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留言

Reading the following article simply breaks my heart. I hope the kind words from a stranger did her some good. I met Mr & Mrs Chan a few years ago in Canada and they were so loving and happy together.

陌生人留言 – (蔣芸) – 2010年08月03日

一個人佔據了四個人的卡座,有點坐立不安,尤其見到在入口處等位的人愈來愈多,平時,絕少單獨出外午餐,何況工作地點每日有兩餸一湯的午餐供應,這次臨時起意,是忽然想吃乾炒牛河,當然這家老店的瑞士汁雞翼、乳鴿都很聞名,此時卻只想獨嚐一味,於是到銀行辦完事後,好整以暇坐着等吃。
不久,只見那張公眾面孔出現了,是她的女兒送了她進門安坐之後便離去,她面對着我,素面朝天,脂粉不施,當然啦,這樣高的氣溫下,還能化粧出門的女子,才真叫人佩服,而她呢,相信是仍在守喪期的一種素樸吧,略見消瘦,目無焦點,空空茫茫,整張臉垮了下來,連五官都模糊了,隔了四張卡座,可以很仔細的打量她,也曾在其他餐館會所見過她,有一兩次,她也曾與我這桌的主人打招呼匆匆一照面,從未像此刻一樣,她甚至沒有留意到一個有心人不算太遙遠的觀望。一種安靜的、深沉的、不能抑制的悲傷與憂愁如水般流淌,仍然是靜靜的,只有生命中經歷過大悲大痛的人才會有那種無以名之的神情;薄薄的嘴角鬆鬆的下垂,此刻最是懷念她昔日四萬般的笑容,最是懷念某一年在記協晚會上,她還上台去唱過一首「何日君再來」。柳腰款擺,字正腔圓,台風恰如其份的一位政府高官,而最深入人心的還是她那如春花燦爛般的笑容,此刻獨坐的她這些都到那裏去了?
接着匆匆的另一位不知名的女士進門來走向她,打了聲招呼,她才慢慢回過神來,而我的快速午餐至此也該起身讓位了。心血來潮,只匆匆留下一頁署名 FANS的紙條託侍者轉給她;只有兩行字:或早或遲,不可避免的凡人的遭遇,請不要過份悲傷。走出館外是夏日滿眼的陽光。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