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師的初形(瑩)

孖瑩老師這兩篇寫學生測驗作弊的文章(“我是被逼的“和”我是被逼的(2)“)寫得很好。

看完這兩段之後,

“因為她的感受卻是真實的。”

“然後再為我年多以來對她的忽略而道歉。再而,是無限量的傾談和輔導,就此省略不贅。”

令我覺得孖瑩現在已經有個好老師的初形,將來會是個更好的老師。

“你們說的對,她們很傻,為少許平時分以身犯險不值得,但有否想過行為背後的動機?這一點叫我沉思了很久。”

“沉思”、”思考”,都是走向”進步”必經之路。

“發生這樣的事,我要負上責任嗎,但事實是,一班會考班有四十多個學生,我還有其餘四班學生,我能關顧多少個,又會遺下多少個。 我需要思考的還有很多。”

“負上責任”似乎說重了一點。咁睇啦。消防員到達火場時,如果火勢猛烈,可能已經到咗救得一命得一命的地步了。在香港做老師,有時可能同做消防員一樣,救得一位學生得一位。大部份被救的學生,我想都會有大難不死,想多謝多謝老師的感覺的。

後記: 看過和聽過Frank McCourt老師的書和教導,他對我的思想有深遠的影響。以前寫過,

  1. Frank McCourt, Pulitzer Prize-winning author of “Angela’s Ashes”, dies at 78
  2. Frank McCourt Obit
  3. 1999 CBC News video interview with Frank McCourt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