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虎年.虎喻.夢想.祝願

For the record “蘋論:虎年.虎喻.夢想.祝願“,
2010年02月17日 (李怡)

春節《蘋論》休息數天,今日虎年重開,祝賀讀者們龍精虎猛,生龍活虎;也應節談點「虎」的話題。
首先,引一段出獄不久的杭州民運人士朱虞夫在網頁發表的《虎年說虎》:
「當局虎視眈眈/官員虎飽鯨吞/街頭虎狼成群/百姓虎口餘生/員警狐假虎威/生計與虎謀皮/政改虎頭蛇尾/穩定虎皮交椅/民運虎虎生氣/壯士虎山獨行/敢闖虎穴龍潭/君是打虎英雄。」
這些「虎」喻,都頗能切合中國內地的現實,其中「政改」、「穩定」恐怕也切合香港現實。
其二,講一個《禮記》的故事。孔子過泰山側,見一婦人在墓前哀哭,叫子路上前去探問,婦人說,她的家翁、丈夫都死於虎患,現兒子又死了。孔子問:那你為甚麼不離開這地方呢?婦人說:這裏沒有苛政。孔子對他的學生說:苛政猛於虎也。
「苛政猛於虎」的原因是,猛虎吃人,固然是一種災害,但人死於瞬間,沒有太大痛苦。但苛政卻是把人不斷地折磨。所以「無苛政」的地方,即使有虎患,百姓也不離去。
春節前中國法院大開「折磨戒」,以言入罪的劉曉波、黃琦上訴遭駁回,作家譚作人與異見青年薛明凱被判刑,大陸社會真的是「苛政猛於虎」了。
其三,朱虞夫虎喻中,「當局虎視眈眈」,不僅操控媒體,監視互聯網,而且專權監控也侵入到人民私隱的手機短訊中了。虎視眈眈,也不足以形容矣。
「官員虎飽鯨吞」,貪腐之廣泛與嚴重,已名聞中外。街頭虎狼成群,員警狐假虎威,對百姓如狼似虎,香港電視只捕捉到公安武警對待香港記者的粗暴,他們對內地老百姓之欺凌,更是多有報道,只不過沒有被電視拍到而已。虎飽鯨吞和如狼似虎,使筆者想到國民黨在大陸統治的後期,一個鎮上的百姓在大年夜偷偷貼在公安分局門前的對聯,聯不算工整,但諷意與恨意兼備:
「公安怎樣公?豬公狗公烏龜公,公心何在?公理何存?每事假公圖利祿。
「分局什麼局?酒局肉局洋煙局,局內者歡,局外者苦,何時結局得安寧?」
今日的情況與過去比,恐猶有過之。
其四,筆者在內地的網易論壇,看到一張圖:一個古裝打扮的俠士,右手舉一把刀,下錄他說的兩句話:「有些委屈如果一輩子背在身上,那我寧願去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說法,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署名:「楊一刀」。
「楊一刀」就是指楊佳,他在 08年憑一把西瓜刀進入上海閘北公安分局手刃六員警及刺傷四員警。雖判死刑卻被內地許多人奉為「打虎英雄」。圖中俠士的頭像,就是楊佳。「給一個說法」現已成了內地許多人的口語。
除了楊佳,還有手刃淫官的鄧玉嬌。這些違法的勇士,竟成了社會上許多人的偶像,說明管治者與百姓的矛盾趨尖銳。朱虞夫虎喻的最後三句,即指這種現象。
其五,大陸政改牛步不前,香港政改先說「玩鋪勁」而終於虎頭蛇尾,既得利益者穩坐虎皮交椅,已使年輕一代忍無可忍。香港 80後在去年崛起有如猛虎出山,大陸的 80後相信也俟機待發,且看在虎年他們會不會在社會運動中擔當更重要角色。

虎年,中國人要力抗「猛於虎」的「苛政」,媒體要揭露官員的虎飽鯨吞,縱然是與虎謀皮也要力爭政改和在香港實現真普選。虎年須謹記的,是要爭取實現人類歷史最珍貴的體制──「對掌權者的馴服,實現把他們關在籠子裏的夢想」──這是美國前總統布殊的諍言。因為,不關在籠子裏的苛政,就會猛於虎了。補選公投正是為此,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是我們的虎年夢想與祝願。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