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鬥士 司徒華 (1931-2011)

民主鬥士 風雨一生 司徒華病逝 2011年01月02日

【本報訊】一生奉獻中國和香港民主運動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今天中午 12時 58分病逝,享年 79歲。
一生風雨的「華叔」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的病房,聽着家人誦唱聖詩,安詳離世,遺言是對支聯會義工說:「我愛你們。」華叔早前在病床上觀看內地故鄉的錄像,笑得開懷;嘆謂今生無悔,並親定今年六四主題「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又託付好友,把他的一半骨灰撒在歌連臣角花園,另一半撒在北面的大海,象徵北望神州。

臨終遺言:我愛你們
治喪委員會召集人朱耀明牧師今午 3時召開記者會,多次哽咽。朱牧師過去數天在病房陪伴司徒華,為他誦經,今早更與華叔的家人一起唱詩,送華叔最後一程。臨終前華叔對支聯會的義工遺言道:「我愛你們。」
司徒華的弟弟司徒強表示,華叔所有在港的親人都在司徒華離世前趕到醫院,陪伴他走完在人世上最後一段路。他形容,司徒華離世時很安詳。根據華叔生前遺願,安息禮拜將於聖安德烈教堂,追思會則於尖沙嘴浸信會舉行。
華叔生前的主診醫生莫樹錦指出,華叔接受首次化療時情況好轉,但今年 9月患上嚴重肺炎,病情惡化,遂接受第二次化療,但效果不佳。最近華叔要求停止治療,以珍惜與家人和好友相聚的時光,「佢雖然喺病床,但係過緊家庭生活」。他形容,昨日華叔胃口仍然不錯,精神飽滿,今天病情卻急轉直下,最後不治。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說,曾派黨友到華叔廣東開平故鄉拍攝,讓華叔緬懷童年片段,「華叔認得晒啲地方,睇得好開心。佢同我講,我呢生人都冇遺憾」。支聯會常委李卓人在記者會發言時表示,將會秉承華叔遺願,「堅持到底」爭取平反六四。
記者會上,支聯會常委及義工神情哀傷。一名女義工得知華叔病危,趕赴病房時失聲痛哭。華叔離世的消息傳出後,有正在威院留醫的梁姓女教師也到場悼念,並形容華叔遺容安詳。
身在台灣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指出,華叔是他個人以至整個民主運動的精神導師,他最偉大的地方,是去世前讓平反六四的精神承傳下來,「從六四 20周年可以看得出來,整個年輕的一代,已經記住了六四」。

特首:崢崢風骨受尊敬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表示,對於司徒華離世非常痛心,認為支聯會失去一位優秀的領導人,她也失去一位香港的朋友。她相信平反六四後繼有人,「就像我們天安們母親,也隨着一個一個離世,但是後來有人,後繼者有人」。
立法會議員鄭家富表示,兩周前曾探望華叔,他堅持由護士帶他起身做運動,但表情痛苦。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認為,當現今社會不再重視道德價值時,華叔是其是、非其非,追求理想,矢志不渝,是年輕人學習的榜樣。行政長官曾蔭權發表聲明深表難過,指華叔為人剛直不阿,一直堅持理想,從不言休,崢崢風骨,深受各界尊敬。

司徒華簡介
1931年:香港出生
1951年:畢業於皇仁書院
1952年:葛量洪師範學院畢業
1961年:出任葛師校友會觀塘學校校長至 92年退休
1973年:帶領非學位教師爭取合理薪酬而發動大罷課
1974年:創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1978年:發起第二次中文運動,爭取中文成主要教學語文;組織「金禧民眾大會」
1982年:領導教育界發起反對日本竄改歷史教科書運動,發動三萬人到維園示威
1985年:循教學界功能組別晉身立法局;與李柱銘獲北京委任為《基本法》草委
1989年:領導香港市民參與支援北京民主愛國運動;六四屠城後退出《基本法》草委
1991年:循地區直選晉身立法局
1995年:擊敗杜葉錫恩兼任市政局議員
1997年:杯葛臨立會「落車」;獲捷克人民需求基金頒人權獎
1998年:捲土重來再晉身立法會
2001年:獲國際教育聯會「人權及工運獎」
2004年:宣佈不再參選立法會,告別 18年議會生涯
2010年:證實患上肺癌,積極抗病期間,連任支聯會主席
今日:中午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病逝,享年 79歲,遺體將火化,喪禮安排待定

苦難中成長 動盪中堅持 為了民主 一生孤寂 – 2011年01月02日

像醜小鴨幻化火鳳凰。司徒華年幼內向、自卑,飽歷戰亂、貧窮、喪母苦難中默默成長。大時代裏,碰上罷課、前途談判、六四動盪,他腰板挺直,堅持下去,化身成民主鬥士,戰至夕陽。華叔心繫民運、社運,換來一生孤獨、背負一輩子的沉重。
華叔酷愛魯迅,曾自喻有小說《孤獨者》主角魏連殳影子。現實世界的「孤獨者」,生於 1931年的香港,廣東開平人,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出生時正值日本侵華,父親給他取名衞華,以子之名保衞中華。生於憂患,童年沒半點色彩。父親問孩子志願,哥哥要當科學家,弟弟立志做將軍,只有司徒華啞口無言。

童年歡樂少 看問題悲觀
升讀小四,父親失業,四位在學子女要有兩人停學,他被選中,幸得親戚接濟,才不至輟學。從此,司徒華更加自卑。華叔回憶童年時曾說過:「我是個極端內向的人,有多少悲劇性格」,「可能是童年歡樂少,見得太多不公平事,看問題,總有多少悲觀的想法」。
10歲時,生母去世,父親翌年續弦。華叔曾直言與後母互不瞅睬。魯迅的文章,撫平他喪母傷痛:「若生而失母,卻非完全的不幸,他或許倒成為更加勇猛,更無掛礙的男兒」。了無牽掛,卻有家庭負擔。中學畢業,司徒華想當海上電報生,但為養家選擇執教鞭。

成立教協會 踏上不歸路
放棄夢想,卻讓他擁抱到更遠大理想。「我沒讀過大學,但 1973年的鬥爭,就是我的博士論文」。那一年,貴為小學校長的司徒華,率領文憑教師罷課抗議減薪,後來成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踏上抗爭不歸路。
學生時代踢足球,他是右翼。但 73年抗爭,右派責他親共,是左派;左仔斥他是托派;托派罵他不民主。
華叔回應這問題時說過:「如果推動社會進步嘅人就係左仔,我覺得我係左仔。」 1985年,華叔循教育界功能組別晉身立法局、獲委任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爭八八直選、爭民主回歸。

讀書尋舊夢 喜另類寂寞
發生六四屠城的 1989年,他動員逾百萬人上街、創立支聯會, 21年來,風雨不改,年年佇立維園,在燭光中振臂高呼「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華叔說過,自己像一頭牛,縱使疲乏至死,都不會放棄主人的安排。晚年患上肺癌,仍帶病連任支聯會主席。
畢生投入社運、民運,他最好的朋友都不是搞政治的。 90年代,有記者採訪他任教的小學,有學生戲言:「冇人夠膽鍾意佢,驚九七會被秋後算賬。」
晚年還是孓然一身,華叔曾坦認寂寞,但很喜歡這份能獨自靜下來,「不受干擾,讀讀閒書,尋尋舊夢,望望前路還可以走多少步」的另類「寂寞」。罹患絕症後,無數的同路人送上祝福、慰問,司徒華一生孤獨,但抗爭路上,他絕不孤單。

耗盡半生爭民主 2011年01月02日

【本報訊】自 1989年成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司徒華已經擔任主席, 21年的中國民運路,儘管承受着北京政治打壓,他堅持用自己的下半生,走這條爭取民主中國的不歸路,更成功帶領支聯會過渡九七,令香港成為中國土地上,唯一一處在每年 6月 4日晚上,數以萬計市民可以公開形式悼念被中共屠殺的無辜生命的地方,也為華叔贏得海內外民運人士的崇高敬意。
香港在八十年代正值草擬《基本法》的重要時刻,當時司徒華與李柱銘除了出任《基本法》草委外,也和香港民主派人士組成香港民主促進會,向北京爭取在回歸後落實普選,惟這時司徒華並未太積極參與中國民運,甚至 89年 4月北京爆發學潮,初時主力在港聲援的以學聯及各大專院校學生為主。

司徒華真正全面投入聲援八九民運,始於 89年 5月 18日一次民促會會議,當時內地學運已發展成民主運動,香港聲援內地民運規模越來越大,單靠學聯無法應付,民促會決定加入支持內地民運工作,而作為民促會精神領袖的司徒華與李柱銘,成為香港民主派領導香港民運的頭頭。
有支聯會常委憶述, 5月 20日李鵬宣佈戒嚴,當日就是由司徒華在電台動員市民即時集會抗議,而後來民主派成立支聯會前身,即全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順理成章由司徒華任主席、李柱銘任副主席。

憑遠見免支聯會被解散
八九年六四屠城發生後,全港市民陷於悲傷中,司徒華提出長期目標,令香港爭取內地民運可以延續下去,包括將全支聯改名為支聯會、用有限公司方式為支聯會註冊,減低支聯會被強行解散的風險,以及將支聯會收集到的市民捐款,規定用於支持內地民運工作,令支聯會有足夠財政支持。
有支聯會常委認為,當時司徒華的決定具遠見,六四事件一周年,當時港督衞奕信在北京壓力下,想透過李鵬飛勸司徒華解散支聯會,但未為華叔理會,港英也難以強行取締,結果令支聯會可以發展為海外支援中國民運最大組織,也為支聯會日後過渡九七提供條件。

回歸後頂住攻擊和施壓
踏入 90年代,香港進入回歸倒數,當時北京針對支聯會作出種種攻擊和施壓,但一一被司徒華頂住。
香港回歸後,支聯會不但未被強行解散,反而成為香港能否保持「一國兩制」的重要指標。
司徒華也開始為退休作部署,包括 2004年不再競選立法會,不過他向戰友表明,自己會逐步放下教協、民主黨的參與,惟獨不會放下支聯會工作,更堅持要繼續做支聯會主席,一定要親自出席所有悼念活動。
09年六四事件 20周年,他以 78高齡再到美加訪問,甚至證實患肺癌後,仍然堅持參加 2010年六四悼念活動及燭光集會。對華叔來說,就算走到生命最後一刻,支聯會、平反六四、爭取中國民主,仍是絕不放棄。

為直選奮戰到底 2011年01月02日

司徒華六、七十年代專注於建制外的工會抗爭運動,踏入八十年代中,港英政府面對香港前途問題,開始為香港引入小幅度民主選舉,司徒華與一班支持民主回歸的民主派合作,積極爭取香港全面直選,先後成立港同盟等民主派組織及政黨。在司徒華廿多年議會及選舉生涯中,更未嘗敗仗,為泛民在香港政治影響力打下雄厚基礎。

香港前途問題七十年代末浮現,到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後,他於 85年出戰教育界當選立法局議員,成為他由工運踏入政界第一步。不過,當年民主派對港英政府落實直選步伐緩慢十分不滿,包括教協在內的一批主張民主回歸、港人治港的民間團體, 1986年在高山劇場舉行會議,同意共同爭取 88年直選。其後他與李柱銘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
89年六四事件後,司徒華、李柱銘與北京全面決裂, 90年兩人聯同一班民主派人士合組香港民主同盟,成為香港首個民主派參選政黨,司徒華 91年更放棄選立法局功能組別議席,與李柱銘領導港同盟出戰首次立法局直選大勝。
港同盟 1994年與匯點合併成立民主黨。香港回歸前,北京主導下的首屆特首選舉,司徒華走訪各區並收集逾 10萬個市民簽名,為他作為民間特首提名行動打響頭炮。

民主黨中角色無可取代
隨着香港回歸,民主黨議員「落車」,華叔參加 1998年首次立法會選舉,直到 04年才決定不再角逐連任,但他對民主黨及香港民主運動仍舉足輕重,以去年五區公投及政改方案一役為例,已證實患癌的華叔仍站在最前線,力撐民主黨不參加公投,以及支持通過政改方案。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