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幽默大師林語堂

「兩腳踏東西文化,一心評宇宙文章」林語堂

年青時有幸遇上幽默大師林語堂 (Lin Yutang),讀過幾本語堂的書(這裡可以讀到語堂的書)。轉眼間,我已經年青不再,但在過去幾天很開心再度遇上語堂。從互聯網上他的漂亮故居,還有他的《當代漢英詞典》(這裡有網絡版),甚至他1946年發明中文打字機,都令我看得入神。

想不到當初因為我們幾乎相同的名字(大家都姓林,名字都有個堂字)和他的幽默,會令我多年來受益良多,有深遠的影響。

摘錄語堂結婚當天一段有趣故事 (重點附加),

婚禮在英國聖公會協和禮拜堂舉辦。這個教堂是廈門最早的教堂之一,專門供洋人和有地位的華人做禮拜。

語堂向來不看重外在的形式,迎親時隻顧著和伴郎聊天。正口渴,女方家端給他一碗龍眼茶。龍眼茶本是象征“早生貴子”,新郎意思性地喝一口就行了。語堂哪裡知道這些,他二話沒說,一口氣把“貴子”喝了個精光,還津津有味地嚼起龍眼來。廖家的女人看著他這般不懂規矩的憨樣,唧唧喳喳地聚堆議論。

新娘房安排在廖家,是一幢蒼老古朴的英式別墅,四周種滿了古榕、香樟、玉蘭樹。林語堂牽著新娘一步一步走上長長的台階。他看著旁邊披著紅蓋頭的女人,恍惚間,仿佛以為她就是錦端。可是錦端已經去美國了,不行,語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暗暗下定決心,他結婚了,旁邊的這個女人就是他要過一輩子的妻子,他要對她好。

當著眾賓客的面,語堂拿出婚書,對新婚的妻子說:“我把它燒了!婚書隻有在離婚的時候才有用,我們一定用不到。”舉座嘩然。廖家人這才意識到,來自“呷糜的人家”的傻小子有多麼的與眾不同。廖翠鳳聽了這話,幾次紅了眼眶。她的父兄都蠻橫不講理,語堂卻這般溫柔和細心,她深深為自己的選擇慶幸。

這紙婚書果然沒有用到。林語堂和廖翠鳳相親相愛,白頭偕老,造就了一段半個多世紀的金玉良緣。

辦完婚禮,林語堂和翠鳳就踏上了去美國的“哥倫比亞”號。

林至誠到上海來送他們。他已經年逾花甲,身體不再健壯如初。林至誠心裡很矛盾,出國留學是林家上下共同的願望,可兒子媳婦這一走,不知有生之年還有沒有機會見得到。他顫微微地拍著語堂的肩,說,和樂,你終於要去美國了!有媳婦陪著你,阿爸不擔心,她會好好照顧你的。

望著林至誠難舍的表情,語堂一陣心酸。他想起第一次離開坂仔時,船馬上要開了,林至誠求著讓船家再等等,跑到小販那裡買了些零嘴,塞給了自己,說是路上別餓著。這一幕仿佛就在昨天,可轉眼間父親的黑發全白了。

出國不到一年,林語堂就收到林至誠病逝的消息。這位心懷世界的鄉村牧師最終沒能等到學成歸來的兒子,抱憾而終。“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語堂打量著父親夢想的西方世界,面向東方幽幽地問,父親,你看到了嗎?

Dec 29, 2014 update: I’ve added this post, “An Old Sweetheart of Mine – by James Whitcomb Riley translated by Lin Yutang” about a beautiful poem and its translation.

3 Responses to 再遇幽默大師林語堂

  1. […] 請指教 請看看我全手寫/打的中文文章”再遇幽默大師林語堂“。請指教,鼓勵或嗎叉。 […]

  2. assenav says:

    okie, refer to your previous blog entry, here is my “mwah”.

    very good, even better than my writings, haha.

  3. kempton says:

    assenav,

    謝謝,客氣客氣.

%d bloggers like this: