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獨立輿論從來就不識時務不畏群情 – 李怡

For the record. I often quite respect Mr. 李怡’s analysis. But I want to ask, what if 陳冉 already had met the 7 years of HK residency requirement and is a HK citizen? Would we have no solid ground to challenge her? People may not like her ties but when is a HKer a “true” HKer?

蘋論:獨立輿論從來就不識時務不畏群情 – 李怡 – 2012年04月28日

香港多數人知道我們的核心價值是自由法治,也知道應有選舉治港者的政治權利,在有機會表達意願時許多人願意走出來,比如 03年為 23條上街,上月 23、 24日在明知不會有實質結果的情況下仍有 22萬人參加民間選特首。然而,也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當自己不想看到的現實降臨並似乎不可改變時,就會認命,接受既成事實。此外,如同無綫劇集《天與地》所說:「香港人最擅長係乜?係善忘!」當然,還有幾乎世界上大多數地區的人民一樣,就是重視近利,而對影響我們基本權利的自由法治,就好像陽光空氣似的,不覺其存在,也就不擔心會失去。
這就是梁振英近來民望上升的原因。 1,這已是不可改變的現實,我們沒有能力反對,不接受又能夠怎樣? 2,既要接受現實,就要對一切曾經難以忍受的事態失憶,種票、種人、西九門、防暴門、中聯辦助選門、種出一個疑似共產黨人的特首,一連串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情事,都要從記憶中抹掉,這樣才能自欺欺人地把日子過下去。 3,梁振英一句雙非嬰零配額和沒有居港權,立即使民望飆升,多數人只覺他的話符合近利,而不去深究是否會犧牲香港自由法治的核心價值。
梁振英民望上升還因為他善於辭令和有說謊不眨眼的本事。筆者不斷戳破他幾乎每日一謊言,但政界和其他傳媒卻大都不以為意。最近他聘用非本港永久居民的陳冉當候任特首辦要職,理由是陳小姐認識他的政綱,這理由聽來真是十分可笑,怎麼可能有人相信這是真話呢?但政界傳媒竟無人質疑。陳冉的背景除了是前共青團員之外,她還是香港華菁會的秘書長。華菁會是去年由一群內地成長、在香港發展事業的青年人創辦的組織,聲稱以「心繫祖國,服務香港」為宗旨,要「代表香港的一種新興的力量」,「為香港發展和國家未來集賢聚能」,它的榮譽贊助人是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和梁振英,榮譽顧問是中聯辦青年工作部部長韓淑霞,副主席包括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的女兒陳晴。這個擺明要「為香港集賢聚能」的內地來港青年移民組織,被任為秘書長的陳冉怎麼可能沒有中共背後主導的背景?梁振英把陳冉聘進候任特首辦,豈止於兩個多月的任期?這是不顧香港公務員聘用制度的規定,陸續把一批大陸的「新興力量」引進香港管治班子以及公務員系統的開始。
在梁振英如此肆意妄為的同時,就爆出現任特首外訪住總統套房之事。於是輿論與政界的焦點就集中在貪曾身上,而輕輕放下對陳冉個人及家庭背景深入查探,更少人理會華菁會將在香港政治中扮演甚麼角色。究竟貪曾的總統套房對我們未來的權利影響大呢,還是陳冉的事情影響大?再看唐英年的感情缺失、僭建,曾蔭權的受款待,這些事情與香港市民的關係大呢,還是種票、種人、防暴門、中聯辦介入選舉對我們的影響大?那些無關宏旨的個人操守,竟成為主導香港過去幾個月局勢的關鍵。如果說這些事的陸續出台都是有幕後人在設計,那麼香港市民是不是中了計?

有人指「蘋論」作者持續批評梁振英,是「過時」。有人說《蘋果日報》提出要同梁振英「砌到底」是先設立場。所謂「過時」,莫非就是指「不識時務」吧。獨立輿論從來就是「不識時務」的,從來就應該是質疑權貴的公器。前輩報人張季鸞的「不黨、不賣、不私、不盲」應是新聞工作者的信條。其中不盲,就是因為民眾往往被政客所騙,為眼前利益所蒙,因此,獨立輿論除了不畏權勢之外,更要不畏群情,忠於自己所相信的核心價值。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