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絕不讓政改一小步演化成最後一步

For the record.

蘋論:絕不讓政改一小步演化成最後一步 – 李怡 – 2010年06月30日

1923年,魯迅在北京女子師範學校發表演講,指出女性要得到解放,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經濟權。他說:「世間有一種無賴精神,那要義就是韌性。聽說拳匪亂後,天津的青皮(無賴)很跋扈,譬如給人搬一件行李,他就要兩元,對他說這行李小,他說要兩元,對他說道路近,他說要兩元,對他說不要搬了,他說也仍然要兩元。青皮固然不足為法,那韌性卻大可以佩服。要求經濟權也一樣,有人說這事情太陳腐了,就答道要經濟權;說是太卑鄙了,就答道要經濟權;說是經濟制度就要改變了,用不着再操心,也仍然答道要經濟權。」

明天是 7.1,又到遊行和爭普選的時候了。今年 7.1適逢在政改方案通過之後,泛民因政改而產生的爭拗之聲未平息,支持或反對政改方案的市民也有重大分歧。籌辦 7.1遊行多年的李卓人表示今年最艱難,有市民為泛民爭拗感到「無癮」,對泛民尤其是民主黨的表現「心淡」,以致覺得民主無望,說不會出來參加遊行。

這是一個關鍵時刻,比政改方案的通過與否更具關鍵性。它更需要市民的韌性堅持。魯迅 87年前的話,結合今天的形勢,就是對民主,要繼承這種「無賴精神」。你說普選已有時間表,不必爭了,我們說要真普選,廢功組;你說政改方案已走了民主一大步了,我們說只是一小步,我們要真普選,廢功組;你說泛民已內鬥得不可開交了,我們說那是泛民之間的事,作為市民,我們要真普選,廢功組;你說泛民老大已妥協了,我們說要真普選,廢功組;你說爭普選的一些行動太激烈了,我們說沒有激烈就沒有改革,仍要真普選,廢功組;你說這次政改已顯示全由北京主導,香港人不必爭了,我們說要真普選,廢功組;你說香港人怎麼爭都鬥不過中共這龐然大物,我們仍然說要真普選,廢功組。

支持民主普選的香港市民,有這種鍥而不捨的韌性嗎?當前真是一個考驗。

儘管筆者認同上周通過的改良方案,是向普選邁出的一步,但只是一小步,而且它隱藏着把這一小步當作是最後一步的陰謀。它會開啟一種使功能組別議席永遠存在的模式;它會毒化和腐蝕民主第一大黨,使他們放棄抗爭、尋求走入建制以享受權力滋味,甚至為能接近北京的最高權力而亢奮;它會使北京當權者認為,即使對普選另作解釋,即使暗示不會廢功組,只要給一點小小甜頭,香港人也會喜孜孜接受;它會使北京堂而皇之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關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公然站出來主導屬香港內部事務的政改,而得到泛民第一大黨和多數市民的背書。

這是走向普選這一小步之後,香港人面對的艱難時世,我們認同改良方案,只因為我們的處境如馬克思所說的「雅利安的驢子」,不是在兩堆乾草中選擇哪一堆較好,而是在兩陣棒打中選擇哪一陣較輕。

這一小步,絕不能讓它演化成最後一步。泛民中尤其是民主黨必須警惕,支持泛民的市民必須警惕,你們縱使一時之間「心淡」也絕不可放棄對民主的堅持。

我們支持抗爭,包括在法律許可範圍內的激烈抗爭。世界各地的民主,包括台灣的民主,都是一邊在妥協中爭取議會的普選議席、另一邊不放棄街頭激烈抗爭而取得的。何況這種抗爭有向內地人民示範和震懾中南海使他們作出讓步的作用。

我們也支持 80後的民主苦行。他們可能已厭倦了遊行,也厭倦了社民連的抗爭方式,他們透過身體,以苦行形態去喚醒香港許多人已遺忘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應有權利,這是新一代、新形式的抗爭行動。

明天,請到維園,請走上街頭,顯示香港人爭普選、廢功組的堅強意志,即使面對目前這樣令人困擾的艱難時刻,也絕不放棄。

倘若你還沒有想好,暫不想參與遊行,也沒有關係,只要你心中知道,絕不能讓這政改的一小步成為最後一步,仍須持續爭取,就可以了。

讓北京當權者和全世界都看到:香港有這樣堅韌地要取得自己應有政治權利的市民,香港會有光明的未來。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