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 退一步,萬丈深淵

For the record. I agree with 李柱銘 in this case.

退一步,萬丈深淵 – 2010年07月01日 (李柱銘)

民主黨真是問心無愧嗎?

筆者上期在本欄談及,民主黨如此倉促跟政府達成協議,接納政改「改良」方案,白白錯過爭取民主的最好時機。上週,當方案在立法會討論時,有民主黨議員與不少保皇黨議員,皆提出質疑:如果我們現時將政改「改良」方案否決,到底尚有什麼方法,可爭取到更好的方案?

我們都清楚明白,修改方案的話事權是在中央手上,所以即使今次中央採納了民主黨的建議,根本就算不上是民主黨的功勞。事實上,這不過是由於中共眼見形勢不利,肯定不可能通過政改爛方案,因而作出接受「改良」方案的對策。況且,正如上週所述,中共行這一步,非常划算,等同向永遠保留功能組別邁進了一大步。對中共來說,果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

當中共主動提出讓步之時,正是民主派討價還價的最好時機,為何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獲知「改良」方案後,要急匆匆的答應,並召開記者會公布呢?何不先與民主派的盟友從長計議?或許,我們真的沒有更好方法,為特區爭取更多,可是,他們又何以覺得這個匆匆作出的政治判斷是正確的呢?況且,民主黨亦根本沒有獲得授權,去代表民主派和支持民主派的選民,妄下決定。

中共一直用盡方法邊緣化民主派,故筆者常說民主派唯有團結,才有可能促使特區走向最終普選目標。縱然因推動「變相公投」,大家踏上不同的路,不過,目標卻始終是一致,而且更可說是相輔相成,一方開展溝通,另一方則透過公民運動與特首辯論,去爭取談判籌碼。因此,是次中央的讓步,實在是民主派一起努力的成果,試問民主黨怎麼能自把自為,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放棄終極普選方案呢?因為這不僅推倒其他民主派的努力成果,更把在余、曾世紀電視辯論後,民主派正急速高漲的議價能力,即時化為烏有,還導致堅持爭取廢除功能組別的民主派人士,反遭批評、抹黑。試問民主黨今次如此對待共事多年的民主戰友,真能問心無愧嗎?讓民主派落得四分五裂的局面,對中共來說,豈不正中下懷?民主黨難道不自覺被利用了嗎?

筆者因曾擔任《基本法》草委,了解中共談判的手段,就是起初洽談時,他們開出的條件一定比預期的差很多,不過就總有「後着」。

記得在草委會表決《基本法(草案)》(即第二稿)前,香港草委查濟民突然提出修改查良鏞的政制建議,亦即是「雙查方案」。這令草委會副秘書長魯平非常擔憂,他跟我表示,一旦通過了比原來官方方案更為保守的「雙查方案」,香港社會肯定會失望。而他亦因而提到內地的談判手法,他說雖則原來《基本法(草案)》的政制方案,也不是很理想,但及後制定《基本法》時,中央就會拿出更好的方案,不過就只會退讓一次,絕不容許繼續討價還價。

可惜,「雙查方案」最終還是獲通過了。而魯平亦所言非虛,後來《基本法》關於政制發展的部分,卻又的確比《基本法(草案)》進步,當然,也牽涉到其他因素,但相信這應該是中共的一貫談判手段。

事實上,現時再質問反對政改「改良」方案的議員,有沒有方法爭取到更好的方案,根本是不公平的。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答案!為何?就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爭取的機會。至於何以他們沒有機會,就是因為當民主黨接受了底價交易,政府便已取得足夠的支持票;換言之,他們就即時失去議價的能力,那當然不可能再向中央爭取更好的政改方案。事實擺在眼前,請民主黨捫心自問,真是問心無愧嗎?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