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真理縱不敵強權,強權卻無法代替真理

For the record.

蘋論:真理縱不敵強權,強權卻無法代替真理 – (李怡) – 2010年12月08日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前天在電視訪問中,談到劉曉波獲和平獎時,她舉出去年奧巴馬獲和平獎只在他上任不久之後,暗示諾貝爾和平獎是有爭議及可能不公允的。

任何一個獎項,公布評選結果都可能引起爭議,也不能完全排除會有幕後操作。諾貝爾獎當然也不例外。然而,若因曾頒過和平獎給奧巴馬或 30多年前給當權的基辛格和北越的黎德壽,就否定了諾獎,那是以偏概全。諾貝爾和平獎引起爭議的,主要是個別得獎人是掌權者。若是無權無勢,為爭取平等、人權的人士得獎,則從來不見有爭議,加上歷屆得獎名單上因為有曼德拉、昂山素姬、德蘭修女、杜圖主教、馬丁路德金牧師等一系列令人敬仰的人物,而使諾貝爾和平獎備受尊重。

倘若有人對這次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獎確實有「不恰當」的疑慮,那麼這疑慮也因為中國當局的一系列霸道強權的反應,一掃而空了。中共不僅繼續囚禁劉曉波和軟禁他的妻子,所有懷疑可能出國往挪威參加頒獎禮的大陸人士,不論出國有多麼正當的理由,也一律嚴禁離境。如果連正當公民也不能走出國門的國家,這國家豈非如昨天「論壇」版一位流亡作家所寫的,成了「一座大監獄」?中共又禁止內地所有傳媒採訪及報道諾獎新聞。這不正正說明劉曉波呼籲中國當局恢復憲法的公民權利,絕非無的放矢,而諾獎頒給他也是實至名歸嗎?

中國當局除了向自己的人民施壓之外,亦發函各國駐挪威大使施壓,要他們不出席頒獎禮。邀請回覆的截止日期是 11月 15日,有 16個國家要求展延考慮期限,因為感到左右為難:既想維持與中國交往的經濟政治利益,又很難放棄自己的立國精神和要向本國人民交代的價值觀。中國的恃勢凌人,加強了頒和平獎給劉曉波的意義。

後天就是頒獎禮舉行的日子。挪威諾獎評審委員會主席亞格蘭( Thorbjoern Jagland)日前說,在一貫注重改善人權的諾貝爾獎 100多年的歷史上,今年的和平獎是「最重要的頒獎之一」。委員會對劉曉波及其妻子的出席已不抱希望,不過頒獎現場放置的「無人就座的椅子」,將會向世界傳達一個「更加強烈的訊息」,就是中國存在嚴重的人權問題,這個和平獎是「有必要的」。

100多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中,有三個先例是由家屬代表領獎的,無人領獎的則只有 75年前獲 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德國記者、作家奧西埃茨基( Carl von Ossietzky)。他當年也因叛國罪被囚禁在納粹德國的監獄中。他獲獎消息傳來,希特勒不僅不准他出國,也同時頒令不准德國人接受諾貝爾獎。希特勒又因此設立德國國家藝術與科學獎,以取代諾貝爾獎。這情形同 75年後中國官方報章提出要設立「孔子和平獎」來針對諾貝爾和平獎如出一轍。 1939年瑞典有一名議員諷刺性地提名希特勒為和平獎候選人,相信中國的「孔子和平獎」也會有人厚顏提出中國領導人獲此中國特色的和平獎。

75年前後的驚人相似,還在於中國不僅仇視諾貝爾和平獎,似乎也因此遷怒於其他諾貝爾獎。中國駐瑞典大使陳明明表示,不會像去年那樣,出席瑞典的諾貝爾醫學獎頒獎禮。中國近年強調「科學發展觀」,不斷以「培育本土的諾貝爾獎得主」為標準,誰料一個和平獎,就把這個標準醜詆了。難道除了「孔子和平獎」外,還要學希特勒另設國家藝術與科學獎?

在後天的頒獎禮上,不會見到劉曉波和他的妻子劉霞,不會見到劉的所有親屬,劉霞開列的邀請出席名單中,內地出來的恐怕也只有萬延海一人。會有些國家的大使不出席。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皮萊女士( Novanethem Pillay)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會缺席。場面也許不那麼熱鬧。但如果你想到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場面,那麼就會想到這時刻給劉曉波和平獎,確實是 100多年來諾貝爾和平獎「最重要的頒獎之一」。你會想到:儘管真理有時敵不過強權,但強權卻是永遠無法代替真理的。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