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毛澤東的中國和胡錦濤的中國 – (李怡)

For the record.

蘋論:毛澤東的中國和胡錦濤的中國 – (李怡) – 2011年01月22日

胡錦濤訪美回答美國記者關於中國人權的問題,大陸學者紛紛贊揚,說胡即場回答提問,反映中國崛起的同時,更注重提升自我形象和國際公關。但是據博訊新聞網報道,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事前曾與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協商,要求提問的媒體要事先提出問題稿,希拉莉為了不想令客人尷尬,也予以照辦。為此,被公認做國際新聞最出色的《紐約時報》就放棄了出席記者會。而美聯社記者提的人權問題,其實不算尖銳,他只是問胡錦濤:「你怎樣解釋中國的(人權)紀錄」?實際上是給胡一個向美國公眾辯解的機會。這條問題顯然是經過處理的。如果讓美國記者自由發問,他們當會直接問具體問題,比如關於囚禁劉曉波、軟禁劉霞、阻止所有可能出席諾獎頒獎禮的人士出國等,胡就不易回答了。
即使是這樣預先提供的抽象問題,胡的簡單回答也要看貓紙,這說明他真是非常缺乏自信。而他這樣大路的回答,內地的媒體尚要全部不予報道,連 CNN的播映也將這一段封殺。
與 30年前相比,中國不是崛起了嗎?中國已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是美國最大債主,政經影響力擴展全球,但何以中國領袖訪美時所表現的自信,反不如前呢? 79年鄧小平訪美, 84年趙紫陽訪美, 99年朱鎔基訪美,他們的坦率、機智、隨問隨答的態度,胡錦濤真是「無得比」。是胡為人木訥、拘謹嗎?縱有個人因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國社會這 30年發生了本質性的變化。中國的經濟力遠超過 30年前,國力與伴隨而來的在國際社會的政經影響力也今非昔比,然而,說到中國國內的情況,社會矛盾和問題之多,也今非昔比了。過去中國領導人對自己的制度尚有自信,今天的領導人儘管口頭上說中國的社會制度優越,實際上他們心裏所想的恐非如此,他們除了自誇國家有錢之外,很難面對中國老百姓受盡壓迫的質疑。
大陸著名作家、小說《活着》的創作者余華,寫了一本書,題為《十個詞彙裏的中國》。這本書去年 10月出了法文版,今年 1月在台灣出中文版,在大陸可能是禁書。作者用十個詞彙,去寫中國的現狀,從現狀去追尋產生今天這種結果的令人不安的原因。在《領袖》這一章裏,有一段他這樣寫:「環境的破壞,道德的淪喪,貧富差距拉大,腐敗現象叢生,使今天中國的社會矛盾愈來愈激化。幾百上千,甚至上萬的群眾衝擊政府機關,砸汽車燒房子這樣的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
「很多人開始懷念過去的毛澤東時代,我想他們中間的大多數可能只是懷念而已,並非真正想回到那個時代。對於這些人來說,毛澤東時代雖然生活貧窮而且壓抑人性,可是沒有普遍的和殘酷的生存競爭,只有空洞的階級鬥爭,當時的中國其實沒有階級的存在,所以這樣的鬥爭僅僅停留在口號裏。那個時代人們節衣縮食平等相處,只要小心翼翼,誰都可以平安度過一生。

「今天的中國完全不一樣了,激烈的競爭和巨大的壓力讓很多中國人的生存像戰爭一樣。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裏,弱肉強食、巧取豪奪和坑蒙拐騙自然流行起來,於是安分守己者常常被淘汰,膽大妄為者常常會成功。價值觀的改變和財富的重新分配造成了社會分化,社會分化帶來了社會衝突,今天的中國已經真正出現了階級和階級鬥爭。」
簡單說來,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是社會上沒有階級,而毛硬要搞階級鬥爭來爭奪權力,把社會搞得秩序大亂而人人自危的中國;改革開放 30年後的中國,是不講階級鬥爭只講和諧,然而事實上社會上出現階級和階級鬥爭的中國。
胡訪美時,內地春運開始了。今年春運的客流量,官方估計達 28.5億人次,平均每人坐火車、汽車 4次吧,那麼今年全國有 7.1億人回家過年。這些農民工回家過年的擁擠現象,反映了中國經濟崛起的代價和蘊含的社會悲痛的現實。
余華在他的新書「前言」中,用孟子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來形容中國的過去與現在:憂患往往可以使人生存,安逸享樂卻反而使人敗亡。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