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慎密部署幕後指揮的閹割立會大行動 – 李怡

For the record.

蘋論:慎密部署幕後指揮的閹割立會大行動 – 李怡 – 20120519

昨天各電視台播放了17日凌晨曾鈺成叫停拉布前的有關片段,清楚聽到他對立會秘書吳文華說「返嚟就郁啦」,接着吳兩次叫傳遞員交紙條給黃宜弘。曾回應他忘記說的是甚麼。黃和吳回應紙條寫的是總計開會時數,但其後黃提出終止辯論時是照着紙條讀的。
即使沒有這些片段,從選人:黃宜弘這中共信得過又不是民建聯工聯會這些人多口雜的組織中人;選時間:凌晨4時許,除參加拉布的和湊人數的建制派議員外,其他都已離去,記者收工,報紙也過了截稿時間,加上曾鈺成胸有成竹的回應,種種迹象顯示,這次事件決不是一個「忍無可忍」、另一個臨時回應的行動,而是處心積慮、經慎密計算安排,肯定有幕後指揮的一次閹割立法會的行動,目的是使立法會淪為習近平所囑咐的「三權合作」中為行政機關當橡皮圖章的舉手機器。
說有多少項議案被延誤,說拉布使立法會不能正常運作,都不是理由。因為只要政府願意把這個有損市民基本政治權利的法案押後,其他法案就不會被拖延,立法會也就能正常運作。對政府來說,這法案沒有急迫性。為甚麼不能押後?為甚麼建制派議員要否決中止待續的議案?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政府和建制派聽了阿爺的命令:不能讓拉布得逞,也就是不能讓拉布成為少數派議員制衡政府惡法的有效手段。
立法會《議事規則》第38條列明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沒有限制議員發言次數,而且提出動議的議員,更應有權就每一個動議發言。曾鈺成不可能不知道這規則。那麼,他為甚麼要硬作此不符規則的決定?
每日一謊言的梁振英,他的最新謊言是說他組織新班子的人選,都沒有政治考慮。即使硬拗用陳冉、用袁國強、用許曉暉都沒有政治考慮吧,那麼主要官員最後都要中央任命,莫非中共中央也沒有政治考慮?梁振英又怎麼可能不在揀人時想到中央的政治考慮呢?
本周二,梁振英拜訪中聯辦,密談兩小時,他說是談 CEPA的緊密經貿關係。在緊密組班時刻,又未從原政府負責官員那裏接手,怎麼會是去談 CEPA呢?而之前之後,他念念不忘的是甚麼?就是立法會拉布,一時說會影響他的建居屋公屋計劃,一時說會癱瘓政府,一時說「任何嘢去到立法會,我哋控制唔到幾時拉布、幾時唔拉布、幾時審議」。他如此着緊的拉布,去中聯辦不是談這事,而是去談他幾乎已不大提的 CEPA,是不是怪事?
有理由相信,這兩小時是為兩天後的事寫下劇本,包括派錢搞反拉布的假示威,安排誰去提終止辯論,包括誰去找曾鈺成配合,包括甚麼時間發難,恐怕也包括叫梁振英出言不點名批曾鈺成姑息拉布議員,而梁振英曾向曾鈺成表示過手上有他的黑材料,這些都會是中聯辦幕後打這場仗的籌謀。

三國盡歸司馬懿。中共的三權合一,則是盡歸中共中央。習近平要求香港「三權合作」,也是三權盡歸中央。現在梁振英當特首,行政已歸中央了。立法會本已佔多數,可恨出了個拉布戰,使少數制衡多數的機率大增,所以一定要把這拉布戰殺掉,才能使立法也歸中央。再下來是委任一個政協背景的律政司,加上未來兩年終院兩位常任法官屆退休年齡,梁振英有權任命新人。司法歸中央看來也在中共日程表上了。
甚麼是港人治港?它體現在《基本法》26條中:香港人「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儘管這個政治權利沒有完全實現,但這個《基本法》定下的權利若削弱了,或被扭曲了,港人治港就不存在了,它會變色成京人治港,甚而擺明中共治港。因此這次的拉布戰實在是一場護法(《基本法》)運動。中共當局,香港建制派,泛民諸派,所有香港市民,你們有想過自己在護法運動中當甚麼角色嗎?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