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蘋果日報記者楊家樂 以 “街頭與女子擦身而過 狀元醫生涉揸胸” 勇奪 “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大獎

恭喜蘋果日報記者楊家樂 以 “街頭與女子擦身而過 狀元醫生涉揸胸” 一文勇奪今日由加燦嚴格挑選的 “蘋果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大獎。”案件編號: KTCC4671/11″等同免死金牌,點玩都得。想必楊記年輕時,早已夢想可以報導“狀元醫生涉揸胸”等法庭新聞,將新聞電影攪笑化。有蘋果日報,法庭隨時都可以取消,直接由蘋果記者及編輯決定有罪與否,反正讀者開心又賣報紙便行。用被告半裸照片加攪笑動畫,分分鐘快手快腳,令被告身敗名裂,免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無罪推定原則)等等無聊法律原則及精神,用心良苦,恭喜恭喜!

當然,上得山多終於會捉到老虎。有一日,新聞中的主角、配角小不免會受不了社會上幾十萬人的眼光及壓力,到時死一二三四個很正常。蘋果日報記者便可以獨家訪問自己人,完成完全的”蘋果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精神。賣報紙,加人工大過天,死幾個主角配角,微不足道。

到人死之後,蘋果日報記者編輯合共花十元百塊,燒些金銀元寶給死者,便可以再繼續安安心心”蘋果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精神。做個沒有道德良知的蘋果記者真好。

另見 “恭喜蘋果日報記者彭嘉賢、羅日昇 以 “癡情護士毒招箍煲” 勇奪 “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大獎

街頭與女子擦身而過 狀元醫生涉揸胸 – 2011年09月07日

【本報訊】來自公屋家庭的窮小子,雖非出身傳統名校,但憑着不斷奮鬥,在高考考獲四優一良佳績。後來他更實現兒時志願,成為一位醫生,前途一片光明。就在本應躊躇滿志之際,這名狀元新紮醫生卻被指控在街頭胸襲女途人。一旦罪成,多年努力勢將付之一炬。記者:楊家樂
狀元醫生涉黑夜揸胸

現年 26歲的男被告楊珏峰,被控於今年 7月 27日,在長沙灣荔枝角道 822號北海集團大廈外,非禮一名女途人。他昨在觀塘裁判法院否認這項非禮罪,案件排期至今年 11月 7日開審。

放大圖片
高考四優狀元楊珏峰在學時的照片。互聯網

放大圖片
楊珏峰現職明愛醫院急症室。

在明愛醫院工作
明愛醫院發言人證實,楊珏峰為該院急症科醫生,現時仍然在所屬崗位工作,未有停職。翻查資料,楊於 08年取得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學位。

庭外消息指案發當晚,楊與一名年齡相若的陌生女途人迎面相逢。擦身而過之際,女途人覺得胸部被「揸咗一下」。女途人疑是楊所為,窮追不捨問罪。最終楊遭警員拘捕。

昨日案件提堂後,楊在一名男親友陪同下,戴上口罩及鴨舌帽離開法庭,其間被告不時左顧右盼,狀甚緊張。
記者昨午造訪楊的荔景邨寓所,鐵閘關上大門打開,家居佈置簡陋。記者輕喚「楊醫生」,只見楊從碌架床上層緩緩走下來應門。惟記者道明來意後,楊立即揮手示意記者離去,隨即關上大門。

高考獲四優一良
楊曾就讀鄰近其寓所的荔景天主教中學。該校成績處於中游位置,並非傳統名校。雖然楊的會考成績並不特別標青,但他在 03年高考考獲四優一良的佳績,成為該校創校 25年來首位、並且至今唯一一位高考四優狀元。

楊當年接受傳媒訪問,自言沒有參加補習班,多靠校內老師幫助,又愛與同學往自修室溫習。他閒時喜歡打波、跑步、寫作,最喜愛的科目是生物科。

楊坦言自小立志當醫生,全因小時候看見外公外婆經常出入醫院,十分辛苦,令他察覺身體健康最重要。他指父母沒有向他施壓,讓他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最終願望成真。

獲學校頒發品學兼優獎的楊,老師對他有口皆碑,稱讚他人品好,情緒穩定,懂得自我調節減壓。楊曾謂學校有需要時,會隨時回校輔導師弟妹,作他們的榜樣。

案件編號: KTCC4671/11

Video 狀元醫生涉黑夜揸胸

2 Responses to 恭喜蘋果日報記者楊家樂 以 “街頭與女子擦身而過 狀元醫生涉揸胸” 勇奪 “新聞自由 你死你事” 大獎

  1. g says:

    “有一日,新聞中的主角、配角小不免會受不了社會上幾十萬人的眼光及壓力,到時死一二三四個很正常。” —-> 到時蘋果會話佢畏罪自殺囉。

    近日好幾單社會事件,令我諗起”大話講一百次會變成真話”,而呢個liar,(私認為)正正係賊喊捉賊的傳媒。

    有關意見還要相當polarised,到知識份子/文化人的blog走一轉,同在大眾園地(http://news.discuss.com.hk/forumdisplay.php?fid=54&page=1)竟可看到兩套截然不同的看法。我自命讀過幾錢書,有時都很驚訝,為何今次自己站在另一邊,是我被”溫水煮蛙而不自覺”嗎? 某些人何以見得”獨人皆醉他獨醒”? 算罷啦,我信自己的gut feeling.

  2. kempton says:

    @g

    蘋果日報記者及編輯對白 ==> “畏罪自殺”?正,good idea!

    “有時都很驚訝,為何今次自己站在另一邊,是我被”溫水煮蛙而不自覺”嗎?” So what is your view?

    To me, I know I wasn’t in the court room, so I wasn’t presented with the facts of the case to judge or decide on prosecutor’s case merits/faults. To me, fundamental and legal principles are there to protect everyone, including people we don’t like for whatever reasons (their looks, etc).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