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靚一啲也是潮人必備的

Like this quote, “… 心內靚一啲也是潮人必備的,想潮,得把內心修理一下,不然你只是個掛衣服那個衣架,放手袋那個櫃子。沒有內涵,你便比時裝醜,比手袋醜了。我擔心這是個金錢有色人無色的年代。”

***

往事如真 – 金錢有色人無色 – (林燕妮) – 2010年04月01日

好友 Tina Viola陳國儀打電話給我:「看了你的電視訪問,為什麼你不說那件百多萬元的紫貂是什麼年份買的?你買的百幾萬跟現在的百幾萬價值差得遠了。」 Tina是個細心公正的人,她曾是本港美麗風華的 Top model,後來到 Joyce做買手和 Amarni店子的經理,然後自己開店子做意大利名牌首飾 Gianmaria Buccellati。 Gianmaria Buccellati本來由連卡佛代理,但嫌欠缺推廣,便交給了陳國儀做,她把 Gianmaria Buccellati打造得有聲有色,成為名媛必需的手飾,她很懂得理財,如今生活優哉游哉。

我那件紫貂是一九八五年之前買的,那時百多萬可以買一層半山區二千多呎的豪宅了。我真是該打,怎麼不多添一層樓反而買了件紫貂?要是陳國儀在場,她一定不許我買的。那件紫貂很漂亮,但我只穿過三次。紫貂是皮草中最輕最暖的,為什麼不多穿點?問題是,袖子花款太好了,一舉起手腕幾吋,袖口便像花瓣張開般,綻放到食物上面,故此穿了不能吃飯。另一個問題是那件大衣僅及膝蓋,同樣一大片一大片花瓣形狀的,天氣太冷時膝蓋和雙腿會很冷。

為什麼我買那麼昂貴的東西?手頭鬆嘛,那時我賺很多錢的,並非全靠廣告公司,廣告公司賺錢粒粒皆辛苦,錢主要來自我自己的投資。一九八○年代香港經濟蓬勃,賺錢條條大路通羅馬。我買了寶珊道那二千八百呎的單位自住,也不過是百多萬而已。記得劉培基說:「你就好了,三十幾歲便上岸。」不過他也知道我工作努力。

過農曆年,我會十萬元給母親,十萬元給父親,以報劬勞之恩。節日,生日,父母結婚紀念日,我都以萬為單位的現金作禮送給父母,因為我買的禮物他們未必鍾意。那時家道富裕,根本不需要什麼,只是向父母略表寸草心而已。

幸而那時傳媒不會查人家的身家,我覺得那是很鄙俗的事,總不能以錢度人吧?要查,也未必查得到,總之我覺得查別人身家很核突。一對男女要結婚,八卦週刊便去查,要是查出了女的身家比男的多便取笑男的高攀,似乎世上只有錢而沒有情,很醜陋。

有一天碰上陶傑,說起振強之病,他說:「向肥佬黎借錢?」我未免不高興,為什麼一想便想起借錢?我不惱他,但那顯示了他的腦袋向那邊傾斜,需要修正。我說:「振強本身有足夠的錢。我家不向人借錢的。」他尷尬地說:「是,借錢是個不好的習慣。」

我家比較幸運,並不是「獅子山下」式家庭,但我十分敬重獅子山下精神,香港之為香港,是靠全民皆努力上進,不怕苦不怕勞。所以別說獅子山下精神已經過時,請問:賺錢過時嗎?發達過時嗎?自食其力過時嗎?各人都尊重自己過時嗎?

百事不做獃在家裡是時髦嗎?青年人應重拾獅子山下精神,不發達也至少養得起自己,怎能無恥地在家裡既食且住,不肯工作?我自小便知道人是要工作的,給錢父母是很快樂的一回事。縱使他們不需要錢,但也需要欣慰的啊,做兒女的怎麼連這個也沒想起來?那是讓父母驕傲的事,至少人家問起子女,父母用不着尷尬地說:「嗯,他在家裡做事。現在有電腦,不一定要上班的。」

我要說的是,所有人都應該工作,窮的、中產的和富有的都應讀完書便去打工,由低做起。一層一層地升上去,才能把握到公司每一個階層的運作是怎麼做的,心態是怎樣的,要是不經過這些歷練,第一份工便讓你做總經理,你便什麼都學不來也做不來,因為你不懂啊,那樣給你個企業王國你又如何懂得駕馭?

時裝不是一切,手袋更加不是一切,看見每個牌子都狂賣手袋廣告,反而讓我沒興趣買手袋了。每人一個一樣的,還要花上幾萬至幾十萬,又不能讓你「靚一啲」,我不趁熱鬧了,最近反而喜歡積蓄,跟以前的大花筒告別了,心內靚一啲也是潮人必備的,想潮,得把內心修理一下,不然你只是個掛衣服那個衣架,放手袋那個櫃子。沒有內涵,你便比時裝醜,比手袋醜了。我擔心這是個金錢有色人無色的年代。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