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事件和香港人的關係 – 李怡

For the record.

蘋論:陳光誠事件和香港人的關係 – 李怡 – 2012年05月05日

陳光誠事件帶出了幾個問題。
一,事情會如何了結?在陳光誠明確表達他要求出國的意願之後,相信這是有可能實現的。據說在中美雙方談判之初,中方談判者就聲稱陳光誠的「唯一出路是出國」。但如果陳光誠要求全家一道出國,中方可能未必馬上答應。現在中美雙方恐怕只在他一人出國還是一家出國之間的爭持。從中方的角度考慮,陳光誠只要離開中國,他就失去聚光點。流亡美國將大幅降低陳光誠對中國的影響力。這是中方樂見的。從美方來說,讓陳光誠到美國,算是體現了美國的人權和人道精神。從陳光誠本人來說,他脫離在中國的恐怖日子,可在美國過正常人的生活,儘管會有一堆適應問題。
二,陳光誠不想離開中國,前天他對美聯社說:如果安全能保障,他還是希望留下。因為離開中國就意味他將失去人生的舞台,他能為中國的人權民主所做的事不多了。靠着多年承受艱險苦難積累而成的道義、人格的影響力也會流失。然而,留在中國,縱使有很大意義,卻同時有很大危險。即使有中方的安全保證,即使陳光誠也一度同意到天津盲人大學讀書,但他從妻子口中得悉在山東受虐待,被威脅要打死她,以及他在朝陽醫院大半天沒有食物之後,他對中方的承諾失去信心。其他大陸和海外的維權人士,也都認為陳光誠留在中國不會安全。這是他改變態度的原因。
三,陳光誠若留在中國,是不是真有危險呢?在一黨專政之下,長期堅持表達異議的人,必定處於某種危險之中。但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胡平認為,陳光誠在經歷了這次一系列事件後,他面臨的危險要比以前小很多。因為其一,媒體對他的關注度和他的知名度都大增。國際社會的關注,也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其次,陳光誠在小小的東師古,就算被打死了,中央很容易把責任推給地方。現在中央就負上責任了。專制者擅長假手他人做壞事,一旦要他自己直接負責,他就會有所忌憚。其三,這次事件使美國深捲其中,希拉莉出面力保他安全,美國主流媒體大幅報道,美國議會舉行聽證會,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力促政府維護人權。總統選舉期間,美國兩黨在這件事上不敢造次,以免損害自己。
因此,胡平認為這是陳光誠留在中國繼續從事他的維權事業的好時機。然而,大多數海外民運人士和大陸維權人士卻不這麼認為。中共一向以政治需要凌駕言諾,歷史和現實的例子不勝枚舉。加上中方在中美戰略對話中又一再強調中國的核心利益(它的主要含意就是維持現有的政治體制,即一黨專政),中共對書面承諾尚會不認賬,更何況只是口頭承諾。
因此,陳光誠事件帶出的意義是:中共當局絕不可信,即使有美國保證,即使在全球媒體曝光,也不能保證異見人士在中國的安全。
四,陳光誠事件跟香港人有甚麼關係?如果你認為無關的話,那麼陳光誠與美國影星 Christian Bale有甚麼關係?為甚麼 Bale要冒被打的危險去探望他?陳光誠與那些被強迫節育墮胎的人有甚麼關係?為甚麼他要為她們維權?
陳光誠事件讓我們更認清一個專制政權的真面目,它與香港人的關係是:如果我們對種票、種人、種疑似中共黨員的特首、種共青團的官、種政協委員的律政司,對行政凌駕法律的種種行為,或掉以輕心,或鬧一陣就忘諸九霄雲外的話,那麼像陳光誠這種事情說不定哪一天也會降臨香港。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