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洗腦式國民教育的功能只是供掌權者自慰 – 李怡

For the record.

蘋論:洗腦式國民教育的功能只是供掌權者自慰 – (李怡) – 2011年05月14日

中聯辦文體部部長郝鐵川為他幾天前在微博上的洗腦論解套,說他從來都反對「洗腦」,每次提及都用上雙引號以示不認可其意思。國民教育是刺激人的各種能力提高的教育,所以應是健腦。然而看他微博全文,意思是很清楚的:「必要的『洗腦』是一種國際慣例」「德育及國民教育不要聽中央政府的,但那還叫國民教育嗎?」因此,他並非反對聽中央政府的國民教育,只是反對用「洗腦」這詞去形容而已。
讓我們看看內地教師是怎麼看中央政府推行國民教育的。文友廖女士將一篇溫州中學語文教師林明理的博客文章《看中國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傳給筆者,在此作些撮要介紹。
作者開宗明義說自己擔任教師二十餘年,最心痛的是,「看到一代代學生被中國教育『教愚』──教得愚笨、愚鈍、愚蠢,卻無能為力。」
他認為「中國教育的一大功效是,盡量把所有的學生教化成一個腦袋。教育最應該培養的是學生的懷疑、探究精神,培養學生的思考、比較、辨別的能力。但是中國教育要做的恰恰相反,它就是要掐滅學生的懷疑精神、探究勇氣,就是要學生相信教材與教參的絕對正確。」
「中國教育的第四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現實社會隔離。」「學生們看到的是有關方面允許他們知道的東西:他們只能看到經濟在『飛速發展』『一日千里』,而看不到環境在不斷惡化、資源被浪費枯竭、貧富懸殊遠超國際公認警戒線、社會矛盾在對立激化;他們只能看到『公僕』們如何地勤政愛民,而看不到無孔不入的公權力腐敗……」
「中國教育的第五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實歷史有效隔離。中國教育只讓學生學一點割裂的片面的歷史,……學生們不知道九十年前、五十年前的真實歷史,也不知道二十年前、十年前的真實歷史……在美國學生可以自由探討諸如『二戰時美國應不應該向日本投原子彈』等問題時,中國學生卻只能也只許背誦教科書告訴你的歷史事件的時間、地點、人物、意義。」

「中國教育的第六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實的外部世界隔離。……對於西方發達國家,學生們知道的只有那政治的『醜陋』、民主的『虛偽』、政黨的『惡鬥』、人情的『冷漠』,而看不到那種政治體制之下公權力受到有效制約之後的廉潔、勤勉、公開……;學生們只知道西方社會對中國充滿敵意、時刻存心顛覆……凡涉美國(更多時候還有日本),必是敵意;凡涉西方,必要警惕;凡是我們自己,即便是膿包腫塊,也定然鮮豔美麗……而如果讚揚一下西方,便有『漢奸』嫌疑;批評一下自己,那很可能就是『反革命』『反華勢力』。」
「中國教育的第八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善美隔離,並坦然接納假醜惡。……中國高等院校出賣文憑、老師與學生的論文造假,早已成燎原之勢。……我們的學生從小學開始,就要接受假大空的一套:常常被教導要注意『領導來檢查』、『外賓來參觀』了必須打掃好衞生、『配合好檢查』,……我們的學生見慣了父母身份地位不同給自己或他人帶來的直接影響……,我們的一些學生學會了人前一套背後一套、說着一套做着一套、作文中一套現實中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學會了把老師講課內容向××部門密報,學會了當眾慷慨激昂喊口號背後抿嘴偷着笑……。」
然而,畢竟許多人本性還在、良知猶存,當人們接觸到現實,尤其是互聯網興起後,依靠國民教育洗腦的時代也就一去不復返了。洗腦式國民教育所起的作用,是 65.1%的內地受訪者表示來生不願意再做中國人。香港特府對中學生投下最多資源進行「國民教育」,去年底所作「中學生眼中的中國年度大事選舉」,中國人權問題佔十大中的三個,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居首。洗腦式國民教育的效果與掌權者的意願是相反的,最大的功能也許就是供掌權者和大小官員去自慰了。
廖女士又傳來她朋友一信:此次返杭州,談起現在香港每天播新聞前都播國歌,人們不禁失笑問道,不是真的吧(大陸的新聞聯播都沒有播國歌)。由此可見那些表忠惟恐不及的官員們,已經無藥可救了,香港就是死在這些人手上。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