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cn & Google.com.hk (蘋論:好馬.聰明馬.草泥馬)

今天讀蘋論的這一句,看後想對Microsoft說聲”草泥馬“。(After reading the following sentence in the March 24, 2010 Apple Daily editorial, I want to say “草泥馬 “Grass Mud Horse”” to Microsoft.)

“此外,北京高官透露,中國已私下和微軟達成共識,只要微軟的搜索引擎 Bing遵守中國法律,中國將會扶持 Bing取代谷歌在中國的地位。”

For the record,

蘋論:好馬.聰明馬.草泥馬 – 李怡 – 2010年03月24日

今年一月捲起的谷歌完美風暴,終於在昨天凌晨有了一個不少人料到的結果:谷歌宣佈將中國網站鏈接轉入香港 Google.com.hk的伺服器,而研發與業務仍繼續留在中國大陸。原因是谷歌和另外二十餘家美國公司在中國受到複雜的網路攻擊,加上去年以來中國進一步限制網路言論自由,使谷歌得出結論:我們不能繼續在 Google.cn搜索結果上進行自我審查。

這問題今年一月谷歌已提出,並即時取消谷歌中國對敏感字眼的屏蔽。這以後,谷歌與中國當局開始漫長的討論,中國政府對谷歌十分明確地表示:自我審查是一個不可談判的法律要求。除此之外,谷歌若有對其他利益的要求就都有商量餘地。

今年 3月 2日,全國政協發言人趙啟正,在記者會上被問到谷歌事件,他在回答中說:「中國民間有句諺語,『好馬不吃回頭草』,這句話有毛病,如果有好的草為甚麼放棄?好馬要吃好草,所以回頭的馬是聰明馬。」

好一句「聰明馬」,把中國民間智慧的「好馬不吃回頭草」的意義顛覆了。現在,谷歌就是不吃回頭草,不願在中國專權政治之下跪着吃好草。但做這個決定,谷歌聲言「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過程」。中國市場之大、網民之多及業務增長之快,眾所周知,國際輿論有認為谷歌此舉會對公司構成「長遠的戰略損失」。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即時對谷歌的聲明作反應,指外國公司在中國經營必須遵守中國法律,谷歌公司違背進入中國市場時作出的書面承諾,停止對搜索服務過濾,並就黑客攻擊影射和指摘中國,這是完全錯誤的。但國新辦和隨後的外交部發言人的談話,均沒有講到要在行動上制裁谷歌公司。此外,北京高官透露,中國已私下和微軟達成共識,只要微軟的搜索引擎 Bing遵守中國法律,中國將會扶持 Bing取代谷歌在中國的地位。

這也就是說,谷歌不吃回頭草,但回頭草還是大把「馬」要吃。

谷歌在進入中國市場時,確實承諾要遵守中國法律。然而,中國憲法也保證人民有言論自由,而中國法律中也沒有哪一條說禁止在媒體出現諸如「六四天安門」、「藏獨」這些詞語,因此,谷歌拒絕作自我審查並沒有違背中國法律。此外,儘管許多跨國企業都以「符合地主國的國際責任與承諾」為名,遷就中國對國內人權的約束,但聯合國廣被引用的《全球盟約》卻表明,企業應在影響範圍內支持和尊重國際公認的對人權的保護,同時不應成為人權侵害的「共謀」( complicity)。因此,谷歌拒絕自我審查,正是為了貫徹公司的「不作惡」的企業行為準則。

好馬為甚麼不吃回頭草呢?也許是因為後面的草已被它的排泄物弄髒了,更大的原因則是好馬「志在千里」,看得遠,要奔向無邊寬闊的草原,而不會留戀身後的草,儘管那是一時的好草。大智若愚,小智取巧。吃回頭草的聰明馬是取巧的「小智」,不吃回頭草、志在千里的好馬才是若愚的「大智」。

不吃回頭草的好馬,會贏得中國網民的尊重。昨天已有人將鮮花和朱古力放在谷歌在北京的總部外了。日後上 Google.com.hk的內地網民估計不會減少。當然,中國的網路管制可能會給谷歌搜尋器製造困難,但谷歌也會不停地設計出破解的方法,更何況,大陸網民正通過破網軟件的翻牆術,繼續使用谷歌中文搜索呢。

網路時代,要封鎖資訊、限制言論自由,怕越來越難了。上網的人士,眼前都是廣闊的一望無際的草原,要他們放棄做好馬,做只顧眼前利益的聰明馬,他們只會回你一句「草泥馬」。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