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

“中 國 名 記 者 戴 晴 , 早 前 提 出 解 決 六 四 的 道 路 是 「 和 解 」 。 「 和 解 」 是 中 性 的 , 是 首 先 排 除 對 立 的 。 所 謂 和 解 , 是 不 設 結 論 , 而 在 公 平 法 律 的 基 礎 上 , 先 對 六 四 的 每 一 過 程 、 每 一 個 受 害 人 、 每 一 個 參 與 者 進 行 調 查 , 然 後 作 分 析 、 鑑 定 、 解 決 。” – 李怡

Looks like 戴晴 and I have similar idea, “我已經慢慢變為支持前南非總統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類似辦法去解決六四的相關問題”

Incidentally, I will be having dim sum with Mr. 李怡 tomorrow, so I will have a chance to ask him more questions and have another chat with him and my friends. Here is 李怡 2009 April 18 editorial, for the record,

蘋 論 : 開 放 討 論 , 是 解 決 六 四 難 題 第 一 步

千 人 之 諾 諾 , 不 如 一 士 之 諤 諤 。 此 語 出 自 《 史 記 》 , 意 思 是 眾 多 唯 唯 諾 諾 的 人 , 不 如 一 名 獨 持 異 見 的 諍 諫 之 士 可 貴 。
港大 學 生 會 會 長 陳 一 諤 , 在 港 大 六 四 論 壇 上 , 可 說 是 獨 持 異 見 了 , 但 他 選 擇 的 不 是 對當 權 者 諍 諫 的 意 見 , 而 是 迎 合 當 權 者 而 與 香 港 主 流 民 意 相 反 的 對 六 四 的 意 見 。 於 是當 場 被 同 學 所 噓 , 亦 被 現 場 講 者 叫 他 「 收 聲 」 。 事 件 越 鬧 越 大 , 港 大 學 生 啟 動 了 罷免 陳 一 諤 會 長 的 機 制 , 下 周 三 將 會 投 票 。
目 前 在 香 港 和 海 外 , 幾 乎 所 有 三 十多 歲 以 上 的 人 , 二 十 年 前 都 有 一 個 多 月 的 時 間 , 每 天 被 來 自 天 安 門 廣 場 的 電 視 報 道扣 動 心 弦 , 我 們 流 淚 , 我 們 上 街 , 我 們 呼 喊 , 我 們 心 如 刀 割 , 從 來 沒 有 過 這 麼 長 的時 段 讓 我 們 對 時 事 產 生 如 此 深 的 感 情 反 應 。 這 種 真 實 的 感 受 主 導 了 香 港 人 對 六 四 的觀 察 與 評 價 , 形 成 了 六 四 情 意 結 。 雖 然 不 少 人 因 政 治 利 益 而 後 來 轉 了 態 , 但 他 們 心中 都 知 道 六 四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 因 此 , 陳 一 諤 的 異 見 遂 令 大 多 數 香 港 人 感 到 刺 耳 難 忍, 現 場 講 者 與 網 民 對 他 幾 乎 一 面 倒 地 怒 罵 。
然 而 , 陳 一 諤 也 同 馬 力 的 「 坦 克碌 豬 」 一 樣 , 從 反 面 再 喚 起 港 人 對 六 四 的 激 情 , 尤 其 是 漸 趨 冷 漠 的 大 學 生 。 此 外 ,我 們 還 要 問 : 陳 的 這 種 意 見 , 能 不 能 在 內 地 媒 體 或 官 辦 的 論 壇 上 發 表 呢 ? 恐 怕 不 可能 。 因 為 六 四 事 件 從 中 共 官 員 到 官 方 媒 體 , 是 一 個 字 都 不 能 提 的 禁 忌 。 從 指 六 四 是「 有 組 織 的 暴 亂 」 到 「 動 亂 」 到 「 風 波 」 到 「 事 件 」 , 到 恨 不 得 全 世 界 把 這 事 忘 掉, 是 中 共 自 感 理 虧 的 轉 態 。 如 果 陳 一 諤 能 把 他 說 官 方 處 理 六 四 只 是 「 有 啲 問 題 」 、學 生 領 袖 是 「 走 佬 領 袖 」 這 類 意 見 , 帶 到 內 地 的 學 生 論 壇 上 , 即 使 可 能 贏 得 掌 聲 支持 , 但 肯 定 不 會 是 官 方 願 意 看 到 的 事 。
陳 一 諤 事 件 , 讓 我 們 看 到 對 六 四 的 兩個 極 端 對 立 的 觀 點 , 一 是 絕 口 不 提 或 將 學 運 污 名 化 , 另 一 則 是 要 求 平 反 六 四 。 兩 種對 立 觀 點 以 前 不 會 公 開 交 鋒 , 但 也 各 不 相 讓 , 看 不 到 妥 協 餘 地 , 也 看 不 到 這 難 題 可以 如 何 解 決 。
六 四 已 經 二 十 年 了 。 時 間 多 少 會 冲 淡 記 憶 , 更 重 要 的 是 : 年 輕新 一 代 , 沒 有 經 歷 過 從 八 九 民 運 到 六 四 屠 城 的 日 日 夜 夜 , 他 們 只 從 家 長 、 老 師 口 中知 道 六 四 經 過 , 又 或 是 自 己 在 YouTube 上 看 到 六 四 片 段 畫 面 , 或 讀 過 有 關 記 述 。 即使 有 認 識 , 也 缺 乏 切 身 感 受 。
我 們 不 能 否 認 , 年 輕 新 一 代 , 不 可 能 有 老 一 輩的 六 四 情 意 結 。 他 們 很 可 能 從 不 同 資 訊 中 、 從 一 些 歪 理 解 說 中 , 得 到 錯 誤 印 象 或 觀點 。 內 地 生 , 在 當 局 的 意 識 灌 輸 和 利 益 誘 惑 之 下 , 就 有 更 多 人 與 多 數 港 人 看 法 相 左了 。 我 們 不 應 該 無 根 據 地 指 控 陳 一 諤 或 支 持 他 的 人 , 背 後 有 甚 麼 政 治 背 景 , 正 如 我們 反 對 中 共 當 局 指 八 九 學 運 背 後 有 甚 麼 外 國 勢 力 一 樣 。 我 們 應 對 六 四 持 開 放 討 論 的態 度 , 本 着 真 理 越 辯 越 明 、 真 相 終 會 被 認 知 的 信 念 , 與 持 異 見 的 本 地 生 與 內 地 生 討論 , 而 不 是 互 罵 。 我 們 更 應 鼓 勵 陳 一 諤 和 支 持 他 的 本 地 生 、 內 地 生 , 將 有 關 六 四 的討 論 帶 到 內 地 , 帶 到 能 在 內 地 有 限 度 發 行 的 香 港 左 報 的 論 壇 。 據 說 , 一 位 內 地 生 ,對 六 四 論 壇 中 有 同 學 被 噓 離 場 , 感 到 受 侮 辱 , 他 認 為 這 種 對 異 議 不 能 容 忍 的 行 為 也是 一 種 暴 力 。 他 們 這 種 看 法 , 值 得 香 港 支 持 平 反 六 四 的 人 士 關 注 。

中國 名 記 者 戴 晴 , 早 前 提 出 解 決 六 四 的 道 路 是 「 和 解 」 。 「 和 解 」 是 中 性 的 , 是 首 先排 除 對 立 的 。 所 謂 和 解 , 是 不 設 結 論 , 而 在 公 平 法 律 的 基 礎 上 , 先 對 六 四 的 每 一 過程 、 每 一 個 受 害 人 、 每 一 個 參 與 者 進 行 調 查 , 然 後 作 分 析 、 鑑 定 、 解 決 。 這 雖 屬 中性 建 議 , 卻 是 中 共 難 以 接 受 的 難 題 。 於 是 , 戴 晴 認 為 , 她 活 着 看 到 「 和 解 」 的 機 會很 小 了 。 也 許 開 放 討 論 , 是 朝 向 解 決 難 題 走 出 的 第 一 步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