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香港墮落如斯,如此對待這一代的孩子?

You can lock up our bodies, but not our minds! We want democracy in Hong Kong. And we will not give up.” – Joshua Wong 黃之鋒

黃之鋒母親的叮嚀: 「為何香港墮落如斯,如此對待這一代的孩子?」

I’m heart broken in hearing the news of Joshua Wong 黃之鋒, Alex Chow 周永康, and Nathan Law 羅冠聰, three prominent young leaders of Hong Kong’s democracy movement, being sentenced today (Thursday Aug 17th, 2017) to six, seven, and eight months in prison, respectively. All three were taken into custody immediately. This is a very sad day for Hong Kong.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 刑事司法管轄權 覆核申請 覆核申請案件2016年第4號 CAAR 4/2016
申請人 律政司司長

第一答辯人 黃之鋒 (D1)
第二答辯人 羅冠聰 (D2)
第三答辯人 周永康 (D3)

New York Times, “Joshua Wong and 2 Others Jailed in Hong Kong Over Pro-Democracy Protest“.

Reuters, “Critics cry foul as Joshua Wong and other young Hong Kong democracy leaders get jail

A senior government source who declined to be identified due to the sensitivity of the matter said Hong Kong’s top prosecutors had initially “not recommended pursuing” the case further after the non-jail terms were handed down.

But Hong Kong’s Secretary of Justice, Rimsky Yuen, overruled them and insisted on re-opening Wong’s case, a decision that ultimately led to their imprisonment, the source said.

Guardian, “Hong Kong democracy campaigners jailed over anti-China protests

Have a watch of my film “Umbrella Revolution: History as Mirror Reflection 雨傘革命實錄:以史為鏡” to reflect on the unjust prison sentences passed on Joshua, Alex, and Nathan!

P.S. For the record, I’ve copied some full Facebook messages from the three and others that I find insightful.

Message from Nathan Law (in Chinese)

“【#羅冠聰入獄前最後留言】
大家不要擔心我,要繼續努力,暫時做埋我哋嗰份。

我無悔參與雨傘運動,所有曾經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應該企返出來,反對政府的政治清算。

明年見!”

A short documentary segment about Nathan. 《星期三港案》16/8 這一夜的團圓

黃之鋒母親的叮嚀 Message from Joshua Wong’s mother (in Chinese)

“【#黃之鋒母親的叮嚀】

愛兒之鋒:

數小時上訴庭判決後,我們可能有一段日子未能相見,縱然這是我萬般不願見的。

回想過去數年,自2011年5月你在14歲時成立學民思潮起,我們能夠共聚天倫的日子越來越少,你總被排山倒海的生活日程壓得透不過氣,回家吃頓晚飯已是人生大事,酣睡數小時更是難能可貴。盡心歇力付出的背後,只為堅守「和平非暴力」原則,建構一個更美麗的香港。

法庭的判決,估計我們會感到十分失望。之鋒已履行社會服務令,律政司卻鍥而不捨,誓要以言入罪(「重奪公民廣場」好暴力?),扼殺年輕人的滿腔熱誠和理想,對社會的願景和抱負。為何香港墮落如斯,如此對待這一代的孩子?

孩子,記著經上的話:

「那些只能殺害身體,不能毀滅靈魂的人,不用怕他們。但要畏懼那位有權將身體和靈魂一同毀滅在地獄裡的上帝。」(馬太福音10:28)繼續持守信念,堅守擁抱的價值:「愛慕公義如饑似渴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6)

「在指望中要喜樂;在患難中要忍耐;禱告要恆切。」(羅馬書12:12)繼續遵從聖經的教導,活出生命的見證。期望經過歷練,你的生命更堅壯,更能彰顯人性的美善,上帝的慈愛與公義。

你的名字是Joshua約書亞—爸爸與我給你起的名字。此時此刻,不要忘記約書亞記中,神曉諭約書亞的話語,在任何事上要常常自省,按真理而行,就可以剛強壯膽:

「你平生的日子,必無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你當剛強壯膽!因為你必使這百姓承受那地為業,就是我向他們列祖起誓應許賜給他們的地。只要剛強,大大壯膽,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離左右,使你無論往哪裏去,都可以順利。」 (約書亞記1:5-7)

深信不少愛你們這群孩子的家人朋友香港人,會一直守望著你們。

孩子,路上不會孤單!

母親
書於2017年8月17日
判刑前3小時”

Message from Alex Chow (in Chinese)

“各位朋友,大家聽到這段由諸位前學聯成員念出我的一些心裡想法時,我們三位年輕人已被宣判罪加一等,即時入獄。
不知道大家此刻的心情如何?是否傷心?難過?憤怒?還是低落?又會否如部份人因年輕人入獄而拍手稱賀?
低落的人,如果我們傷心,就請儘管傷心。因為,我相信我們的感受,都會是我們前路重要的領航指引,引領我們從七上八落的情緒中,突破思考的迷障,因他人的痛苦,而重新尋覓到自己的位置。我們或許感到無力或痛心,但請相信我,也請相信你自己及身邊的人,我們因他人付出而落的淚、生出的憤怒,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動力。因為,只要我們細心觀察,我們可能就會感受到,其實我們都想要進步,都想更完滿地幫助他人,令到香港,或這個世界,一點一滴地變得更加美好。
當下,不少朋友可能都會覺得法治頻危,司法獨立成疑,甚至對法官懷有恨意。這點,我絕不稱奇,甚至我在心裡也有罵過他們的言論狗屁不通,對真正的不公義視而不見。但在情緒過後,我明白,我心裡對他們是有更大的昐望,想像他們年輕時,是否也可能有過深重的責任感,認為他們要肩起法律的專業,擔起法治的領航者,為香港而作出貢獻。那麼今天,他們是否可以看見種種示威抗議浪聲不絕的根源,當在那裡?而他們,又可以在這個關頭承擔什麼的位置,令民主、自由、人權得以落實,法治得以保障?
我們很多人可能都對法官感到失望,但此際,我更希望與各位朋友分享我內心的一個想法:我們不會因為痛罵法官而令他們打從心底裡改變,當其他人放棄了他們的角色,或根本不認同我們提出來的願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我們,擁有相近信念的人,變成一個更有愛、勇氣與憐憫之心的人。
當傷心、難過、憤怒、低落、憤怒纏身時,只有深刻的愛,能讓我們獲得解脫,人心不致擊潰。相反,我們更可以從中得力,成就我們蛻化成一個個更有創意、更有遠見、更有胸襟和視野的香港人。當我們能從中獲得力量,我們便可以使民主運動重新上路,以寬容的心,去包攬、說服及感動更多的人。
或許會有人問:有用嗎?被時代吞沒,有用嗎?「我沒有敵人」,有用嗎?世界崩壞得那麼快,有用嗎?我可以堅定的答你,絕對有用。
我們都渴求命運自主,成為一個自由的人。但是,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我們從來都不由自主,為時代束縛、為歷史制限、為文化所囚。我們既無法選定在那個時代出生,也難以挑選我們要降生的地方或家庭。
就這樣,我這樣一個嬰兒,如同千千萬萬個其他的同代人,在一九九零年,八九民運後的一年,降生在香港,受著父母的關愛,成長於港英治下的最後七年,學成於九七後中國成為宗主國的香港,受著和其他人同樣的教育,在二零一四年,在羽翼還未完全長成之際,便要和同代人、前輩、後輩共同承擔起雨傘運動的走向。當風高浪急,我們被拋到浪尖之際,我們能夠選擇嗎?我們連如何降生、何處世長、吸納什麼資訊,都處處受限時,我們這群被「世代選中的人」,根本就處處受困。
但正正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我們的時代挑選了的一代人,成就了今天我們的模樣,如斯的一個香港人。我們都在千百萬種外力因素的左右下生活。我們都無法選定我們旅程中會遇到的挑戰及難關。但當我們踫上他們時,我們最可以掌控的,就是我們內心的方向,去觀察揣摸他,從而在不自主的時代,活出命運自主的生命。穩住內心,我們就可以穩住世界。要穩住世界,我們必須回到內心的探索,去了解自己。
社會進步,就是由這裡開始,就是由我們內心開始下手,積累力量,推動巨變。了解內心投射的方向,我們就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如果我們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我們就會生出與之前對人、事、物截然不同的行動、想法、策略、信念、文化,以至最終,一個不同的社會,一個不同的世界。
而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內心的變革,就如我們的雨傘運動,我們的民主、平等、法治、自由的捍衛,都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切切實實的共同參與,才能在當下此刻,走出迷惘,開出一條不一樣的路,開出一個十分不同的璀璨未來。
命運自主的意思,是我們對內心的真正掌握,而對內心的真正掌握,就是重奪自由的開始,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只要我們守護得著這一點,我們就能真正開始幫助更多的人,從他人的內心出發,關照他人,守護他人,從非建制派的內部對話,推展到更遠的,所謂黃絲藍絲的重新交流、理解、聆聽與合作。這些,都不是痴人說夢話,而是我心中,也相信同樣是不少朋友心中所展望的理想社會的圖像。
我在想,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我未有一個高度與深度可以去改變他們,但我相信我們終有一天,會讓他們能打開心窗,見到他們的痛苦,讓他們見到他們現在還感受到,卻真實存在的世界的另一面。
各位朋友,如果你內心聽到的話,願我們並肩,繼續學習,繼續成長,繼續前行,壯大民主運動,壯大公民社會。如果你內心充滿掙扎,不緊要;我們就先繼續在我們各自的路上磨練修行,待機重聚。
但是,請千萬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我們即使不完美,但我們仍可以朝圓滿的方向推進。我們要深信,了解我們的傷心、難過、憤怒、憂愁、怨恨和義憤等千百種感受,我們就可以開始轉化我們的千百萬種感受,成為我城進步的推動力。讓我們開始成為一個更具勇氣、自省、包容、慈悲、耐性、智慧的人,這座城市就會自自然然地改變。請讓我們一起,共同以愛、勇氣、溫柔和關懷撒遍整片土地,響遍整個地球,一起重奪我們當應擁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共勉。
(此文寫於判決前,被判即時入獄七個月後,由同屆學聯成員於庭外宣讀,現託朋友在此代發。)”

立場報道, “【專訪】周永康:香港人勿被撃潰 我在監牢仍自由

Message from law professor Tai Yiu Ting, 戴耀廷

上訴庭法官一方面說香港瀰漫一股歪風,有人傲慢和自以為是地鼓吹「違法達義」,但又同時說香港是一個文明社會。他們完全看不到一個社會,正正需要他們所說的那股「歪風」,才能有真正的文明。
英國大法官Lord Hoffmann,亦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在2006 年的一宗案件中,清楚地說明,公民抗命在普通法有悠久及光榮的歷史。有人真誠地違反法律去挑戰法律或政府行為中的不公義,那才是文明社會的標記。法庭在判刑時必須考慮公民抗命者真誠的動機。這與上訴庭對公民抗命非常負面的定調,正好相反。哪一個更文明,自有公論。
沒有法律是完美的,也沒有裁決能是完美的,必有錯誤。若現行的法律途徑未能有效修正法律的不公義,公民抗命就變得必須,因為若不公義不能得到及時處理,社會不單不會進步和發展,更會倒退。可悲的是,這正是香港走的方向。
法官能擁有權力去判公民抗命者入獄,不是因為他們超人一等、更偉大,也不是他們的智慧比其他人高,只是因他們穿著那件袍和坐在的那個位子上。在公義面前,法官與公民抗命者是平等的。

Message from law professor Eric Cheung 張達明(法律學者),

“閱畢上訴庭今天就學聯三子一案的判詞, 我初步的看法,是他們有合理機會獲得終審法院批准上訴許可推翻上訴庭的決定。
一般來說,終審法院不會干預上訴庭就判刑方面的裁決,但若上訴庭明顯犯了法律或原則上的錯誤,偏離廣獲接納的標準,令被告人蒙受實質和重大的不公,終審法院便責無旁貸需要介入。
本案與一般上訴案件不同,是律政司司長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81A條向上訴法庭申請覆核原審裁判官的判刑,上訴庭應該根據裁判官所裁斷的事實決定裁判官所作的刑罰有否犯上原則上錯誤或明顯不足,而不應該僭越裁判官的職能,推翻或違背裁判官所作的事實裁斷,自行作出不同的事實裁斷。
在判詞第151段,上訴庭恰當地總結了應該採用的判刑原則,當中指出「《公安條例》第18條對非法集結的定義雖然頗為簡單,但所涵蓋的案情可以很廣泛,犯罪情節的嚴重性也會因案情而有別,其幅度也很大,由一端極輕微的到另一端極其嚴重的都有,視乎實際情況而定。…若是案情相對地輕微,例如,非法集結並非預謀,規模極小、只涉及十分輕微的暴力、沒有造成任何人身傷害或財產破壞,法庭給予犯案者個人的情況、犯案的動機或原因,和更新這個判刑元素的比重可以相稱地加多 ,而阻嚇這個判刑元素的比重可以相稱地減少。…」
但觀看上訴庭處理本上訴的程序及判詞,上訴庭基本上是重新審閱相關的證據, 而自行得出「本案的犯罪情節明顯是嚴重的,是涉及暴力之大規模及嚴重的非法集結」的結論,因而得出要重判3人入獄的決定。明顯的例子如下:
(1) 原審裁判官指出,「案中亦沒有證供顯示在會議中或在台上作出呼籲前,第一被告已經一早知道保安員必會作出實質阻撓,而集會者亦會以推閘或爬欄堅持進入 … 根據他自己以往參與在前地舉行活動的經驗,保安員只有口頭勸諭他們離開,並沒有和保安員或警察發生過肢體衝突的情況。不能排除第一被告和在場人士在最初宣佈進入公民廣場的那一刻,有可能真誠相信保安員未必一定會積極阻止他們進入。」最後裁定「法庭未能肯定第一被告在台上呼籲那一刻,若然在場集會人士跟隨他所呼籲一同進入前地,保安員必定會以口頭勸諭以外的方法阻止他們進入」,因而裁定他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的控罪罪名不成立。但裁判官「裁定第一被告在爬越圍欄前和進行期間已知道保安員和警員對進入前地的市民正作出實質及肢體上的阻止,但他和那些市民仍強行進入。他們一同以爬欄和推閘進入前地的行為是擾亂秩序及帶有威嚇性。他們的行為亦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因而裁定他參與非法集結的控罪罪名成立。但裁判官同時指出,雖然「當晚有10名政府總部的保安員在阻止市民進入前地時受傷。然而他們受的多只是輕傷」,而且「控方沒有證據證明傷勢是由誰造成,亦沒有證據證明各被告對那些襲擊知情或有任何參與。」
(2) 但上訴庭卻重新審閱相關的證據,自行作出推斷及詮釋,認為 [K Ref: 158 section (四) of case]「從當時客觀的實際環境看來,即政總前地剛加建了圍欄、學聯較早前兩次申請進入政總前地均已被拒絕、圍欄閘口因保安原因全是關上、有多名保安在圍欄前後維持秩序、警方也在附近,強行進入政總前地必然會遭遇攔阻,所以答辯人等事前一定可以合理地預計得到,參與行動的人和保安及警方發生衝突是無可避免的。」其後更認為「答辯人等事前一定可以合理地預計得到,參與行動的人和保安及警方發生衝突,有保安因而受傷是無可避免的。」
學聯三子有權在28天內以上訴庭裁決存在實質及重大的不公為理由,直接向終審法院三位法官申請上訴許可,遞交申請上訴許可文件的同時,亦可同時申請保釋等候上訴許可,該保釋申請會交由一名終審法院法官處理,故此排期可以很快, 能否成功主要取決於該終審法院法官是否初步認為上訴表面上有合理成功的機會。”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