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不乖,才能確保你永不過時

高興認識到一位不乖又有趣的作家 – 侯文詠

巨變的時代不能太乖 – (李怡)- 2010年08月02日

許多人都知道,八一三淞滬抗戰時,謝晉元率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英雄故事。死守過程中,還有女童軍送國旗給守軍。四行倉庫離上海市中心的人民廣場不遠,它的準確位址是光復路一號。後面是以謝晉元命名的晉元路。台灣作家侯文詠說,他小時候上作文課時,老師要他們寫一篇讀了女童軍送國旗給死守國軍的故事心得。侯文詠不寫榮譽、愛國這類,他寫的大意是說:
一、如果不能打勝仗,送國旗也沒用。如果能打勝仗,國旗過幾天再掛也沒關係。二、如果打敗仗還掛國旗,老百姓會誤以為打勝仗,錯過了逃亡的黃金時機。三、國土失掉了,還可以收復,但女童軍命沒了,就無可挽回了。因此還是命比較重要……。
台灣那時正處於國家、民族情操重於一切的年代,不用說,侯文詠被老師約談了。老師說:「聽老師的話,別人怎麼寫,你就怎麼寫。」老師停了一下,又說:「大家會怎麼寫,你知道吧?」他其實知道,於是點點頭。老師說:「你相信老師,這是為你好,你聽話以後才有前途。」
侯文詠依着聽老師話的教導,一直順利地讀上了醫學院,畢業做了醫生。但他那「不乖」的基因,使他嘗試寫作。寫作需要獨特,需要叛逆,他的嘗試很成功,現在他是靠寫作維生的成功專業作家。他在想,如果他一直乖乖地當醫生,就不會有作家侯文詠了!他問年輕一代:你是心甘情願的乖、毫無懷疑的乖嗎?乖就能成功、乖就能快樂嗎?他說:現在是一個今日的標準答案很快被明日淘汰的巨變時代中,只有不乖,才能確保你永不過時……。於是他寫了一本書《不乖》。

人生要反叛才精采 -(李怡)- 2010年08月03日

侯文詠後來講起小時候作文不跟從主流意識的事,他說,他其實只是聽從自己內心的話去寫而已。當然,從父母老師的眼中看來,他就是不乖了。
從小到大我們一直被要求做乖孩子、乖學生,最好大家都一輩子照着主流價值觀活到老、乖到老!你可以選擇繼續乖下去,但人生有太多疑問,有太多挑戰,有太多刺激在挑戰我們的循規蹈矩了,「乖」可能會讓你無法適應激烈波動的時代,「乖」可能使你在遭遇挫折時選擇放棄……這樣的乖,怎麼會有進步的空間?人生怎麼可能獨一無二?怎麼會精采好玩?
依照乖不乖的定義,我年輕時也做了許多不乖的事,也許這樣才走上寫作的路。侯文詠說他第一次投稿時沒有郵資,偷爸爸的郵票。為了看電影,偷偷翻牆爬進電影院,被老闆擰着耳朵拉出來。而他辭去醫生工作去當作家,從家人眼中看來,怕是最大「不乖」了。不過,正是這種不乖的作為或決定,造就了他的人生非常決定性的部分。
有時候他不免要想,如果他一生少了這些「不乖」,他的人生會變成怎樣呢?
他相信,就像他的老師講的一樣,所有要他乖的人幾乎都是很善意地為他好。他也相信,聽話的人的確會有前途。但那時他不明白,不聽話的人,長大一樣會有前途的─差別只是,聽話的有聽話的前途,不聽話的有不聽話的前途。
回想起來,他說,如果年輕時能聽到愛他或為他好的成年人,對他這個不乖又有點徬徨的自己說:別擔心,只要相信你自己,繼續努力、用力讓自己長成心中想望的樣子,一切都會很好的。或許他會少些猶豫,多點堅定與專注吧。於是,他開始寫《不乖》這本書。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