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香港人會接受菲律賓調查報告嗎?

This mess between 香港 and 菲律賓 is getting worst and worst. Sadly, there is no winner in this mess. For the record.

蘋論:香港人會接受菲律賓調查報告嗎? – (李怡) – 2010年09月15日

菲律賓調查人質事件委員會主席、司法部長德利馬日前說,菲總統要求委員會星期三,即今天,提交調查報告,內容不可以受外界質疑。
甚麼叫「不可以受外界質疑」?是不是說外界只能接受這樣的調查報告?外界,尤其是香港,是受菲律賓當局管制的地方嗎?
香港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日前接受菲傳媒訪問時說,菲國對事件的調查似乎有些混亂,港人要求獨立、公平、公開的調查。劉的談話被菲律賓一名議員指為「侮辱了菲律賓人」,促請菲參議院出手,要求劉慧卿道歉,否則將她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劉慧卿堅拒道歉。這些日子以來,受菲律賓「歡迎的人物」,恐怕只有阮次山、成龍等人了。誰想受菲國歡迎?
8月 26日,曾特首去信菲總統,表示相信菲當局會以獨立、全面及專業態度進行調查,並從香港市民的角度出發,提出調查報告應交代的若干重點,包括事件經過,當局與槍手談判過程,為何菲政府未能答應槍手要求,警方行動詳情及背後考慮,和死傷者成因等。
這樣一封合情合理的信,竟令菲總統在上周四的記者會上表示「令我覺得有點受侮辱」,「我們不喜歡信中的語調」,因此「不接受也不回應」。菲律賓女參議員聖地亞哥跟着說,曾特首要求徹查人質事件的信,破壞了菲律賓與香港的關係,她認為菲律賓已為事件負起全責,又說侮辱菲律賓等同侮辱菲律賓人。
於是,我們知道了,香港人到菲律賓旅遊,只有被脅持被殺被傷的份兒,連要求查明真相為死傷者討一個公道的權利都沒有。提出不算過份的要求,就被指為侮辱了菲律賓和全體菲律賓人。破壞港菲關係的不是香港遊客被殺,而是香港人要求公正調查。菲律賓,你這個國家是不是太脆弱、太容易受「侮辱了」?
我們不是不相信菲律賓當局,但 8月 23日菲警方的行動又怎能使人相信?事發次日,菲總統府發言人說總統沒有接聽曾特首的電話,是因為總統與內政部官員開會,故而錯過。上周菲總統在記者會上則表示「胡錦濤也不會接聽菲省長的電話」,意思是他不接電話是因曾特首只是一個省長。我們該相信前說法還是後說法。
菲司法部長德利馬早前說,部份人質極可能死於特警槍下,前天忽又改口,說八名死者「很可能」全被槍手門多薩所殺。這是經過調查的確證呢,還是信口開河?連死者屍體也會調錯,連不屬於港人的手機也會錯交給港方,我們真可以相信菲當局的調查嗎?
菲總統和參議員嫌曾特首官小,香港也有幾隻蒼蠅嗡嗡叫,說曾特首做法不符外交禮節。但在 8月 31日,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卻會見了到訪的曾蔭權,晤談 2小時,俄總統就人質慘劇向曾特首表示慰問。
俄羅斯與菲律賓比較,哪一個國家大?哪一個國家的國際政治影響力和經濟實力雄厚?梅德韋傑夫與阿奎諾三世比,誰更有資格擺擺總統架子?基於香港營商及金融業優勢,更基於表示對每一個人的生命關切,重於對從政者政治地位高低的關切,俄總統接見了曾蔭權。這無疑是給斤斤計較政治地位的菲總統一個耳光。

前港督彭定康前天在香港說,如果在他做港督時發生馬尼拉人質事件,他也會第一時間致電菲總統,要求安全拯救人質,他還會打電話給倫敦,要求外交部長出面交涉,因為人命關天。曾蔭權給了菲總統電話。他沒有致電中國外交部則比較聰明,因為如果中國外交部正如事件發生後所說,「要把這件事對兩國關係的影響降到最小」,曾蔭權怎麼辦?
菲參議員在給劉慧卿的信說,菲傭在香港受到刻薄對待,他希望香港立會議員也有一個「獨立、公平、公開的調查」。筆者同情絕大部份離鄉別井來港打工的菲傭,但既然她們受「刻薄的對待」,我們就不要再刻薄她們了,改請泰傭、印尼傭吧。
在無賴政府面前,港府該可以考慮一些至少口頭威脅的經濟制裁了。受害的是菲國人民,這不公道。但菲總統是他們選出來的,他們容忍貪污腐敗低效的政府,也應該受些懲罰。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