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記者陳曉蕾的人物訪問

對一個愛讀傳記、自傳、人物專訪及找人訪問做專訪的我來說,最近迷上了多篇陳曉蕾的人物訪問。以下就讓我介紹幾篇我特別喜歡的給大家讀一讀。

* “周榕榕 人生是自己的

“[周榕榕] 選擇新聞系,媽媽沒有反對,能夠進到大學已經好好;工作才一年便辭職,媽媽也沒說什麼,女兒一向都喜歡旅行;可是旅行回來,還不上班,一年兩年過去,媽媽終於忍不住。

那一天,母女對峙。”

* “葉劉淑儀 母女如兄弟

“「我媽媽很重視健康,好守規矩,那些好難食的穀物早餐,呢,好似樹枝那種,我見到都想嘔!但她日日吃,並且定時吃飯、吃好多生果蔬菜、做運動。媽媽常說:『健康一點,可以陪多你幾年。』我爸爸是六十幾歲時死的,媽媽現在六十二歲了,所以立法會大樓有細菌,真的好可怕。」榮欣坦言,不能想像沒有了媽媽。 “

* “楊崢 雲吞原來可以買現成?

“[楊崢]要訪問擁有米芝蓮餐廳的名廚,很難;要名廚親自示範菜式,更難,並且要求又快又容易——怎樣的名廚才會答應?楊崢已經不計成本,飛了十多個城市,仍然不斷吃閉門羹。

「放飛機」最利害的一位,是一位美國的名廚,本來透過另一位名廚約好了,但去到紐約他的餐廳,公關說他正好出書,去了全國辦簽名會。楊崢跟著公關指示飛去加州,沒能見面,唯有自己開車去名廚在纳帕谷的另一間餐廳。”

* “周國豐 童年惡夢

“「家裡都是媽媽做飯,我和爸爸都喜歡吃肉,媽媽便拼命煮一大堆,像是要把我們養到肥肥白白。」周國豐記得小時喜歡吃牛扒,媽媽便會連續一個星期都煎牛扒:「有段時間我愛吃鵝肝,媽媽居然買了十多塊一次過煎出來:『阿仔你鐘意吃,我整給你吃!』我吃了一大塊,媽媽說不要浪費,再吃啦,又吃多一塊,然後媽媽說著不要浪費,吃下第三塊後,終於忍不住去了廁所嘔吐。我這輩子都不再吃鵝肝了。」”

* “桃姐的少爺仔

“ROGER就是電影《桃姐》裡,真實的「少爺仔」李恩霖。
以為他的嘴刁,是因為家傭桃姐煮得一手好菜,他搖搖頭,拿出一大本紀事簿:那是一九六六年敍香園的菜單:戴紹光先生定了十位果子貍,旁邊列著用什麼材料什麼方法烹調 […]

ROGER的媽媽是敍香園的太子女。外祖父一早在廣州開酒樓,名字叫「公團」,來到香港後最初開的酒樓,也叫公團,後來才改名敍香園。外祖父兼營上環街市的蔬菜水果批發「廣生欄」,敍香園用的食材,都是最新鮮的,加上烹飪講究,五六十年代所有大官貴人,都是敍香園的常客。

[…] ROGER吃了好菜、聽了故事,回家便一五一十告訴桃姐。原來桃姐能燒得一手好菜,都因為這著名酒樓”

* “為你絕食

“甘仔神父(Father Franco Mella)很可能是為香港絕食最多的人。

第一次:1986年油麻地避風塘十四位「水上新娘」要被遣返內地,甘仔靜坐絕食,這在當時是大新聞,官員馬上請甘仔停止,並在半年內,讓一千二百位水上新娘獲准來港和家人團聚。第二次:1987年特赦「小人蛇」,七十五名帶孩子辦手續的「無證媽媽」隨即被押進監獄等候遣返,甘仔絕食,政府最後讓一百位無證媽媽先後在四年內來港。”

* “富得起 吃廚餘

” [施永青]也不准孩子丟掉過期的食物:「個個只懂看數字,那是最佳食用日期,餅乾才過期幾天,為何不能吃?什麼能吃、什麼不能,你有眼睛的,讀那麼多書,有知識的!蛋白質的食物壞了不能吃,可是澱粉質的頂多有酒味,會發霉。發霉呢,也能吃,菇類也是菌,吃菇也就是吃菌,不過是大菌細菌吧了。」

和太太去超市,他專挑減價的凹罐罐頭:「凹罐不是壞,人家不要,就你要啦。」

[…] 在《剩食》書籍講座上,施永青對我說:「我夠膽馬上跟你去吃酒席吃剩的。」

我吃驚地大笑:「跟你,我就夠膽!」”

* “一個人在核災區

“日本福島核災後,核電廠二十公里範圍全部列入禁區,所有居民都要疏散,然而五十二歲的松村直登堅持留下來,將近一年了。

[…] 農場裡的牛失去主人照顧,活生生地餓死了,松村看了無數瘦骨嶙峋的牛隻屍體,印象最深還是一對垂死的母牛和小牛:小牛好想喝奶,可是母牛把小牛踢開,牠瘦得皮包骨,沒有奶,小牛一直想走過來,母牛一直踢開牠,小牛最後走到一角哭,輕輕吸吮禾桿草,彷彿媽媽的乳房。

第二天松村再去,兩母子都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