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與性格 – 李怡

For the record. See also my video interview with 李怡的外孫 Scott MacIsaac – Portrait of a Young Award-Winning Classical Pianist.

機會與性格 – (李怡) – 2011年07月05日

外孫啟新今秋進耶魯鋼琴演奏系,跳過學士課程,直接受教於只教碩士生的鋼琴大師 Boris Berman,這是女兒一家從來不會奢望的事,卡加里也開始有新聞界訪問這個十八歲的大孩子了。
有朋友問我,他有此成績(還不能講成功)主要是什麼因素?天份嗎?努力嗎?天份,我們沒人看出來,我們家也沒有音樂傳統。努力是確實的,他每天練琴六七小時,很多他喜歡的運動娛樂他都放棄。但有天份也努力的人很多,除這兩者,他的成績還取決於機會和他的性格。
去年他參加愛民頓的一次鋼琴比賽,正好 Boris Berman當評判,而 Berman一輩子才第一次去愛民頓。在這比賽中,他評了啟新第一名,在比賽後的接待會,他當面向啟新提出希望他考慮去耶魯跟他學鋼琴,可以給他獎學金,並告訴他怎麼申請。耶魯鋼琴演奏班兩年才收了兩名學生。如果不是當場被 Berman看上,即使真是天才,求見 Berman也很難。所以是機會。
啟新的性格天生關心人。四年前,他偶然讓加拿大有名的鋼琴老師 Merilyn Engle上了一小時課, Merilyn欣賞他,想收他做學生,他除了高興即時的反應卻是擔心原來教他的老師不開心。這次他去耶魯,不擔心學不好或難適應,卻擔心 Merilyn的感受。有人問他,把鋼琴當做畢生事業的目的是什麼?難道他不知道古典音樂已越來越少人欣賞了嗎?他說,古典音樂是好東西,少人欣賞所以他更要把這種事業繼承下去。
我有一位記者朋友曾訪問郎朗,問他的人生目的,他說,多些演奏會,多出些 CD,讓更多人知道他,當然也想有更多收入。所以,他拒絕為六四彈奏《風中之燭》,是很自然的事。因為他不是藝術家。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