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對香港周邊的核電不能心存僥倖

For the record. “而使港人擔心的是,香港距大亞灣核電站只 50公里,大亞灣附近,中國還建有嶺澳核電站並已開始商業運行;此外,鄰近香港的還有興建中的台山和陽江核電站,最快在 2013年投產。也就是說,將有四個核電站共十台機組毗鄰香港。若一旦出事,香港人避無可避。”

“蘋論:對香港周邊的核電不能心存僥倖 – (李怡) – 2011年04月02日

日本地震觸發福島核事故後,中國一些核安全專家就出來解釋,大致是說,中國的核電廠與福島核電廠的構造不同,中國的核電廠沒有建在地震帶,中國又非常重視核安全,因此發生核事故的機會微乎其微。
如果不是有那麼多專家出來說核安全,我們還可能放心些,因為這至少表示中共也許因福島事故仍在討論核安全問題。現在似乎已無須討論,直截了當就說中國的核電很安全,這不是先下結論的宣傳嗎?再說,在黨的意志主導下,中國專家的話又有多少可信度呢?
不錯, 3月 16日,溫家寶總理在國務院會議上,曾提出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及在核安全規劃批准前,暫停審批核電項目。但隨後官媒就有核電專家出來反駁溫總之議了。何況溫總也只是說「全面審查」而已,並沒有說停建。現在,日本政府已表示,所有核電項目都停擺;其他國家也大都叫停。中國則仍只強調中國核電如何安全,沒有停建之意。難道中國核電領先全球?全球都怕只有炎黃子孫不怕?而使港人擔心的是,香港距大亞灣核電站只 50公里,大亞灣附近,中國還建有嶺澳核電站並已開始商業運行;此外,鄰近香港的還有興建中的台山和陽江核電站,最快在 2013年投產。也就是說,將有四個核電站共十台機組毗鄰香港。若一旦出事,香港人避無可避。
中國的核安專家說,大亞灣核電站的構造與福島不同,大亞灣採壓水式反應堆,不同於福島的沸水式。但大亞灣核電安全諮委會港方成員溫石麟說,這好比熱水鍋和壓力鍋的分別,「平時沒有事,兩個都安全,若發生事故,壓水式的殺傷力會更厲害」。
中國核安專家說,大亞灣及其他中國的核電站,都不是建在地震帶,因此會平安無事。可是,蘇聯的切爾諾貝爾核電站也不是建於地震帶, 1986年卻釀成巨禍。專研核電的香港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說,有一萬個理由可以導致冷卻系統失靈,例如人為因素,淹水,機器本身的毛病……。
在福島事件之前,幾乎全世界都認為核電的安全問題已解決,各國都可以發展這種沒有碳排放的乾淨能源了。福島核電運作 40年,期間日本有過多次地震,也都安然無事,但想不到的事還是發生了。切爾諾貝爾核電站出事前,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問科學家關於切爾諾貝爾核電的安全,所得到的回答是:反應爐絕對安全,甚至可以裝置在紅場。因此,所有核電在出事前都是安全的。
切爾諾貝爾核電出事的原因,蘇聯官方有兩個矛盾的解釋, 1986年的調查是把責任全推給操作員, 1991年的公布是設計本身的缺陷。有報導說,核電站管理鬆懈,讓一些沒有經過訓練的人員進入核電站。此外就是官方反應遲緩,事故後 48小時,一些距離核電站很近的村莊才開始疏散。政府完全沒有作過疏散的演習。還有就是核電站沒有任何民間團體的監管,操作過程不透明,出事後當局更意圖隱瞞,以致瑞典瑞士測到空氣中含高輻射量,事情才曝光。
切爾諾貝爾事故可說都是人為因素。這些情節對於中國來說並不陌生,許多事故比如毒奶粉事件,就顯示官方意圖隱瞞,沒有民間團體監管,也沒有獨立媒體監督。去年大亞灣核電站出現過燃料棒有裂紋的事件,其時核電站方面以洩漏情況輕微,視之為零級事故,沒有向公眾宣布。大核安諮會港方委員溫石麟批評大核隱瞞實情,而這之後,安諮會就沒有通知他去開會了。

據了解內情的人透露,由於中國的核電發展太快,一些未夠經驗的人很快上升到管理層。核電站內還有通告說「嚴禁無許可證操作任何現場設施」,顯然管理並不嚴謹。切爾諾貝爾核電出事的因素中國都不缺,更多一個因素就是還有貪腐問題。 09年 8月,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黨組書記兼總經理康日新,因涉及 18億人民幣的核電工程招標舞弊案,而遭收押。貪腐造成的豆腐渣工程若蔓延到核電工程,恐怕出事是遲早的事了。
因此,週三立法會關於核能安全問題的動議辯論,泛民議員要求港府為核事故做好應變措施,改善通報制度,檢討核能發電比例,以及要求中央停建核電,都是應有之議。建制派議員秉承北京意向,對中共尤其是在香港周邊發展核電心存僥倖,毫不慮及香港安全,將所有修訂議案否決。即使上天保佑,中國核電尤其鄰近香港的核電站不出事,他們和特府也是香港的罪人。”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