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正常與非正常 – 李怡

May 3, 2012

For the record 李怡’s article. See also Guardian (May 3), “Chen Guangcheng: ‘I want to leave China as soon as possible’ – video

絲絲世語:中共的正常與非正常 – 李怡 – 2012年05月04日

中國官員向美國口頭保證陳光誠離開美使館會安全,承諾「允許陳光誠過正常的生活」,允許陳光誠同家人團聚,允許他在一個大學城開始新的生活,還允許美國官員去探望他。美方未必相信中方承諾,但有了這承諾就有了放掉這燙手山芋的下台階。陳光誠離開美使館,沒有病也去了醫院,中美高層的戰略和經濟對話於是開幕也。
陳光誠的妻子兒女在中共手裏形同人質,中共公安虐待他妻子,威脅要殺死她,逼她勸陳光誠離開美使館。陳光誠不可能相信中共的承諾,但為了妻兒的安全和團聚,他不能不離開使館。
中國外交部譴責「美國駐華使館以非正常的方式將中國公民陳光誠帶入使館」。實際上是中國「以非正常的方式將陳光誠逼離美使館」。中共「正常」與「非正常」的邏輯都與全球正常人相反。


畢加索和安裝工 – 網上讀到的”軼事”或”謊言”?

November 25, 2011

看到以下兩篇”畢加索和安裝工”文章之後,覺得非常感人,文中提到,

“2010年 12月,一個石破天驚的新聞:年逾古稀的安裝工蓋內克將畢加索贈送給他的 271幅畫,全部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價值一億多歐元。”

我便去找相關的英文新聞來讀。最新的一段是 2011年六月 UK Daily Mail 的“Couple who had 271 unseen Picasso paintings worth millions stashed in garage are charged with handling stolen goods”,但內裏不但沒有捐給法國文物部門這個報導,反而報導他兩老夫婦被告偷竊。我絕對希望李怡先生網上讀的畢加索晚年軼事是真事。但照我所查證,這”軼事”(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可以是一個網上美麗的”謊言”。

畢加索和安裝工 – (李怡) – 2011年11月21日

網上讀到一段畢加索的晚年軼事,讓我感慨不已,也似乎從這故事才看懂了畢加索的畫。
畢加索說過:「我的每一幅畫,都裝有我的血,這就是我畫的含義。」
畢加索在世時,他的畫就賣得很貴。他身邊總有許多人渴望從他那裏得到一兩張畫,那怕是他隨手塗鴉,也夠自己一輩子吃喝不愁了。
晚年的畢加索非常孤獨,儘管他身邊不乏親戚朋友,但他很清楚,那些人都是衝着他的畫來的。為了那些畫,親人們爭吵不斷,甚至大打出手。畢加索很苦惱,他身邊一個能說說話聊聊天的人也沒有。儘管他很有錢,但是買不到親情和友情。
為保護畫作,年逾 90的畢加索請來一個安裝工,給自己門窗安裝防盜網。就這樣,安裝工蓋內克出現在畢加索的生活中。蓋內克憨厚,坦率,沒有文化,看不懂畢加索的畫,在他眼裏那些畫一文不值。畢加索常常將眼瞪得大大看蓋內克,蓋內克給了他豁然開朗的美好。蓋內克雖不懂畫,但他喜歡跟畢加索聊天,覺得老人很慈祥,就像自己的祖父。
陽光從窗外照進來,畢加索看着眼前的蓋內克,就像一尊雕塑,有一種令他暈眩的美。他情不自禁拿起畫筆,給蓋內克畫了一幅肖像。他把畫遞給蓋內克說:朋友,把它收藏好,或許將來你會用得着。蓋內克接過畫,沒看懂,他說:這畫我不想要,要不,你把廚房那把大扳手給我吧,我覺得那扳手對我更有用。畢加索不可思議地說「朋友,這幅畫不知能換回多少你要的扳手。」蓋內克將信將疑地收起畫,可心裏還想着那扳手。
蓋內克的到來,一掃畢加索淤積心中的苦悶,他找到傾訴對象。在蓋內克面前,他丟掉了自己的面紗,像孩子一樣跟蓋內克天南地北地交談,高興時還手舞足蹈。(明天續)

誰最懂得畢加索?- (李怡) – 2011年11月22日

(續昨)為了跟蓋內克聊天,畢加索一再將工期推遲,與蓋內克說說笑笑是他最大快樂。其間,畢加索又送了許多畫給蓋內克,包括他自己珍愛的作品。他說:「雖然你不懂畫,但你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最應該得到這些畫的人,拿去吧,希望有一天它們能改變你的生活。」
防盜網工程蓋內克竟幹了近兩年。和蓋內克一起,畢加索變得精神奕奕。他又創作出許多作品,是他創作另一高峰期。工程終於完了,蓋內克告別畢加索又到處打工去了。 1973年 4月 8日, 93歲的畢加索逝世。他的畫價創出天價。蓋內克日子過得艱難,他得知畢加索去世,非常悲痛。他回家翻出舊皮箱,把畢加索那些畫拿出來清點,發現共有 271張。蓋內克驚呆了,他知道只要拿出任何一張畫,就可以徹底改變他的生活。看着這些畫,畢加索的音容笑貌浮現,「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這句話一遍遍響起。他的眼睛濕潤了。他將畫又仔細地放回皮箱。他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這些畫,包括自己家人,他像往常一樣外出幹活。
2010年 12月,一個石破天驚的新聞:年逾古稀的安裝工蓋內克將畢加索贈送給他的 271幅畫,全部捐給法國文物部門,價值一億多歐元。有人感到困惑不解,老人擁有這麼多畢加索的畫,為什麼自己不改善一下生活,要全部捐出來?
蓋內克在回答記者時說:畢加索對我說,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朋友我就不能佔有,只能保管。捐出來就是為了讓它們得到更好的保管。在天堂的畢加索一定為他能有這樣的朋友感到無比驕傲。自以為懂得畢加索的畫的許多人,其實只是懂得畢加索的畫價。說自己不懂的蓋內克,其實最懂得那些如畢加索所說「都裝有我的血」的畫。


中環我至靚 – 蘋果日報 與 新聞自由

August 5, 2011

*** Hong Kong Pretty Girls ***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 - pix 13

I am a keen observer of pretty girls in HK and around the world. Unfortunately today, against my better judgement, I will argue the Hong Kong newspaper Apple B.B. Daily should voluntarily stop taking photos of some of these pretty girls (中環我至靚) in Central, Hong Kong. Yes, some of these photos taking and publishing has to be stopped!  Especially many of the photos that I love the most. Isn’t this paradoxical?

Lets look at some of the photos of the pretty girls in Central, Hong Kong as reported by Apple B. B. Daily. And see if you notice a very important pattern.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 - pix 01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 - pix 02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 - pix 03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04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05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06

??? Have you noticed a pattern yet? Lets look at some more pictures.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07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08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09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10

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11Apple Daily HK Central - Pretty Girls - pix 12

If you read Chinese, you can see the full Flickr set which I also posted the original Apple Daily text that goes with the photos for added context.

*** Observations ***

As you may have noticed already, the pretty girls in only 3, yes three, out of the above 13 photos actually post for the photos! And as you can read from the Flickr set, only those 3 photos have people’s names attached.

As you see, the other photos are of people talking on the phones or walking on the street simply going about their businesses. I have no indication that these people actually has or has not given Apple B.B. Daily permission to publish their photos on a column dedicated to photos of pretty girls in Central, Hong Kong!

Is this ethical behaviour? How will you react if this is your newspaper? Or if this is practiced in your city/country?

And if you live in Hong Kong,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 The Freedom of Press Paradox ***

While I don’t know the specific Hong Kong law but I suspect what the photographers of Apple B.B. Daily have done here are safely within the boundary of Hong Kong law. And I bet a Canadian dollar that a Canadian newspaper can legally take and publish photos of pretty girls standing on a public street too (although I can’t be sure).

The brave men and women of Apple B.B. Daily are truly the pioneers of newspapers and poor-tastes. At the end of day, no one can blame them for their total pursuit of making money through sex and smut at the same time as speaking truth to the powerful Chinese Beijing and HK governments.

Yes, seriously, Apple B. B. Daily do fight for democracy at the same time as they insert B. B. (bouncy breasts) of ladies in bikinis into completely serious news article!

*** Concluding Thoughts ***

Hong Kong is a really vibrant and strange market for newspapers, for both paid and recently free newspapers. Apple B. B. Daily bossman Mr. Jimmy Lai is one of the most intriguing and interesting entrepreneurs in Asia unfortunately the way he runs his newspapers (or allowed his newspapers to be run) just make me sick.


偷看郵件:白兔、黑豬、翻土播種

May 22, 2011

For the record.

偷看郵件 – (區樂民) – 2011年05月22日

一個從內地來的病人看我,檢查完畢,我為他安排驗血。
「下午你便要回去,但明天才有報告,我以電郵傳給你好嗎?」我問。
「不好,」他答道:「會有人偷看的。」
「政府的網上監察系統,嚴謹到這個地步?」我驚訝地問。
「我只是個普通職員,」他笑道:「政府不會理會我。可是公司的同事喜愛打聽私隱,部分人懂得入侵別人的電郵箱。」
「那怎麼辦?」我顰眉問。
「這樣吧,如果報告正常,你在電郵寫『白兔』二字;若不正常,寫『黑豬』。收到『黑豬』,我便會打電話給你問詳情。」
當私家醫生殊不容易,病人常常提出一些獨特要求。
次天,他真的來電,問:「區醫生,『白豬』是甚麼意思?」
「你做了兩項化驗,」我很有邏輯地解釋:「一項正常,一項不正常。」
關於偷看郵件,曾聽過一個故事。
一個犯人被關押了半年,只能以書信跟妻子通消息。住在農村的妻子問:「甚麼時候應該翻土播種?」以往丈夫負責耕田,妻子料理家務。
犯人知道獄警會偷看信件,便回信說:「千萬不要翻土!我把最值錢的賊贓埋在田裏。」
貪婪的獄警立刻跑到犯人的家鄉,掘開每寸泥土,卻一無所獲。
犯人寫信給妻子說:「現在,你可以開始播種了。」


蘋論:港鐵對報章公然干預不是偶然出錯 – 李怡

April 22, 2011

For the record.

蘋論:港鐵對報章公然干預不是偶然出錯 – (李怡) – 2011年04月23日

港鐵透過廣告公司向各報章廣告部發出「警告信」,提出所謂「傳媒指引」,表示一旦報章刊登港鐵負面新聞,保留抽起廣告的權利,更要求廣告部與記者「溝通」。警告信引起傳媒及政界譁然,齊聲譴責港鐵踐踏新聞自由。昨天港鐵公司事務總經理梁陳智明作出回應,表示尊重新聞自由,會向廣告部人員了解事件,研究是否出錯。但去信報章廣告部的廣告公司在信中表明:「本文謹代表公司客戶『港鐵』,向貴報提出加強刊登廣告指引……」,因此港鐵不能說對發出此信不知情。此外,作為港鐵大股東的港府,據悉有高層官員讀過此信後,則表示港鐵此舉相當愚蠢,說只會引起不必要麻煩。
從港鐵和港府的反應來看,基本上是認為發這樣的信很蠢,惹麻煩,是一時出錯,是公關災難,但似乎沒有反省發這信背後的思維意識。香港記協主席麥燕庭說,大企業的廣告部就負面新聞接觸編採部管理層非新鮮事,但從未聽聞有白紙黑字的指引。因此關鍵不是企業有沒有藉廣告來試圖影響傳媒獨立編採,而是為甚麼這種對新聞的干預會變得如此明目張膽地進行。
傳媒存在的主要目的,是滿足公眾的知情權,通過公眾的知情對政府、企業和公眾人物進行監督,防止政府和企業欺騙人民。因此,獨立傳媒經營者應該秉持的信念是:傳媒的老闆是公眾,是讀者或觀眾聽眾,而且只有這一個老闆。傳媒不應該有第二第三個老闆。但事實上因為傳媒需要廣告費才能生存,因此廣告客戶往往就成為傳媒的另一個老闆,企業每以廣告為武器,要求傳媒予以配合。此外,不同的政治勢力,也往往以消息來源和政治利益(比如給予傳媒經營者某種名銜或地位)為誘餌,左右傳媒的報道取向,而成為傳媒的另一老闆。傳媒要堅持獨立編採和自主編採殊不容易。
但過去第二第三老闆的干預,多是隱性干預,也就是說,是否接受這種干預,是否向錢權妥協,是傳媒經營者自己的決定。如果涉及廣大公眾利益的事,傳媒多會首先考慮公眾這個第一老闆,而婉拒與第二第三老闆妥協。當然,真正獨立的傳媒,即使受到大廣告客戶杯葛,也是不會妥協而只效忠於公眾這唯一老闆的。但這樣的傳媒是買少見少了。
企業從隱性對傳媒干預,突然變成這次港鐵明目張膽干預,相信不是偶然出錯,而是在企業越做越大、隱性干預累見成效的情況下,一時得意忘形的舉措。港鐵雖是公共事業公司,但大股東是政府,而港鐵的地產項目又使它成為地產霸權也是港鐵霸權了。手握龐大的廣告預算,背後有政商強勢支撐,於是以為可以對報章公開指指點點啦。
港鐵霸權向報章發信,雖是單一事件,實際上反映了香港產經結構霸權化的趨向。去年中香港出版一本叫《地產霸權》的書,此後「地產霸權」也就成為香港的通用辭語了。書的作者潘慧嫻,憑藉她從事地產業的專業經驗,配合詳盡的資料及數據,縷述樓宇供應數十年來如何發展成被幾個大地產財團壟斷。書的主題是:控制香港或香港人的,是一群跨界別的集團。它們缺乏競爭,有效地控制和影響本地所有市民所需的貨物、服務和價格。經營範圍包括地產、電力、煤氣、巴士、小輪、超級市場。「地產霸權」向各行業全面擴展和壟斷,成為香港貧富懸殊、民怨沸騰的罪魁禍首。

由「地產霸權」操控的選舉委員會產生特首和大比數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使財富結構連接上了政權結構,一個「親地產商」的政府成形,社會資源被進一步掌控,多元發展的可能性被扼殺。高度壟斷之下形成的政經關係與權錢交易,已經讓今日香港社會存在對立態勢、仇富心態與怨憤情緒。
港鐵霸權公然干預新聞自由,是政經霸權進一步插手香港新聞自由的表面化,是霸權意識的不自覺流露,而非偶然出錯。在輿論強烈反彈之下,這種明目張膽的干預或會收回,但不表示霸權的企圖會從此抑制。而受傷害的獨立的新聞自由,是獨立司法之外香港一國兩制的另一個守護神。


我的名字叫鄺嘉豪、陳詠妍 – ‪蘋果延伸‬ “‪你死你事‬”、”仗義欺寧弱小”‪精神

April 10, 2011

我曾經考慮用以下兩個題目其中之一,但最後選擇了”我的名字叫鄺嘉豪、陳詠妍”。

“‪蘋果日報法庭‬記者,英勇拍攝口交男女生法庭外逃跑情況,捍衛凌駕於三權之上的‪蘋果公審‬/羞恥‪權‬‬。延伸‪蘋果‬ “‪你死你事‬”、”仗義欺寧弱小”‪精神‬”

“蘋果‪法庭‬編輯/記者 捍衛”‪你死你事‬”精神 公審口交男女生”

讀及看完4月9日蘋果法庭”男女生照口交“新聞及互動片段(見下)之後,心中悲痛。早前我在““自殺獲救”娛樂化: 新聞自由=你死你事?”一文中我問,

“蘋果日報/蘋動新聞的記者和編輯們:能夠令新聞中人直接/間接受到傷害的私人資訊,可以不須保護地完全披露嗎?”新聞自由”真的是令你做事不須小心思考的”免責金牌”嗎?”新聞自由”真的等同”你死你事”嗎?新聞道德真的是可有可無嗎?”

報告法庭新聞本應非常重要,但一件簡單法院案件有須要窮追當事人嗎?真的有須要仗勢(報館的鏡頭)欺寧弱小,拍攝案中男女在法庭外逃跑,避開鏡頭的情況嗎?有須要將案件動畫化,加上抵死對白及攪笑音樂,將一件控方同意撤銷控罪,改以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裁判官頒令兩人自簽 1,000元,守行為 12個月的案件,放大萬倍嗎?有考慮到法庭已經給了他們法制下應得的懲罰嗎?‪我想知道,蘋果從‬何時開始得到‪凌駕於三權‬(行政,立法,司法)‪之上的蘋果公審/羞恥權?‬

蘋果真的有須要令當事人受到長期什至永久的傷害嗎?人年輕犯的錯,真的要令他們永成笑柄嗎?香港新聞從業現在是否只須要向上司及銷售數字付責,而完全不須考慮自己應有的新聞道德標準嗎?

更令我傷痛的是網民以”報紙出名”為理由,強調叫討論區管理員”勿ban”。可見傳媒對網民的影響力。

P.S. 與‪蘋果日報相比,明報專訊(見下)的報導,因為沒有的互動片段,則比較溫和。另見東方報導

繁忙時間 港鐵銅鑼灣站梯間 警巡過 男女生照口交 – 2011年04月09日
瀏覽人次:101,600 Facebook Twitter 轉寄朋友

【本報訊】人流如鯽的港鐵銅鑼灣站,一對年輕男女學生,公然於傍晚時分在樓梯間卿卿我我。有巡警覺得可疑曾上前查問,惟二人待巡警走後,留在原位,就地口交。巡警透過廣角鏡窺探,發現二人淫行,現身拘捕時,男生露出勃起的陽具。涉案學生本被控有違公德罪開審,昨在東區裁判法院獲准簽保守行為,不留案底。 記者:楊家樂

事發今年 2月 6日年初四晚上 6時半, 19歲女學生陳詠妍及 22歲男學生鄺嘉豪,處身港鐵銅鑼灣站內連接月台及車站大堂的 B4號樓梯。當時陳女坐在地上,上半身倚靠在男方的小腿位置。一名隸屬鐵路警區的警員巡經該處,見狀上前查問兩人是否不適,他們否認。
巡警懷疑他們有違法勾當,遂假裝離去,步向上層樓梯轉角位,透過牆上廣角鏡繼續監視。只見兩人維持相同姿勢 4至 5分鐘,巡警遂靠近觀察,赫然發現陳女將頭埋在男方兩條大腿之間,頭部上下左右移動。
巡警見狀,走到兩人背後,叫陳女站起,陳女照做,此時巡警看見鄺的褲子拉鏈全開,勃起的陽具展現眼前。巡警立即拘捕兩人,警誡下,陳女承認犯案出於一時衝動,鄺則指陳女自願替他口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荒謬的採訪禁令

March 3, 2011

For the record.

蘋論︰荒謬的王府井採訪禁令 – 2011年03月04日 (李平)

北京接連出招打壓外國記者採訪,從公安在街頭粗暴對待記者,到外交部拒絕協助記者反而冷嘲熱諷,再到公安局約見記者恐嚇簽證將遇麻煩,更發展至炮製所謂法規,禁止記者在王府井大街採訪。這顯示面對茉莉花革命,中國當局已成驚弓之鳥,不惜徹底摧毀近年所宣傳的負責任大國形象、建設法治國家的形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