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一秒鐘的交會

I love kids and have told random kids (usually their parents) on the street how cute they are. And try to “connect” with them even for a brief moment. I’ve heard 林青霞 is a good writer and she has captured well the kind of exchanges I treasure.

For the record.

林青霞:一秒鐘的交會 – 2010年09月26日

車停在高郵南門大街口,窗外下着濛濛細雨,一路上聽的都是中國南征北討的歷史故事。連日來參觀許多古文化遺址,有時徘徊在千年古蹟的趙州拱橋上,有時站在新石器時代的黃土牆邊。親眼目睹殷墟遺址婦好墓裏被活活埋葬綣縮在馬車後的奴隸遺骨、正襟危坐毫無懼色自願陪葬的將領白骨,感到震驚和無限的唏噓。最讓我不忍再看一眼、不願回想的,是一個只有上半身的小孩遺骸,據說是被腰斬強行陪葬的。我在古今的交錯下,彷彿置身於時代的洪流裏,對人生有不少的感悟和嘆息。他日我們也終將變成歷史的塵土,現在能夠自在的一呼一吸已經是一件值得快樂的事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望向窗外,感恩那細雨,令我們在酷暑的天氣裏仍能怡然自得的懷思古之幽情。剎那間我被一個畫面所吸引。一個大約只有四五歲的小男孩,兩手扶着落地窗門,身上只穿着一件大紅小領恤衫,下面露着小弟弟,他兩眼沒有焦距的對着窗外,一、二、三、四、五、六‥‥‥秒,就這樣一直沒有動過,那眼神不應該屬於這個年齡的孩子。他在想甚麼?是不是因為這個下雨天沒人陪他玩而正無聊着?我忍不住跟他招招手,他回過神來看看我,我拿出逗小孩的看家本領逗他玩,這時他才回復孩子般的神情,轉身往後跑。心想,他不會捨得不回頭再看我一眼。後屋顯然沒人搭理他,他又急忙往回跑,想留住窗外的風景,我呶起嘴唇一張一合扮小鳥嘴,兩隻手在耳邊呼啦呼啦扇。他又急忙往後跑,還是沒有人肯跟他分享這風景,我在車窗裏欣賞他心情的起伏情緒的轉變,他顯得不知如何是好,把長窗關上,馬上又再打開,又關上,再打開。最後他站在門邊燦爛的笑了,笑得好純、好真,他開始接受我,向我招招手,這一秒鐘我們成了朋友,我感覺我們兩人的心靈都閃着亮光,就像兩顆流星的光輝映照着對方。這時車子漸漸開始移動,下一秒我們的招手已經變成揮手道別了。
相信今晚我會成為那小男孩飯桌上的話題,不知道這話題會持續多久,也不知道這次的邂逅能在他小小的心靈裏留下甚麼。但是他成了我文章的主人翁,那麼我們這一秒的交會或許可以變成永恆,或許有一天他看到我這篇文章,腦子裏會浮現他家門前那個大巴士裏逗他玩的女子。
二○一○年九月十九日 – 林青霞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