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郵件:白兔、黑豬、翻土播種

For the record.

偷看郵件 – (區樂民) – 2011年05月22日

一個從內地來的病人看我,檢查完畢,我為他安排驗血。
「下午你便要回去,但明天才有報告,我以電郵傳給你好嗎?」我問。
「不好,」他答道:「會有人偷看的。」
「政府的網上監察系統,嚴謹到這個地步?」我驚訝地問。
「我只是個普通職員,」他笑道:「政府不會理會我。可是公司的同事喜愛打聽私隱,部分人懂得入侵別人的電郵箱。」
「那怎麼辦?」我顰眉問。
「這樣吧,如果報告正常,你在電郵寫『白兔』二字;若不正常,寫『黑豬』。收到『黑豬』,我便會打電話給你問詳情。」
當私家醫生殊不容易,病人常常提出一些獨特要求。
次天,他真的來電,問:「區醫生,『白豬』是甚麼意思?」
「你做了兩項化驗,」我很有邏輯地解釋:「一項正常,一項不正常。」
關於偷看郵件,曾聽過一個故事。
一個犯人被關押了半年,只能以書信跟妻子通消息。住在農村的妻子問:「甚麼時候應該翻土播種?」以往丈夫負責耕田,妻子料理家務。
犯人知道獄警會偷看信件,便回信說:「千萬不要翻土!我把最值錢的賊贓埋在田裏。」
貪婪的獄警立刻跑到犯人的家鄉,掘開每寸泥土,卻一無所獲。
犯人寫信給妻子說:「現在,你可以開始播種了。」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