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時奸」,劉殿爵教授,「正音」事件來龍去脈

I quite enjoyed 董橋’s article “念記劉教授 (2010/05/09)“, an article he wrote in memory of the passing of 劉殿爵教授. Here is an excerpt,

“在英國,劉殿爵好幾代學生都說劉教授是最安靜的教授。前任港督尤德爵士和夫人彭雯麗是五十年前的第一代學生。再下來是年紀輕些的好幾位英國外交官、殖民官,加上博學的卜立德教授,研究周作人專家,指導過我寫論文。還有安樂哲 Roger T.Ames教授和接着的玫瑰小姐,在英國廣播電台她跟我做過好幾年同事。論輩份,論學養,我只算是沾了師門門檻的小徒孫。三十六年前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初會,講座教授辦公室很寬敞,玻璃窗外漫天水藍,午後秋陽溫溫煦煦越見矜貴。劉教授午睡剛醒,一臉清神像遠山那麼寧靜,只剩四壁縹緗苦等久違的半句吐屬。袖珍身影配上袖珍音量,玫瑰囑咐我隨時傾耳細聽,不然聽不清楚他說的話。粵語標準國語標準英語更標準,可恨從來不多說,開腔都在一句到三句之間,彷彿說多了低估聽者的智慧。劉教授讀港大的時候張愛玲也在港大,也許他們那一代人忌諱多嘴,滿腹金子藏得嚴嚴實實不透半絲光芒:「是那個譜兒!」柳存仁先生悄悄告訴我說。「劉先生的學問何其博大,所謂得意而忘言!」”

While I fully respect people like 劉殿爵教授 who are no longer with us, I also think it is important to keep our opinions and scholarly views separate. So in the area of “「正音」”, I agree with the views expressed by Mr. 王亭之 in his 「正音」事件來龍去脈 – 作者: 王亭之 – 原載:《作家月刊》2007年6月. Here is an excerpt,

“將廣府人的一些生活語音定為錯音,然後提出修訂,這修訂,何文匯先生即將之稱為「正音」,或稱為「正讀」。所以在本文中提到的「正音」,有它的特殊意義,並不代表是正確的語音。

「正音」事件先由劉殿爵教授發起,那大概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的事。劉殿爵對香港電台的負責人說,「時間」應該讀為「時奸」,於是該台負責人立即下令,電台報時一律要「時奸」,由是輿論譁然,王亭之當時即是極力反對的人,在報紙專欄上加以筆伐,該台負責人總算從善如流,將命令收回,我們聽香港電台報時,又得耳根清淨,重聞「時諫」之音。

劉殿爵主張「時奸」,當由黃錫凌的《粵音韻彙》啟發。黃錫凌於「間」字記兩個音,但於「諫」音的「間」,卻加上小註:「間格,離間」。劉殿爵認為「時間」並非間格,亦非離間,是故便「奸」之矣。”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