的回答是,如果沒有了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這國家的存在有何意義。
美國的司法公正和公民社會的建立,就是這樣由對人民法律權利的堅持,一路走過來的。我們看到的國民社會是另一套邏輯:「殺二十萬人維持二十年穩定」。
在奧運會,以國民社會為基礎的國家,獲獎牌的運動員,多會感謝國家和領導的栽培。四年前,美國選手費斯獲8面金牌,他沒有感謝國家,倒是美國總統布殊代表國家感謝費斯給國家帶來榮譽。每逢天災或人為悲劇,中國對死難人數都隱瞞或虛報,美國總統則逐個讀出死難者的名字。這都是國民社會與公民社會的截然分野。
香港本已是一個公民社會了,現在要推行國民教育把香港推向一個國民社會。這真的不僅是教育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是否要蛻變成與大陸、與北韓、與納粹德國同一類型的國民社會的問題。香港每一個市民,都不應該認為事不關己而自我麻醉了。


追求卓越和甘於平凡 – 李怡 – 20120617

June 22, 2012

For the record.

追求卓越和甘於平凡 – 李怡 – 20120617

台灣女作家劉繼榮一篇文章,這次大陸高考被浙江選為作文試題。要考生寫讀後感。
文章講作者剛上中學的女兒,成績中等,每逢朋友聚會,別人都在自誇家中孩子成績優秀,才藝非凡,他們只能扮深沉。報上看到一則九歲上大學的報導,爸爸問女兒:「你怎麼就不是個神童呢?」女兒說:「因為我爸爸不是神父呀。」媽媽笑出聲來。有一次,親友相聚,大人要孩子說他們將來要做什麼,紛說做鋼琴家、明星、科學家,問到他們的女兒,她說:「我的第一志願是當幼稚園老師。」第二志願,她說:「我想做媽媽,穿着圍裙做晚餐,給孩子講故事。」親友愕然,面面相覷。
有一次,一群同事帶着孩子郊遊。他們的女兒照料食物,像小管家。其中兩個孩子在爭一塊糯米餅,各不相讓,大人也勸不來。結果女兒用擲硬幣方式,輕易解決了。
一天媽媽接到學校老師電話,說這次考試有一道附加題,要同學寫最欣賞哪一個同學,結果全班都寫上他們女兒的名字(除了她自己),理由很多:熱心助人、守信用、好相處,樂觀幽默。老師說:「你這個女兒,成績普通,但做人很優秀。」
媽媽對女兒說:「你快要成為英雄了。」女兒說:「老師說過:當英雄路過的時候,總要有人坐在路邊鼓掌……,我不想當英雄,想做路邊鼓掌的人。」
有的人追求卓越,有的人甘於平凡。追求卓越的人,很可能要踩着別人肩膀上位,有時必須口是心非。至於他們甘於平凡又好心的女兒呢?將來一定會成為賢淑的妻子,溫柔的母親,熱心的同事,和善的鄰居。有一個滿足的人生。


蘋論: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 李怡

June 15,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 李怡 – 20120616

李旺陽事件,在警方說只有五千人上街的情況下,居然能使中聯辦和建制派紛紛轉軚,最妙的是候任特首梁振英,15次不回應事件,但在中聯辦李剛開腔後也鸚鵡學舌了。他還大言不慚地說他的感受同香港市民一樣。香港市民在知道這事的第一天就表示悲憤,梁振英卻於事件曝光十天後,才重複中央的調調,他的感受有哪一點與市民一樣?現在中共和他們在香港的跟屁蟲都說要求調查事件,若真有誠意,首先應要求當局把李旺陽的妹妹、妹夫放出來。現屍體已火化,卻說要請專家驗屍,這不是廢話嗎?若不是面對市民7.1上街使胡錦濤難堪的情勢,中聯辦豈會帶領着一眾跟屁蟲轉軚?
不過,梁振英與市民的感受雖不同,但某些意見卻有雷同之處。其中較有人認同的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論。這見解最先是由江澤民提出來的。許多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士,在六四平反和李旺陽事件中,都有類似看法。本報「論壇」版昨天就有一篇文章,認為哀悼義人應適可而止,今天港人介入大陸事務,他日中共也可用同樣理據介入香港事務,無端賠上香港的高度自治。數天前,「論壇」另一作者提出對六四的另類思考,認為面對中國,應抱持局外人心態,中共道不道歉,民主改不改革,是中國人的事,「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也不要犯河水,即使民主井水亦然」。
這種看法,也許是受學者陳雲的「香港城邦論」的影響。在李旺陽事件中,陳雲不同意示威群眾逼梁振英代香港人出頭。理由是:香港人正式以中國公民的憂患與共的身份去追查,即承認了自己是中國公民;小圈子選出來的梁振英,由此正式取得香港人民的道德授權;香港干預中國內政,換來中國有口實干預香港,等於開門揖盜;香港人尊重法治,因而不該干預中國法制。
這是正常人假設中國是一個正常國家、中共是正常體制的憂慮。但中共不是。首先,從回歸以來中共不顧《基本法》規定對香港的粗暴干預(不照《基本法》程序釋法,種票,種人,不勝枚舉),就知道河水犯不犯井水,決不取決於井水有沒有犯河水。河水要犯就犯,不需口實,因為它不是一個依從法規(《基本法》)的政權。其次,若真正依照《基本法》規定,只有《基本法》22條規定中央和各地方不能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卻沒有規定香港人不能干預大陸事務。相反,港區人大政協,正是為港人參與管理內地事務而設的,鄧小平說過香港人可以罵共產黨,香港人為大陸事而示威,也是集體「罵共產黨」的一種方式。因此,根據《基本法》,河水不能犯井水,但沒有規定井水不能犯河水,尤其所謂犯也只是意見表達而已。
香港人尊重法治。在一國兩制之下,要維持香港的法治傳統,必須時刻表現出我們尊重法治這種價值觀。因此,也必須對不顧法律規定而無法無天的專政行為表達我們的意向。在李旺陽事件中,我們不是不尊重中國的法制,而是要求中國當權者尊重他們自定的法制(比如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如果香港能成為一個真正排除中共獨裁政權干預的獨立城邦,當然很好。但事實是不可能。既無法擺脫魔掌,就需要無時無刻地向「一國」向「另一制」表達我們對自由法治人權民主這些價值觀的堅持,也為了向大陸所有支持這種普世價值觀也支持香港這一制的人士表達我們的心向。

「建設民主中國」這口號,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無疑陳義過高,不是香港人努力就可以達致的。但對六四,對李旺陽事件,我們發出抗議之聲,卻是為了向中共表達我們要維護怎樣的價值觀,我們譴責一味諂媚專制政權而不顧香港傳統價值觀和市民意向的掌權者和建制派,也是為了維護我們的根本利益。
這是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哀悼義人要窮究到底,無須適可而止。我們也不會中緩兵計,7.1正是向中國領導人表達我們意向的重要時刻。


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李怡

May 28, 2012

For the record.

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李怡

一個美國人在海邊村莊漫步,看到一艘漁船上有幾條大黃鰭鮪魚,他問漁夫花多久時間捕到這些魚,漁夫說,只一會兒工夫。美國人問,為什麼不在海上待久些,捕更多魚呢?漁夫說,夠生活了。美國人說:我是哈佛企管碩士,你應該花更多時間捕魚,接着買一艘大一點的船,再買幾艘船,最後擁有捕魚船隊。你不用賣魚給中間商,可直接賣給加工廠,接下來可擁有自己的罐頭廠。然後你可以到大城市擴張事業。漁夫問:那要花多少時間呀?美國人:大約15到20年。然後如果時機好,你可以把公司股票上市,做個有錢人。
漁夫問:成為有錢人之後呢?美國人說:那你可以退休了,搬到一個小漁村,睡得很晚,釣釣魚,跟孩子們玩,每晚到鎮上酒吧喝酒,跟朋友玩玩吉他。漁夫說,這不就是我現在過的生活嗎?
有一個銀行高級職員,幾年前金融海嘯,被銀行要求放無薪假,他震驚又沮喪,他雖有積蓄,不愁生活,卻不肯接受這殘酷的事實。終日嘆氣。他的一個朋友對他說:你以前不是經常抱怨工作忙,沒有時間運動養生,陪伴家人,說想早點退休嗎?現在你的退休夢想可以實現了。他聽了,立即調整心態,把失業日子過成退休生活,快樂地做運動,陪家人,還去跟名廚學做甜點。後來他開了自己的甜點小鋪,生意好得不得了,收入比在銀行時多。他回看過去,原本可能使他一蹶不振的失業,居然成為人生躍進夢想顛峰的跳板。
人生的失意得意在心態。過自己想過的日子,而不是別人或世俗認為你該過的日子。這當然不易,但心態性格會帶來好運。


蘋論:慎密部署幕後指揮的閹割立會大行動 – 李怡

May 18, 2012

For the record.

蘋論:慎密部署幕後指揮的閹割立會大行動 – 李怡 – 20120519

昨天各電視台播放了17日凌晨曾鈺成叫停拉布前的有關片段,清楚聽到他對立會秘書吳文華說「返嚟就郁啦」,接着吳兩次叫傳遞員交紙條給黃宜弘。曾回應他忘記說的是甚麼。黃和吳回應紙條寫的是總計開會時數,但其後黃提出終止辯論時是照着紙條讀的。
即使沒有這些片段,從選人:黃宜弘這中共信得過又不是民建聯工聯會這些人多口雜的組織中人;選時間:凌晨4時許,除參加拉布的和湊人數的建制派議員外,其他都已離去,記者收工,報紙也過了截稿時間,加上曾鈺成胸有成竹的回應,種種迹象顯示,這次事件決不是一個「忍無可忍」、另一個臨時回應的行動,而是處心積慮、經慎密計算安排,肯定有幕後指揮的一次閹割立法會的行動,目的是使立法會淪為習近平所囑咐的「三權合作」中為行政機關當橡皮圖章的舉手機器。
說有多少項議案被延誤,說拉布使立法會不能正常運作,都不是理由。因為只要政府願意把這個有損市民基本政治權利的法案押後,其他法案就不會被拖延,立法會也就能正常運作。對政府來說,這法案沒有急迫性。為甚麼不能押後?為甚麼建制派議員要否決中止待續的議案?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政府和建制派聽了阿爺的命令:不能讓拉布得逞,也就是不能讓拉布成為少數派議員制衡政府惡法的有效手段。
立法會《議事規則》第38條列明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沒有限制議員發言次數,而且提出動議的議員,更應有權就每一個動議發言。曾鈺成不可能不知道這規則。那麼,他為甚麼要硬作此不符規則的決定?
每日一謊言的梁振英,他的最新謊言是說他組織新班子的人選,都沒有政治考慮。即使硬拗用陳冉、用袁國強、用許曉暉都沒有政治考慮吧,那麼主要官員最後都要中央任命,莫非中共中央也沒有政治考慮?梁振英又怎麼可能不在揀人時想到中央的政治考慮呢?
本周二,梁振英拜訪中聯辦,密談兩小時,他說是談 CEPA的緊密經貿關係。在緊密組班時刻,又未從原政府負責官員那裏接手,怎麼會是去談 CEPA呢?而之前之後,他念念不忘的是甚麼?就是立法會拉布,一時說會影響他的建居屋公屋計劃,一時說會癱瘓政府,一時說「任何嘢去到立法會,我哋控制唔到幾時拉布、幾時唔拉布、幾時審議」。他如此着緊的拉布,去中聯辦不是談這事,而是去談他幾乎已不大提的 CEPA,是不是怪事?
有理由相信,這兩小時是為兩天後的事寫下劇本,包括派錢搞反拉布的假示威,安排誰去提終止辯論,包括誰去找曾鈺成配合,包括甚麼時間發難,恐怕也包括叫梁振英出言不點名批曾鈺成姑息拉布議員,而梁振英曾向曾鈺成表示過手上有他的黑材料,這些都會是中聯辦幕後打這場仗的籌謀。

三國盡歸司馬懿。中共的三權合一,則是盡歸中共中央。習近平要求香港「三權合作」,也是三權盡歸中央。現在梁振英當特首,行政已歸中央了。立法會本已佔多數,可恨出了個拉布戰,使少數制衡多數的機率大增,所以一定要把這拉布戰殺掉,才能使立法也歸中央。再下來是委任一個政協背景的律政司,加上未來兩年終院兩位常任法官屆退休年齡,梁振英有權任命新人。司法歸中央看來也在中共日程表上了。
甚麼是港人治港?它體現在《基本法》26條中:香港人「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儘管這個政治權利沒有完全實現,但這個《基本法》定下的權利若削弱了,或被扭曲了,港人治港就不存在了,它會變色成京人治港,甚而擺明中共治港。因此這次的拉布戰實在是一場護法(《基本法》)運動。中共當局,香港建制派,泛民諸派,所有香港市民,你們有想過自己在護法運動中當甚麼角色嗎?


梁振英一味靠嚇 – 李怡

May 13, 2012

For the record.

絲絲世語:梁振英一味靠嚇 – 李怡 2012-05-14

立法會拉布拉出了真勇士,拉出了見義勇為的主流泛民鄭家富,拉出了立會主席曾鈺成堅守議事規則的本色,也拉出了建制派、保皇黨、特區政府眾官員的醜態。不過,最嘆為觀止的,卻是接連兩天恐嚇市民的梁振英,他說拉布影響他的政府架構改組方案,使公屋居屋計劃延誤上馬。他又鼓動市民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對付支持拉布議員,「三個月後會令佢哋落選」。他不僅是要影響選民投票取向,更重要的是恐嚇想要支持拉布的議員,要他們當心九月落選。
梁振英嚇不倒市民,陳方安生指出,「目前嘅架構有大把人手,你話建屋幾多,一樣可以做到」。他也嚇不倒打算支持拉布的議員,因為市民已逐漸明白拉布的意義,民意顯示曾鈺成聲望最高。他的恐嚇只是進一步暴露他自己的真面目:唯中共之命是從、力挺犧牲市民政治權利的惡法過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