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港鐵對報章公然干預不是偶然出錯 – 李怡

For the record.

蘋論:港鐵對報章公然干預不是偶然出錯 – (李怡) – 2011年04月23日

港鐵透過廣告公司向各報章廣告部發出「警告信」,提出所謂「傳媒指引」,表示一旦報章刊登港鐵負面新聞,保留抽起廣告的權利,更要求廣告部與記者「溝通」。警告信引起傳媒及政界譁然,齊聲譴責港鐵踐踏新聞自由。昨天港鐵公司事務總經理梁陳智明作出回應,表示尊重新聞自由,會向廣告部人員了解事件,研究是否出錯。但去信報章廣告部的廣告公司在信中表明:「本文謹代表公司客戶『港鐵』,向貴報提出加強刊登廣告指引……」,因此港鐵不能說對發出此信不知情。此外,作為港鐵大股東的港府,據悉有高層官員讀過此信後,則表示港鐵此舉相當愚蠢,說只會引起不必要麻煩。
從港鐵和港府的反應來看,基本上是認為發這樣的信很蠢,惹麻煩,是一時出錯,是公關災難,但似乎沒有反省發這信背後的思維意識。香港記協主席麥燕庭說,大企業的廣告部就負面新聞接觸編採部管理層非新鮮事,但從未聽聞有白紙黑字的指引。因此關鍵不是企業有沒有藉廣告來試圖影響傳媒獨立編採,而是為甚麼這種對新聞的干預會變得如此明目張膽地進行。
傳媒存在的主要目的,是滿足公眾的知情權,通過公眾的知情對政府、企業和公眾人物進行監督,防止政府和企業欺騙人民。因此,獨立傳媒經營者應該秉持的信念是:傳媒的老闆是公眾,是讀者或觀眾聽眾,而且只有這一個老闆。傳媒不應該有第二第三個老闆。但事實上因為傳媒需要廣告費才能生存,因此廣告客戶往往就成為傳媒的另一個老闆,企業每以廣告為武器,要求傳媒予以配合。此外,不同的政治勢力,也往往以消息來源和政治利益(比如給予傳媒經營者某種名銜或地位)為誘餌,左右傳媒的報道取向,而成為傳媒的另一老闆。傳媒要堅持獨立編採和自主編採殊不容易。
但過去第二第三老闆的干預,多是隱性干預,也就是說,是否接受這種干預,是否向錢權妥協,是傳媒經營者自己的決定。如果涉及廣大公眾利益的事,傳媒多會首先考慮公眾這個第一老闆,而婉拒與第二第三老闆妥協。當然,真正獨立的傳媒,即使受到大廣告客戶杯葛,也是不會妥協而只效忠於公眾這唯一老闆的。但這樣的傳媒是買少見少了。
企業從隱性對傳媒干預,突然變成這次港鐵明目張膽干預,相信不是偶然出錯,而是在企業越做越大、隱性干預累見成效的情況下,一時得意忘形的舉措。港鐵雖是公共事業公司,但大股東是政府,而港鐵的地產項目又使它成為地產霸權也是港鐵霸權了。手握龐大的廣告預算,背後有政商強勢支撐,於是以為可以對報章公開指指點點啦。
港鐵霸權向報章發信,雖是單一事件,實際上反映了香港產經結構霸權化的趨向。去年中香港出版一本叫《地產霸權》的書,此後「地產霸權」也就成為香港的通用辭語了。書的作者潘慧嫻,憑藉她從事地產業的專業經驗,配合詳盡的資料及數據,縷述樓宇供應數十年來如何發展成被幾個大地產財團壟斷。書的主題是:控制香港或香港人的,是一群跨界別的集團。它們缺乏競爭,有效地控制和影響本地所有市民所需的貨物、服務和價格。經營範圍包括地產、電力、煤氣、巴士、小輪、超級市場。「地產霸權」向各行業全面擴展和壟斷,成為香港貧富懸殊、民怨沸騰的罪魁禍首。

由「地產霸權」操控的選舉委員會產生特首和大比數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使財富結構連接上了政權結構,一個「親地產商」的政府成形,社會資源被進一步掌控,多元發展的可能性被扼殺。高度壟斷之下形成的政經關係與權錢交易,已經讓今日香港社會存在對立態勢、仇富心態與怨憤情緒。
港鐵霸權公然干預新聞自由,是政經霸權進一步插手香港新聞自由的表面化,是霸權意識的不自覺流露,而非偶然出錯。在輿論強烈反彈之下,這種明目張膽的干預或會收回,但不表示霸權的企圖會從此抑制。而受傷害的獨立的新聞自由,是獨立司法之外香港一國兩制的另一個守護神。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