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 周澄 訪問

I usually don’t take Apple Daily’s video production seriously. Saw video for the following informative interview (see attached transcripts) and thought Apple did a good job interviewing the two ladies. Here is the interview text, for the record.

五區公投還有 12日 – 兩代民主女神呼籲:一拖十 十拖百 人人都來當公投推手 – 2010年05月04日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魯迅

大敵當前,每個人都要發功,兩代民主女神──公民黨黨魁余若薇和大專 2012成員周澄雙劍合璧,在民主發展的交叉口上勇往直前。決戰時刻已到,二人呼籲巿民一拖十、十拖百地把公投訊息傳開去,每個人都來當公投推手,透過公投把權力回歸人民手中。只有人民團結起來,以後談判才有籌碼,才有機會推翻萬惡的功能組別,掃除普選路上第一大害。
記者:張嘉雯

•:記者問題
余:余若薇
周:周澄

•如何看民主女神的稱號?
余:一直不太習慣這稱號,也不想其他人這樣稱呼我。揹着這個稱號壓力很大,我只是做好一個公民應該做的事,最好當我普通人一個,會比較舒服和自然。當然這個稱呼也有正面意義,令人比較容易記起我,之前普選聯遊行,吳靄儀告訴我有內地人指着我說:「我認得呢個係民主女神!」

周:最初只是朋友間開玩笑,誰知後來報紙也這樣寫。這個稱呼有好有不好,的確令人有興趣了解我背後的想法,我不想外界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而忽略其餘幾位參選的朋友,不過我會當這是 gimmick(噱頭),多一個機會讓我向公眾解釋我的想法。

余:當然會有人跟我說是我粉絲,但我覺得最重要不是支持我個人(周澄在旁點頭),而是支持民主公義,支持香港變成一個更公道的社會,不是爭取更多人做我粉絲。

周:會有巿民跟我說支持我,但我會提醒自己,無論讚賞或者抹黑、壓力,都是針對我所相信的事,而非我個人。

余:最初聽到周澄這個名,不是「民主女神」,是「美少女」,聽說活躍於學聯、口才了得(周澄:吓!),經濟上左傾,如果參選跟長毛辯論,會比長毛更「左」。

周:以前(公民黨)還是 45條關注組時,我當過梁家傑的義工,她(余若薇)給我的印象是很「勁」! 23條時拍枱鬧葉劉,形象鮮明,會提法治及一國兩制的原則,此後我一直有幫手。老實說我不是很擅長說話的人,小時候很遲才會說話,父母擔心得要送我去幼兒園,考口試永遠超低分。

•參與公投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
余:很多人對功能組別不了解,認為有商界、有專業人士參政也不錯,他們不明白背後的政治特權對香港帶來的衝擊。公投是去年 7、 8月開始,社民連先提出,公民黨內反對聲音好大,覺得社民連支持的想法跟公民黨相去甚遠。 2008年立法會選舉、 2007年特首選舉,社民連多番攻擊公民黨,所以黨內很多人不喜歡社民連。一直以來,在立法會內黃毓民沒有睬過我,見到我也特登轉面,兩黨之間是有嫌隙,但我們想從原則出發。
之前有人說公投會分化民主派,但其實巿民本身對公投就有不同意見,公民黨的立場不會導致分化,相反若站在公投一方,凝聚巿民力量,把權力交還給人民,以後談判才有籌碼。
最初有說法是梁家傑「輸實」,一定回不了議會,陳偉業也很「危」,我們隨時會失去否決權,變了民主罪人!至後來港澳辦說嚴重關注事件,又說我們搞港獨、「搞亂香港」,用「起義」這些令人不安的字眼,又說違憲,我們只是叫人投票,怎能搞亂香港?之後就有聲音說擔心中央秋後算賬,中央發怒,就會沒有自由行、人民幣業務。再之後是建制派杯葛,那時驚沒法投票,現在又擔心投票率低。

周:學聯 3月底落莊,那時學聯就公投都有分歧。到 2、 3月,覺得勢頭不對,建制派杯葛、傳媒冷處理,巿民對公投又不認識,我和一班同學很想做點甚麼。我們相信公投是全民運動,不如試試自己參選,民間團隊可以平衡公社兩黨被邊緣化的情況,盡力帶出公投的議題。
去年反高鐵,由菜園村開始到公帑應該怎樣運用、功能組別的問題、城巿規劃,衍生很多議題,民間開始知道功能組別有問題,所以我們認同把焦點集中在取消功能組別,也相信公投是一次公眾教育的機會,令大家反思經濟的迷思,為甚麼仍有巿民認為功能組別有用?就是因為他們認為香港是經濟城巿,需要商界的聲音,沒有他們,香港會「冧」,但事實不是這樣,我們希望大家反思。

•這段日子有何壓力?
周:我跟媽媽的關係被報紙踢爆,也擔心像陳巧文一樣被偷拍、被抹黑。距離公投還有兩個星期,不知會發生甚麼事,壓力真的很大,會平常心面對,我們相信做了正確的事,不是博出位。我們之前也做了一些打底工作,例如收起網上的私人相片,言行小心點,否則被記者做古仔就很麻煩。我不擔心外界針對我個人,如果他們用最「嗱渣」手段,偷拍、作黑材料,如果公眾重視這些東西多於我對公義的堅持,這不是我的不幸,是社會不幸。

余:偷拍要後生靚女才擔心,我就沒有資格,但偷聽、偷看一定有。我很佩服年輕人參與公投的勇氣,香港人一直以來對共產黨和北京有不知名的恐懼,十年前我從政時就已經有人嚇我,「你唔知道佢哋會點樣對付你!」我一把年紀,但我可以想像一個後生仔,未開始踏足社會,未找工作,將來可能會被標籤,影響前途,大公司不請你,因為你參加公投,所以你們毅然去做一些會被人用有色眼鏡看的事,要向你們致敬。

周:我不擔心找工作麻煩,其實我不打算從政,想做非政府組織或再讀書,今次公投不會有很大影響。

•餘下不足兩星期如何推動公投?
余:我們呼籲始終不及大家呼籲朋友有說服力,每個人都要一拖十、十拖百地傳開去,每個人都要發功,每個人當公投推手,不能單靠公民黨、社民連和大專同學,要靠巿民自己。

周:我希望巿民可以認清公投的意義,希望鞏固支持民主但可能不支持公、社兩黨候選人的巿民,過去一段日子民主派內耗很嚴重。

余:談判要講實力,香港人何時才有資格跟北京談判?我們要有足夠人民力量支持,才有談判基礎,否則有權勢的人眼尾也不望你一下,第一件事要人民出來投票。

周:我同意這觀點,劉曉波是知識分子,不過寫一份《零八憲章》,也拉他坐十年監,正正是這些令我們對中央沒有信心。所以一定要巿民站出來,我不覺得有甚麼激進,這一切都有法理基礎。

余:除非你覺得太煩,算了,我「匿埋」了,我放棄了,但如果香港人仍有拼搏精神,覺得政府太離譜,不符合公義原則,一味縱容特權,政策向大財團傾斜,就要想辦法改變制度。遊行遊得幾多次? 50萬人已經係頂點。

後記:望 5.16人民得勝

女神的「觀眾緣」,除了來自天賦的美人胚子,也靠後天的衣着品味。訪問的這一天,余若薇( Audrey)和周澄( Crystal)不約而同用了藍色眼影,一深一淺,一暗一亮,又巧合地穿上黑喱士小背心,淑女派的 Audrey配了卡其色西裝外套和麻質及膝裙,少女組的 Crystal以綠色短 top上陣,襯上牛仔短裙和黑色 legging,與阿爺腳下一眾牛鬼蛇神的嘴臉相比,形象更顯清新明亮。

Audrey的魅力不用說,記者和 Crystal一同步出商業大廈, Crystal嘻嘻哈哈訴說選舉大小事,沿途男性途人紛紛回頭向小女神行注目禮。

女神其實是人,不懂分身,攝記停機, Audrey快快收拾桌面的文件,風也似的趕開會、趕落區、趕派傳單,連日來晨操晚練,聲音聽來感冒未清。這邊廂小妮子天天論壇,訪問做個不停,離開時笑說每天講講講,都幾乎忘了自己說過甚麼話。二人忙到天昏地暗,願望始終一個, 5.16,人民得勝。”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