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遲與太早

轉貼四篇”太遲”或”太早”的文章。

*******

太遲與太早的諾獎 (李怡)2009年10月12日

今年的諾貝爾獎,給人的感覺是一個給得太遲,而另一個則給得太早。

太遲是給高錕的物理學獎。作為「光纖之父」,而這幾十年光纖在資訊科技方面的不可磨滅的貢獻,可以說沒有高錕就沒有今天的快速而無遠弗屆的通訊。只因為他的貢獻是在應用科學而不是在理論物理的層次,所以諾貝爾獎才遲至今年才頒給他。可惜,對他來說,真是太遲了些。他已得了老人癡呆症,連光纖是什麼都記不得了。在電視上,他說感到高興,恐怕只是因為別人(包括太太和家人)為他高興。他永遠是一個溫淳的人。他去領獎,但未必能說完一段完整的致詞。對他來說,這夕陽雖無限好,卻只是近黃昏了。

太早是給奧巴馬的和平獎。太早,真是太早,他對世界和平沒有任何貢獻和具體成就,有的只是帶來希望。諾貝爾委員會這決定使自己成為笑話,也使奧巴馬尷尬。他在回應獲獎時,不得不表示自己不能與過去獲獎者相提並論,不得不說這獎不是給他個人,也不得不把獎金全數捐給慈善機構。他的獲獎是實不至而名歸。獲獎不但不能使他民望回升,甚至還會成為他的負擔,令共和黨人和傳媒對他有更嚴苛的批評,甚至也影響他決策的果斷。比如,他原來傾向增兵阿富汗,現在是不是還要增兵呢?

在促進世界和平的國際事務上,奧巴馬其實沒有什麼開創。只因為布殊的單邊主義、嫉惡如仇,使美國付出了沉重的財政、生命的代價,奧巴馬上台跟從民意取向,一反布殊的作風,回復到克林頓時代協商為主的路線吧了。這種路線帶着對無賴政權的姑息味道。姑息主義是不能帶來和平的,而奧巴馬的姑息,也未見有具體成效。

*******

或早了,或晚了 (李碧華)2009年10月12日

所謂 Timing,永遠不如人意,或是早了,或是晚了。

「光纖之父」高錕,在光纖通訊研究取得突破性成就,獲得本屆諾貝爾物理學獎。他因患上老人癡呆症,忘了偉大的貢獻,語言及表達能力衰退,令人看得有點惆悵,如果此獎早來一年,甚至在二十年前就頒給他了,多圓滿。

這個晚了?接着頒給奧巴馬的和平獎又太早了。總統上任不到兩星期便得到提名,今年獲獎,很多人不以為然,奧巴馬演說動聽胸懷大志,雖為世界和平帶來希望,但成就未見貢獻不足,即「時辰未到」,遲幾年獲獎,誰有異議?

由此可見,一切「人為」之事,未必選在最適當一刻。不過獎項都是「花紅」,有也好沒也罷,世上珍貴的東西往往是無價的。高輕拍妻子手臂柔情靦覥道:「是,她很好的。」忘掉一切只記得你──這是送給她最傾心的禮物。

送暖,沒有早、晚之分。有時別人關心我們,有時我們關心別人,表達出來,別擱在心裏。

近日因糖尿病切除右腳的無綫藝人羅君左,還有十三年前八仙嶺山火中重創及失去五指的衡仔(當選了傑青),還有很多遇挫折仍堅強樂觀奮鬥的人,在此向你們問候,加油!

*******

高錕的牛奶(陳也)2009年10月12日

高錕跟其他諾獎得主不一樣,他們鑽研多年,多麼高興接到那通在凌晨時分從瑞典皇家學院打來、將人從睡夢中驚醒的長途電話。代高錕接電話的,是與他同行五十年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太太,她即時把消息告訴被吵醒的高錕,但早上過後,他已經忘記了半夜這通消息。高錕太太黃美芸說,她認識的以前那個高錕,已經走了。

人走了,茶未涼,高錕笑得比任何稚兒都要燦爛。 76歲的老人,還童像自己的孫子。人生是一台奇幻大戲,一輩子未曾停息過的科研專才,到這一刻,終於替腦袋掛起謝幕退役牌,將物理數據往身後一甩,咧嘴一笑,回歸孩童簡單的歡樂,這是多麼大的福氣啊。高錕教授校長已經走了,留下來是一個喜洋洋乖乖聽話的小高錕,對得獎,直覺反應,開心純真,沒過份謙虛,沒過度自信,就那麼溫和地笑着。這段新聞圖片,讓人看了又看,平凡人能做光纖之父那個高錕嗎?不太可能,能做這個時候的高錕也不賴了,身邊滿滿的愛,生活豐足,善解人意的老伴化身溫柔比大地的母親,綿綿的關愛,每天都是難能可貴的還童微妙體驗。來去匆匆,人生的光纖中,風雲高速幻變,但願能走到那一天,關掉網絡,放緩腳步,對老伴說,牛奶太多了,我喝不完它,用來調拿鐵咖啡行嗎?

*******

他忘了……(高慧然)2009年10月12日

在我們享受着他無私發明的時候,高錕卻已然忘記他生命中曾經舉足輕重的事業,忘記了光纖,忘記了自己是光纖之父。他完成了他的使命,然後,悄然「引退」,退出這個物質、紛雜的世界。現在,他活在他自己的世界裏,一心一意享受與老妻共渡的每一刻平凡瞬間,那些過去日子裏他未曾有時間去享受的好時光:一起散步、打網球,帶着天真的笑容向她展示洗乾淨的手掌,細細體味她對他的好……現在,他的世界裏只有她了,世界那麼大,但是,卻與他無關,他理解的諾貝爾獎所代表的榮耀,想必亦與一眾凡世俗人不同。更何況,他本來就是個淡泊名利的學者。

儘管,在聽着高錕太太遺憾地說「那個人已經不在了……」時淚珠打了幾個滾,仍然奪眶而出,內心深處,我還是固執地認為,對高錕來說,患上家族遺傳的老年癡呆症,可能是他不能回避的宿命。有一些人,是上天甄選的使者,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讓人類感受天使發放的榮光和溫暖。功成了,就得身退。

他一無所有、一無所知地來,然後,學習、工作,在過程中榮譽加身。最後,隨着小腦的萎縮,一點點遺忘,忘記自己,忘記工作,忘記榮譽和成就的世俗意義,終有一天,記憶庫存越來越少,如初來人間……

某一天,他會忘記這個世界,但,這個世界永遠不可能忘記他……

*******

“Don’t enter awards competitions. – Just don’t. It’s not good for you.” – Bruce Mau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