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 – 菲國混賬低能 港府有得有失

I am reposting this article for the record, if I can find time, I will try to comment on it a little bit later.

2010年8月31日 – 林行止

菲國混賬低能 港府有得有失

一、

「馬尼拉悲劇」發生的時候,筆者與內子恰巧從慕尼黑飛抵多倫多,由於被害者中有三名華裔加籍人士,加拿大傳媒尤其是中文媒介不論冷熱均深入報道;令筆者頗感意外的是,加拿大政府似乎對事件不曾表態,三名無辜Canadians被殺,當局竟然不發一言!入籍「番邦」的港人,對這種反應不可掉以輕心—除了護照是有效旅行證件的方便,對籍貫不可存其他幻想!

表面上看,「悲劇」清楚展示了菲律賓政府顢頇、警方無能,實際情況是否如此,有待進一步分析。據「南亞分析家集團」(Southasiaanalysis.org)八月二十五日「特稿」(Paper No. 3997)蒐集的資料,現在於馬尼拉經營保安公司的一名菲律賓前將領(反恐條例起草人)認為,菲警有足夠的反恐配備及經驗對付旅遊車被挾持事件,「可惜領導無方執行上錯誤百出」才釀成慘劇。警方的兒戲;加上菲律賓總統「笑臉巡視現場」及對着電視「笑談」挾持,其好整以暇、漠不關心,不僅激起港人「排菲」、「仇菲」情緒,更重要的是,結合那位前將領所說,令人興起如果人質為美國人(或其與菲律賓友好國家的子民),菲國便會「全力以赴」的聯想,其處理態度及手法可能大為不同。

紀曉風去周六願意相信「理性溫和的港人哭過、痛過、燭光點過、遊行過(還應加上祈福過和祈禱過),流了一公升眼淚之後,應該會好過好多,大家將可以有更大的耐性,等候真相被查明」!不過,看菲警最初拒絕港警上車調查,看來真相大白的機會不高;事實上,菲警維護其警權,獨攬調查之責,有其法據;然而,它會否拒絕美國警方的調查?……一句話,香港這回倒了霉。昨天消息傳來,在菲警煞有介事調查並指稱被殺八人極可能死於挾持者槍下之後,港警獲准上車取證,由於錯失最適當時機,港警的報告若與菲警的有異,只是另一版本的真相而已。

二、

菲律賓是個不知所謂的混賬國家,可算是貪腐大國,在二○○九年國際透明組織對全球一百八十國的貪污調查榜上,排名一百三十九(參考數據,香港排名十二、台灣三十七、澳門四十三、馬來西亞五十六、中國七十九、泰國八十四、印尼一百一十一),據估計,其財政預算中有三成開支為各部門貪官瓜分;其「紀律」部隊的貪污世人皆知,三十多年前,筆者與本報同事赴馬尼拉旅遊,旅遊車司機在眾目睽睽之下向警察送現金(然後小販蜂擁上車兜售「土產」),有巡警在當地人圍觀下要賣警章給筆者,筆者搖頭後,他竟拍着佩槍問是否有興趣?公然賣槍也許不致這麼大膽,但警風之腐敗,彰彰明甚。

總部設在馬尼拉的政經顧問公司「太平洋策略及評估」(psagroup.com)二十五日就「悲劇」發表「評估」,指出菲警的表現如此笨拙、不濟,除了最高當局不當一回事之外,若干政客趕赴現場「瞎指揮」,希望藉電視電台的播報成為解決危機的「民族英雄」,結果「政出多門」,愈搞愈糟。對人不對事是菲國政治的通病,大人物駕到,前線警務人員遂亂了分寸,是釀成悲劇的一項少為人注意的原因。

菲警烏龍百出,有「深厚」的傳統,舉新世紀以來兩宗「醜聞」,便足見此次挾持事件以悲劇收場,絕非意外。二○○一年十多名西方遊客在山區被回教激進組織劫持十四個月;兩名美國傳教士患病,當局與「劫匪」談判後獲准把病人送入醫院。憶當時電視所見,特種部隊重重包圍醫院,如臨大敵,警方宣布劫匪已如甕中之鱉,隨時成擒,可是,翌晨劫匪及人質已潛去無蹤(其中一名美國傳教士在不久後的警匪槍戰中喪命,他為警察或劫匪所殺,至今成謎)。更莫名其妙的是○三年發動所謂「橡木園叛變」(Oakwood Mutiny)的海軍上尉安東尼奧.特里蘭斯(Antonio Trillances),叛亂失敗在受審期間參加上議院議員競選,竟以一千一百多萬票當選,其後他於○七年該案未審結時,再糾同林姓將領率三百多名部屬佔據馬尼拉半島酒店,宣布要推翻貪腐透頂的阿羅約政府(軍方坦克從大門衝進半島大堂圍捕叛軍的鏡頭,歷歷在目),結果失敗收場,特里蘭斯再度被捕,惟其上議員地位不變,雖然最高法院否決他出席議會的申請,但他獲准在「拘留所」設議員辦公室,通過網絡和電話參與議會辯論及投票;他迄今未被判刑,只是仍被扣留,成為史上第一位「扣留議員」(detained senator)!

上舉兩例,顯見此次警方以業餘手法處理挾持旅遊車事件,其來有自;在這種背景下,挾持者前警察高級督察門多薩被辭退後攜械回家(除傳媒所說的M16自動步槍,還有若干枚手榴彈及一把9mm口徑手槍),以至警方未戴頭盔和以民用鐵槌擊玻璃窗等鬧劇,便不足為奇。順便一提,門多薩被「炒」的主因是涉嫌勒索一名大廚二萬披索(約合三千四百港元)……小菜一碟,難怪門多薩那麼「理直氣壯」要求復職。

三、

經過這場表演,預料短期內菲律賓無法主辦國際性「盛會」,其旅遊業大倒退,事屬必然。近年每年平均赴菲港人在二十五萬水平,港人悲憤之餘,赴菲遊客料會大降。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六月三十日上任時表示會大搞旅遊,希望來年遊客倍增的計劃,達標機會甚微;今年菲律賓預期有一百二十億美元(約為GDP百分之六點九)旅遊收益,看來已不可能。值得注意的是,滙豐銀行經濟研究部八月二十六日發表的菲律賓調查,顯示該國中小企業商認為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最佳菲律賓產品出口國」,因此要求政府協助他們積極拓展中國市場,旁觀近日北京的態度,菲國小商人的期待亦將落空。

港人除了赴菲旅遊意願低落,僱用菲傭的意欲相信亦會轉淡;而少去菲律賓少僱菲傭,情感因素之外,還因為有「代替品」,不然便會影響生活質素。東南亞可遊的地方多得是,而近年印尼家傭已有後來居上之勢(據○五年政府統計,是年本港有「外籍家庭傭工」二十二萬三千三百九十四人,其中百分之五十三點一一為菲律賓人、百分之四十三點一五為印尼人),以菲國藉輸出女性勞工大賺外滙,印尼政府見獵心喜,有意仿效,近年成立了不少專門訓練家傭學校,其課程包括廣東話,印尼傭工大都會以廣東話應對,因此大受愈來愈多的非英語家庭歡迎,這是印尼家傭能在泰國、斯里蘭卡及尼泊爾傭工中脫穎而出的原因。「悲劇」之後,預料此趨勢趨明顯。

不過,少去菲律賓少用菲傭之外,港人(包括特區政府)能做的已不多(政府及民間對菲律賓政府與警方的指摘、申斥,和該國社會名流及傳媒類同,並無新意;見上引「南亞分析家集團」那份報告);人民的意願甚至利益,往往在國與國的政治交易中被「消化」。香港人若化悲憤為力量,此力量亦僅限上述兩事!

吸取經驗教訓,特區政府此次反應快且得體,證明其行政能力有一定水準,在政治上表現則欠火候,行政長官致電菲國總統,顯然不合「體裁」;不過,正如去周六余錦賢所說,「情急之後,救人為先」,因此不可深責,但此電話若由行政長官請中聯辦代行,似較有效。港警在未獲菲方同意下派員到馬尼拉調查,吃閉門羮,雖然如今「心想事成」,可是已浪費了數天時間!還有,特區政府為「悲劇」下半旗(Half-Staff, Half-Mast為海事專用),連同上述兩事,顯然俱為配合民意而有提高行政長官民意的作用,惟這些不幸被殺的港人之中是否有對香港有特殊貢獻(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之人,大家痛定思痛後不妨深入查察,若他們只是良好公民,行政長官也許濫用了他的酌情權。一國一地在什麼情況下下半旗,當地政府都有嚴格規定,而有「特殊貢獻」為決定應否下半旗的關鍵。當局不可情急事緊而亂用「公器」!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