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滷肉飯的英譯

October 4, 2012

多謝曾泰元教授這一篇很有趣味及教育性的文章。分析如何將「滷肉飯」譯為soy-stewed pork over rice(醬油燉豬肉蓋飯)。更提出建議,”試想,「炒麵」英文叫chow mein,「豆腐」的英文叫tofu,倘若我們大膽把「滷肉飯」翻成lu rou fan,有這麼可怕嗎?”
以本人的愚見,可以將兩者二合為一。
將「滷肉飯」翻成 lu rou fan (soy-stewed pork over rice)。
To me, the main purpose of translating the name of a dish must be to communicate what it is. If we go with “lu rou fan” alone, then for people/visitors unfamiliar with the original Taiwanese dish, they will have no idea of the most basic information (e.g. the dish’ ingredients). People will be forced to ask a server or skip the dish to avoid looking foolish.
In contrast, if we put both names then people who are keen to learn can learn the dish’s Taiwanese name over time and people will also get the basic info of the dish even if they have never come across 滷肉飯.
Few years ago, I downloaded a free online copy of《中文菜单英文译法》published by 北京市商务局 for the 2008年北京奥运会. It lists many examples (see below for a sample). Plus it was fun for me to read and learn a bit of the translation theory.
麻婆豆腐 Mapo Tofu (Sautéed Tofu in Hot and Spicy Sauce)
北京炸酱面 Noodles with Soy Bean Paste, Beijing Style
宫保鸡丁 Kung Pao Chicken
咕噜肉 Gulaorou (Sweet and Sour Pork) [Note: I personally prefer they break it out as “Gu lao rou”]
驴打滚儿 Lǘdagunr– Glutinous Rice Rolls Stuffed with Red Bean Paste [note: same coment]
艾窝窝 Aiwowo (Steamed Rice Cakes with Sweet Stuffing) [same comment]
四宝烤麸 Marinated Wheat Gluten with Peanuts and Black Fungus
乌龙吐珠 Sea Cucumber with Quail Eggs

I don’t like this one,
夫妻肺片 Couple’s Sliced Beef in Chili Sauce [Why not skip the “couple” all together?]

談談滷肉飯的英譯(曾泰元)
2012年10月04日 更多專欄文章
鬍鬚張因滷肉飯漲價引起社會上諸多非議。面對紛至沓來的批評聲浪,老闆選擇出面道歉,決定價格暫不調漲。此起滷肉飯事件,跟台灣的飲食文化有著密切關係。
近年來台北市力爭成為聯合國列名的美食之都,北市府商業處持續舉辦各式美食節和美食評選,其他縣市政府也紛紛舉辦類似活動。欲將台灣美食國際化,除要有豐厚的餐飲文化為底蘊外,把台灣各式的中式菜餚翻譯成英文,也是極重要工作。近2年來我有幸受邀成為台灣菜餚英譯的編審之一,深知這項工作吃力不討好,即使大家有了共識,將來能否受到使用者的青睞廣為流傳,誰也無法拍胸脯保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李宗瑞案是一面照妖鏡 – 一篇奇怪的分析文章

August 18, 2012

這真的是一篇奇奇怪怪的分析文章。照作者的高見分析的同一道理,下一次天災人禍(包括地震火災)發生時,應希望”別這麼快落幕”,”畢竟,事件拖越久,會現形的狀況越多,對社會發展將越有利”。會現形的狀況可以包括,救人的安排及人手不足、等等。當然,要死要傷多一兩三百或千人,是不太重要的,畢竟,”對社會發展將越有利”。真是一篇xyz#$%@&&的分析文章。

李宗瑞案是一面照妖鏡(李坤隆) – 2012年08月18日

李宗瑞一天不被逮捕,社會上的關注就不會終止;李宗瑞的事件確實像照妖鏡,讓許多人都現形了。

一、警方的作為還是讓人看到隱匿案情、刻意延遲辦案,甚至出現主動將淫照外流的可能性,尤其在事發這麼多天,不僅沒更突破性的發展,反而得提供懸賞獎金,更讓人擔心的是,警方是否還有更多黑幕沒被揭發?
二、不管這次演藝圈的藝人涉入多少,這已讓原本社會形象就不堪的演藝圈,更令人不敢恭維;而且,夜店如今在李宗瑞的「加持」下,更讓人感受到一種風花雪月的氛圍,如果這樣的休閒活動成為藝人放鬆身心的首選,那麼,我們對於演藝圈的社會價值還能有什麼期待?
三、看到李宗瑞母親保護孩子的做法,應該是許多直升機父母的反射,因為他們除了提供優渥的經濟環境外,其實已無能再提供更多,而他們都知道孩子早晚會出事,自己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為可能的意外做好一切的準備,這就是這些人的宿命嗎?

恐藏更多類似案件
四、看到媒體在追查新聞的過程,確實已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從李宗瑞的案件中,我們應該可以更加精確的分辨那些是認真的媒體,那些只是隨波逐流的二流媒體。
更值得大家關切的是,李宗瑞事件恐怕非單一案件,背後還潛藏更多類似案件,只是被特定人掩蓋下來,若每隔一段時間就爆發一件,我們將難以承受。
所以,我希望李宗瑞事件別這麼快落幕,畢竟,事件拖越久,會現形的狀況越多,對社會發展將越有利,因在平靜的假象下,極可能是藏污納垢的內涵。如果李宗瑞事件能讓社會有個省思的空間,不也是功德一件嗎?

作者為實踐大學高雄校區博雅課程教師


手機的故事 台灣人的驕傲

August 14, 2012

For the record.

老總手記:手機的故事 台灣人的驕傲 – 2012年08月14日

壹傳媒港台平面媒體總裁葉一堅來自香港,我們每天共處至少12小時,有時會鬥嘴,主題往往是台港各方面的PK,自吹自擂,互有勝負。但昨天他一進公司,就來主動認輸,「這次真的是台灣贏,沒話講了!」
葉先生上周六去打球,打球時發現弄丟了手機。由於手機不僅是聯絡工具,裡面還有很多重要資料,向來分秒不離身的他急壞了,球場人員好心冒雨開球車沿路來回找了兩遍,都沒見蹤跡,葉先生只能期待有人撿到,但周日整天沒消息,他開始覺得沒希望了,因為那支iPhone 4S還很新,就算撿到的人沒起貪念佔有,八成也會嫌麻煩就丟著不管,顯然是找不回了。

若在大陸早被A走
怎料昨天一早新北市議會副祕書長陳王正源打電話到《蘋果》總機,告知撿到手機要送還,葉先生喜出望外,一方面得意自己在手機外殼裡放了一張名片,是多有先見之明,更被台灣人的善良與熱心所感動。
我心想,葉先生,你又不是第一天來台灣,難道不知道台灣人就是這樣嗎?但葉先生的感動一發不可收拾,到處通知親朋好友找回手機了,據他說,香港的親友都很意外,就連黎智英也回覆他,「這種事情只會在台灣發生!」葉先生則告訴我,同樣的事情,如果是在大陸,手機大概已經被人A走;若在香港,撿到者可能會把手機重新設定,然後拿去賣了,或是雖不拿走,卻因為懶得處理,把手機一腳踢進水溝,當作沒這回事,只有在台灣,會不厭其煩地去聯絡失主,甚至願意幫忙送還。
大陸作家韓寒在台灣丟了手機,找回了。香港的葉先生丟了手機,也找回了。兩支手機的故事,只不過再次證明台灣人的善良與熱心,絕非虛言。
總編輯/馬維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